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77大归

177大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早上,明媚的阳光洒进南宫雲的院子,透过树木的缝隙,洒下一地的碎金子。
  
      屋子里,主位上的南宫雲眉头微蹙地看着一个着雪青色褙子高颧骨的妇人抬头挺胸地走了进来。白慕筱坐在南宫雲右侧的圈椅上,面沉如水。
  
      “大夫人,奴婢是奉老夫人之命特意前来传话的。”那妇人屈膝行礼后,腰杆笔直地站在屋中,神色中透着几分倨傲,“是这么一回事,老夫人说,最近几年府中添丁增口的,几位姑娘又都渐渐大了,府里院子实在是不够住。想劳烦大夫人动一动,搬去和大姑娘一起住。老夫人的意思是,反正长房也就只剩下大夫人和大姑娘了,你们母女俩住在一起,以后聊天说话也好有个伴。”
  
      “这是我的院子,我不搬。”南宫雲心中嗖地升起一团火来,居然明目张胆地想要收走她的院子!婆母这回实在是太过分了!
  
      “搬不搬可由不得夫人的性子来,这是老夫人的意思。还有请夫人搬的时候注意了……”姚妈妈冷冷地警告道,“若不是夫人的东西,还请不要搬错了,不然奴婢不好向老夫人交待。”
  
      一旁的胡嬷嬷气得脸色发青,指着姚妈妈道:“狗奴才,瞎了你的狗眼。当初我家夫人嫁进来之时,这院里的东西哪一样不是从南宫府搬来的,有哪样东西不是我们夫人的?就连这个院子都是当初我们南宫府派人前来修缮的,一瓦一砖,院子格局那都是照着我们家夫人出阁前建的。”说到这,胡嬷嬷轻蔑地看着姚妈妈,“说句不好听的,这新房啊,就是我们南宫府出的钱。要我们夫人搬,好啊,拿钱买吧。”
  
      姚妈妈被说得脸红脖子粗。她是府里的老人了,这事她也是知道的。
  
      当初南宫府要求新房院子按南宫雲出阁前的院子扩大修建,老夫人周氏却是不愿,她可不只一个儿子,长子娶媳若是这样做了,那底下的是不是也要有样学样!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周氏不愿意,但最终却是细胳膊拧不过大腿,同意南宫府自己出人出钱修建。
  
      周氏虽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意了,可是心里却也是一真堵着一口气,一口气一堵也就都堵到了现在。
  
      南宫雲强压下怒气:“说完了可以走了。”
  
      姚妈妈却是抬起了下巴:“大夫人先别忙着赶奴婢走呀,奴婢的话还没说完呢。”
  
      南宫雲冷冷地看着姚妈妈。
  
      姚妈妈皮笑肉不笑地道:“老夫人还说了,家里最近实在困难,开支紧张,要节俭些过日子了。可不能再像以前大夫人管家时那样的大手大脚了……”
  
      南宫雲气得浑身发抖,居然嫌她管家的时候大手大脚。
  
      “老夫人的意思是,各房的份例都要减,而大夫人和大姑娘以后两人可以一起用膳,就先三菜一汤吧,还有大夫人和大姑娘反正也正守着孝,也不用出门做客什么的,这一季的新衣就暂时免了吧。等府里度过难关再议。”
  
      南宫雲闻言气得肝都疼了。再议,那要议到什么时候,弄到后来,说不定以后每季的新衣就都没她们的份了。
  
      白慕筱的眼中闪过一丝锐芒,心道:白府也真是欺人太甚,居然敢公然在吃穿用度上克扣她们。真当她们是软柿子好随意拿捏吗?
  
      胡嬷嬷既心疼又愤怒地拔高嗓门道:“从前夫人和姑娘都是五菜一汤,就算是真要减份例,也不能减少到了两人只有一份三菜一汤,这哪里够?岂不是要饿着夫人姑娘了吗?”
  
      姚妈妈抬了抬眼皮道:“瞧胡嬷嬷说的,这哪里就会饿着大夫人、大姑娘了。从前大夫人、大姑娘吃五菜一汤的时候,可次次都会剩下至少一半的饭菜呢,如今这两人三菜一汤岂不是刚好,也免得浪费了,便宜了别人……”
  
      “胡嬷嬷,”白慕筱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凛然,“掌嘴!”
  
