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55私情

155私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娘亲,您有什么要吩咐儿子的吗?”
  
      一大早,南宫晟一如即往地去锦华院向赵氏请安,但是,赵氏却遣开了所有的服侍的人,只留下应嬷嬷,说是有要事跟他说。
  
      赵氏似是怕惊着儿子,语气温和地说道:“晟哥儿,柳姑娘昨日同我说,她要解除与南宫府的婚约。”她叹了口气,故作无奈道,“我也没想到她竟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南宫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赵氏。
  
      赵氏被儿子的眼神看得有些难受,但还是继续说道:“晟哥儿,我知道你不信,初时我也不信,只以为她在开玩笑。”顿了一顿后,她又道,“可是她接下来说的话,却是由不得我不信了。柳姑娘说她有了心上人,这才想要退婚。”
  
      南宫晟的嘴唇动了动,这一回,终于出声了:“我不信。”他斩钉截铁地说道,心里对母亲很是失望。他已经认定必然是母亲在从中耍什么花样!
  
      见此,赵氏心中不由燃起一丝心火,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慢条斯理地砸下一颗炸弹:“晟哥儿,我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但是柳姑娘和你子昂表兄是真心的,你就成全他们吧?”
  
      子昂表兄?!南宫晟一脸震惊地站起身来,但很快强忍着怒意道:“娘,如此毁人名节之事,儿子希望您莫要再提起。”他神情肃然,义正言辞地说道,“母亲,儿子早已经说过了,您的儿媳只可能是柳青清!不论您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决定的,人不能言而无信!”
  
      南宫晟知道赵氏不喜这门亲事,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毁掉这门亲事,赵氏居然可以向柳青清身上泼脏水,还把赵子昂给拉下了水。
  
      赵氏气得差点没岔气,她没想到南宫晟居然如此维护柳青清,双手紧紧地在体侧握成拳头,越发坚定了要解除这个婚约的决心。
  
      试问,她的丈夫儿子都如此维护柳青清,若是这门婚事真的成了,以后这南宫府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
  
      尽管心中气极,赵氏却还不得不暂时压下火气,又道:“晟哥儿,这真是柳姑娘亲口同我说的!她说她和你子昂表兄已经情定三生,希望能和你解除婚约。”赵氏一脸的痛心疾首。她是真心痛了,她的儿子居然宁愿相信个外人,也不信她。
  
      “我不信!”南宫晟的表情还是如此坚定,“母亲,你别再说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我会亲自去找柳姑娘确认的!”说着,他与赵氏行礼后,就转身欲离去。
  
      赵氏面色一变,急急地放出绝招,对着儿子的背影喊道:“晟哥儿,柳姑娘还送了你子昂表兄一个荷包做了定情信物。你若还是不信,尽管去问你子昂表兄!”
  
      南宫晟离去的背影僵硬了一下,脚步刹那间定住不动。
  
      赵氏见状上前拉住了他的袖子,柔声道:“晟哥儿,娘亲不会骗你的,你可以再好好想想,也可以去问问你子昂表兄。现在时候差不多了,先跟娘亲一起去给你祖母请安吧。”
  
      南宫晟握了握手,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他很想立刻去找柳青清确认。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么做,这内院之中,他若是这么急匆匆地跑去找柳青清,就算原本没事,恐怕也会传出些闲话来,这对柳青清不好。
  
      他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下来,又缓缓地点了点头。
  
      赵氏暗暗松了口气,心里对自己说:不能太心急,此事还需徐徐图之!……现在只希望昂哥儿能争气点!
  
      没一会儿,南宫琤也来了,之后,母子三人一起去了荣安堂。
  
      几人才到正堂前,便见鹿儿上前两步,给他们行礼:“见过大夫人,大少爷,大姑娘。苏表姑娘来了,现在正在东次间里陪着老夫人说话。”
  
      除了南宫晟有些心不在焉外,赵氏和南宫琤都不由愣了一下,心里奇怪不已:这苏卿萍不是几天前才来过吗?怎么这么快又来了?而且还来得这么早……
  
      鹿儿引着三人穿过正堂进了东次间,便见二房、四房以及柳青清已经先到了。
  
      南宫晟状似如常地在东次间中扫了一圈,却在柳青清身上多停留了一瞬,欲言又止,最后又若无其事地移开了。
  
      待他们向苏氏请过安后,就听见门帘外传来一阵喧嚣:“什么?萍表姑又来了?”听那声音,却是南宫昊。
  
      坐在苏氏右侧的苏卿萍面色不由一黑,心里怀疑是不是三表嫂黄氏故意示意南宫昊这么说的,毕竟南宫昊年纪还小,就算苏氏责怪起来,也可以用一句童言无忌带过。
  
      丫鬟挑开门帘,三房的黄氏、南宫琳和南宫昊鱼贯而入。
  
      请过安后,南宫琳时不时地瞟着苏卿萍,最后忍不住说道:“萍表姑,你怎么在这儿?难道是和表姑父吵架了?”
  
