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40失散

140失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四夫人还真是大方啊!”
  
      一个矮个子的婆子揣着银裸子回到厨房,笑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今日,她力压群“雌”得了去四夫人的怡蓉院送午膳的机会,就是希望能对刚进门的四夫人说几句吉祥话,讨点赏赐,没想到这四夫人比她想得还要大方,让贴身丫鬟打赏了她两个银裸子——这可是她三个月的月钱啊!
  
      “那这晚膳该轮到我了吧!”另一个干瘦的婆子没好气地说,羡慕得眼都红了。
  
      矮婆子虽然有些不舍,但也不好意思一人吃独食,只能含糊着应了。
  
      “喂喂喂,你们听说了没?”从门外又走进了一个膀大腰圆的胖婆子,手里拿着一个空食盒,还没放下,就兴冲冲地说道,“苏表姑娘和宣平侯府的吕世子的婚事提前了!”
  
      她本以为自己扔下了一个炸弹,却不想引来两个婆子嘘声一片:“刘大和家的,你才知道啊。”
  
      那瘦婆子鄙视地看着胖婆子,“我看阖府除了你,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苏表姑娘的婚事突然提前到了一个月以后,这个消息一大早就传遍了整个南宫府,没知道的人怕是已经没几个了。
  
      胖婆子先是有些失望,但很快就重振旗鼓,四下看了看后,压低声音又道:“那你们可知道这婚事为何突然提前?”
  
      矮婆子也不在意,一边从蒸锅里拿出一个馒头,一边说:“提前就提前呗!关我们什么事?”
  
      瘦婆子倒像是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说:“难道说那个‘传言’是真的?”她故意在“传言”两个字上加重音。
  
      “什么传言?”矮婆子兴致来了,连吃都暂时给忘了。
  
      瘦婆子神秘兮兮地说道:“听说苏表姑娘是有了,所以只能尽早办婚事!”
  
      “你就别瞎说了!”这回轮到胖婆子刘大和家的鄙视了回去,“我可是有第一手消息的。我大嫂昨日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没半点水分的!”
  
      她这么一说,瘦婆子和矮婆子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凑过去问:“刘大和家的,你倒是快说啊。”
  
      “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别告诉别人。这事要是传出去,谁也别想好过。”胖婆子先是叮咛了几句,这才压低声音说,“昨晚啊,听说苏表姑娘和吕世子在惊蛰居私会,还做了那档子事……被大夫人带人抓了个正着!”
  
      “不会吧?”矮婆子不敢置信地低呼,“这苏表姑娘看着不像这种人啊。”她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却不屑地想着:这苏表姑娘私德如此,简直比娼妇还不如!
  
      “怎么不会!”胖婆子唯恐她不信,忙道,“你想要不是这样,两家都交换庚帖了,为什么突然将婚事提前?甚至,大夫人还特意把姑娘们的闺学改到了邀月居呢!”
  
      矮婆子和瘦婆子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理,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齐齐想道:难道苏表姑娘真的和吕世子……
  
      “这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婆子们说得兴致勃勃,直到一声干咳声响起,一看是厨房的管事来了,三人忙噤声。
  
      下人们虽然不敢在主子和管事们跟前议论此事,但私底下还是传得沸沸扬扬,尤其当时跟在赵氏身后看到那档子事的下人也不在少数,就算是赵氏严令她们不许乱传,这丑事还是一传二,二传四……短短一日,整个南宫府的下人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就算碍于主子的威严没敢对外头说,但下人们私底下可没有少讨论。本来还有些人不相信此事,觉得过于荒谬,但看到上面的主子们都是一副讳莫高深的样子,反倒是觉得其中定是有鬼。
  
      甚至于,本来已经逐渐被遗忘的大半年前苏卿萍的“流产”事件也被人再次提起,再联想起这次发生的事,下人们心中都是咋舌不已。
  
      这苏表姑娘明面上看着矜持自守,如大家闺秀一般,私底下居然一次又一次地做出如此丑事,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苏卿萍被刘氏禁足在房内,对这些流言自然是一点也不知,但是六容很快就知道了,却是提心吊胆地瞒着苏卿萍,一句也不敢说。
  
