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195选妃

195选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药王庙归来后,南宫玥暂时停了闺学的课,每日早晚两次地去清芷院给柳青清针灸,开方,连续几天细心调理治疗下来,柳青清的气色一天天地好了起来……
  
      到了第九天的上午,南宫玥又给柳青清搭了脉以后,眉宇舒展开来。
  
      南宫晟一见,忙问道:“三妹妹,你大嫂现在如何?”他和柳青清的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期待,但其中更多的还是紧张。
  
      “大嫂,”南宫玥展颜笑道,“胎儿基本上已经稳定了……”
  
      “真的?”柳青清双目一瞠,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玥,那幽黑的眼眸中闪烁着泪光,右手下意识地朝她的腹部摸去。她的孩儿真的保住了?
  
      南宫晟在床沿坐下,用力地握住柳青清的另一只手,试图给她力量,看着南宫玥的目光在欣喜之余,还是有些惶恐。
  
      “真的。”南宫玥微微一笑,让两人宽心,“不过大嫂你恐怕还要卧床一个月才能下榻。”这过去的九日柳青清几乎是在床榻上度过的,这样的日子委实不好过。
  
      “我可以的,三妹妹,我可以的!”柳青清急切地说道,几乎喜极而泣。为了她的孩儿,哪怕在榻上躺上九个月又如何!
  
      柳青清和南宫晟对望着,眼眶都湿漉漉的。这九日来,他们都是夜不成寐,食不知味……直到现在终于可以稍稍松口气。他们的孩子终于有机会降临到这个世间了!
  
      “清儿,只是苦了你……”南宫晟心疼地说道,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一旁的紫英也是泪眼婆娑,为自家主子感到高兴。
  
      当南宫晟在请安的时候把这个消息禀告苏氏时,全家人都是欣喜不已,连苏氏脸上都掩不住喜意。南宫晟的孩子毕竟是南宫家这一辈的第一个孩子,待这个孩子出生,南宫府便是四代同堂了!
  
      “真是多谢谢三妹妹了。”南宫晟对着南宫玥郑重地行了大礼。
  
      “大哥真是太客气了。”南宫玥笑着避开,“大嫂腹中怀的不也是我的小侄子吗?”
  
      黄氏嘴角一撇,煞风景地道:“这才一个月呢,哪里看得出是男是女,玥姐儿的话也未免说的太满了。”
  
      南宫晟淡淡地睃了黄氏一眼,立即道:“三婶,不管是男是女,那都是我的孩子,南宫府的嫡子女,我都欢喜。”
  
      林氏忙打圆场道:“是啊,无论是男是女,都是爹娘的心头肉。再说,三弟妹,你不也是先开花后结果?”
  
      黄氏被噎了一下,又羞又恼,没想到连性子软的林氏如今也来呛自己了!这人果然是不能得势,瞧瞧这林氏,如今日子顺遂了些,就露出真面目了!
  
      黄氏越想越气,话中带刺地说道:“晟哥儿,三婶好心劝你一句,还是请个正经大夫过来看看。照三婶看,那杨大夫说得有道理极了,玥姐儿就算是懂点医术,毕竟是个小姑娘,又如何懂妇科!”黄氏本来只是想泼冷水,可是越说也越觉得自己说得有理。她早打听过了,那杨大夫确实是王都赫赫有名的妇科圣手,无人能出其右。
  
      苏氏自然是希望柳青清能为南宫家诞下麟儿,但是黄氏说得不无道理。
  
      犹记得那一日不止是那杨大夫,连着三家医馆的大夫可都是给柳青清的这一胎判了死刑的!于是苏氏看向南宫玥的目光便带上了一丝犹豫与怀疑。
  
      南宫玥看也没看黄氏一眼,向苏氏福身道:“祖母,三婶说得在理。不如我们再请那几位大夫过来给大嫂瞧瞧吧。”说着她也不等苏氏答复,就对百合说道,“百合,你去把那日的四位大夫都请过来了!”
  
