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41暴乱

141暴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与翠微山一样,此刻的王都也沐浴在暴雨之中。
  
      百合无所事事地在自己房中,看着窗外的大雨,心里想着:也不知道三姑娘和百卉姐有没有找到避雨的地方……
  
      啪!
  
      一颗小石子突然从窗外地飞了进来,百合反射性地抬手握住,右手在窗框上一撑,敏捷地跃到窗外,却发现来者是个熟人。
  
      “艾草!”
  
      这艾草比她和百卉进府还早,原来是公子特意安插到南宫府中,替他和三姑娘传递消息的。艾草进府后,就在惊蛰居做了洒扫的三等丫鬟,如今因为惊蛰居暂时关闭,她也因此转移到了邀月居。
  
      艾草平日里无事是不会来找她们姐妹的,因而百合一见她,便是开门见山地问道:“公子可是有什么吩咐?”
  
      艾草点了点头,把一支竹管交给了百合,“公子来信了,清越茶庄那边说是十万火急。”
  
      “十万火急?艾草……”
  
      百合还想把话问清楚,可艾草却已经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了。
  
      “走这么快干嘛……”百合喃喃着回了房。她迟疑地看着竹管,照道理公子这信自然是给三姑娘的,可是三姑娘如今不在府中,公子那边又传话说是十万火急,自己这是该打开先看看呢?还是不该呢?
  
      百合拿着那竹管,顿时觉得如烫手山芋一般,早知道自己就该厚着脸皮跟姑娘出门,那现在这个问题就可以留给百卉姐烦恼了!
  
      她来回在房中走了几圈,也拿不定主意。这万一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内容,会不会……
  
      她一不小心就联想到戏文中的段子,觉得脖子一凉。
  
      可万一真的是十万火急,事关人命呢?
  
      百合咬了咬牙,还是毅然地打开了竹管,取出其中的信纸来。
  
      这一看,她整张脸都白了!
  
      淮北之灾,灾银被贪,饿殍遍野……流民北上!
  
      这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是血淋淋的,看得百合心情肉跳。最重要的是,按照公子的估计,这北上的淮北流民怕是这几日就会到王都!
  
      糟糕!
  
      三姑娘和百卉姐还在王都城外呢!
  
      若是三姑娘在府中,这封信虽然会让百合愤慨不已,却不至于心焦至此!这王都好歹有厚厚的城墙围着,更有几万禁军可以调配,这区区流民若是敢作乱,便是以卵击石,恐怕连点水花也溅不起来!
  
      可偏偏三姑娘出了王都!这若是运气真的如此不好,遇上了那些暴乱的流民,百合可不觉得以百卉姐一人之力可以保得三姑娘平安!
  
      不行!必须赶去东郊才行!这万一三姑娘和百卉姐出了事,百合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原谅她自己!
  
      不管怎么样,还是让三姑娘赶紧回来为好!
  
      百合心中下了决定,以最快的速度朝屋外冲去。
  
      百合一口气跑到了马房,拉出了皇帝赐给南宫玥的大宛宝马,毫不理会马房小厮的拦阻,跳上马,出府而去。
  
      百合纵马在暴雨中的王都街道上疾驰,这下雨天,路上的行人少了许多,反而利于她纵马。
  
      雨水顷刻间就浸湿了百合的脸,雨滴顺着她的脸颊流进她的脖颈,但是百合满不在乎,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就赶到了东城门。
  
      然而,前方的情况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赶忙拉起马绳,让马儿缓下了速度。
  
      “吁——”
  
      这时还是未时,可是东城门却已经关了起来,一排穿着盔甲的士兵站在城墙头,一个个都是表情严肃,浑身释放着肃杀之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合愣了一下,利落地从马上跳了下来,随手拉住一个路过的大婶,礼貌地问道:“大婶,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城门怎么现在就关了?”
  
      那个大婶愣了一下,满脸焦容地说道:“小姑娘,你还不知道啊!城外有大批的流民正往王都靠近,听说已经在十几里外了,现在五城兵马司的官爷已经奉旨封城了,不许任何人进出!”
  
