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39暗流

139暗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宣平侯一家人走了,苏卿萍再也没回过喜宴,但这些细微的变化根本就没有人在意,更别说打扰到喜宴的进行了……直到宾客们一一散去,这一天的忙碌才终告结束。
  
      回到墨竹院,南宫玥在意梅的服侍下洗漱完毕,没多久,百卉和百合就回来了。
  
      “纸条和衣裳处理的怎么样?”南宫玥第一个问的不是惊蛰居的情形如何,而是百卉和百合是否做好了善后。
  
      “三姑娘放心!”百合嘴快,笑眯眯地率先答道,“我们伪造的纸条和百卉刚刚穿过的那套男装都已经烧掉了,灰烬也被我们处理干净了!就算是王都第一神捕头过来,也绝对发现不了什么!”她故意用夸大的语气说道。
  
      百卉白了她一眼,沉稳地说道:“三姑娘,一切都处理好了,就算有人来调查发现了什么,也绝对不会联想到我们这里。”
  
      “那边怎么样?”南宫玥面色依旧平静,不紧不慢地开口问道。
  
      百卉和百合相视一笑,你一言我一语地向南宫玥复述了当时的场景,时不时地娇笑出声,眸中露出一丝狡黠。
  
      说到最后,百卉又补充了一句道。“……苏表姑娘和吕世子的婚期被定在一月以后!”
  
      南宫玥并不意外,毕竟南宫家和宣平侯府本来就在议亲,如果因为今日的事而决裂,并取消婚事,这才会让别人怀疑,不利于两家人遮掩这桩丑事。
  
      更何况,苏氏想要攀附上宣平侯府,而宣平侯府本就在为吕衍续弦一事伤脑筋。
  
      这一来二去,这婚事想不成都不行!
  
      南宫玥眼里泛出一丝笑意,要一个人的命再容易不过,不过是一点毒药,一把刀子,一眨眼的事,难得是让她这辈子都活在痛苦与折磨之中,无法解脱!
  
      如今,苏卿萍还没有嫁过去,就已经失贞,这本来就会被夫家看轻,她嫁的偏偏又是宣平侯府那种显赫的人家,就是她本事通天,有了这件丑事,她这一辈子都难以在夫家抬起头。
  
      再说了,有这样一个品性不佳的夫婿,就算没有长辈的磋磨,苏卿萍也注定过不了好日子!
  
      君不见前一位宣平侯世子夫人是怎么死的!
  
      虽然苏卿萍还有一些姿色,南宫玥却不相信她的魅力能大到让吕珩这样的人改变自己的天性,对她视若珍宝。
  
      想到苏卿萍嫁入宣平侯府后可能会过的“好”日子,南宫玥心中十分快意,前世苏卿萍欠下的债,今生定要她十倍奉还!
  
      绷了一整天的心弦此刻终于放松了下来,让百合和百卉退下后,南宫玥坐到琴架前,泠泠琴音自她指尖滑落……
  
      一首《渔舟晚唱》悠扬而洒脱,一曲下来,南宫玥露出释然的微笑。
  
      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苏卿萍再无第二条路可走了……
  
      前世,自己年幼无知,只看到父亲背叛母亲纳了侍妾,却不曾想过父亲是陷入了别人的阴谋算计;她觉得父亲对自己冷淡,却不曾想过也许是继母苏卿萍从中做了手脚……
  
      今生,她才终于看明白,父亲分明对苏卿萍没有半点心思,因此苏卿萍才能使出迷情药这等卑劣下贱的手段,甚至从母亲身上下手!
  
      父亲和母亲本就鹣鲽情深,若非小人作祟,一定可以白头偕老!
  
      南宫玥脑海中不由浮现前世她最后一次见到父亲的时候,那时,刚刚登基不久的韩凌赋已经下旨抄她南宫府满门,她暗地里去天牢见父亲最后一面,被囚禁在天牢中的父亲已经苍老许多,明明正值壮年,却两鬓花白,身形伛偻……
  
      那一次,他们根本没有说上话,相见却是无语。
  
      最后,她只是沉默地离去……
  
      想到这里,南宫玥不由有些心痛,甚至是后悔,后悔前世一直对父亲十分冷淡……父女俩的感情到死都没有修复!所幸,今生她还有机会弥补!
  
      自己终于改变了苏卿萍的命运,也等于改变了父亲和母亲的命运……
  
      想到这,南宫玥微微勾唇,对即将到来的风风雨雨再无畏惧!
  