      “三妹妹……”南宫晟想说不必如此,却被南宫玥一个眼神阻止。南宫玥笑盈盈地看着南宫晟,自信无比。
  
      “是,三姑娘。”百合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应了,心道:打脸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百合吩咐下去,三个小丫鬟各跑一间药馆,而那位杨大夫则是百合亲自过去请的。
  
      没一会儿,那位杨大夫便第一个抵达了南宫府。
  
      百合将她引到了清芷院,杨大夫一见柳青清,便是高傲地说道:“大少奶奶,您现在想通还不算太晚,才……”他话说了一半,突兀地嘎然而止,有些惊讶地看着柳青清白里透红的气色。九天前,她还是一株脱水的植物,如今却如同一朵沾了露珠、娇艳盛开的水莲。
  
      也不用人招呼,他就急切地在柳青清榻边的圆凳上坐下,凝神给她搭起脉来……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是为滑脉,可是之前她的脉象弦滑数,现在却有了生机……
  
      怎么会这样!?
  
      杨大夫几乎要以为自己诊错了,可是他又重新诊了一次脉后,终于收回了手,看着柳青清的眼神仿佛在看不可思议的异象,艰难地说道:“如今看来,只要大少奶奶小心谨慎,再卧床三月,这一胎还是能保住的……”
  
      柳青清闻言,和南宫晟交换了一个眼神,由心底深处发出的喜悦让看着不由为之感动。
  
      南宫琤也是含笑地看着大哥大嫂,打心眼里为他们感到高兴。如今大嫂没事了,自己总算可以心无旁骛地去参加明天宫里的赏花会了……想到赏花会,南宫琤的双手下意识地扭了扭帕子,那日诚王与她说的那番话,她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犹豫,直到如今,她依然没能下得了决心。
  
      她不愿为妾,可是,真的要放弃吗?南宫琤的心乱极了……
  
      而黄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想让杨大夫再重新诊一次脉,但总算她还有一分理智,忍住了。
  
      杨大夫略显心虚地朝南宫玥看去,表情既震惊又尴尬,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真的把柳青清给治好了。他行医数十年,竟然还不如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杨大夫再也呆不下去,很快匆匆告辞,心里发誓决不再来这南宫府。
  
      之后,待另外三位大夫也得出了和杨大夫一样的结论后,苏氏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好声好气地让柳青清好生养胎,而这些天来笼罩在南宫府上的阴云也随着这个好消息烟消云散……
  
      众人终于可以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到明日宫中的赏花会……
  
      八月初一,一大早,天空才露出鱼肚白,南宫玥、南宫琤和白慕筱请从南宫府出发了。
  
      本来受邀参加赏花会的只有南宫琤和白慕筱,直到前日,皇后又给南宫玥发来了一张帖子,让她今日也一并入宫。
  
      赏花会设在后宫南侧的百花宫内,三位姑娘一进宫,就被宫女带到了百花宫里的牡丹厅内。
  
      厅内已有不少贵女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蒋逸希、傅云雁、原玉怡及几位南宫玥相熟的姑娘都已经在了。
  
      厅内的贵女们见到南宫玥三人进来,俱是笑脸相迎,尤其是南宫玥,谁都知道她深受帝后宠爱,而且已经被皇帝赐婚,是未来的镇南王世子妃,也就是说,她绝对不是众女的竞争对手,因而每位姑娘都对南宫玥笑意盈盈。
  
      向南宫玥行礼问安,又互相见礼后,众女各自坐了下来。南宫玥三人自然是与蒋逸希等人坐在了一起,悠闲地聊起彼此的近况……
  
      突然,她们的后方传来一个有些陌生的女音:“黄妹妹,已经半个月了,你说明月公主到了西戎没有?”她口中的明月公主自然就是前不久被封为公主去西戎和亲的曲葭月。
  
      这个话题一下子也吸引了南宫玥等人的注意,也包括蒋逸希。蒋逸希飞快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瞟了一眼,跟着低声对南宫玥三个道:“那位是礼国公府的姑娘李思倩。”礼国公府是太后娘娘的娘家,而这位李思倩姑娘是太后娘娘的嫡亲侄孙女。
  
      李思倩身旁坐了一位着菖蒲色长裙的姑娘,一说到这个话题,这位黄姑娘也是兴致盎然,唏嘘地说道:“李姐姐,这西戎距离王都千里之遥,又怎么会这么快。哎,真是没想到最后会是明月公主和亲西戎的!”
  
      李思倩压低声音道:“黄妹妹,据说半个月前,明月公主接了圣旨后,在家中哭闹了一夜,直说是二公主在陷害她……黄妹妹,我三日前才回王都,没参加那日雪合宫的宴会,不过你应该去了吧?可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之前不是听说和亲西戎的是二公主殿下吗?”
  
