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82狡猾

182狡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凭你?”契苾沙门冷哼一声,满是不屑道:“哈哈哈哈……你可懂什么叫作沙盘?莫非这大裕是无人了,竟连这么个小丫头都想送上战场不成?”
  
      南宫玥仿佛丝毫不以为忤,眉眼弯弯地说道:“今日芳筵会本为的便是才艺切磋,我大裕的姑娘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可惜摇光比之不足,恰好昨日在父亲的书房里看到了一本兵书,兵书中提及沙盘推演,让摇光颇感兴趣,足足研究了一晚上,今日正想在皇上和皇后面前显摆一番呢。这可无关战场什么事。”
  
      契苾沙门脸色一黑,气不打一处来。照这个小丫头的说法,她不过翻了一夜兵书,就想与自己这统军二十多年的将领相提并论,简直不自量力!
  
      契苾沙门的眼神如利刃一样剜上南宫玥,南宫玥置于袖下的手紧张地捏起,掌心已满是汗水,但她面上却是不显,慢条斯理道:“趁着这芳筵会之际,皇上和皇后都在,契苾沙门将军,可否指教摇光一二呢。”
  
      “玥丫头。”皇帝微微皱起了眉,训斥道,“你年纪小,不过看过一两本兵法,怎可与契苾将军比试。好了,别胡闹了,快退下吧。”嘴上虽说着让她“不要胡闹”,但所说的话却明显是在坦护她。
  
      “皇上。”南宫玥福了福身,说道,“摇光虽年幼,可也有好胜之心,今日这芳筵会上,三皇子与筱表妹的剑舞如此出色,摇光想要夺得魁首恐怕着实不易,也就只有另辟蹊径了。”
  
      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口气大的,仿佛沙盘对战对来她来说就是手到擒来的一样!
  
      皇帝直视着她,似是想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声音低沉的问道:“摇光,你可有信心。”
  
      面纱掩去了南宫玥的神情,只听她轻脆地回答了两个字,“自然!”
  
      契苾沙门胸中的怒火腾腾燃起,他的身上透着一种在战场之上厮杀而来的杀伐之气,目光冰冷的看着南宫玥,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过了片刻,他笑了,露出狼一般雪白锐利的虎牙,嗤笑了一声,缓缓道:“那本将军就好好指教你一番!”
  
      “多谢契苾将军。”南宫玥行了一礼,她的心“砰砰”跳得很快,天知道她哪里懂什么沙盘,两世为人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东西!现在也唯有相信官语白和萧奕而已。
  
      刚刚,小四托百卉传来的消息便是让她和萧奕一起,与契苾沙门比试沙盘。南宫玥相信,官语白的真正意图肯定不在于她,而是萧奕。
  
      南宫玥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态度自然地向皇帝说道,“皇上,既然今日长公主殿下定下了两人一组表演的规矩,就请皇上允许萧世子与我一同吧。”
  
      事到如今,皇帝再阻止,反而会让大裕没脸,他面容严肃,没有一丝表情,只是微微颌首道:“允。”
  
      “多谢皇上。”
  
      南宫玥福身,随后看向了萧奕,“萧世子,今日就只能请你陪我一同胡闹了。”
  
      萧奕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面带笑意地说道:“荣幸至极!”
  
      南宫玥含笑着又问道:“皇上,不知可否借大裕西境的沙盘一用?”
  
      皇帝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命人去宫里取沙盘。
  
      整个水榭一片寂静,虽然南宫玥以表演为名,可是谁都知道这不过只是一个借口。所有人都不安的看着南宫玥,没有人认为她会赢!可一旦她输了,那有损的将是大裕的国威,并不是一声“我输了”就可以挽回的。届时,她所有的恩宠都会荡然无存!
  
      二公主恨恨地瞪着南宫玥,心想:她自己不知分寸的胡闹也就罢了,竟然还拉上阿奕,阿奕这次可真是被她害惨了!她拼命的向萧奕使眼色,想让他趁现在还能挽回,赶紧和南宫玥划清界线,可是,她的眼睛都快抽筋了,萧奕就没有向她这里看上一眼。
  
      好好的芳筵会演变成了这样,云城不知该如何收场了,她担心地看着南宫玥,生怕南宫玥一会儿输了会让皇上下不了台。云城有些紧张,犹豫着向皇帝说道:“皇上,这……玥姐儿她年纪小,还……”
  
