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70风雨

170风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住手!”
  
      一声洪亮的女音自屏风外传来。
  
      众人不由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大步朝这边走来,她浑身散发出一种长年在战场上历练出来的肃杀之气,面上正气凛然,这寝宫中的众人一见她,都自觉地往两边退去,给她让出一条道来。
  
      宫人们纷纷行礼,“见过咏阳大长公主!”
  
      咏阳大长公主身旁还跟着一个小姑娘,正是傅家六娘云雁。在这个场合,傅云雁自然是没资格说话的,她只能对着南宫玥眨了眨眼,算是问好。
  
      南宫玥一见咏阳,便是心生暖意,回以微笑。平日的咏阳大长公主穿得仿佛一个最普通的老妇人,今日的她却迥然不同,头戴公主凤冠,身穿公主大妆,看来贵气逼人,那些胆小的宫女几乎不敢与之直视。
  
      南宫玥恭敬地行礼道:“见过大长公主殿下。”
  
      “免礼,玥姐儿。”面对南宫玥,咏阳微微露出笑意,表情也慈祥了不少。
  
      太后见状,面色更为难看,冷冷道:“咏阳,难不成你也要和皇后一起袒护这个谋害皇上的小丫头!”
  
      太后自先帝在时,就对咏阳大长公主不甚喜欢,虽然她是先帝的胞妹,但太后觉得她仗着军功就不把自己这个大嫂放在眼里!而且她初得封皇后,以为可以压了咏阳一头,没想到咏阳却被先帝封为了高高在上的护国公主,一时风头无两,这让她心里头更加不舒坦。
  
      咏阳没有直接回应太后的话,反而转头问南宫玥:“玥姐儿,你可有谋害皇上?”
  
      南宫玥微微一笑,似乎并没有因为被刚刚的险境而吓到,眼中神采飞扬,自信地答道:“回殿下,摇光不曾。”
  
      胆大的姑娘是咏阳大长公主所喜欢的,满意地点了点头。
  
      但显然,太后并不喜欢,她顿时恼怒的厉声斥责道:“放肆!你……”
  
      话音还未落,就听刘公公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皇上!皇上醒了!”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不再记得南宫玥,他们的目光齐齐地投到了龙榻上。
  
      果然——
  
      皇帝的眼睫轻轻颤动着,暗紫的嘴唇间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皇上!皇上!”
  
      众人皆是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纷纷涌了过去,喜极而泣的呼唤着。
  
      皇后终于松了口气,全身脱力地差点站不稳,她的后背已被冷汗浸透,但丝毫没有在意,只是心道:幸好自己赌赢了!说是半盏茶,还真就是半盏茶!皇帝果真是醒了!玥丫头的医术确实超凡!太好了……
  
      在周围一声声的呼唤中,皇帝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神浑浊而迷茫,仿佛不知道他身在何处又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为何有这么多人围着自己。
  
      南宫玥不急不缓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皇上需要新鲜的空气,众位娘娘、殿下且散开些。”
  
      此刻,再看向南宫玥时,他们的眼中再也没有方才的轻视,而是带着一种审视。
  
      吴太医上前一步,面色凝重地说道:“太后娘娘,摇光县主说得不错,皇上此刻需要静养,受不得喧嚣与刺激……如果再次发病,后果不堪设想!”
  
      太后顿时面露紧张之色,还没待她下令,张妃已然识时务地说道:“太后娘娘,既然皇上需要静养,那臣妾等就先退下了。”张妃的心态调整得极快,虽有些不甘心今日就这么让皇后和南宫玥逃过一劫,但是亦知顺应形势的道理。方才她与皇后做对,可是借了太后的权威,就算是皇后也抓不到她的错处!
  
      张妃一个眼神,韩凌赋已知母妃心意,亦道:“太后娘娘,母后,那儿臣就不打扰父皇了。儿臣先去正殿候着。”
  
      张妃母子作出了表率,其他人为了在太后和皇帝的面前留下好印象,也只得纷纷退下。
  
      很快,这寝宫中又只剩下寥寥几人,只是比之前多了太后和咏阳大长公主。
  
      南宫玥又命宫人将窗户打开了一小条缝,随着冷风吹进了,皇帝的眼神又清醒了些,他看清楚了身旁的南宫玥,含糊道:“你……你是……玥丫头?”
  
      太后不禁心中一惊,她不在宫中一年多,没想到竟出了这么个深受圣宠的丫头,若非这丫头实在是乳臭未干,没长成,太后几乎要怀疑皇帝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了。
  
      南宫玥对皇帝屈膝行礼,温声道:“参见皇上,正是摇光。”
  
      “朕……朕……”皇帝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微蹙。
  
      南宫玥忙道:“皇上,您刚刚吐出心口的瘀血,决不宜再伤神。刚刚摇光为皇上针灸,现在请容摇光为皇上取下银针。”
  
      待皇帝艰难地应了一声后,南宫玥再次坐在小杌子上,利落地替皇帝将头部的银针一一取下……
  
      整个过程中,太后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唯恐南宫玥一个手滑,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待南宫玥收起最后一根针后,太后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跟着皇帝称呼唤道:“玥丫头,皇上现在如何?”
  
