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92下聘

192下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妃!”
  
      小方氏的一个大丫鬟明晶匆匆进来,面露愁色。
  
      “打听到府里出什么事了吗?”小方氏坐在紫檀木椅上,抿了一口茶道。她一入府就觉得情形有几分不对,府内张灯结彩,红绸高悬,人人喜气洋洋的。看着怎么就像是要办喜事似的。
  
      “奴婢打听了,说是皇上为世子爷和南宫府的摇光郡主赐婚了。”明晶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唯恐一不小心,王妃就要迁怒到她身上。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小方氏愣住了,这个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把她原本的计划完全给打乱了。
  
      “回王妃,就在一个多月前。”明晶讷讷道。
  
      小方氏柳眉轻蹙,一个多月前,他们正在路上,难怪没有能及时得到消息。真是可惜了,来晚了一步,没想到皇帝的动作会如此之快!
  
      一旁的方家四姑娘方紫藤更是觉得心口被重锤打了一下,她千里迢迢跟着姑母来王都就是为了嫁与表兄萧奕,如今却……
  
      “姑母……”她眼神急切地看向了小方氏,“表哥被赐婚了,那我怎么办?”她可是为了做镇南王世子妃而来,可现在这世子妃的位置被什么摇光郡主给抢了,她怎么办?
  
      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去吗?
  
      那怎么行?就这样回去,岂不是要让家里几个姨娘、庶妹笑掉大牙吗?
  
      “藤姐儿,你先别急,等我问清楚了再说。”小方氏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方紫藤只好勉强按捺。
  
      小方氏又问明晶道:“可打听了那摇光郡主身份来历?”这点才是小方氏最为关心的,圣旨已下,旨意不可更改,那女方的家世就显得犹为重要了。她身在南疆,对王都的贵女实在是两眼抹黑——抓瞎。
  
      明晶忙答道:“回王妃,是南宫府二房嫡女,在府里姐妹中行三,今年十二……”
  
      “才十二啊!”小方氏安心地笑了。
  
      她眼中精光闪烁,这样也不错,这么一来,萧奕大婚就要晚上好几年。他的嫡子来得越晚,对她就越有利。
  
      接着,小方氏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南宫?可是那个南宫府!”这天下又有哪个人不知道曾经名扬天下的四大家族之一,只不过自前朝覆灭后,这南宫家便没落了……没想到现在居然出了一个郡主,难道说皇帝又对南宫家宠信起来了?
  
      明晶赶忙把南宫府的两位老爷如今在朝廷的任职,以及南宫玥是如何得到郡主之位都一一解释了一遍。
  
      小方氏一听说南宫玥先后治好了五皇子和皇帝,不由面露讶然:“她才不过十二岁,竟医术如此了得?”
  
      明晶说道:“回王妃,具体情况奴婢不知,只听说摇光郡主的外祖号称天下第一神医。”
  
      “神医外祖?”方紫藤忍不住出口讥笑,“我看不是医术了得,而是献药有功吧。”
  
      小方氏赞同地点了点头,她也觉得方紫藤这个猜测很有道理。
  
      方紫藤咬牙切齿地说道:“姑母,一定是她看上表哥了,借着医好五皇子和皇上就厚颜向皇上求旨赐婚。”
  
      小方氏若有所思。若真是如此,那这个摇光郡主倒是不足为惧了。异姓郡主,又不是公主,家世没落。就算曾经治好了皇上和五皇子得封郡主,又得皇帝赐婚,再多的情份也差不多用完了。
  
      小方氏终于展颜,吩咐道:“明晶,去把世子请来,就说是为了赐婚的事。”
  
      明晶应声退出了屋外。
  
      方紫藤心更急了,过去亲昵地摇着小方氏的手道:“我不管,姑母,您一定要帮我,您可是答应过我爹娘的,让我嫁表哥,做世子妃的。现在弄成这样,您要想法子帮帮我啊!”
  
      小方氏目光微冷,警告地看向了方紫藤,道:“一会儿奕哥儿来了,你给我端着点,少露出你那疯丫头样。若是敢给我丢人现眼,别怪我不客气,把你丢回到南疆去。”
  
      方紫藤被小方氏看得打了个激零,忙不迭应道:“放心吧,姑母,我一定会做出大家闺秀的样子,不会让您丢脸的。”她讨好地向小方氏笑了笑。哪怕做不成镇南王世子妃,这个王妃姑母那也是不能得罪的。
  
      小方氏的神色缓和了些,到底是自己的亲侄女,一向听自己的话,再说留着她还有用。
  
      “你呀,也别急,做不成世子妃,不是还可以做侧妃吗?”小方氏眉眼温柔地看着方紫藤。本来以方紫藤的身份,要做世子妃确实是有些高攀,反倒是侧妃便是理所当然了!
  