      “皇姐无需多言。”皇帝摆了摆手,云城见状,也不能说什么了,只想着,一会儿若是败了,自己设法替南宫玥求情,想来皇帝应该会给自己这个脸面的。
  
      这半个时辰对所有人而言,长如半年,终于,沙盘被从皇宫送到了这里。萧奕下意识的往那沙盘看了一眼,一眼就识别出这乃是恒山关和飞霞山地界的沙盘。只是,若精细程度却比官语白所制的那个差远了。
  
      沙盘到了,也代表着比试正式开始,南宫玥和萧奕并肩走了过去,但他们却没有走到沙盘前,而是在距离沙盘约有十步的位置停了下来。
  
      南宫玥扬手招来了一个丫鬟,命她摆上书案、笔墨和火盆。
  
      丫鬟惊讶地用目光请示着云城,云城看了一下皇帝的脸色后,向她微微颌首,于是,那丫鬟赶紧吩咐了下去。
  
      很快,南宫玥吩咐的东西便已一一摆好,就见她站在书案后面,悠然自得地磨起了墨。
  
      这样目中无人的态度让契苾沙门怒意更甚,他的手背青筋暴起,生硬地说道:“大裕这是何意思?”
  
      “契苾将军请勿怪罪。”面纱掩去了南宫玥的面容,反而让她的声音更显清亮,“我与萧世子以二敌一,对契苾将军而言着实太不公平。因而,摇光自选盲战,由萧世子来传递战况,并替摇光排兵布阵。”
  
      “你……”
  
      契苾沙门气得整个人发抖,这个小丫头着实太过嚣张了,她竟然想完全不看战况,而通过他人传话来战胜自己!?气极之下,他甚至忘了大裕的官语,直接以西夜语辱骂了起来。南宫玥反正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当没听到,声音轻缓地说道:“据摇光所知,目前大裕与西夜正对峙于飞霞山,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
  
      这几个字说得着实傲慢嚣张,似乎一点儿都没有把眼前这个身经百战的大将军放在眼里。
  
      不管其他人此刻是如何的提心吊胆,萧奕的心里却是美得不行,暗想:不愧是她的臭丫头,连嚣张起来都这么好看!
  
      萧奕心情极佳的走到沙盘前,站在了契苾沙门相对的位置,并按着当前大裕与西戎的真实战况,在沙盘上布置了起来。
  
      以目前战况而言,大裕处于绝对的弱势,不但飞霞山前恒山关已被西戎拿下,就连整个飞霞山也几乎快要落入了西戎的囊中,也正因为如此,皇帝才会不得已的同意了与西戎和亲一事,只想换来短暂的交好。
  
      契苾沙门目光锐利地注视着不远处的还在磨墨的南宫玥,暗自思忖着一会儿等胜了以后,必要大裕皇帝向他们交代。到时候,他就要这个不自量力的丫头好看!
  
      萧奕摆好战旗后走到了南宫玥面前,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南宫玥抬笔写了一些字,随后又将纸丢进了火盆里,而萧奕则返回到了沙盘前。
  
      “请!”
  
      萧奕很有风度,让契苾沙门先来。
  
      契苾沙门冷笑着拿起战旗,排兵布阵。
  
      萧奕的唇角微微扬起了起来,西戎一战,他这些日子以来与官语白演练过数次,充满了自信。只是碍于皇帝还在,他只能刻意收敛起锋芒,仿佛与平日里一样随意而又懒散。
  
      开战!
  
      契苾沙门认真的研究着战局,萧奕则时不时的走到南宫玥那边,与她说着话,而南宫玥随后就会在纸上写上密密麻麻的字,又随手烧了。他们的声音压得很低,谁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只以为是在讨论战法,但事实上,若是有人凑近,就能听到萧奕正可怜兮兮地说道:“臭丫头,今日我们还表演吗?”
  
      南宫玥头也不抬地说道:“这不就是吗?”
  
      “当然不是。”萧奕很不满意,委屈地说道,“我想听你弹琴……”臭丫头弹琴,他舞剑,多好啊!他都在脑海里想象了好几遍了,这些西戎人来的真不是时候,实在太讨厌了!
  
      南宫玥头痛了,安抚道:“那个大胡子好像已经好了,你快点回去吧……去吧去吧!”
  
      没有骗到臭丫头心软,萧奕很不开心,转身就把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在了这不长眼的契苾沙门的身上,从官语白那里学来的阵法被他用得炉火纯清,眼见契苾沙门已经踏入了陷阱,毫不迟疑的展开了埋击。
  
      官语白长年镇守西境,他的不少阵法就是根据西境的地势特点而创的,尤其是萧奕此刻正在用的这一种。
  
      战旗在沙盘上飘扬,形势陡然逆转,契苾沙门的大军被卷入到了埋伏之中,以落石为掩饰,一场大火骤然而起……
  
      契苾沙门脸色大变,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在不久以前,从萧奕的布局中,他就料到了萧奕正在布设十面埋伏阵,他当时还不以为然,觉得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可是,没有想到,这应该是极其普通的十面埋伏阵竟然会产生如此的可怕的变化,在他全然无所知觉的时候,就被引入了伏阵之中,无处可躲!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十面埋伏阵,绝对不是!
  