      “回太后娘娘,”南宫玥不卑不亢地行礼后,道,“皇上有卒中之症的前兆……”
  
      太后听到“卒中之症”已经是倒吸一口气,这卒中之症绝非是小病小痛,一个不慎,嘴歪脸斜是轻的,甚至很可能从此半身不遂,乃至丧命。太后几乎怀疑南宫玥这是在危言耸听,但见太医一个个都是面露忧色,又想到刚才皇帝吐血的一幕,心中一凛。
  
      南宫玥可管不着太后心里怎么想,不疾不徐地继续说着:“皇上乃是因暴怒顷刻之间肝阳暴亢,气火俱浮,迫血上涌则其候必发。这五志过极,心火暴甚,气血逆乱,便引动内风而发卒中。”
  
      “可有方法治疗?”太后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南宫玥似乎早有了腹案,沉稳地回道:“回太后娘娘,皇上如今已有脑脉痹阻的症状,需每日外施针灸,再结合内服汤药,双管其下,可缓缓见效。但在此期间,皇上决不可再劳累、动怒,否则后果不敢设想,恐怕是华佗扁鹊再生,亦是难救!”
  
      听闻皇帝还有救,太后脸色总算稍微缓过来些,连忙吩咐道:“那你快给皇上开方子吧。”顿了顿后,又道,“这段时间你就先在宫里小住,小心照顾皇上的病情!哀家、哀家定当重重有奖。”
  
      南宫玥宠辱不惊地应道:“是,太后娘娘。”她行礼退下后,便由雪琴带着去开了方子。
  
      在经过咏阳大长公主身边时,南宫玥向她感激地笑了笑,正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南宫玥忽然注意到她本就不算红润的唇上隐隐有一丝黑纹,南宫玥心中一紧,就见咏阳大长公主冲自己微微颌首道:“去吧。”
  
      南宫玥无奈,只能屈了屈膝,跟上了雪琴。
  
      上次之后,唐嬷嬷并没有再来找过她,而看咏阳大长公主现在的样子,身体明显出了问题,莫非她体内的毒……南宫玥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了,心中决定等此间事了,便要再去一趟大长公主府。
  
      南宫玥开了药方,雪琴赶忙让一名宫女去抓药,之后,南宫玥亲自煎了药。
  
      皇帝一口气饮下刚煎好的汤药,此时,他气色看来比刚醒的时候已经好了不少。见状,太后和皇后都稍稍地松了口气。
  
      刘公公正要扶皇帝躺下休息,却被皇帝抬手阻止:“怀仁,伺候朕更衣!还有宣文武大臣到东次间议事!”
  
      太后闻言眉头一皱,劝道:“皇上现在龙体欠安,应该要多歇息养病才是!”
  
      皇帝苦笑了一声,说道:“母后,如今这状况,您觉得朕还睡得下去吗?”
  
      太后沉吟了一下,虽然皇帝说得也没错,可太后刚刚真是吓到了啊,命都差点去了半条,要是皇帝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可如何是好。她犹豫着说道:“那,皇上不如让这玥丫头随你一起去吧。”刚刚那么险,都让这丫头救回来了,只要她跟在皇帝身边,太后相应应该不会有大碍的!
  
      在这一点上,皇后也是意见一致,忙道:“皇上,母后说的没错,就让玥丫头跟着你吧,这样臣妾也能放心。”
  
      皇帝虽说觉着让一个小丫头跟自己去的主意有些不怎么靠谱,但看着母亲和妻子眼中的焦虑,还是点头了,并说道:“玥丫头,那你随朕走一趟吧。”
  
      说好的女子不得干政呢,让自己旁听真得没问题吗?南宫玥腹议着,口中则恭顺地说道:“是!”
  
      皇帝的口谕一出,不到半个时辰,众文武大臣就到了长生殿东次间,而南宫玥则在刘公公的安排下,避在了一扇绘有四君子下棋图的缂丝屏风后。
  
      没一会儿,东次间内就变得越来越喧嚣吵闹。南宫玥不由眉头一皱,这个环境实在对皇帝的身体不利。
  
      “皇上,王都逆党暗袭一事,微臣已经派人细细搜寻,那些个蒙面人个个出手毒辣,一旦有被制服的,他们立马服毒自尽了,无一活口。”一个大臣恭敬地禀告道,头伏得更低了,“目前已确认,在淮北劫持大皇子的贼人与他们同为一党,但大皇子依然下落不明……”
  
      “混帐!”皇帝愤怒地拍案,本就有些青白的脸色更难看了,刘公公在一旁看得心里直打颤。
  
      “皇上息怒,还请保重龙体。”文武大臣全都跪下叩首。
  
      皇帝勉强压抑了怒气,让他们起来,厉声又问:“还有呢?在那些死去的贼人身上可有发现?”
  