      一曲奏罢,守在外面的意梅叩响了她的房间,“三姑娘,如意来了。”
  
      南宫玥毫不意外,她信手抚过琴弦,漫不经心地说道:“让她进来。”
  
      不一会儿,如意在百卉和百合的带领下,走入南宫玥的书房中,扑通一声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
  
      跪在地上的如意心里犹如烈火般煎熬,看着南宫玥平静的目光,身体不由地瑟瑟发抖。
  
      “如意,这些年,我娘亲可是薄待你了?”南宫玥问得平静,声音里却透着慑人的寒意。
  
      “回三姑娘的话,这些年二夫人对奴婢一直很好,没有半分薄待。”如意颤声回话,砰砰的心跳仿佛回荡在耳边。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瞬间,南宫玥的目光变得如冰一般寒冷,如箭一般锐利。
  
      “是,是奴婢错了,是奴婢罪敢万死。”如意用力地连连磕头,“这一切都是奴婢的错,请三姑娘开恩,饶过奴婢的老子娘吧。”事到如今,如意只求不要连累自已的家人,至于自己这条命,三姑娘想要就拿去吧。
  
      “饶过你老子娘,那你怎么就没想过要饶过我的娘亲呢?”南宫玥眼中怒气翻涌,周身的气势暴涨,铺天盖地向着如意席卷而去。“你这背主的贱婢,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二夫人下毒!”
  
      如意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张原本如玉的脸在月光下更是一片惨白。
  
      “三姑娘,奴婢没有对二夫人下毒啊!”如意的身体像秋风中的落叶似的抖个不停,“表姑娘把药给奴婢的时候,说那药只是会让人精神不继,对身体没什么损伤的。奴婢不放心,也私下里分了一点给厨房的猫儿吃过,确定不是什么毒药,才敢放到二夫人的茶里。表姑娘说了,只要奴婢做成了这件事,日后等她进了门,就会抬奴婢做二老爷的通房。奴婢一时鬼迷心窍,才做下这等错事!但是奴婢绝无害二夫人的意思啊!三姑娘,请务必相信奴婢啊!”
  
      南宫玥久久不语,心下波澜起伏。
  
      如意迟迟不愿意嫁出去,原来并不是看不上娘亲为她挑的人,而是看上了自己的父亲……而苏卿萍居然看出如意的心意,与她做了这样一个恶心的交易!
  
      南宫玥觉得自己先前的判断的没错,前世如意的“自缢殉主”定然不是真的,而是和苏卿萍的“杀人灭口”脱不开关系。虽然这背主的奴婢不值得同情,但南宫玥也不得不感慨,苏卿萍此人果然是心狠手辣!
  
      南宫玥充满着厌恶的目光再次落到如意身上,现在该如何处理如意也是个难题!
  
      如果就这样让如意消失,林氏定然会起疑,一个大丫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府里也不可能视若无睹!可她既然做出此等事来,自然是不能继续把她留在林氏身边。
  
      如意被她看得浑身直发寒,却不敢动弹。
  
      终于,南宫玥缓缓说道:“如意,你今年年纪不小了吧!”本来如意早该被拉出去配小子了,却因为她借口推拒,这才耽搁了下来。
  
      如意双目瞠大,显然是明白了南宫玥的意思。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她本来就是心高气傲的人,不甘心一辈子做人奴才,这才壮着胆子试图为自己谋取一份富贵,可结果却……
  
      “回三姑娘,如意……今年十七了!”这句话如意说得颇为艰涩,像是耗尽了毕生的力气。
  
      “你年纪也不小了,既然你和苏表姑娘如此合得来,不如我帮你一把,让你去苏表姑娘那边,你看可好?”南宫玥轻轻巧巧地说道,“放心吧,你的家人,我自会好生照顾的。”她故意在“照顾”两个字上加重音,其中的威吓之意已是溢于言表。
  
      如意吓得心惊肉跳,重重地连磕三个头,磕得脑门都青了,连声说:“三姑娘饶命!三姑娘饶命!”这苏表姑娘既然敢对二夫人下毒,那心肠可是又毒又狠,自己如今办事不利,如果三姑娘真的把自己送到苏表姑娘手中,自己哪里还有活路!
  
      如今倒知道求自己饶恕了!南宫玥心里冷笑,当初如意背叛母亲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的结局!现在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
  
      南宫玥一个眼神,百合和百卉一左一右地将如意挟持住,让她动弹不得。
  
      百合故意笑嘻嘻地说:“如意姑娘,你再这么磕下去,若是伤了脸,明日还如何见人呢?”
  