      契苾沙门的手在颤抖,并非如刚刚那样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恐惧!
  
      在他二十年来的领军生涯里,只有一个人能带给他如此强烈的恐惧感,那种仿佛被彻底碾压,毫无反抗之力的恐惧。
  
      官语白!
  
      这三个字猛地侵入了他的脑海里。
  
      “官语白……”契苾沙门喃喃自语,他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萧奕,这个人……这个人为何会官语白独创的阵法?不,不对,难道真得是那个小丫头不成?
  
      想到这里,契苾沙门大踏步向着南宫玥而去想要问个清楚明白,萧奕眉头一皱,闪身拦在了他的面前,懒散地笑道:“契苾将军,您这是要认输吗?”
  
      沙盘之战还未结束,这样贸然离开,就跟认输没有什么区别。契苾沙门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又回到了沙盘之前。
  
      皇帝同样也惊呆了,在大裕立朝之前,他也是随着先帝南征北战的,自然懂得行军打仗,看得懂沙盘。
  
      他原以为南宫玥必败无遗,没想到竟然取得了如此耀眼的胜局!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战过后,契苾沙门的前锋军损耗怠尽,在他黑着一张脸研究战局时,萧奕趁机又到了南宫玥身边,笑眯眯逗他的臭丫头玩。
  
      这些日子,萧奕在和官语白的沙盘演练中,对于西戎那些主要的将领,可谓是耳熟能详。这契苾沙门个人实力虽凶悍,可领兵的方式却过于单板,在刚刚两个会合后,萧奕便已得出了“不足为惧”的结论。
  
      官语白也曾说过,他极为擅攻,攻势凛冽,又有着天生的直觉。再加上,这又是推演过无数遍的战局,若是还能输的话,萧奕觉得自己可以找块地把自己给埋起来了。
  
      所以,谁要一直盯着契苾沙门那张丑极了的大胡子脸!
  
      臭丫头多好看啊!
  
      南宫玥装模作样的写了一张纸,随后扔去了火盆了,示意着他可以回去了。
  
      萧奕赖着不肯走,眼波荡漾的望着她。
  
      南宫玥没有办法了,只能放柔了声音哄道:“这样吧……你要是在三回合里胜了他,我就弹琴与你听可好?”
  
      萧奕满意了,施施然地回到了沙盘前。
  
      接下来,契苾沙门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恶梦,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将领的攻势能够凛冽到如此地步,若是之前,他还会以为是官语白,现在是现在……以他曾经与官家军数年的交战经验来看,官语白行事温和,凡事都会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官语白从无败绩。
  
      可是现在!
  
      眼前这个看起来才不过十余岁的少年,却是步步杀机,仿佛不将敌人彻底毁灭绝不会罢休。这样的战法极其危险,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换来两败俱伤的下场。可若一旦胜了,那么就绝无可以让对方反转战局的可能。而此刻,契苾沙门正面对的是这样的局面,他被压制住了,彻底的压制了,无可翻身。
  
      契苾沙门奋力地抵抗着,恒山关早已在西戎的囊中,易守难攻,他相信,只要再多守一会儿,对方必将后力不足!然而他没有注意到,萧奕双唇微动,说了四个字:“第三回合。”
  
      萧奕一扬战旗,一支不知何时潜入飞霞山的精锐部队,突然出来,他们就好像一锋利的长刀,向着敌人尽皆斩去……
  
      契苾沙门的手不由一抖,手中的战旗落在了沙盘上。
  
      他呆呆地看着这一切,过了许久,才说道:“……我输了。”
  
      这句“认输”一说出口,底下一片静默。
  
      萧奕不满地轻哼一声,极其嚣张地说道:“要认输早说啊,真是浪费时间。”要不是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真想立刻找臭丫头去讨赏。
  
      契苾沙门没有说话,倒是底下的察木罕脸色一变,直接跳了起来说道:“契苾将军,你在说什么呢?”
  
      契苾沙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重复了一遍,“我输了!但……”他目光凛冽地瞪着南宫玥,心中的不甘与愤恨腾腾地冒了来:他竟然输给了一个小丫头,一个盲战的小丫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