      没了苏卿萍在眼前晃,南宫玥心情大好,一心一意地为林氏诊治起来。
  
      没过几日,林氏的身体已经是一日日地好了起来。
  
      而南宫穆更是因为知道妻子中毒的隐情,对着林氏百般体贴,连着书房都少去了。林氏虽然心里奇怪,却不至于因此把相公往外推。
  
      这内院的事自然是瞒不过苏氏的耳目,苏氏心里只觉得这林氏简直就是个狐狸精转世,成天就知道粘着儿子不放,这若不是顾忌南宫玥这个县主,她现在就想赐个丫鬟给次子了。
  
      就在这种纠结的心情中,苏氏突然收到了一张帖子,她的目光闪了闪,沉声问:“你说,这帖子是平阳侯府的明月郡主派人送来的?”
  
      “是,老夫人!”冬儿回道。
  
      苏氏看着那桃粉色的帖子好一会儿,对冬儿道:“冬儿,你去把大夫人叫来。”
  
      “是,老夫人!”
  
      冬儿急匆匆地去了,没一会儿就把赵氏给引来了。
  
      “母亲!”
  
      赵氏一听说明月郡主下帖子的事,就立刻放下手边的事务,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荣安堂。
  
      进门前,她总算想起她当家主母的仪态,缓了缓呼吸后,走进了东次间。
  
      “老大媳妇,快过来坐下。”苏氏挥挥手,招呼赵氏到她身旁,“你且看看这帖子。”
  
      赵氏惊喜地打开了那张精致的桃粉色帖子,眉尾不自觉地挑起。
  
      原来是明月郡主下帖邀请南宫琤和南宫玥五日后一同去郊游。
  
      虽然这帖子中没半个字提到南宫晟,但赵氏心中还是波澜起伏。自从上次她与明月郡主的母亲平阳侯夫人在白龙寺偶遇后,她连着好几夜没睡好,不忍儿子要放弃如此佳媳却要低就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寒门丫头。
  
      如今这明月郡主的帖子再次让赵氏心中燃起希望的火花!
  
      那明月郡主出身高贵,性格张扬,一向只与王都中最高贵的名门贵女往来,如今,却下了帖子给琤姐儿。那岂非是说……
  
      赵氏对上苏氏的眼睛,在她眼里也看出同样的想法。
  
      这明月郡主定是晟哥儿有意!
  
      只是这柳青清,确实是一大麻烦!
  
      “母亲……”赵氏期翼地看着苏氏,希望她能做主拿个主意。
  
      苏氏心中自然也希望南宫晟能与平阳侯府结亲,这样,南宫府才算是与皇族又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也才算真正在王都扎下根。可是她也知道,以长子南宫秦的性子,是绝对不会主动退亲的!
  
      苏氏沉吟了片刻,说道:“……总之,这次明月郡主既然是来约琤姐儿的,就让琤姐儿去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赵氏有些失望,应了一声,“是,母亲。”心里则暗暗想着:为了儿子,她得好好谋划一番才是。
  
      这明月郡主的一张帖子,在南宫府激起了不少风浪。
  
      三房心里如何嫉妒且不说,这二房的林氏和南宫玥心里都是不情愿。
  
      此刻的南宫玥还不知道祖母和伯母赵氏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她心里只是奇怪这曲葭月为何会突然下帖给自己和大姐姐南宫琤。明明这位郡主对她们俩姐妹一向没有什么好感,还屡次三番试图为难她们,可如今却莫名其妙地给她们送来了帖子!
  
      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玥姐儿,不如还是回掉郡主吧。”林氏忧心忡忡地提议道。她还记得年初去宫里参加宫宴之时,那明月郡主是何等的骄傲,根本不屑给她们一个好脸色。
  
      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尚且是如此,这玥姐儿和琤姐儿两个不经事的小姑娘,若是被明月郡主为难,岂非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南宫玥摩挲着帖子,心里也怀疑曲葭月这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却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若是对方真的别有居心,那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如迎面而上,见招拆招便是!
  
