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01甜蜜

201甜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谓:春猎为蒐,秋猎为狝!
  
      大裕的秋猎每两年举办一次,可以说是皇家和众权贵世家所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个狩猎活动了。
  
      九月二十,正是出发前往神龙山秋猎的日子。
  
      清晨,天才露出鱼肚白,荣安堂里已经挤满了人,除了南宫秦先去了宫里与百官一起为皇帝送驾外,府中的其他人几乎都在了。
  
      苏氏正细细地叮嘱着南宫玥、南宫琤和白慕筱:
  
      “猎场危险,能不去就不要去了。”
  
      “琤姐儿,筱姐儿,你们不会骑马,没人看着,就千万别骑!”
  
      “这同去参加秋猎的多是贵人,要记住谨言慎行,切不可随意得罪了人;不过若是别人真的欺人太甚,也不要太过忍气吞声,以为我们南宫府的人好欺负了。”
  
      “……”
  
      苏氏不耐其烦地说了一条又一条,南宫玥、南宫琤和白慕筱都神色恭敬地听着,时不时地应着。
  
      足足说了快一炷香时间,苏氏终于觉得说得差不多了,又转头对着南宫玥嘱托了一番:“玥姐儿,你去年是随驾去过春猎的,有经验,这次秋猎要多顾着你大姐姐和表妹一点……”
  
      苏氏还没说完,就见一个小丫鬟喜气洋洋进了正堂,禀报道:“禀老夫人,三姑爷来了!”小丫鬟行礼的同时,飞快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觉得三姑娘真是好命极了,蒙皇帝赐婚,这未来的三姑爷还如此把她放在心上。
  
      三姑爷?那不就是镇南王世子萧奕吗?屋内众人都是面露惊讶,目光齐嗖嗖地落在了南宫玥身上,欢喜有之,羡慕亦有之。
  
      萧奕这是来接自己的吧!按规矩,镇南王妃正在王都,也是要随驾秋猎,萧奕身为“儿子”,就应该要护在镇南王妃的车驾前,可是,他却跑来接自己了……南宫玥的脸上不由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乌黑的杏眸闪过一抹柔光。
  
      林氏看着女儿,不由嘴角含笑。未来女婿特意来府中接女儿一起上路,果然是对女儿很上心。
  
      苏氏更是喜笑颜开,对南宫穆道:“老二,难得三姑爷如此有心,你先去招待一下吧。”
  
      “是,母亲。”南宫穆拱手后,便往前院去了,想着马上要见未来的女婿,心中也有意味不明的酸楚感……
  
      跟着,苏氏又对南宫琤、南宫玥和白慕筱道:“琤姐儿,玥姐儿,筱姐儿,时间不早了,你们也快准备一下,赶紧出发吧,免得担搁了时辰。”并让众人也都散了。
  
      众人齐声应诺,纷纷退出了荣安堂。
  
      “娘亲,”南宫玥扬着一张笑脸对林氏道,“我先回墨竹院换一身骑服,一会儿和阿奕一起骑马上路。”她的眼眸莹莹生辉,显然对这次的秋猎很是期待。
  
      骑马上路?林氏第一感觉便是觉得不妥,可是看着晨光下女儿灿烂的笑靥,红扑扑的小脸,原本像要劝阻的话就梗在喉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女儿这样高兴,自己又何必出言扫她的兴呢?
  
      再说了,镇南王世子特意过来接女儿,他们俩一起骑马有说有笑的,也有益增加感情。他们俩如今已经定了亲,是该培养培养感情,那以后成亲以后才能琴瑟和鸣!
  
      如此,林氏便没有开口劝阻,只是关切地殷殷叮嘱道:“玥姐儿,你要骑马可以,一定要注意安全。”
  
      “娘,你放心吧。”南宫玥笑吟吟地应了,然后带着百合飞快地回了墨竹院。
  
      另一边,萧奕则被人引到了南宫穆的外书房。
  
      “见过岳父!”萧奕毕恭毕敬地作揖道,力图给南宫玥的父亲留下好印象。
  
      “坐吧。”南宫穆看似随意地说着,实则用有些挑剔的目光细细地打量着萧奕的一举一动。
  
      在南宫穆心中,萧奕就这么大刺刺地跑到南宫府来接女儿,严格说来,实在是有些不合规矩,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萧奕对女儿如此上心是一件好事,如果就此打击了他的积极性,恐怕是更为不妥。
  
      不过,一想到自己养大的宝贝女儿,就要被这臭小子抢走了,南宫穆心中就怎么想怎么不舒服,而且还偏偏不是他亲自挑的。可是女儿大了,总要许配人的……
  
      南宫穆心里叹口气,下小定那日发生的事,他事后也听林氏说了,因此对萧奕略有改观。虽然这萧世子在外名声不怎么好,但是从小定那日以及今日的表现来看,总算不是一个糊涂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有心!
  