      “什么?!”百合不敢置信地惊呼道。没想到公子的信才到,这淮北的流民已经赶到了王都城外!三姑娘和百卉她们还在翠微山呢!万一流民暴乱……百合简直不敢想下去。
  
      这下可怎么办?
  
      百合是心急如焚,她来王都不过几月,平日里都是呆在南宫府中,说是人生地不熟也不夸张,偏偏她最大的助力公子又在千里之外的江南!自己究竟该如何是好?
  
      她又朝城门看了看,确信自己没本事硬闯,只能上马调头,她得赶紧回复,把此事通知二老爷。
  
      现在也只有靠南宫家的力量了!
  
      ……
  
      与此同时,远在翠微山上的南宫玥还对流民北上一事一无所知,她在阅微亭中焦急地等待南宫琤的消息。
  
      时间已经过了一炷香了,外面依旧大雨磅礴。
  
      见韩淮君等人却迟迟未归,南宫玥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
  
      “意梅,百卉,我们走,去找大姐姐!”话音未落,她就带着两个丫鬟匆匆地冲进了雨幕之中。
  
      心神一直没从她身上离开的萧奕也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
  
      “玥妹妹!”蒋逸希伸手想要去拦,可是还是慢了一步,南宫玥已经跑远了。她皱了皱眉,心中立刻做了决定,“等等我,我也跟你一起去。”说着,她也打算冲出亭去,但还未成行,就被她的贴身丫鬟焦急地拦住了。
  
      “大姑娘,这雨下得这么大,外面地湿路滑,你不能去啊!”
  
      蒋逸希被这么一拦,再抬眼去看,早就不见了南宫玥的身影,只能无奈作罢。
  
      雨幕如织,模糊了南宫玥的视线,本来可见度就极为恶劣,更别说此刻处于山野之中,四周多是高大的树木,以及茂盛的灌木野草,越发妨碍了视野。
  
      她只能边喊边找:“大姐姐……”希望南宫琤听到后能有所回应。
  
      “大姑娘……”意梅和百卉也跟着叫着。
  
      萧奕紧紧跟在她们身后,目光四下搜索的同时,始终留了一分注意力在南宫玥身上。
  
      暴雨很快将四人的衣物全数浸透,鬓发湿哒哒地贴着额角,而裙角、袍摆更是被山野小路上泥泞的脏水溅得惨不忍睹,可是南宫玥已经顾不上了,在暴雨中艰难地前进。
  
      “大姐姐!大姐姐!”
  
      南宫玥的声音被暴雨声掩没,但是她依然没有放弃,放开声音继续高喊着。
  
      也不知道找了多久,南宫玥的嗓子都微微嘶哑了,还是没有看到南宫琤的身影,甚至就连出去找人的韩淮君以及诚王等人都没遇上一个。
  
      南宫玥心中越发的焦急,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停下了脚步。
  
      她告诉自己要冷静些,太过焦躁反而不妙。
  
      “臭丫头,你看这里。”萧奕的声音将她的思绪了过来,南宫玥循声看去,就见他正指着一块奇形怪状的大石头,笑眯眯地望着自己。
  
      南宫玥先是一怔,随后反应了过来。
  
      她记得这块石头!因为乍一眼看,它形状有些像蹲下的大黑,因此当时她才多看了一眼。
  
      她赶紧站到了当初的位置,朝山顶的方向看了一眼,赫然见到阅微亭伫立在朦胧的雨幕与山林之间。
  
      南宫玥肯定地说道:“我记得大概就是在这里开始下起了大雨,大家都急着向山顶走,可能就是在这附近与大姐姐走散了,我们在这附近找找……”
  
      她四下打量着,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向前倒去。
  
      “啊!”
  