      黄姑娘小声地答道:“李姐姐,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那日二公主带我们去戏楼看戏,然后便派人叫了明月公主过去,后来就出了事……”
  
      “听说二公主的脸还受了伤?”李思倩又问道,她的语气听似充满了同情,但似乎又隐隐藏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感觉,心想着:平日里二公主和明月公主一向趾高气昂,连她这个太后娘家人都不给一点面子,这一次两虎相争之下,结果是两人都元气大伤!
  
      说到二公主,黄姑娘还是有些紧张,曲葭月毕竟已经去西戎和亲了,私下议论一番也无妨,可是二公主可不同!
  
      黄姑娘含糊地说道:“李姐姐,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其实很多人都怀疑是二公主陷害了曲葭月,这二公主为了达成目的如此不择手段,连她自己的脸也下得了狠手,可绝对不能得罪!
  
      李思倩撇了撇嘴嘴,觉得有些无趣,道:“说起来,本来以明月公主的身份,有很大的机会能成为皇子妃的……不过也好,如今这么一来,我们倒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
  
      旁边有几位姑娘也是目光闪了闪,其实她们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方面,只不过无人敢像李思倩那样胆大说出来罢了。
  
      蒋逸希终于听不下去了,皱眉道:“李三姑娘,请慎言!如此背后道人是非,实在非君子所为!”
  
      “原来是蒋大姑娘!”李思倩满不在乎地朝蒋逸希看来,在她的想法中,她只是说出了其他人不敢说的大实话而已。这个蒋逸希还真是伪君子!
  
      李思倩正想再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内侍尖锐的声音自厅外响起:“皇后娘娘驾到,柳妃娘娘,张妃娘娘,李嫔娘娘驾到……”
  
      与此同时,就见一群身穿粉衣的宫女簇拥着一群宫装女子走了过来,为首的是当今皇后,她的身后跟着柳妃、张妃和李嫔。
  
      厅内众女连忙跪下行礼,齐声道:“参见皇后娘娘,柳妃娘娘,张妃娘娘,李嫔娘娘!”
  
      皇后与三位嫔妃纷纷在厅内落座后,皇后和气地挥了挥手道:“平身,都坐下吧。”
  
      众女这才起身,又坐回原味。
  
      皇后着一袭正红绣有金丝牡丹的宫装,看来大气雍容。她扫视了众女一圈,又道:“今日本宫宴请各位姑娘来此赏花,大家随意就好,不必过于拘谨。”
  
      话虽如此,但众女皆知此次赏花会意义所在,哪里敢真的随意,特别是当张妃、柳妃和李嫔的目光扫向自己时,哪个都不敢大意。这几位可是皇子们的母妃,得到她们的认可也是关系到自己是否能成为皇子妃至关重要的一环。
  
      “皇后娘娘,臣妾听说这次太后娘娘的侄孙女也来了……”柳妃突然对皇后说道,“不知是哪位?”
  
      李思倩忙又起身,恭敬地上前回话:“礼国公府李思倩见过皇后娘娘、各位娘娘。”
  
      柳妃细细打量着李思倩,见她肤色霜白、眉如远山、唇比施朱,一身银红百蝶穿花丝锦裙衫,镶嵌宝石的淡粉腰带,完美地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
  
      “皇后娘娘,”柳妃笑盈盈地说道,“您瞧李姑娘是不是同太后娘娘眉眼间有几分相似呢?”
  
      皇后淡淡地瞥了柳妃一眼,这个柳妃莫不是瞧上这李思倩了?也可以理解,二皇子若娶了这李思倩,岂不是就能得到太后的支持了?
  
      皇后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不露出分毫,也是笑容满面地打量了李思倩好一会儿,才道:“听柳妃妹妹这么一说,这容貌上倒是真有几分太后娘娘的神韵。”说罢就让李嬷嬷赏了一对碧玉镯子给了李思倩。
  
      跟着,柳妃从自己的腕上摘下了一只翡翠金丝手镯给了李思倩作为赏赐,一双妙目一直满意地看着李思倩。李思倩自然也感受到了,害羞地半垂首。
  
      之后,张妃和李嫔也也都给了李思倩一份见面礼,如此,很是风光了一番的李思倩春风满面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接受着众女的目光洗礼。
  
      这时,张妃娇媚的眼眸闪了闪,娇笑着道:“说起来,蒋大姑娘的年纪也不小了吧,怎么还没许亲,莫不是……”说着,她忽然话锋一转,“就算是家里人再舍不得,那也应该及早相看起来了,免得留来留去留成了仇。”
  
      虽然张妃说得意味不明,但是在座的几位哪有不明白她的未尽之言,她分明就是在暗指,蒋逸希迟迟没订下亲事,是为了这次的赏花会选皇子妃呢!
  