      如意心知大势已定,颓然得整个身体都软了下去。
  
      既然打了一个巴掌,就要给一颗糖吃。南宫玥嘴角勾出一个浅笑,又道:“如意,你且安心,苏表姑娘是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怎么说,你也是南宫府给她的陪嫁丫鬟,以后她还要靠着南宫府给她撑腰呢!”
  
      苏卿萍又岂会那么傻,她若是在宣平侯府弄死如意,只会引来南宫府的疑窦,倘若因此惹怒了苏氏,那她在王都可真的是无依无靠,任由宣平侯府宰割了!
  
      如意细细一想,岂不是这个道理。自己还是有活路的!甚至弄不好,还能在宣平侯府弄个姨娘当当。这么一想,如意又活了过来,微微低首道:“多谢三姑娘。”
  
      百卉和百合相视一笑,松开了对如意的钳制,心道:还是三姑娘有本事!
  
      “你下去吧。记住今日之事,不可对他人多说半句,否则后果自负。”说到后来,南宫玥的声音透露出了一丝杀机。
  
      “是,奴婢明白!”如意吓得冷汗直流,行礼退出了南宫玥的书房,被夜间的凉风一吹,只觉得冷到了骨子里。
  
      安排了如意未来的去处后,南宫玥这些日来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而此刻,正在浅云院的南宫穆和林氏却是忧心忡忡,五味交杂。
  
      “唉!真不知道这算怎么回事!”林氏叹了一口气,“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南宫穆亦是点头道:“本来宣平侯府已经派人来议亲,却不知她如此心急,如此……哎……”难听的话,南宫穆实在说不出口,只能以叹气收尾。他也万万想不到,苏卿萍的这个计划原本针对的是他!
  
      “相公,你说她做出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影响府里的名声,连着也带累我们玥姐儿啊!”林氏担忧地说道。
  
      “若颜,你不用如此忧心!”南宫穆开口安慰,他在官场里也呆了有段日子,想的比林氏深远,“且不说,府里是绝不会让人把此事传到府外去。至于宣平侯府,他们若是把此事宣扬出去,只会坏了世子的品德,这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将来世子承爵弄不好也会有阻碍!宣平侯府恐怕比我们南宫府更想遮掩此事!”
  
      “但愿如此吧!”林氏还是担忧不已,“但是这种事毕竟发生过,就是别人不说,我们心里也明白。一想到惊蛰居发生过那样的事,我以后恨不得绕道走。还是大嫂考虑的周全,姑娘们的闺学确实该换个地方了。”
  
      “换个角度想想,早点把萍表妹嫁出去未必是件坏事!”南宫穆又道,“我原本就觉得她有些其身不正,早点打发出去也好!”
  
      “确实如此!”林氏煞有其事地点头应道,“这样的人留在府里,要是带坏了玥姐儿,我哭都来不及!”
  
      南宫穆点了点林氏的额头,既好笑又自信地说道:“你真是杞人忧天!我们的女儿又岂会这么容易被带坏!”
  
      夫妻俩又说了一会体己话,见天色不早,这才歇下。
  
      一夜无话,第二日是四房新夫人认亲的日子,本该喜庆无比,可是荣安堂里气氛却显得有些冷清。
  
      南宫玥随着父母兄长抵达正堂时,大房、三房人已经全齐了。又过了一会儿,刘氏母女和苏卿萍来了。
  
      当苏卿萍一踏入荣安堂时,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诡异,赵氏和黄氏都不由有些气闷,心里真是想不明白,都出了这等丑事,她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这苏卿萍的脸皮果真是厚!
  
      南宫玥飞快地瞥了苏卿萍一眼,只见她眼神黯淡,形容憔悴,柔弱可怜,看上去完全不复往日的神采。
  
      但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会去可怜苏卿萍,众人皆目光冷凝,恨不得没有看到此人才好。
  
      苏卿萍一声不吭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半垂眼眸,避开了众人的视线。她本就在禁足中,也根本不想来这样的场合,可是刘氏却出于自己的考虑还是把她拉了过来。
  
      众人枯坐了一会儿,苏氏终于出来了,众人纷纷起身,向苏氏行礼。
  
      “见过母亲(祖母)!”
  