      只是这些话,南宫玥可不敢就这么与林氏说。她想了想,含蓄的说道:“娘亲,我看恐怕不可能。祖母怕是不会同意的。”
  
      林氏微皱眉头,知道南宫玥说得没错,以苏氏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她们回绝郡主。
  
      可是……
  
      “玥姐儿,你别担心,我去与你祖母……”
  
      “娘亲,”南宫玥笑着打断了林氏,凑到她怀中,安慰道,“您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您可别忘了我是皇上亲封的县主,虽说还比不上郡主之尊,但也不是明月郡主可随意践踏的,我不会让她为难我的!”
  
      灯会的仇,已经报了,南宫玥自觉现在和曲葭月两清了,可要是曲葭月再来招惹她,她也不会平白的被人欺负!
  
      听她这么一说,林氏总算是放下心来,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在她的心里,女儿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姑娘。
  
      五日的时间眨眼即过,郊游当日,画眉给南宫玥挑了一件轻便却又不失庄重的软银轻罗百合裙,又给她梳了个简洁大方的双平髻。
  
      等南宫玥带着意梅和百卉抵达二门时,一向准时的南宫琤已经和书香、墨香候在了那里。只见她身穿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头梳双丫鬟,点点金粉相间的珠花点缀在发髻之中,简单却又令人惊艳。
  
      只是,她看来眉头微蹙,完全不见即将出门的喜悦。赵氏只说让她去赴明月郡主的约,倒也没有提别的,以至于南宫琤心里对这趟出行总有些芥蒂,毕竟,曲葭月对她的敌意,她还是十分清楚的。
  
      “大姐姐!”
  
      “三妹妹!”
  
      姐妹俩见礼后,南宫琤欲言又止地看着南宫玥,但最后还是叹一口气作罢,勉强笑道:“玥姐儿,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这事到临头,又岂容她说不去就不去。
  
      “是,大姐姐。”南宫玥明知道南宫琤想说什么,却装作若无其事。
  
      二门处停着两辆马车,一辆南宫玥的朱轮车,另一辆马车是府里为南宫琤准备的,虽然南宫府的马车也是气派不凡,可是跟内务府专门为县主制造的朱轮车比起来,却还是远远不如。
  
      南宫琤的目光不由在南宫玥的朱轮车上流连了一下,心生羡慕。这金盖朱轮车上画有精致的彩绘,还装饰了珠玉璎珞,看来既华贵又精致。
  
      南宫玥心里一动,笑着开口邀请道:“大姐姐,这路途遥远,我们姐妹不如坐同一辆马车,也好说说话解解闷。”说着,她就不由分说地拉着南宫琤上了朱轮车。
  
      南宫玥的丫鬟意梅、百卉,以及南宫琤的丫鬟书香、墨香则坐上了后面一辆马车。
  
      四个护卫护着马车一路平安地出了西城门,又驶了半个时辰,这才到了翠微山脚下。
  
      这翠微山的风景果真如传闻般秀丽无边,空气中氤氲着树木的清香,耳边传来风吹动树叶的簌簌声,以及潺潺的山谷涧水声,让人不由放松下来。
  
      南宫琤和南宫玥在丫鬟的搀扶下一一下了马车,明月郡主曲葭月立刻热情地迎了上来。
  
      她今日穿了一件鹅黄色的漩涡纹纱绣裙,鲜丽的黄色衬得她的肌肤仿佛在发光,但比起天生绝色的南宫琤,始终还是略有不及。
  
      “南宫大姑娘,摇光县主,许久不见!”
  
      曲葭月眉眼含笑,仿佛迎接的是多年不见的挚友,目光落在南宫琤绝美的脸庞时,也是脸色略微僵了一下,转瞬又扬起了热情的笑脸。
  
      她以为自己表现得无比亲和,却不知这样反而使南宫玥二人提防更甚。所谓“事反常即有妖”,两姐妹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的防备愈发浓重。
  
      “参见明月郡主!”
  