      这人若是无心,就算是再优秀再出色,也绝非佳婿的人选。
  
      若是有心,就算是顽劣,也可以缓缓教导……
  
      萧奕坐下的同时,环顾了书房一圈。他早就听说未来岳父南宫穆是个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大才子,如今一看果然是如此。南宫穆的书房非常雅致,三面墙上挂了好几幅山水字画,一排排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窗口的琴案上摆着一把古琴、一盆绿油油的文竹……看来既雅致,又充斥着浓浓的书卷味。
  
      萧奕的目光落在对面墙上一幅草书上,笑着问道:“久闻岳父大人的字大气磅礴,遒劲有力,点画飞扬。今日有缘一见,果真是令小婿折服!有机会还请岳父大人指点小婿一番。”
  
      听他这么一说,似乎对写字也略有感悟,并非那种只喜舞刀弄枪的莽夫,南宫穆看向萧奕的目光又缓和了一些,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你来写一个字,我看看。”
  
      “好啊。”萧奕爽快地起身,走向书案。
  
      书房里伺候的小厮立刻帮着磨墨、铺纸,萧奕拿起一支狼毫,沾了沾墨后,便凝神定期地写下了一个“镇”字。
  
      南宫穆定睛一看,眼前一亮。萧奕的字与自己当然是比不得的,只是以他的年纪也算是相当不错,饶有筋骨,亦有锋芒。
  
      观其字,可见其人!
  
      这个萧奕,似乎比自己预想得还要再好一点……玥姐儿嫁给他,应该也不至于明珠蒙尘。
  
      南宫穆虽然心中对萧奕又满意了几分,但面上却不显,淡淡道:“萧世子的字写得还不错,最近,你都在读些什么书?”
  
      “岳父大人唤我阿奕就是。”萧奕热络地说道,“小婿最近在读《左传》。”
  
      《左传》?南宫穆有些惊讶,萧奕乃是武将家庭出身,肯定是不会参加科举,他能读读四书已经是不错,没想到居然在读《左传》?不过再想想也是,《左传》不仅是一部叙事详尽的编年史,且对春秋时每一战役的远因近因、各国关系的组合变化、战前策划、交锋过程、战争影响等等都有涉及,对于武将而言,确实当读《左传》!
  
      “《左传》不错,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尽可以来问我。”南宫穆含笑道,看着萧奕的目光总算是柔和了不少。
  
      聪慧如萧奕自然感觉到了南宫穆的变化,立刻打蛇随棍上地说道:“岳父大人,小婿有什么不懂的,一定来请教您。”萧奕心想着得细细打探一下未来岳父的喜好,把岳父大人哄好了,他才能光明正大地多来南宫府……岳父大人,真是太贴心了!
  
      说话间,一个小厮进书房禀报道:“二老爷,三姑爷,大姑娘、三姑娘她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南宫穆忙起身道:“阿奕,那我们过去吧。”
  
      这一声“阿奕”对萧奕而言,已经是岳父大人的莫大肯定,他顿时笑得更灿烂了,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俊美绝伦,让人几乎无法直视。
  
      南宫穆见了不由又暗暗摇头,且不说别的,这未来女婿长的实在是令人有些不放心……
  
      当南宫穆和萧奕来到二门时,二门那里已经停了五辆马车,除了南宫玥的朱轮车之外,其余四辆马车都是由府里准备的上好金丝楠木马车,牢固耐用,最适远行。
  
      南宫琤和书香、墨香乘了第一辆马车,白慕筱与碧痕上了第二辆,其他随行的丫鬟、婆子们又坐了一辆,最后的一辆金丝楠木马车放了一些吃食及日常用品。
  
      此时,二门处热闹的很,一众人等围着马车,叮嘱的叮嘱,告别的告别,准备的准备……
  
      萧奕一眼就看到了南宫玥的朱轮车,忙大步走上前,朱轮车旁的南宫昕已经迫不及待地朝他招手道:“阿奕!”他身旁还站着林氏。
  
      “岳母,阿昕!”萧奕一边向林氏和南宫昕行礼,一边两眼灼灼地盯着朱轮车瞧,心里暗道:臭丫头听到了他的声音了,怎么也该掀一掀帘子吧?
  
