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91替嫁

191替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花园里,南宫琤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水池边,心不在焉地往水里撒着鱼饵。
  
      书香和墨香都被她遣开了,虽然两个丫鬟对自家姑娘这几日的郁郁寡欢都看在眼里,尤其是书香,心里明白一定是跟那日诚王殿下拜访老爷之后,却从此了无音讯有关,可是除了空乏的语言安慰,她也没什么能为姑娘做的。想着这毕竟是府中,应该不会有事,书香便拉着墨香退下了。
  
      池中一尾尾锦鲤因为饵食的气味,耍着鱼尾聚拢过来,争相抢食。
  
      南宫琤忧郁地看着池中的这些鲤鱼,幽幽地叹了口气,这水池就像是南宫府,而她就不过是一尾离不开水的鲤鱼罢了。
  
      “琤表姐!”一个熟悉的喊叫突然从前方传来。
  
      南宫琤抬眼一看,一身素色衣裙的白慕筱正盈盈向她走来,白净的俏脸上脂粉不施,发上只戴了一对珍珠珠花,看起来素净娟秀。
  
      “筱表妹。”
  
      南宫琤忙起身相迎,白慕筱亲热地拉着南宫琤一起在池边的鲤鱼形石凳上坐下,关心地问道:“琤表姐,别怪筱儿多事。筱儿见你方才愁眉不展,可是有什么心事?”白慕筱虽然是这么问着,其实一看南宫琤郁郁寡欢却又眉眼含春的模样,心里早就猜测出对方是为情所困。
  
      南宫琤强作笑颜,“筱表妹,我又能有什么心事。”
  
      白慕筱眸光一闪,干脆单刀直入地问道:“琤表姐,你可是有了心上人?”
  
      南宫琤顿时面色一僵,略显游移的目光朝白慕筱看来,加重语气道:“筱表妹,请慎言。”南宫琤心里一时复杂极了,有被戳穿心事的羞恼,又担忧若是连白慕筱都看出来,那其他人岂不是……
  
      白慕筱也不恼,她本来就没指望南宫琤一下子就能对自己掏心掏肺,那样她反倒要怀疑南宫琤有没有脑子了。她落寂地一笑,目光朝池面看去,幽幽地问道:“琤表姐,你会看不起我吗?”
  
      南宫琤怔了怔,忙道:“筱表妹,怎么会呢?你怎么会这么想?”
  
      白慕筱苦笑一声,长翘的眼睫微颤不已,垂首道:“我爹在世时便是妻妾成群,通房一堆,在府外,更是不干不净,甚至连他的死讯都只是给母亲的脸上抹黑……就算是在白府,我的那些堂姐堂妹都在暗暗讥笑我与母亲。祖父祖母俱是不慈,以致我一个堂堂白府的嫡出姑娘竟只能随母大归南宫府……”
  
      “筱表妹!”南宫琤忙拉住白慕筱的手,试图安慰她,“你以后安心呆在南宫府便是,南宫府永远是你和姑母的家。”
  
      “琤表姐……”白慕筱眼中闪烁着泪光,她拿起一方帕子拭了拭眼角,又说道,“你愿意当我是自家人就好,刚刚那一问,我也知道很冒失,但我也是关心琤表姐你,才冒昧地多言了。”
  
      南宫琤低着头,没有说话,但她的耳垂却已经通红了。
  
      “琤表姐。”白慕筱目光清和地说道,“我母亲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嫁入白家的,可是,她过得是什么日子呢?如果母亲当时也能够勇敢的自己来做出选择,肯定会比现在要幸福得多了……还有玥表姐,大家都看到她蒙皇上赐婚给了镇南王世子,但萧世子的纨绔之名,王都上下谁人不知?这桩亲事真的好吗?”
  
      “筱表妹。”南宫琤忙拉住她说道,“三妹妹乃是皇上赐婚,这种话可不能说……”
  
      白慕筱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话锋一转又道:“琤表姐,你是府中的嫡长女,家里定会为你择一门好亲事的,可是,你真的甘心吗?你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南宫琤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低语道:“你不觉得那样会轻浮、丢脸吗?”
  
      “琤表姐,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好丢脸的!”白慕筱洒脱地一笑,清澈的眼眸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在我看来,喜欢一个人要去争取,而不是傻傻的等。如果现在不去争取,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永远会想着如果当初我迈出那一步就好了……”
  
      南宫琤一直默不作声,却是若有所思。
  
      也许,也许她可以给自己还有他,最后一个机会!
  