      “禀皇上。”刑部尚书出声道,“从那些贼人身上,臣等发现了这个刺青图案。”说罢他双手呈上一卷纸。
  
      刘公公接过,神色恭敬地交到了皇帝的案上。
  
      皇帝展开一看,只见一面目狰狞的虎头赫然呈于纸上,面色顿时剧变:“这是……”
  
      “臣等怀疑,这是前朝皇室慕容氏豢养的死士。”刑部尚书又道。
  
      皇帝抚着胸口,一口气几乎接不上:“前朝,又是前朝……”
  
      刑部尚书小心地看了一眼皇帝的脸色,咬牙又道:“皇上,那帮逆党还扬言,要和皇上以白沙河为界,南北分立而治。”
  
      白沙河虽然称为白沙河,但其实是一条盐河,对大裕而言,是至关要紧的一条河脉,横贯大裕东西。
  
      这逆党好大的口气,竟然直接就要下了大裕的一半土地,这又如何能够答应?!
  
      “这帮逆党!”皇帝惊怒交加,眉毛倒竖,“众卿可有良策,揪出逆党?”
  
      一时间,东次间陷入了一片沉寂,气氛格外凝重。
  
      这事可不好办啊!逆党有大皇子、以及其他王公大臣的妻儿等一干人质在手,这要是一个不慎没能救出人质,或者谁有个损伤,弄不好就会被人记恨在心。搞不好事没办成,没得功劳,反而还惹得一身骚!
  
      “皇上!”威远侯上前一步,请命道,“若是皇上恩准,微臣愿为皇上扫清逆党!”
  
      众人皆看向威远侯,神色复杂,心道: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别人都要好好想一想,却不想这个威远侯居然这么拼命。
  
      “皇上……此事还需仔细斟酌,这要是万一贸然出兵,大皇子他们有个万一……”有大臣跳出来反对,“还是以人质的安全为首为重!”
  
      出言一出,立马就有附议,纷纷皆言,何大人说的极是。这些人大多都是府上有人被逆党捉走的大臣,他们认为现在还不是出兵的时候,可以再与逆党首领谈谈条件,怎么也要先把人质救出来再说。
  
      之后,这东次间中的众大臣便分成了两派,一方主战,一方主和,吵闹不休,直吵得皇帝脑中嗡嗡作响。
  
      “都给朕安静!”皇帝大喝了一声。
  
      东次间顿时寂静无声,众大臣屏息以待。
  
      皇帝的目光投到了南宫秦身上,问道:“南宫爱卿,你可有什么想法?”
  
      众大臣立即意味不明地看向了南宫秦,心里揣测着:这南宫家同前朝的关系匪浅,皇帝问他的意见,不会是想要让南宫秦出面吧?
  
      “禀皇上。”南宫秦躬身回道,“臣以为逆党所提之条件,不可答应,但现在也不可一口回绝,以免这伙逆党对大皇子他们下手。这伙逆党心狠手辣,还是要及早救出众人为好,事情若是拖久了,臣怕逆党会伤及人质。”
  
      先前的何大人又道:“南宫大人此言差矣,在那伙逆党还没得到皇上的答复之前,应该不会对人质动手的。”说着他目光不善地看着南宫秦,讽刺道,“南宫大人府上无人被逆党截走,可不要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这时,威远侯开口道:“何大人,南宫大人的顾虑没错,逆党手中人质众多,弄不好就会杀鸡儆猴,以示要挟!”
  
      皇帝目光一沉,又看向一旁的一位中年男子,问道:“皇叔,以为如何?”
  
      那男子约莫五十来岁,着一身黑鹰绣纹锦袍,乃是先帝胞弟瑞王韩旭。韩旭一听皇帝问话,马上道:“皇上,臣以为投鼠忌器,绝非长久之计。”
  
      皇帝闻言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正在这时,就有一个小太监匆匆进来,双手高举一个黑色的匣子跪下道:“皇上,这是五城兵马司邹大人刚刚派人送来的,还请皇上过目。”
  
      皇帝立即道:“快呈上来。”
  
      刘公公忙从那小太监手里接过那个匣子,交到了皇帝的御案上,然后打开了那黑匣子,面色一变。
  
      这是……
  
      “皇儿!”皇帝痛呼了一声,颤抖着手从匣子里取出来一麒麟玉佩。
  
      那还是大皇子十二岁那年生辰皇帝亲手赐于他的,可是如今玉佩上沾着斑斑血迹,看着让人触目心惊。
  
      这块沾了血的麒麟玉佩以如此方式呈到皇帝面前,绝对是前朝逆党对皇帝的威胁和挑衅。
  
      皇帝手中紧握麒麟玉佩,额间青筋突起,也不知是怒还是忧。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除了这个,邹大海可还有其他事上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