      苏氏穿着一身藕荷色的褂子,戴有同色抹额,面色十分难看,就连脸上的皱纹也隐约多了几道,一夜间像是老了好几岁。
  
      南宫玥嘴角微勾,心想:看来因为苏卿萍之事,苏氏昨夜也没能睡个安稳觉呢!
  
      苏卿萍目露希望地看向了苏氏,却见苏氏的目光扫视到自己身上时,表情森冷,眼中只有厌恶和不屑,全无怜惜。
  
      苏卿萍顿时如坠冰窑,面色惨白。苏氏可是她在南宫府中唯一的依靠。
  
      南宫玥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到了这个时候,苏卿萍难道还指望苏氏能帮她,真是异想天开。
  
      正在这时,门外有婆子禀报道:“四老爷,四夫人来了。”
  
      话音一落,就见门帘一挑,一对身穿大红吉服的新婚夫妇款步而来,正是南宫程和他的新婚妻子顾氏。
  
      那顾氏容貌平平,只是皮肤还算白皙,这一白遮三丑,穿上一身大红衣裳后,也算是清秀。不过站在长相俊朗的南宫程身旁,她实在是不起眼得很。
  
      丫鬟机灵地放好了圃垫,南宫程和顾氏双双跪下,先是恭敬地给苏氏磕了三个头,“参见母亲!”跟着又向苏氏端茶行礼。
  
      苏氏接过茶杯,象征性地抿了一口茶水,就放在一边,和气地说道:“快起来吧!”接着又收了顾氏孝敬的鞋袜,夸奖了两句,说了几句类似让顾氏好好为南宫家开枝散叶的话,就让王嬷嬷送出一对玉如意。
  
      “谢母亲!”顾氏恭敬地接过玉如意,交给一旁的丫鬟。
  
      接下来,南宫程替顾氏引荐三位大哥和三位嫂子。
  
      “大伯,大嫂……”
  
      顾氏屈膝行礼,一个个称呼过去,并递上了自己做的针线,赵氏、林氏和黄氏说了些祝福新人的话语,各自送上了见面礼,赵氏送了一个蓝水飄花玉镯,林氏送了一块鲤鱼白玉璜,而黄氏则送了一串翡翠金珠璎珞。
  
      跟着,便是南宫玥等几个小辈与顾氏见礼:“四婶婶!”
  
      南宫程一一介绍了他们后,顾氏依礼一一奉送了礼物:南宫家的少爷们得了笔墨纸砚一套,南宫家的姑娘们各得了一对水晶耳环。
  
      南宫玥看了看手中四婶送的水晶耳环,算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让人留不下什么印象,在她记忆里,她的四婶也正如同她送的耳环,没有在她心中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前世,四婶嫁进来后,四叔南宫程的风流秉性依然没有丝毫改变,甚至是变本加厉。
  
      四婶没有嫁进来的时候,苏氏怕南宫程未成亲就弄出庶长子会坏了南宫家的声誉,时不时地对他说教几句,而四婶进门后,苏氏便再没怎么管过四房的事情。
  
      偏偏这个四婶样貌平平不说,性格也是木讷得很,明明是正经的嫡妻,却被南宫程纳的姨娘、通房们挤兑得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就连南宫程的贴身丫鬟,也可以对这个四夫人冷嘲热讽地说上几句。
  
      直到前世南宫府被抄家的时候,四婶顾氏的膝下也只有一个羸弱的嫡女,倒是替南宫程养了一大堆庶子、庶女,也不知道说她是贤惠还是无能。
  
      这时,一对新人已经到了苏卿萍那边。
  
      “这是萍表妹。”南宫程一边介绍着,一边魂不守舍地看着苏卿萍。
  
      “萍表妹。”顾氏又送上了针线。
  
      即使心里再厌恶,苏卿萍还是得收下顾氏的礼物。
  
      “多谢四表嫂。四表嫂的手艺果然精巧,这香囊绣得栩栩如生,若有机会,萍儿定要向四表嫂请教。”苏卿萍脸色苍白,却矜持有礼,她不想在众人面前丢了人,尤其是在南宫程娶的新夫人面前。
  
      顾氏微微笑了笑,“多谢萍表妹夸奖。”
  
      至于站在顾氏身旁的南宫程,此刻一腔神魂都寄托到了苏卿萍身上,好像把新夫人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南宫程昨日大婚,自然没有人会在大喜的日子去扫他的兴,故而苏卿萍昨日在喜宴时发生的那些丑事,南宫程至今为止半分不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