      白慕筱明白要让她一时想通也不可能,于是便笑着挽着她的手臂说道:“琤表姐,今儿是玥表姐的生辰,我们一起去墨竹院向她道贺吧。”
  
      是了,今日是三妹妹的生辰……南宫琤打起精神,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两人相携一同去了墨竹院。
  
      因着南宫玥摇光郡主,且又是未来镇南王世子妃的身份,苏氏本想把她的生辰大肆操办一番,但让南宫玥以南宫府最近太过招摇,需要韬光养晦为理由拒绝了。不过生辰宴虽然不办,各房还是都送来了生辰礼,白慕筱更是独具巧思的做了一个风铃,让府里姐妹们都连连称奇,南宫琳更是缠着她也想要一个。白慕筱素来大方,爽快就应下来。
  
      南宫玥收下了姐妹们的生辰礼,让丫鬟送上了茶水和点心,好生招呼了一番。
  
      等到傍晚,去苏氏那儿请过安后,她就与父母一同回了浅云院。林氏亲手做了一桌子菜,一家人和和乐乐的用过后,这才回了墨竹院。
  
      南宫玥正吩咐百合把收到的生辰礼一一登册入库,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窗口,他熟练地翻窗而入,笑脸盈盈地说道:“臭丫头!”
  
      百卉一脸无奈,这萧世子以前没赐婚时,就一直偷溜进来,往后恐怕更是肆无忌惮了,可无奈归无奈,她还是很认命地退下,守在了门外。
  
      南宫玥就猜到他今夜会过来,仰起脸来望着他,皎洁的月光让她的笑容更显甜美,“你可是来给我送生辰礼了?”
  
      这还是赐婚以后,两人第一次见面,她心中既有一丝喜悦,又有一丝局促。
  
      “这是其一。”萧奕有些神秘兮兮地说道,眼中掩不住显摆之色。
  
      那就是有其二了。南宫玥微微挑眉,露出一丝好奇。
  
      也不等她问,萧奕就从怀中掏出了一叠银票送到南宫玥手中,“快看。”
  
      南宫玥怔了怔,这每一张银票都是一万两的面额,足足有十张,也就是十万两白银。萧奕莫名其妙地给她十万两白银做什么……南宫玥突然灵光一闪,十万两白银等于就是一万两黄金,他们的一年之约!
  
      萧奕见南宫玥恍然大悟,乐滋滋地求表扬:“臭丫头,我厉害吧?我就说嘛,我一定能在一年内赚到一万两黄金的!这一万两黄金全是靠我自己,没有依靠祖父!”他还唯恐南宫玥不信,滔滔不绝地把他一年前怎么在归云阁筹集到本金的事一一告诉了南宫玥……
  
      南宫玥越听越好笑,也不知道该称赞他灵活机变,还是同情原令柏他们,原来平日里他们就是这么被萧奕这个大哥欺压的啊。
  
      待萧奕显摆完了,他笑眯眯地把一张俊颜凑到南宫玥跟前问:“臭丫头,我们的赌约我赢了,你要奖励我什么?”
  
      南宫玥眉眼弯弯地问道:“那你要什么?”
  
      没想到南宫玥这么轻易就松口,萧奕反而怔了怔,跟着眼珠一转,说道:“先记下,等我想到了再说。今日是你生辰,我总不该喧宾夺主的。”说着又从袖中掏出一个又长又扁的红木盒子放在书案上,推送到南宫玥跟前,“这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快,快打开看看!”
  
      他的样子,比她还要迫不及待。
  
      她十岁生辰的时候,他送了她一块玉佩。
  
      她十一岁生辰的时候,他送了她一本失传已久的《拾草医经》!
  
      今日是她十二岁生辰……
  
      原来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啦……南宫玥的眼底满是笑意,她缓缓地打开了红木长盒,只见盒中放的全是折成长条的纸。她先是一愣,等一一展开看后……却一时有些傻眼了。
  
      这些纸还真不是普通的“纸”,这里面全是大面额的银票、地契、房契,还有萧奕名下的田庄、铺子的契约……
  
      之前萧奕把这些纸压得平实,如今这些纸散开之后,竟是连这一张书案都快摆不下。
  
      萧奕他不会是把他全身的家当都拿出来了吧?南宫玥好像木头人似的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
  
      萧奕乐滋滋地在一旁看着,心想:臭丫头一定是感动坏了吧!
  
      他赶忙在一旁表忠心:“这些是我现在所有的家产了,也包括祖父留给我的,以后就全都给你保管!”他一定要让臭丫头觉得与他成亲是她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南宫玥看着他笑意盈盈的桃花眼,眼眸中流光溢彩。
  
      她突然笑了,嘴角的笑意有几分狡黠,问道:“你确定这些都给我?”
  