      “侧妃?”方紫藤不敢置信地惊呼了一声,“不行,姑母,我不要做妾。”她可是奔着世子妃而来的,怎么能做妾呢?
  
      小方氏伸出葱段玉指点了点方紫藤额头,恨铁不成钢地道:“侧妃能和普通的妾比吗?再说了,你成了奕哥儿的侧妃后,不是还可以想法子扶正吗?”
  
      方紫藤疑惑地看着小方氏,明显没听明白。皇帝都已经赐婚了,世子妃的位置有人了。她还怎么扶正?……总不至于弄死摇光郡主吧?
  
      “姑母,你有法子让那摇光郡主没法进门?”她一脸期待地看着小方氏。
  
      小方氏横眉冷对:“说什么胡话?圣旨已下,哪能不让摇光郡主进门的。”
  
      方紫藤顿时面露失望。
  
      “但是想要侧妃扶正却并非不行。”小方氏慢悠悠地说道,“那摇光郡主年龄尚小,进门还要再等上几年,你可以先她一步入府,做世子侧妃,笼住世子的心,生下儿子。而在这几年里,你就想法子牢牢掌控好世子的后院。等过了几年,就算是世子妃进了门,也要让她插不上手。”她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到时有我帮着你,你又有儿子,世子妃岂不是形同虚设?”
  
      方紫藤若有所思地点头。
  
      “再说了,世子、世子妃迟早是要回南疆的……”小方氏故意露出了担心之色,意味深长地说道,“世子妃这么一个娇弱的王都贵女,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南疆的生活,不要出了什么意外才好……”
  
      方紫藤的心思马上活络了起来。不错,若是到了南疆,世子妃无法适应,就这样没了,就是自己的机会!再不济,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总会有法子对付她!
  
      小方氏嘴角翘了翘,心想:这摇光郡主横空出世,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哼,她想要进门?行啊!那自己就先给她竖个对手,一个恨不得取她而代之的对手。
  
      到时候,萧奕的后院必定会乱起来,越乱越好啊,若是自己这个侄女真的动手了,那可真是一箭双雕了!
  
      小方氏端起了茶杯,袅袅白烟,模糊了她的眉眼,掩盖了一切心思算计。
  
      “王妃,”这时,明晶进来禀报道,“世子爷来了。”
  
      小方氏放下手中的茶杯,睃了方紫藤一眼,方紫藤立刻正襟危坐,一副贤淑端庄的样子,一双眼睛却是忍不住瞅着屋外瞧。
  
      萧奕身穿一袭淡青色的绣银桃花锦袍春风满面地走了进来。
  
      “见过母妃。”萧奕行礼道,“许久不见,母妃看着气色不错。”
  
      “奕哥儿,”小方氏一见萧奕,脸上展露出一副慈爱的神色,怜惜地说道,“有些时日没见,你都瘦了!你在王都一切可都安好?吃穿可还习惯?”
  
      萧奕笑眯眯地说道:“好,一切都好,皇上还赐了一个媳妇给我呢。”他笑得眉眼潋滟,玉面生辉,看起来就是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方紫藤看着萧奕移不不开眼,心里不知道该怨恨还是该惋惜:这么一个面玉少年,本应该是自己的啊!
  
      她忍不住提醒道:“姑母……”别忙着母子情深啊,应该介绍介绍自己了吧。
  
      “对了,”小方氏笑盈盈地对萧奕道,“奕哥儿,这是你方家四表妹,你们小时候见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见过表哥。”方紫藤努力作出大家闺秀的样子,对着萧奕盈盈福身。
  
      萧奕完全没搭理她,直接向着小方氏说道,“母妃来得正好,皇上为儿子赐了婚,有劳母妃作主,替儿子前去下定。”
  
      见他的连眼角都没向自己瞥上一眼,方紫藤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么一个大美人在他面前,他不搭理,居然只想着要向一个小丫头片子下定?
  
      “这,这事是不是等你父王来信了再说?”小方氏故作为难道,“总要经得你父王同意的。”
  
      “父王那边,我早已去了信,现在父王应该是已经得到消息了。”萧奕心情颇佳地说道,“更何况,这是皇上给我挑的世子妃,父王哪里会不同意?”说着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小方氏,“还是母妃觉得,父王另有打算,想要违抗圣意?”
  