      南宫琤和南宫玥一起屈膝行礼,曲葭月忙道:“免礼,两位何必如此客气。”
  
      虽然曲葭月说得好听,但南宫琤和南宫玥可不想让对方抓到错处,依然把礼数做足。
  
      曲葭月已经习惯了别人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因此并没有觉得不对,继续与两人热络道:“芳筵会一别,两位姑娘可好?”想到芳筵会,曲葭月心中有些不悦,那日若非那苏姑娘与宣平侯府的吕姑娘没事折腾些事情出来,也不至于南宫晟和南宫琤他们提前离场……
  
      本来她也许有机会与南宫琤先打好关系,甚至还能见识一下南宫公子的学识与风采!
  
      这一切都怪那吕珍!
  
      想到这里,曲葭月眼中闪过一抹怨愤。
  
      南宫玥和南宫琤都抓到了曲葭月那一闪而逝的眼神,心里还以为曲葭月在讽刺南宫家在芳筵会出了大丑。南宫玥倒还好,南宫琤顿时表情不太自然,道:“那一日,表姑不慎落水,倒是让郡主见笑了。”
  
      “南宫大姑娘,你何必与我这么客气。”曲葭月亲热地往南宫琤靠了靠,道,“这又并非是你的错。哎,我与吕珍相熟多年,还不知道她的臭脾气吗?这一回,她真是闹过头来,反而害了自己!”
  
      她一番话说得南宫玥和南宫琤面面相觑,心想:难不成这位郡主认为是吕珍与苏卿萍起了争执,这才两人一起失足落水?
  
      曲葭月心中还真是这么想的。她与吕珍相熟多年,平日没少见这吕珍狐假虎威,甚至于有时候曲葭月看谁不爽,也是一句话让吕珍去替自己教训对方。这落水的戏码,吕珍也不是第一次玩了,没想到这次玩过头,连自己都栽了!
  
      这时,不远处的另外几位姑娘也走了过来。曲葭月这次邀请的都是王都中身份显赫的贵女:恩国公府的蒋逸希,云城长公主的嫡女流霜县主原玉恰,还有齐王府的嫡长女韩绮霞,加上南宫玥姐妹,一共是六人。
  
      “希姐姐。”南宫琤和南宫玥一向与蒋逸希相熟,先与她见礼。
  
      “琤妹妹,玥妹妹。”蒋逸希微笑着回礼,跟着为二人介绍其他的姑娘,“这位流霜县主你们想必在云城长公主府已经见过了,还有这一位是齐王府的大姑娘韩绮霞。”
  
      姑娘们一一见礼后,南宫玥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韩绮霞,这韩绮霞应该就是韩淮君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齐王世子的嫡妹。容貌看来与齐王世子有四五分相似,五官还算秀丽,但在这几位姑娘中算是相貌平平了,只是小姑娘身材高挑纤细,腰杆挺得笔直,看来倒是自信满满。
  
      此刻正是辰时,金色的阳光洒遍大地,翠微山似乎被蒙上一层淡金色的纱衣。
  
      南宫玥随着众人拾级而上,看着前方曲葭月一直拉着南宫琤,嘴里的称呼更是不知何时从“南宫大姑娘”变成了“琤妹妹”。她在后面听着直冒鸡皮疙瘩,心里不由诧异:这个明月郡主今日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曲葭月突然对南宫琤态度大变,必定有所图谋!
  
      南宫琤也不是傻子,见曲葭月对自己的行为举止,异于往常,心中越发警惕。唯恐说多错多,她只是对方说一句,才简短地回一句,让人挑不出错处。
  
      其她姑娘也素来知道曲葭月的刁蛮,从不见她如此主动的与人交好,心中不由纳闷,却是聪明地没有说出口。
  
      “玥姐儿,”蒋逸希忍不住轻声问身边的南宫玥,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大姐姐什么时候和明月郡主关系这么好了?”
  
      南宫玥摇了摇头,同样不解道:“希姐姐,我也不知道。这次郡主居然邀请大姐姐和我,也让我们很是讶异。”顿了顿后,她又问,“希姐姐,你说她是真的想和我大姐姐交好吗?”
  
      “这话放在别人身上,我还觉得有可能!”蒋逸希性格直爽,不客气地直言道,“但放在明月郡主身上,我却是不敢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