      苏卿萍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心中暗恼三房下自己的脸面,尤其是这个南宫琳这么大个姑娘了,还口没遮拦的!
  
      其实,也不怪南宫琳会这么想,毕竟苏卿萍前不久才刚来过一次南宫府,这才没几天,居然一大早就跑来了,难免让人多心,以为她是不是在夫家受了什么委屈,就跑娘家来找安慰了。
  
      “琳姐儿!”苏氏不悦地看着南宫琳斥道,“瞎说什么呢,你们表姑这次来是特地请你们兄弟姐妹几个参加她的生辰宴的。”
  
      这时,苏卿萍已经压下了怒意,眼中闪过一道异芒,随即又笑容如常地向南宫家的众人解释道:“再过五日,就是我的生辰了!世子爷说今年要为我大办一场,可是我觉得不过是小小的生日,何必铺张呢?折中之下,我和世子爷决定请几位表嫂,还有几位表侄、表侄女一起到府里做客,也算为我庆生!”说话的同时,苏卿萍又适时地显现出一些娇羞之色,眉眼之间依稀带着甜蜜,好似幸福的新妇。
  
      “世子有这片心意,也不枉我当初替你应下这门婚事了!”苏氏笑容满面地接口道,心想:萍姐儿必定是想让南宫府的人去宣平侯府为她撑腰。南宫府既然与宣平侯府做了亲戚,也确实有必要走动走动。
  
      苏卿萍笑容一僵,但立刻若无其事地喝了口茶,这才又道:“萍儿有今日,多亏姑母费心了,萍儿铭记于心!”
  
      苏氏笑得更满意了,对着南宫府众人道:“这也是萍儿的一番心意,你们若是有空,就都去吧。也算出门散散心!”
  
      南宫琳不由露出喜意,她最喜欢热闹的宴会,偏偏她身为庶房之女,很多场合都没她的份!如今能去宣平侯府做客,那也不错!
  
      南宫琳顿时看苏卿萍顺眼起来,笑眯眯地说:“萍表姑,你放心,我一定会去的。到时,你可要带我们好好逛逛宣平侯府啊。”
  
      南宫昊也正是贪玩的年纪,与姐姐彼此看了看,眼中止不住的笑意。
  
      “娘,”南宫昕小心翼翼地看着林氏,低声问道,“我也可以去吗?”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上次和妹妹去云城长公主府跑马以后,他便很是期待能够再次出门。
  
      “当然。”还不等林氏回答,苏卿萍就殷勤地说道,“昕哥儿也要来哦!”
  
      苏氏下意识地皱了下眉,但想着南宫昕连云城长公主府都去了,还有什么地方是去不得的呢,于是也没开口反对。
  
      南宫昕更加期盼地望着林氏,“娘亲!”
  
      看着儿子脸上的期待,林氏有些不忍拒绝,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在你表姑父家可要乖啊!”
  
      “嗯!”南宫昕用力地点了点头,转头对南宫玥说:“妹妹,我们又可以一起出去玩了!”他脸上浮现灿烂的笑靥,显然是心情大好。
  
      南宫玥本不愿意理会苏卿萍的任何事,也打定了主意,当日带着娘亲一起装病的,但看着哥哥这样开心,终于还是放弃了原来的打算,心想:偶尔带哥哥出门走走也不错,就当苏卿萍不存在好了。
  
      众人说得热闹,谁也没有注意到南宫晟一直心不在焉,时不时地瞟着柳青清,心想:虽然他和柳青清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他相信这个目光清澈的姑娘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定有什么误会!
  
      闲聊了几句后,几个小辈因着要去读书,便先告退了,只留下几位夫人还陪着说话。
  
      一行人走出了荣安堂的院门,远远地,就看到柳青云和赵子昂两人相携而来,这两人皆是斯文俊秀,气度不凡,看来颇为赏心悦目。
  
      赵子昂上前一步,俯身对着众人作揖:“小生见过几位表妹,还有柳姑娘。”在他弯下腰的同时,一个绣有柳叶的月白色荷包突然从他的怀里掉落了出来。
  
      赵子昂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立马捡起荷包塞到了自己的怀里,不好意思地说道:“真是失礼了。”
  
      众人俱没在意,唯有柳氏兄妹和南宫晟齐齐地脸色一变。
  
      柳青清俏脸惨白,眼里惊疑不定,心中的恐惧急速蔓延。虽然刚刚只是一瞬,但她看得分明,那绣有柳叶的荷包分明就她前两天亲手所做,放在梳妆台上的。可是今日一早起来,她就发现那荷包不见了,和紫英将整个房间都翻得底朝天,都没有找到那个荷包。
  
      紫英还安慰柳青清也许是掉在院子里,被哪个丫鬟捡走了,可是柳青清却没法这么乐观,一直心绪不宁,没想到她的荷包竟落在了赵子昂的手中。
  
      柳青云也认出了那是妹妹亲手做的荷包,同他现在正在使用的那个除了颜色以外,几乎是一模一样。他的这个是墨绿色的,而妹妹的那个则是月白色的……
  
      可是妹妹的那个荷包怎么就会落在了赵子昂的手上?
  