      白慕筱话音一落,胡嬷嬷就迫不及待地冲走到了姚妈妈面前,出手利落地“啪啪”两巴掌扇了过去。
  
      那清脆的掌掴声在屋里响亮极了,屋里的两个丫鬟都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一下。
  
      姚妈妈则被打懵了,直到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这才反应过来。她不敢相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咧嘴“嘶”了一声。她目光怨毒地看向了白慕筱,手指颤抖地指着她道:“你……”只不过是一个丧父女,又没有兄弟撑腰,母亲又失了管家权,居然就敢对她老夫人身边得力的管事妈妈动手。
  
      “什么你啊,我的……今日就教教你什么叫长幼尊卑。”白慕筱犹如寒星般冷冽的眼眸看着姚妈妈,又吩咐道,“胡嬷嬷继续!今日我就要教训一下这不懂规矩的刁奴!”
  
      姚妈妈第一次被打那是没有防备,这次哪里肯依,自然是要躲的,嘴里还道:“大姑娘,奴婢可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你……”
  
      话还没说完,就听白慕筱厉声道:“给我捉住她,重重地打。”
  
      屋里屋外的下人都是南宫雲的心腹,一听自然是齐声应了,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地捉住了姚妈妈。
  
      姚妈妈像是砧板上的鱼似的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外强中干地威胁道:“你们敢……”
  
      胡嬷嬷冷笑了一声,“啪啪”两声,又是两巴掌甩在了姚妈妈的脸上,打得她嘴角都流了血。
  
      白慕筱看着姚妈妈慢条斯理地道:“姚妈妈,祖母让你来,只是让你来传话的,可不是让你奴大欺主的。一来就在院子里大呼小叫,难道你在祖母的院子里也是这样当的差,这样的没规没矩……”
  
      姚妈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祖母让你传话,你把话带到就行了,谁给你的胆子对着主子评头论足的!”白慕筱疾言厉色地道。
  
      姚妈妈的身体抖得像秋风中的落叶似的。那些话自然不是老夫人的意思。
  
      白慕筱面上露出了一丝冷艳至极的笑,吩咐道:“堵上嘴,给我扔出院子去。”
  
      胡嬷嬷应了一声,随手拿起一块抹布就堵上了姚妈妈的嘴,然后亲自带人架着姚妈妈出了屋子,像扔垃圾似的把姚妈妈扔出了院子。
  
      南宫雲有些愣住了,她总觉着自己的筱姐儿自从上次落水后就变得有些不太一样,若是以前,筱姐儿只会委屈的掉眼泪,哪像现在……倒底是让这白家给欺负的狠了!南宫雲愤愤不平之余,又有些欣慰,觉得女儿终于长大了,会维护自己这个做娘的了。
  
      不过,这白家着实欺人太甚!
  
      想到这里,南宫雲不禁愤愤地说道:“还真是睁着眼说瞎话,我又不是没管过家,府里什么情形,哪里会不知道,公中哪里会没有银子,只不过现在没有我的嫁妆补贴,吃穿上没有以前精细了罢了。哪里就到了要两人只能三菜一汤的地步。”
  
      说到这里,她目露讥讽,“老夫人故意派人闹这么一场,分明是想要我再出银子。想要我的银子,却还把架子摆得那么高,不用说一定是那个俞氏给出的主意!”南宫雲越想越气,恨恨地道,“想要我的嫁妆,没门!”
  
      她叹了口气,对白慕筱一脸怜惜地道:“筱姐儿,白家现在这样的情况,将来是不会给你好好置办嫁妆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娘的嫁妆以后都是要留给你的,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的。”
  
      “谢谢娘……”白慕筱感动地看着南宫雲,“娘的嫁妆,还是自己留着傍身吧,女儿已经长大了会自己赚银子的。”
  
      南宫雲既好笑又觉得贴心地搂着白慕筱道:“傻孩子,哪有女儿家自己赚嫁妆的道理,你的嫁妆自然是由娘来准备的。”
  
      “可是我听说,玥表姐自己开了铺子了。”白慕筱道。
  
      南宫雲眼中透出几分轻蔑,说道:“她哪里会开什么铺子,管事都是家里人给她准备好的。铺子自由别人管着,她最多也就查查帐,世家女哪个不会管家看帐。她不过是会几个养颜方子罢了。”
  