      她惊声低呼,百卉赶忙上前,试图拉住南宫玥,却比萧奕慢了一步,只见他左臂用力一拉,就把南宫玥拉了过来,右臂揽住她的细腰,将她整个身体圈在自己怀里。
  
      “臭丫头,你没事吧?”萧奕的声音传进了南宫玥耳中,呼出的热气即便是隔着那雨雾还是喷在了她白皙小巧的耳朵上。
  
      “我没事。”她微微挣扎了一下,瞪了瞪那还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掌,仿佛在说,可以把你的手放开了吧。
  
      萧奕自然是注意到了南宫玥的动作,却没有松手,反而笑着说道:“臭丫头,雨大地滑,还是我扶着你吧。”
  
      “萧世子。”百卉有些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说道:“还是由奴婢来扶三姑娘吧。”
  
      萧奕没好气地瞪了百卉一眼,虽然还想再多“扶”一会儿的,可是想到万一被外人看到,那可就不妙了,于是还是乖乖地松了手。
  
      萧奕看了看这糟糕的天气,暗道天公不作美啊,如果是阳光明媚的天气,自己和臭丫头在山间漫步,那该有多完美啊!但是转而又想,如果不是这场雨,搞不好自己还没机会和臭丫头这样单独相处的……
  
      好像也不算单独相处!萧奕不由狠狠地瞪了意梅和百卉一眼,这两个丫头真是煞风景!
  
      四人小心地往前又找了一会儿,萧奕的耳朵突然动了动,停下了脚步,右手指向右前方,肯定地说道:“那边,我听到那边有动静!”
  
      南宫玥侧耳倾听,可是除了哗哗的雨声什么也没听到。不过她知道萧奕武功高强,耳力定比自己强,她也相信他的判断,于是对意梅和百卉道:“我们去那边找找。”
  
      “大姐姐……”
  
      “大姑娘……”
  
      这一次,他们终于听到了从前方传来的回应,那声音虽然微弱,但的确是书香和墨香的声音……慢慢地,雨幕中,几个模糊的身影向着他们走来,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南宫琤赫然在其内。
  
      南宫玥总算松了口气,急忙迎了上去,喊道:“大姐姐!”
  
      南宫琤正被她的两个贴身丫鬟书香和墨香一左一右地扶着,走路一瘸一拐的,她的裙摆略有破损,像是被树枝什么勾到过,头发也有些凌乱,模样看上去虽然有几分狼狈,但似乎没什么大碍。
  
      而让南宫玥感到意外的是,诚王居然也跟她们在一起!想来应该是诚王找到了她们。
  
      诚王走在南宫琤三人后方,与她们保持着两三丈的距离,看起来谨守礼节。
  
      “萧世子,玥姐儿,都是我的不是,这么大的雨,还麻烦你们出来找我。”南宫琤不好意思地说道。
  
      “大姐姐,你说得这是哪里话!”南宫玥赶忙上前拉住南宫琤的手道,“我们可是姐妹,何须如此客气!”
  
      “南宫姑娘太客气了。”此刻的萧奕倒是一副温文有礼的样子,举止没有一处不合宜。
  
      南宫玥的目光落在南宫琤的裙角上,有些担心地问道:“大姐姐,你的脚……”
  
      南宫琤赧然地看看自己的右脚,解释道:“先前我走得急了,一不小心崴了脚,结果就和你们走散了。幸好刚刚诚王殿下找到了我,不然我这时候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说着,南宫琤的面颊微微泛起了红晕。
  
      雨水掩去她脸上的羞涩,南宫玥因而没有察觉,她向诚王福了一礼,说道:“多谢诚王殿下找到我大姐姐,摇光在此谢过。”
  
      “县主客气了!”诚王爽朗一笑,他的外表如同大裕男子般斯文,但笑起来倒是有几分长狄男子的豪迈,“举手之劳而已!”
  
