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88相思

188相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见过母妃!”
  
      景阳宫中,三皇子韩凌赋恭敬地给坐在五围屏镂空雕花罗汉床上的张妃行礼。
  
      张妃慵懒地抬手挥退了殿中的宫女,这才道:“皇儿,坐吧。”
  
      韩凌赋与张妃隔案而坐,迟疑了一下,终于艰难地启齿道:“母妃叫儿臣过来,可是因为昨日儿臣被父皇责骂之事?”
  
      张妃妩媚的丹凤眼微挑,问道:“皇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凌赋眉眼中闪过一抹愠怒,道:“儿臣昨日收到了西戎使臣的密信约儿臣去藏春楼一叙,谁知到了藏春楼后,那两个西戎人却顾左右而言他,没一句实在话,真是狡猾至极!儿臣才坐下没多久,这五城兵马司的人就突然来了……”他条理分明地将昨日夜里发生在藏春楼以及御书房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妃。
  
      最后他无奈地叹道:“总算萧奕没有跟父皇说,儿臣是与西戎使臣会面,否则儿臣就不仅仅只是被罚抄书这么简单了……”
  
      “你不觉得这也太巧了吗?”张妃柳眉一皱,若有所思地又道,“王都这么多家妓院,怎么萧奕搜前朝余孽就偏偏搜到那家藏春楼去了。皇儿,你说会不会是萧奕和西戎使臣勾结,故意把你引到藏春楼去,想要陷害你?”
  
      “不可能吧?”三皇子怔了怔后,不以为意道,“若是萧奕有这等城府、这等手腕,母妃以为父皇还会如此宠信他吗?”
  
      若说最了解皇帝心思的,恐怕就是他们这几位快成年的皇子了,皇帝既想用他们,但又忌惮他们的能力太强,会分走他帝皇的权利,甚至是夺走帝位。
  
      而镇南王对皇帝的威胁,完全不弱于皇子,二十万镇南军是朝廷在册的,可是这镇南王是南疆的土皇帝,谁知道又豢养了多少私兵,若是有朝一日,镇南王拥兵自立,恐怕连朝廷一时都莫可奈何。这世上,论起皇帝最忌惮的人,镇南王与未来的镇南王绝对是排在前几的。
  
      张妃红唇微抿,承认儿子说得确实有些道理。这镇南王世子到王都后,除了与一群纨绔子弟厮混在一起,逗猫遛狗,也没干出过什么正经事。也就是宫变那日运气好,从了个救驾之功。
  
      韩凌赋跟张妃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想到一个地方去了。
  
      他沉吟一下,又道:“如今父皇非常宠信萧奕,大皇兄和二皇兄都在争取萧奕的支持,要是现在与萧奕撕破脸,绝对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萧奕这一次应该只是在警告我,否则就没必要这样轻轻放过。”毕竟自己和西戎使臣暗自会面那可是天大的错处,一旦捅到父皇那里去,不仅是会给大皇兄和二皇兄落井下石的机会,而且这君心难测,谁也不能保证皇帝会不会为了此事就彻底地厌弃了自己。
  
      如今母妃已经从一品贵妃降为二品妃,若自己再惹父皇厌弃,那么那个至尊之位恐怕是真的与自己无缘了!
  
      虽然还是很不甘心,但是权衡利弊,自己还是必须争取让萧奕站到他这边才行!
  
      镇南王,又有谁能无视未来的镇南王所能代表的巨大利益!
  
      心中思绪百转,韩凌赋双眼半眯了一下,下定了决心,对着张妃道:“母妃,既然萧奕看中了摇光郡主,您和二皇姐还是收手吧。”说到南宫玥,韩凌赋的眸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曾经他对摇光郡主也有几分意思,觉得以皇帝和皇后对她的宠爱,以及南宫世家在士林中的号召力,自己若是娶她为正妃,必然会有莫大的好处。让南宫玥去和亲,实在是为了二公主和萧奕的婚事不得已的妥协……看来现在,他真的只能放弃南宫玥了。
  
      “可是你二皇姐……”张妃眉宇轻锁,还是有几分纠结。
  
      “母妃,您还是劝二皇姐死心吧!”韩凌赋果断地打断了张妃,“总之,和亲一事,儿臣会想办法的,不会让二皇姐和亲西戎的。”历朝历代确实有不少把宗室女、大臣女封为公主代嫁和亲的,但是这显赫的贵女又不止是摇光郡主一个!
  
      说着他面色一凝,慎重道:“母妃,您一定要好好劝劝二皇姐别再有非份之想,若是因为些儿女私情之事阻碍了儿臣的宏图……那可真是因小失大啊!”
  