      “那当然!”萧奕拍了拍胸膛,理所当然地说道。
  
      南宫玥脸上的笑意更甚,肌肤仿佛在发光,说道:“如果这些都给我了,那明年你拿什么再给我买生辰礼物呢?”
  
      萧奕怔了怔,似乎没想到这个问题,但眼珠一转,立刻就笑开了,用一个魅惑的声音说道:“公子,奴家连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想要什么啊?”
  
      他出口的声音赫然变成了柔美的女音,这让南宫玥不由想起那一次,萧奕男扮女装,装作戏子,偷偷溜进南宫府……
  
      南宫玥嘴角笑意不止,心念一动,故意轻佻地挑起了萧奕的下巴,做出浪荡公子的模样,“有了小鱼姑娘这等绝色佳人,本公子真是艳福不浅,自然是知足了!”当初,萧奕男扮女装唱歌小曲还故意调戏了自己,南宫玥可是牢牢记在心中,不敢忘怀!如今得了机会,自然要把便宜给占回来了。
  
      “公子!奴家真是太感动!”萧奕一向是顺着杆子往上爬的性子,一得了机会,就娇滴滴地作势要往南宫玥身上靠……南宫玥终于笑场,连声道:“不玩了!不玩了!”
  
      月光下,灿烂的笑容让她俏丽的脸庞上增添了几缕明媚之色。
  
      萧奕含笑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心里只希望她能永远永远保留这样的笑容!
  
      萧奕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跟着突然面色一正,坚定地许下诺言:“我一定会很努力的!”让她永远不会后悔!下一句却是又轻浮起来,“明年送你更珍贵的生辰礼物!”
  
      但是南宫玥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心意,凝眸看着他。
  
      这一刻,她无悔!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大裕与西戎的议和终于在一来一回的试探与拉锯战中,渐渐达成了一致。
  
      六月初八,西戎同意停战,归还战俘,但并州需划给西戎管辖。
  
      六月十七,西戎提出可以将并州上党郡、云中郡归还大裕,但西和郡必须归属西戎。
  
      六月二十五,西戎同意撤军,将大军退回到恒山关外,归还战俘,但是大裕须重开恒山关之“关市”供两国交易往来,大裕以公主嫁于西戎王,另送千金财物,结和亲之约,其后十年每年奉送一定数量的金帛、酒、米、铁铜器等。
  
      至此,两国的议和条款总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雏形,余下便是拟出具体的细节,再由两国君主在议和书上盖上御印。
  
      而对于和亲公主,在王都里则流传着两种说法:一是说二公主将会和亲西戎,但另外一种说法却是,皇帝舍不得二公主,所以选了平阳侯府的明月郡主替嫁。也不知从何时起,第二种说法就如潮水一样的涌了起来,几乎已经快没有人相信,和亲的会是二公主了。
  
      据说,明月郡主在府中大发雷霆;
  
      据说,明月郡主去宫里与二公主大吵了一架;
  
      据说,明月郡主口无遮拦,遭到皇帝厌恶;
  
      种种传言一时间成为了王都茶余饭后的谈资,就连不久以前,南宫府的大姑娘与建安伯府那桩乌龙亲事也因此被渐渐的淡忘了。
  
      这些消息源源不断传入南宫玥的耳中,让她的心情颇佳。
  
      百合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从府外给南宫玥递消息,想到最近的传言就觉得十分有趣,说道:“三姑娘。看来这明月郡主和二公主已是彻底闹翻了。”
  
      南宫玥微笑着说道:“明月郡主的性子刁蛮,二公主也不是什么脾气和善之人,会闹到如此地步也是理所当然的。据我猜测,至少目前皇上属意的和亲人选还是二公主,所以宫里才会发来这帖子。”她扬了扬手中的大红色洒金帖,说道,“这帖子,王都中恐怕有不少贵女都会收到,无论中鸿门宴还是辞别宴,明日过后,宫里多半会下明旨了。”
  
      百合一呆,脱口而出道:“鸿门宴?”
  
      南宫玥微微颌首,说道:“二公主若不想和亲,只有在明旨之前让皇帝改变主意,明日的宴会,恐怕是她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机会了。”
  
      百合瞪大眼睛,有些担心地说道:“那三姑娘,那您还是不要去了吧。”
  
      南宫玥笑盈盈地说道:“这场戏即然已经开幕,我怎能不看到最后呢?……二公主和明月郡主,也不知道她们俩谁能争得过谁。”
  
      听起来好像挺有趣的样子!百合眼睛亮亮地说道:“三姑娘,明日我陪您一起进宫吧!”
  
      南宫玥笑着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