      “可是这样,也是很了不起了。”
  
      “筱姐儿,你不用羡慕她。”南宫雲慈爱地道,“若是由你来,一定比她做的更好。”
  
      “那是自然。”白慕筱自信地笑了,“凭我的本事,当然会做到最好。”
  
      “娘相信你,不过现在你在孝期,府里又有些不省心地盯着,不然的话,娘也给你两铺子,把你那玥表姐比下去。”说着南宫雲叹了一口气,“可是现在你祖母和你二婶却是盯着我的嫁妆不放,也不知道接下来她们又会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来逼迫我们母女。”
  
      白慕筱连忙安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没淹,总会有法子。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顿了顿她又道,“不过娘,在这白府,我们势单力孤的,最好还是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为好。”
  
      南宫雲拧眉深思:“筱姐儿,你说的不错,只是……”她不由面露苦色。虽然娘家比白家显贵,可是也不能事事都依靠娘家,再说这远水也解不了近火。
  
      “女儿以为,最好的法子就是搬出白府。”
  
      南宫雲震惊地看着她,很快地摇了摇头道:“筱姐儿,这个法子听着是不错,但是如果这样搬离白府,对你很不利。你已经没了父亲,若是再离开白府,你就不好说亲了。”她的筱姐儿如此优秀,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为此被耽误了亲事!
  
      “可是娘,依白家现在的情况,你觉得等女儿出了孝就能找到好人家?”白慕筱的嘴角扬起讥讽的笑,“她们是冲着娘的嫁妆来的,从娘手里抢不到,势必会从女儿身上下手。”
  
      南宫雲眸色一沉,明白了白慕筱的言下之意。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老夫人周氏并非对女儿的亲事没有任何权力,若是周氏和俞氏随意给女儿找户人家定下,两家联手,那女儿的一切还不就掌握在她们手中!
  
      想到这里,南宫雲就是一阵心惊胆颤,也不知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自己,说道:“筱姐儿,你现在还在孝期,她们一时也动不了你。你的亲事,娘会放在心上的,只要孝期一过,娘就给你找门好亲事。”
  
      娘还是太天真了点。白慕筱心里暗暗摇头,直接点明:“再好的亲事,她们有的是法子给搅黄了,结果还是一样。”
  
      南宫雲沉默了下来。白慕筱顾虑的没错,要结一门好亲不易,可是要毁一门亲,却有的是法子。
  
      见南宫雲若有所思,白慕筱沉声道:“所以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离开白府,娘,以我们现在的情形,要怎样才能分家单过?”
  
      南宫雲摇了摇头:“你爹已去世,想要分家,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除非大归回南宫府,但……”
  
      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外面传来了石榴的禀报声:“夫人,姑娘,二夫人来了。”
  
      俞氏来干什么?南宫雲皱了皱眉,道:“请二夫人进来吧。”
  
      不一会儿,白府二夫人俞氏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
  
      待三人见过礼之后,俞氏就坐在红木圈椅上,对南宫雲道:“我今儿来,有一事要同大嫂说说。”
  
      南宫雲喝了口茶,却是没说话。
  
      俞氏面上闪过一丝不悦,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地道:“大嫂,筱姐儿眼看着年纪也不小了,该说亲了。我这里有户好人家,是我那娘家侄儿铭哥儿,我想着等筱姐儿出孝后就直接出嫁吧。”
  
      南宫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筱姐儿说俞氏也许会插手她的亲事,自己还有几分怀疑,没想到俞氏这贱人真的如此厚颜,居然敢在孝期议亲!
  
      “我不同意。”南宫雲对着俞氏怒目而视。别以为她不知道,俞氏的那侄子俞铭小小年纪就吃喝嫖赌,屋里的通房都有好几个了,这样的人俞氏居然还好意思介绍给自己的筱姐儿。
  
      俞氏用帕子掩了掩嘴角,眼底露出一丝讥讽,道:“这可由不得大嫂了,我已经跟母亲禀报过了。母亲已经点头应了,就等筱姐儿出孝。”说到这里,她眼底是嘲讽更浓,“母亲说了,筱姐儿的亲事她就做主了,谁也管不着。她嫁自己的孙女,就算是南宫府来人也无话可说。”
  
