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03打压

203打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后娘娘!”
  
      皇后这一晕,吓坏了在场所有的人,南宫玥哪里还坐得住,赶忙起身冲到了皇后身边,脸上掩不住焦急,伸手为她探脉。
  
      张妃眸光一闪,冲青梅发难道:“青梅,你一走到皇后娘娘身边,娘娘就晕了过去,说!你对皇后娘娘做了些什么?”
  
      张妃咄咄逼人地盯着青梅,她可以肯定,一定是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发生了,而且还同皇后切身相关。若想知道,现在趁皇后晕厥就是逼问的最好机会,错过了,恐怕就会被皇后无声无息地压下去了……
  
      厅堂中的贵女们就有人脸色微变,张妃当众逼问,这若是小事倒也罢了,若是涉及什么秘闻,那她们可算是被张妃给拖下了水了。
  
      青梅的脸色有点发白,她也没想到皇后会晕过去,但此事事关重大,她自然是咬死了什么都不能说!
  
      “好一个刁奴!”张妃媚眼一挑,厉声道,“本宫问你话呢,居然敢不吭声!”说着就吩咐身边的嬷嬷,“拿下给本宫仔细审问,不答就给本宫掌嘴,敢谋害皇后娘娘,其罪当诛。”
  
      掌嘴?!其罪当诛?!白慕筱目光微冷,她想起了赏花宴那日二公主狰狞的嘴脸,如今看来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张妃娘娘,皇后娘娘只是因为贫血才突然昏厥了过去,很快就会醒的。张妃娘娘又何须心急!”南宫玥抬头冷冷地看着张妃,跟着话锋一转,语带讽刺地说道,“青梅姐姐怎么说也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何须张妃娘娘您越俎代庖!”说着,她已经接过百卉递来的银针,稳稳地为皇后连扎了数针,才收针,皇后就幽幽醒了过来。
  
      贵女们都松了口气,太好了,皇后醒了,一场波澜也算化于无形。
  
      又是这个摇光郡主坏她好事!张妃心里暗恨,嘴上却说道:“郡主此言差矣,本宫这也是关心皇后娘娘,唯恐这奴婢心生歹念想害皇后娘娘。”
  
      她心里暗道了一声可惜,面上却是露出释然之色,“如今皇后娘娘终于醒来了,臣妾这下可算是放下心了。”张妃深深地看了南宫玥一眼,似笑非笑地赞道,“摇光郡主果然医术高明!”
  
      “玥丫头的医术自然是极好的。”皇后的脸色有几分苍白,强打着精神说道,“本宫身子不适,就先回去休息了,宴会就拜托给张妃妹妹了。”
  
      张妃自然是忙不迭地应了,“皇后娘娘且安心回去歇息。”
  
      雪琴匆匆吩咐了下去,不多时,便有四个内侍抬来了软轿。皇后坐上软轿,由一群宫女嬷嬷簇拥着出了含晖阁。
  
      接下来的宴会虽有着张妃操持,但因着刚才的事,众女都不免就有点心不在焉,最后宴会也就草草结束了。
  
      一直到出了含晖阁,南宫玥心里还在记挂皇后晕倒的事,据她探脉所知,皇后之所以会昏倒,分明是急怒攻心所致,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三妹妹!”南宫琤低低地叫了南宫玥一声,示意她往前看。南宫玥抬眼一看,才发现不远处皇后身边的大宫女雪琴正疾步向她走来。
  
      “摇光郡主,”雪琴神色恭敬地行礼道,“娘娘想请郡主再为她把把脉。”
  
      “好,我这就随你去。”南宫玥应了一声,同南宫琤和白慕筱告别后,就带着百卉匆匆与雪琴去了凤麟宫。
  
      雪琴也没先禀报就直接带着她进了内室,只见皇后正面色发白地坐在内殿的床边,一见南宫玥进来,便满脸焦急地向她招手道,“快,快过来帮希姐儿看看?”
  
      是蒋逸希出事了!?
  