      可是他一双眼睛都快把朱轮车盯出两窟窿了,也没见车里的人有任何动静。
  
      一旁的林氏自然注意到萧奕的目光,心里暗暗觉得好笑,倒是因此觉得这孩子有几分可爱。
  
      臭丫头怎么就不给点反应呢?萧奕抿了抿嘴,有些失望,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音如同天籁之声从前方传来:“阿奕!”
  
      萧奕顿时展颜,循声望去,这一看,脑袋仿佛空了一下。
  
      南宫玥牵着一匹黑马缓缓走来,脸上蒙着白色面纱,穿了一身枚红色雀纹的骑装,衬得她的肌肤赛雪,英姿焕发。
  
      一阵微风突然轻拂而过,吹起面纱一角,露出她小巧白皙的下巴,嫣红小嘴若隐若现。
  
      萧奕的心莫名跳快了起来,觉得耳朵一片火烫。他的臭丫头果然是最最好看的!
  
      “阿奕!”南宫玥丝毫没有发现某人那颗蠢蠢欲动的少年心,她微微一笑,杏眸中亦染上淡淡的笑意,宛如春日盛开的迎春花,“我们一起骑马去东城门吧。”这次秋猎参加的人数比以往都多,那些随驾的文武大臣和贵胄会从宫门和皇帝的御驾一起出发,还有部分人员比如南宫玥等会从东城门附近加入到队伍的后方,再一起前往神龙山。
  
      萧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差点没有被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给砸晕,他本来只打算在朱轮车外护送南宫玥前往,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好事!
  
      萧奕忙不迭笑着应道:“好啊!我们一起骑马过去。”
  
      萧奕把修长的食指弯曲放在双唇之间,吹了一声清越的口哨,也不等竹子牵,越影就已马蹄一扬,哒哒地小跑到萧奕跟前,亲昵地用脑袋蹭了蹭南宫玥。
  
      “越影,好久不见。”南宫玥轻柔地抚了抚越影的脑袋,还喂它吃了一颗麦芽糖。
  
      萧奕桃花眼一挑,故意不满地说道:“越影这家伙,每次都这样,见了你就不要我这个主人了!”
  
      南宫玥似娇似嗔的笑睨了他一眼,萧奕笑得更灿烂了。
  
      林氏看着二人,满意地勾唇,这未来女婿与女儿站在一起,如一双璧人,看来真是相配极了。
  
      这时,南宫穆咳嗽了一声,提醒道:“我看时辰不早了,你们也该启程了。”
  
      时辰确实已经不早了,快辰时了,南宫雲又叮嘱了白慕筱一句,就退到了一边。萧奕和南宫玥利落地翻身上马,骑马并行,两人看来英姿飒爽,神采飞扬。
  
      “阿奕,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妹妹啊。”南宫昕依依不舍地对萧奕嘱咐道,一想到会有两个月见不到妹妹,他乌黑的眼眸中就掩不住黯然之色。
  
      “那是当然。”萧奕理所当然地说道,“丢了我也丢不了她。”
  
      “爹,娘,哥哥,我们这就启程了!”南宫玥向着南宫穆和林氏道别。
  
      南宫穆含蓄地微微颔首,林氏面露不舍,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车夫们都坐上了马车,挥舞着马鞭,驱车前行。南宫玥和萧奕跟在后方,让马车先行。
  
      车轱辘滚动,几辆马车依次向大门缓缓驶去,第二辆马车中的白慕筱稍稍挑开些许窗帘,挥手与母亲南宫雲再次告别,目光不经意地在南宫玥和萧奕身上轻扫而过,最后在萧奕的俊脸上停顿了一下,眸光一闪,目露惊艳之色。
  
      原来镇南王世子萧奕是长得这般模样啊!
  
      上次宫中的赏花会,她并没怎么留意萧奕,如今这么一看,这个萧奕的容貌确实异常出挑,那如雕塑般的五官近乎完美,男生女相,美得近乎艳丽,却又感受不到一丝女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