      柳妃和李嫔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蒋逸希身上,只见她穿了一件淡绿的翠烟衫,一条碧纱裙,就那样神情静静地端座在那里,端庄秀丽,一派落落大方,并没有因张妃所言而面露羞涩,一时不由感叹,果然不亏是皇后的侄女,如此沉得住气。
  
      皇后淡淡地瞥了张妃一眼,道:“张妃妹妹,本宫这侄女那可是她祖母的心头宝,这亲事自然是要细细寻觅的,婚姻大事不可儿戏!再说希姐儿年纪也不大,真是多谢张妃妹妹的关心。”
  
      皇后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听到这里,柳妃和李嫔心里已经明白了,恩国公府没有想过让蒋逸希嫁给皇子,两人心中不免觉得有几分可惜。
  
      这时,皇后站起身,若无其事地提议道:“好了,大家也别呆坐着了,这难得的赏花会,有兴趣的就陪本宫去百花园逛逛,赏赏百花吧。”
  
      皇后这么一说,其她人自然也都起了身,随着皇后出了牡丹厅。
  
      沿着青石小径一路前行,过了一座拱桥,便进了百花园。虽说此刻是八月,但是百花园内,仍旧是百花齐放,牡丹,桂花,石榴,莲花,月季……一眼看去,姹紫嫣红,已有一群人正在园中赏花了。
  
      姑娘们纷纷羞红了脸,悄悄地去打量那群赏花人。
  
      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自然是众女最关注的对象,但是像韩淮君这样年轻有为的宗室子弟,亦是有不少姑娘暗中打量的。
  
      韩淮君虽是齐王庶长子,但他有着救驾之功,得了皇帝赏识,以后必然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定他还能凭着自己的本事挣个爵位!若真能如此,那就可以早点分府单过了……其实仔细这么一想,韩淮君的确是不错的夫婿人选。
  
      这一干年轻有为的子弟之中,大概只有两人不在众女的考虑范围之中。
  
      其一就是镇南王世子萧奕,他已经是名花有主了,这些姑娘个个出身高贵,自然不会想要当侧妃。
  
      另一个就是长狄的诚王,虽然年轻英俊,贵为长狄亲王,可是这长狄在众女看来乃是番外蛮夷,她们哪怕是低嫁,也不会想嫁去长狄!
  
      那些皇子以及宗室子弟见皇后一行人进来,立即向皇后和三位妃嫔行礼。
  
      皇后先让他们起身,跟着笑道:“还真是巧,你们也到百花园中赏花,这相约不如巧遇,那就都陪本宫四处走走,赏赏花吧。”
  
      虽然心知肚明这是故意安排的巧遇,但是众人也不会去揭穿,都齐声应下。
  
      于是,一群年轻俊俏的少年少女就这样陪着皇后和三位嫔妃游起了百花园。
  
      不过碍着男女大防,这些少年少女倒没有走得太近,不过即便如此,也够那些有心人看清自己中意的人选的音容相貌了。
  
      萧奕的目光打从皇后一行人出现的时候,就紧盯着南宫玥不放了。
  
      南宫玥今日梳了双鬟髻,别了对金镶宝海棠蝴蝶掩鬓,戴着一对珍珠吊坠参银耳环,穿了一身嫩黄色的衣裙,细腻的肌肤在阳光的照拂下散放着玉质般的光泽,让人移不开眼。
  
      南宫玥见萧奕向自己望来,就冲着他微笑颔首,萧奕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就差用力地摇摇尾巴了,让南宫玥一不小心又想到了自己的猫小白。
  
      南宫玥有些忍俊不禁地移开视线。
  
      萧奕心知肚明,皇后是故意给他们俩制造见面的机会,可干吗不好人做到底,给他们俩一点独处的机会啊!像这样和一大群人游园赏花有什么意思?!……算了,山不来就我,我就山。他就不信今天找不到机会和臭丫头好好说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