      南宫雲听得怒火中烧,浑身气得微微发抖。
  
      “啪”的一声,屋子响起了一声脆响,白慕筱手中的杯子正好砸到了俞氏跟前,茶水飞溅,吓了俞氏一跳。
  
      “筱姐儿,你竟然与长辈无礼!”俞氏气得拍案而起,却见白慕筱面无表情地说道:“二婶,我手滑了一下,都是我的不是。”
  
      俞氏横眉冷竖地教训道:“筱姐儿要好好学学规矩了,这要是以后嫁到俞家……”
  
      “二婶越俎代庖插手隔房侄女的婚事,倒是学得好规矩。”白慕筱似笑非笑地看着俞氏,“二婶也不怕传扬出去,毁了几个妹妹的名声。”几个妹妹自然是包括了俞氏之女白慕妍。
  
      俞氏恼羞成怒地盯着白慕筱,怒道:“做晚辈的,居然敢随意指摘长辈,谁教你的规矩。”
  
      白慕筱根本不理会俞氏,转头对南宫雲道:“娘,二婶是白府的当家主母,却是如此的不守规矩,您还在呢,居然就敢随意作主我的婚事。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以为这白府都是这样的人呢,将来出门做客,哪里还抬得起头来。”
  
      俞氏气得额头青筋凸起。
  
      “她不顾妍姐儿的名声,我们却是要顾着自个儿的名声。”白慕筱重重地握了握南宫雲的手,“娘,这白府是不能再呆下去,让女儿随您大归吧。”白慕筱的嘴角在俞氏看不到的角度微勾,也许这一次她还敢感激她这个二婶呢!
  
      大归!?
  
      俞氏一时傻眼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白慕筱她竟然说要让南宫雲大归?这大归是能随便说的吗?
  
      南宫雲又犹豫了一下,终于深吸一口气,果断地说道:“筱姐儿,娘听你的。”跟着吩咐胡嬷嬷,“胡嬷嬷,麻烦你去一趟南宫府,将此事禀告我母亲!”
  
      “是,夫人!”胡嬷嬷不客气地推开俞氏走出了院门,俞氏一个趔趄,摔坐在圈椅上,有些懵了。
  
      胡嬷嬷坐着马车匆匆地赶往南宫府,一到荣安堂,就是扑通一声跪在冷硬的地面上,把今日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然后一边抹泪,一边道:“老夫人,这白府实在是太过分了!再这么下去,夫人和姑娘恐怕是被他们欺负死了!”
  
      苏氏闻言差点没拍案而起,白家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上一次给姑爷过继孩子没通知南宫府,筱姐儿还无故被人推落水中;这一次,更过分,不但想克扣女儿和筱姐儿的吃穿用度,竟然还想把筱姐儿嫁给如此的败类!只是,大归……
  
      想到大归,连苏氏都是一阵犹豫,这南宫府的女儿大归,说不出去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可是她又怎么能眼睁睁地任由白府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
  
      罢了罢了!
  
      苏氏深吸一口气,终于吩咐道:“王嬷嬷,你随我一起去一趟白府。”跟着又说道,“冬儿,你去把二夫人,三夫人和四夫人叫来。”
  
      “是,老夫人!”冬儿匆匆下去给几位夫人传话,王嬷嬷则去安排出行的马车事宜。
  
      “奴婢代夫人和姑娘谢过老夫人!”胡嬷嬷感激地磕了一个头。她本来也怕苏氏反对南宫雲大归的事,没想到苏氏这么快就拿了决定。
  
      苏氏换了一身石青色织银丝牡丹团花褙子,姜黄色综裙,梳的整整齐齐的圆髻上插了一支碧玉钗,便在闻讯而来的林氏和黄氏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两辆马车一路驶进了白府,随后便被迎到了白老夫人周氏的院子。
  
      此时,南宫雲、白慕筱和俞氏早已经闹到了周氏那里,还在僵持着。周氏心里真是把俞氏给怨上了,不是说这婚事一定妥妥的,怎么现在冒出南宫雲要大归这回事来。
  
      苏氏一出现,南宫雲顿时热泪盈眶,跪倒在苏氏面前:“母亲,女儿不孝,还劳烦您费心费力!”白慕筱也是恭敬地跪在南宫雲身旁,道:“外祖母,筱儿给您请安。”跟着又礼数周到地给林氏、黄氏和顾氏也见了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