      一听到会影响三皇子的夺嫡之路,张妃狠下心咬了咬牙道:“皇儿,你放心,你二皇姐那里,母妃会劝她的。”
  
      韩凌赋稍稍松了口气,又道:“母妃,其实二皇姐若是真的对萧奕情根深种,想要嫁给萧奕,也并非是完全没有机会,娥皇女英,自古有之,父皇未必不会答应。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解和亲之困,其他的我们可以再慢慢筹谋。”
  
      张妃凤眼一勾,似笑非笑地看着韩凌赋。她这皇儿倒是把这打一棒子再给一颗糖的手段玩到他皇姐身上了!不过皇儿说得不错,现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是要顾全大局!这天下的男人又不是只有一个萧奕!
  
      见张妃心里有数,韩凌赋便放心地起身道:“母妃,后天就是祭天之日,这两日儿臣还需要斋戒沐浴,就先告退了!”
  
      张妃随意地挥了挥手,“你且去吧。”至于她,还得好好想想如何才能安抚皓雪才是……
  
      ……
  
      两日眨眼过去,到了皇帝祭天的日子。
  
      南宫晟已经成婚,因而南宫府里只有南宫秦、南宫琤和南宫玥三人在随驾祭天的名单上。
  
      祭天是在上午巳时左右进行,可是皇家园林距离王都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因此天还没亮,南宫府众人就早早地起身,他们的车驾先到了宫门与百官的车驾会和,此时,天空才刚露出了鱼肚白。
  
      直到钦天监算的吉时到了,众人才随着御驾浩浩荡荡地前往王都东郊的皇家园林。
  
      一个时辰后,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车外传来丝竹乐声,庄重磅礴大气。
  
      又过了一会儿,南宫玥和南宫琤分别由各自的丫鬟搀扶着下了朱轮车。这时,天已经亮了,天空中布满了连绵的白云,把初日都遮挡了起来,天气略显阴凉。
  
      南宫玥抬眼看了看天空,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就跟今日的天气一样,阴郁而略有些烦躁。再过一日,就到了她和萧奕约定的日子,可是直到现在,她还没拿定主意。
  
      一瞬间,她心中浮现一个幼稚的念头,让时间在这一刻彻底停滞,那就好了……
  
      外面的喧嚣很快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只见皇家园林的入口已经是人山人海,附近每隔几步就有一个身穿盔甲的御林军守卫,皆腰间配剑,这些御林军一个个都是面色清冷,容颜肃肃,散发着一种闲人勿近的气势。
  
      百官的马车形成了长长的队列,一眼看不到尽头,极其壮观。官员以及其嫡子女按着品级一一下车。南宫玥身为一品郡主,她所乘坐的朱轮车排得还不算太后面,她遥遥望去,还能看到皇帝和皇后正由百官簇拥着向园内走去,那两道明黄色的身影显得分外惹人注目。
  
      文武百官之后,才是那些官员的子女,因着男尊女卑,又是男子走在前方,女子排在后方。
  
      众女在宫女的指引下依次进了皇家园林,这皇家园林占地四千多亩,辽阔得一眼看不到边际,主要分为万泉山与东明湖两部分,一进园,就可以看到小桥流水,山石林立,其中更修建了数不清的亭、台、楼、阁、廊、榭,显得恢弘富丽,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没走一会儿,南宫玥便感到四周无数道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身后甚至传来了两位姑娘的窃窃私语:
  
      “那就是南宫府的姑娘了。”
  
      “南宫府?就是那个出了个摇光郡主的南宫府?”
  
      “自然是南宫府!”
  
      “……”
  
      南宫玥眉心微蹙,循声看去,也不知道哪个府的姑娘实在是太没规矩了。
  
      “我听说,那南宫府居然妄想同建安伯府结亲,明明建安伯府已经拒绝了亲事,南宫府还厚颜地在王都散播流言试图逼婚呢!”那姑娘的语气中透露着深深的恶意。
  
      南宫玥冰冷的目光在一个黄衫姑娘的身上定住,居然还是一张老面孔,张毓苼,她可是明月郡主的小跟班。没想到事到如今,明月郡主还不肯罢休!
  
      张毓苼被看得下意识地身子一缩,但立刻外强中干地瞪了回去。
  
      她身旁的一位粉衫姑娘似笑非笑地朝南宫琤看了一眼,讽刺道:“真不明白出了这样的事,有的人怎么还有脸来参加这样庄重的盛典。”她故意叹了口气,说道,“有些人就是脸皮比城墙还厚,凭她的身份,居然妄想嫁给裴世子。”
  
      南宫琤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娇躯更是微微颤抖着,但还是强撑着。她不是早知道来此有可能会受此辱吗?这些不相干的人她又何须在意。
  
      昨日,二婶就来找过她,劝她抱病,可是她还是来了,因为只有到这里,她才有可能见他一面……她螓首半垂,眸中流露出一抹复杂。
  
      南宫琤低下了头,完全没有发现前方的诚王正以含情脉脉的目光怜惜地打量着她,而她身旁的南宫玥却是注意到了,当对方的目光与南宫玥交集之时,他似乎犹豫了一些,但最终还是撇开了视线,若无其事地与身旁的人继续往前走着……
  
      南宫玥微微皱眉,她原以为这个诚王对大姐姐有意,没想到也不过如此而已!
  