      “这怎么会呢?”小方氏惊出了一身冷汗,“皇上赐的婚,王爷知道了欢喜都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满意呢?”
  
      萧奕眉梢一挑,催促道:“既然如此,母妃就赶紧挑个日子,去下定吧。”
  
      “奕哥儿,那摇光郡主年纪还小呢,不用这么急吧。”小方氏面带微笑,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想让她办事,哪有这么容易的!
  
      “是啊,表哥,姑母说的没错啊!”方紫藤忍不住尖声道,可随即立刻想起自己的淑女形象,放柔声音道,“表哥何须急于一时。”她试图露出她最完美的笑容,对着萧奕暗送秋波,结果却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萧奕冷眼以对:“这是皇上赐的婚,我们王府不遵询圣意,加紧筹办,难道还拖拖拉拉的,拖个一年半栽不成。再说了,母妃初到王都总要进宫拜见皇后娘娘的,这若是皇后娘娘问起了母妃对这桩婚事的打算,母妃怎么说,一问三不知,什么打算都没有?”
  
      方紫藤吓了一跳,有些不太确定地说:“姑母才刚到呢?皇后娘娘不会逼得这么急吧?”
  
      萧奕冷笑一声:“天家交付下来的事,哪能说是逼呢?”说着他一脸忧心地看着小方氏,“母妃,方四姑娘初到王都,这口没遮拦的,容易闯祸,还是赶紧送回南疆去吧。”
  
      方紫藤傻眼了,她这人才刚王都呢,屁股还没坐热呢,怎么就要被送走了?这哪里行啊!
  
      她求救似的看向了小方氏,如今能为她作主的也就只有小方氏了。
  
      小方氏心里嫌方紫藤不会说话,不过方紫藤对她来说还有用,自然是不能由着萧奕的意思了。
  
      “你表妹年纪小,又是初到王都,不懂得规矩,我会好好教导她……”说着她看了方紫藤一眼。
  
      方紫藤上前,装出柔弱可怜的样子,期期艾艾地道:“表哥,我会听话的,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萧奕懒得看她,只是对小方氏道:“母妃,这门婚事是圣上御赐的,母妃既然到了王都,当然是要表明态度,那还有什么比尽快着手准备这门婚事来得更稳妥呢?”他的目光灼灼地看着小方氏,“您说对不对,母妃?”
  
      小方氏当然不能说不对,只能违心道:“奕哥儿说的在理。”她心中郁郁,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这种滋味不好受,让她心里呕得都要滴血了。
  
      “既然母妃觉得对,那就明天就去趟南宫府吧。”
  
      “怎么也要等到我觐见了皇后娘娘……”
  
      “母妃说的是,那就三日后吧。”
  
      三日后?!小方氏还是觉得太急了,最终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日子定在了十日后。
  
      “那就听母妃的,”萧奕终于满意,喜气洋洋地道,“有劳母妃费心了。”
  
      小方氏心里更呕了,这哪里是听她的,虽然这婚事不可能拒绝,但要照她的打算,怎么也要再拖上三五个月的,给那还没进门的南宫氏一个下马威!
  
      萧奕心愿达成,自然片刻都不想多留,心满意足地告退。
  
      方紫藤一见萧奕走了,连忙也向小方氏告退,提着裙摆,急急地追了出去。
  
      “表哥,表哥……”方紫藤三步并作二步的追上前去,一鼓作气地跑到了萧奕面前,然后把一个绣有紫藤花的素色荷包递向了他,白玉似的面颊铺满了红霞,“表哥,这个给你,里面装有薄荷,提神醒脑,表哥一定用得的上的。”
  
      她故作娇软的声音,听在萧奕耳里,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的脚步没有缓上半分,反而又加快了一些,如同避瘟疫一般。
  
      方紫藤抓紧了手中的荷包,心中又气又恼:表哥也实在太不给她面子了,就算是不收,说两句好听的又怎么了?
  
      在南疆,多少男儿求她看他一眼,她都不屑,如今她都如此放低身段了,这个萧奕居然……
  
      方紫藤恨得牙痒痒的,可是想到萧奕镇南王世子的身份,又觉得就此放弃,实在是可惜……再说,她离开南疆前,都对母亲放下豪言壮语了!
  
      哼!她就不信自己拿不下萧奕。
  
      萧奕神采飞扬地出了内院,来到了自己的书房,立刻让人去叫来程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