      南宫晟的心情比柳氏兄妹还要复杂,虽然那个荷包已经不在地上了,但他还是目光沉沉地盯着那个地方,脑海中再次浮现母亲对他说的话:“晟哥儿,柳姑娘还送了你子昂表兄之间一个荷包做了定情信物……”
  
      刚刚虽然只是一眼,但他却清晰地看到那荷包上似乎是绣着一片青色的柳叶。他还依稀记得柳姑娘平时用的帕子上也曾绣过这样的一片柳叶……
  
      难道那个荷包就是母亲说的定情信物?
  
      南宫晟心里不由浮现这个想法。
  
      不,不会的!
  
      他很快对自己说,柳姑娘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接下来,南宫晟已经是有些恍惚,众人后来说了些什么话,他都是没有听到,只是傻愣愣地看着赵子昂与柳青云进了荣安堂,又看着柳青清飘然而去,却不能出声叫住她……
  
      等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是孤身走到了花园中,而他连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也不记得了!
  
      他定了定神,对自己说,虽然说眼见为凭,但是只是一个荷包也不能说明什么。他还是应该去找表兄赵子昂试探一二才是。
  
      既然下了决定,南宫晟立刻赶往赵子昂暂居的静水阁,没想到,他一走进院门,就听到了柳青云愤怒的质问声:
  
      “赵兄,你身上的那个荷包究竟从哪里来的?”
  
      跟着是赵子昂略显迟疑的回答:“柳兄,实不相瞒,那荷包乃是令妹亲手所赠。”
  
      一瞬间,南宫晟呆立在原地,动弹不得。
  
      “一派胡言!”柳青云勃然大怒,目光犀利地射向了赵子昂,“我妹妹知书达理,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私相授受之事。”
  
      赵子昂被看得心惊,努力定了定神,摆出一脸诚挚的表情,道:“柳兄,我与令妹真的是互相钟情,还请你能成全我们!你想想令妹平日处于内院之中,如果不是她把这个荷包送给了我,我怎么可能有这个荷包?”
  
      “你……”柳青云一时语结,这也是他所疑惑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相信自己的妹妹决不可能有违闺训,他正想开口驳斥,眼角突然瞟到屋外一道熟悉的身形,不由面色一变,脱口而出:“晟弟……”
  
      南宫晟目光极为复杂地看着柳青云和赵子昂,表情一时青,一时白。
  
      柳青云生怕南宫晟会因此误会了自己的妹妹,如果真的如此,柳青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晟弟,你要相信我妹妹!我妹妹她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柳青云大步走出屋外,来到南宫晟跟前,郑重地说道。
  
      “柳兄,事已至此,何必再欺骗隐瞒晟表弟呢!”赵子昂掩住窃喜,也是快步跟上,一鼓作气地高声道,“晟表弟,实不相瞒,我与柳姑娘已经互许终生,她非我不嫁,我非她不娶!她已经向姑母表明心意了。我知道我这样是孟浪了点,但是我对柳姑娘是真心实意的!”他说得真切,心里却着:自己已经如此说了,就算是晟表弟对柳姑娘有些意思,如今也该消了这念头了吧?……然后自己也算是完成了姑母的吩咐。
  
      柳青云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当场揍赵子昂两拳,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和赵子昂算账的时候,忙又道:“晟哥儿,我的妹妹我最了解,她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务必要让南宫晟相信妹妹的清白!
  
      “柳兄,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我和柳姑娘是真心相爱的!”赵子昂还是死死咬着,不松口,“晟表弟,请相信我们只是情难自禁。”他一副深情无悔的模样。
  
      “赵子昂!你……你这个无耻小人!”柳青云眼中的怒火好似岩浆一般即将喷涌而出,浑身微微颤抖着。
  
      南宫晟一会儿看看柳青云,一会儿看看赵子昂,心里乱成一团麻,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
  
      之前,听母亲说起这事时,他是坚决不信的,可是现在连赵子昂也这么说了,让他原本坚定的心不由出现了一丝裂痕。
  
      他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事,他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想到这里,他就匆匆离开了静水阁,只听到身后传来柳青云的声音:“晟弟,等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