      如果是萧奕的话……
  
      南宫玥不自觉地微微勾唇,眸中闪过一抹亮光。
  
      如果是萧奕的话,无论发生什么,哪怕自己被万人唾弃、轻鄙,哪怕他要与世人为敌,他也必然会站在自己这边,从来不会让自己独自去面对任何困境,即使是那一丝丝不堪。
  
      南宫玥的目光在南宫琤黯然的眼眸上停顿了一下,突然冷冷地对张毓苼和她身旁的粉衣姑娘道:“南宫府什么时候要同建安伯府结亲了,本郡主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你们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这还要打听吗?王都上上下下都传得沸沸扬扬了。”张毓苼不屑地说道,“听说南宫二夫人还亲自上了伯府,却被人赶回去了呢!”说着她飞快地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那熟悉的红翡滴珠芙蓉珠花娇艳欲滴……
  
      “圣人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南宫玥怜悯地摇了摇头,劝道,“张姑娘,你虽然不是男子,没有受圣人的教诲,但也该好好读读《女诫》才是,尤其是妇言,否则将来……哎!”
  
      不瞎说霸道,择辞而言,适时而止,是为妇言。
  
      这“口多言”可是七出之一。
  
      张毓苼如何听不懂,简直快气疯了,指着南宫玥颤声道:“你……你竟然咒我会……会……”后面的话她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了,她还没出阁,居然就被人咒以后会被休弃。
  
      她跺了跺脚,恨恨道:“你们南宫府做得出来,难道还怕别人说!”
  
      “你一个姑娘家满口亲事的,你好意思说,我还不好意思听呢。”南宫玥的嘴角扬起了冷洌的笑意,“圣人又云,人言亦言,人云亦云。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张姑娘,你这样,将来如何是好?”话语间,她又流露出浓浓的怜悯,四周的有些姑娘见了也深以为然,且不说南宫府是不是真的欲和建安伯府攀亲,这位张姑娘显然是没脑子的,以后还是要跟母亲提醒一句才是,要是嫁进府那岂不是要气死自家人!
  
      南宫玥看着朗朗天空,神情庄重,泰然自若,坦荡地朗声道:“今日是陛下祭天之日,天上的神明都看着呢,是非对错,自有公论。”说罢,不再多看众人一眼,携着南宫琤的手向前走去,倒引来不少赞赏的目光。
  
      是啊,今日祭天,这天上的各路神明都看着,而摇光郡主如此坦荡,似乎南宫府真的是问心无愧。
  
      一时间,便有不少好事的目光看向了前方的建安伯世子,稍微相熟的人家已经考虑着等祭天以后一定要去建安伯府试探一二,看来这两天又多了茶余饭后的话题了。
  
      建安伯世子飞快地朝南宫琤和南宫玥的方向看了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顿了顿后,就立刻往前走去。
  
      另一边,南宫玥和南宫琤快步往前走着,待人潮稀疏了点,这才稍微缓下了脚步。
  
      “三妹妹,真是多谢你了。”南宫琤感激地看着南宫玥,低声道谢。
  
      南宫玥转头看着南宫琤美丽的脸庞,温声道:“大姐姐不必如此多礼,一家子的姐妹哪里需要如此客气了。”
  
      南宫琤抿了抿嘴,冲着南宫玥笑了笑,感觉眼中一片湿意。她深吸一口气,将情绪平复了下来。
  
      两人随着人流朝祭天坛的方向走去,渐渐地,高高的祭坛出现在了前方,四周越来越安静,再也没有人敢随意开口说话了。
  
      此时的众人再也无心赏景,人人神情肃穆,缓步前进,生怕踏错一步,惹来帝王之怒。
  
      祭天坛就在皇家园林的中心,周围古松环绕,雕栏玉砌。
  
      皇帝和皇后正踩着玉阶,行走在长长的玉梯之上,向着高高的祭天台走去,那明黄色的身影与玉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犹为绚烂夺目,仿佛天人降临,只是这么看着,便让人肃然起敬。
  
      帝后终于走上了祭天台的中层平台,而这时,祭天台下,文武百官及其嫡子女也都到齐了,犹如海浪般一层层跪下,异口同声道:“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