      暴雨之下,如此谢来谢去的也确是不怎么妥当,南宫玥不再多言,而是向南宫琤说道:“大姐姐,我们先去阅微亭吧,时辰差不多了,我估计其他出去找你的人也该回去了,他们若是不见我们,必定会心急的。”
  
      “三妹妹你说的是。”南宫琤连忙点头道,“是该回去给大家报个平安了。”
  
      “大姐姐,你现在行走不便,就由百卉来背你吧。”
  
      “谢谢三妹妹。”
  
      南宫玥向百卉示意了一下,百卉上前,轻松地背起了南宫琤,书香、墨香在两边帮扶着,几人就这么向阅微亭折返。
  
      没一会儿,雨势逐渐减弱,等他们回到阅微亭时,这来的快去的也快的暴雨竟然停了。雨后的天空碧蓝如洗,空气清新甜润,甚至还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芬芳,树上的枝叶间上偶尔还发出滴答的水声,祥和得看不出不久以前这里还遭受着暴雨的肆虐。
  
      “南宫大姑娘!”
  
      “是南宫大姑娘回来了!”
  
      亭中的姑娘们见南宫琤与南宫玥一起归来,均是松了一口气。
  
      蒋逸希和曲葭月直接迎了上去,关怀备至地问道:
  
      “琤妹妹,你没事吧!”
  
      “琤妹妹,你可是崴了脚了?”
  
      百卉在亭中放南宫琤坐下,南宫琤这才歉然道:“让各位为我担心了!我没事,只是稍稍崴了脚。”
  
      蒋逸希长舒一口气,喃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琤妹妹,何必与我们这么客气!”曲葭月则亲热地拉起南宫琤的手道,“都怪这暴雨来得太过突然,你也不想的。你可不要因此以后就不愿出来与我玩耍了!”
  
      南宫琤自然忙称“不会”。
  
      这位郡主今天的态度实在是太过诡异了!这下,不止是南宫玥和蒋逸希,连原玉恰和韩绮霞都不免有些意外地朝曲葭月多看了几眼。
  
      说话间,原玉恰突然站了起来,朝着某个方向,轻声道:“三表哥回来了。”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一看,只见三皇子韩凌赋带着几名侍卫正朝亭子的方向走来,他身旁还跟着季舒玄和陈琅二人。
  
      “三皇子殿下,请恕臣女不便行礼……”南宫琤与韩凌赋告罪之后,又一一谢了两位公子。
  
      又过了片刻,韩淮君和莫习凛也带着各自的人手回来了。
  
      见南宫琤平安归来,他们皆松了一口气。这乘兴而来,总算没有落到败兴而归的结局!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众人都有些狼狈,继而也没有了继续郊游的兴致。
  
      不仅外出寻人的公子们衣衫尽湿,就连几个姑娘在进翠微亭躲雨之前,身上也被淋湿了大半,此时多少都有些狼狈。于是,韩绮霞贴心地提议道:“三堂哥,诚王殿下,萧世子,还有几位公子,我父王在翠微山下有座别院,不如我们先去那稍作休整,各位觉得如何?”
  
      明明自家的兄长韩淮君也在,但是韩绮霞却仿佛完全忘了他的存在,自行向其他人发出了邀请了。南宫玥不由微微蹙了下眉,向韩淮君看了一眼,就见他的脸色丝毫未变,似乎对这样的情形已经习以为常。
  
      “那就多谢韩大姑娘了。”
  
      这些公子姑娘们素来锦衣玉食,不曾过过苦日子,早就受不了身上的湿衣裳了,能到齐王别院换一身衣裳,再小憩一番,自然是再好不过。
  
      见大家同意,韩绮霞就吩咐一个王府侍卫先行一步去别院,让别院里的下人们做好准备。
  
      待王府侍卫领命而去,大家也动身准备下山了。
  
      下山的路果然如众人预料般难行,雨后的山路满是泥泞,没走几步,姑娘们的衣裙上便溅满了泥水,显得狼狈不堪,几个公子自然也不好到哪里去,但毕竟是男子,倒也勉强能够凑和。好不容易来到了山脚,姑娘们纷纷派自己的贴身丫鬟去马车那边,取了一套备用的衣裳回来,然后便转道去了齐王府位于翠微山脚下的一座别院。
  
      别院的大管事早就在门口侯着了,见一行人来了,连忙安排众人一一去房里沐浴洗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