      南宫玥心口重重地一跳,快步走到了床榻前。
  
      撩开帐子,长发披散的蒋逸希闭眼躺在那里,面若桃花,额头浮现一层薄汗,樱唇间**轻喘,柔软的娇躯正不安扭动着……
  
      这是……
  
      南宫玥脸色一下子变了,伸手就为蒋逸希诊脉。
  
      这一探之下,心里登时就起了惊涛骇浪。
  
      迷情药!蒋逸希居然中了迷情药!
  
      迷情药让她一下子想到了齐王妃,可是齐王妃为什么要……
  
      南宫玥定定神,让自己别再细思下去,现在最重要的是蒋逸希。
  
      “雪琴姑娘,还请准备一个浴盆,水不用太凉,微温即可。”南宫玥语速飞快地说道,“我一会开个方子,你让人赶紧去煎,用作药浴。”
  
      雪琴立即命人准备去了,南宫玥又开了药方交给了雪琴,叮嘱了几句后,这才对皇后娘娘道:“娘娘,希姐姐会没事的。”
  
      “玥丫头,就麻烦你了。”皇后揉了揉纠结的眉心,看来身心俱疲。
  
      很快,待宫女备好浴桶并扶蒋逸希进去后,南宫玥则在水中为蒋逸希施针,几针落下,蒋逸希终于稍稍平静了下来。这时,药也煎好后,她忙将黑烫的药汁缓缓地倒进了浴桶里。等到药浴换了两桶,足足忙了一个时辰,这才让人扶蒋逸希出了浴盆,换上了中衣,扶回到床上躺好。
  
      蒋逸希不再**,脸色也好了许多,但依然不省人事。
  
      皇后担忧地问道:“玥丫头,希姐儿如何了?”
  
      南宫玥有些疲惫,但还是笑着安抚道:“放心吧,娘娘,希姐姐很快就会醒过来的。”从头到尾,皇后都没问自己蒋逸希这是怎么了,显然皇后已是心知肚明,所以才没找太医,而是寻了自己前来。
  
      “辛苦你了,玥丫头。”皇后稍稍松了一口气,叮嘱道,“今日的事,玥丫头切不可以告诉任何人。”皇后自然是相信南宫玥的,但事关蒋逸希的闺誉,她还是忍不住要多提一句。
  
      “玥儿明白的。”南宫玥说道,“希姐姐只是舟车劳顿,有些水土不服罢了。”
  
      皇后欣慰地笑了笑,“对,希姐儿只是水土不服……”就此定下了蒋逸希的病症。
  
      “水,水……”榻上的蒋逸希突然梦呓了两声,一旁的雪琴连忙倒了杯水小心地喂蒋逸希喝下。
  
      “希姐儿!”皇后紧张地唤道。
  
      蒋逸希饮了半杯水后,缓缓地睁开了眼,一见到皇后和南宫玥,就露出了虚弱的笑容,艰难地说道:“姑母,玥妹妹,让你们担心了。”
  
      见蒋逸希终于清醒了过来,皇后终于如释重负,忙道:“你没事就好。希姐儿,你快好好休息。”
  
      蒋逸希疲倦地闭上眼,沉沉地睡去了。
  
      既然蒋逸希已经无碍,见南宫玥的眼中都有了血线,皇后忙让她赶紧回去休息……
  
      南宫玥开了一个方子,让雪琴待蒋逸希醒来后喂她喝下去,这才回了清夏斋。
  
      一路舟车劳顿的疲倦还未褪去,南宫玥洗漱一番,刚沾了床,就熟睡了过去,一直到半夜,突然被百合给叫醒了:“姑娘,雪琴来了。”
  
      南宫玥一个激零起了身,由百合服侍着匆匆穿好了衣裳,出了内室,就见雪琴神色焦急地在原地直打转。
  
      “郡主,”雪琴行礼后,才小声地道,“蒋大姑娘高烧不退。”
  
      蒋逸希发热了!?南宫玥心里咯噔了一下,担忧蒋逸希中的迷情药未完全解去,一点也不敢耽搁地又随雪琴去了凤麟宫……直到她再次为蒋逸希把了脉,发现只是发热,这才松了口气,对雪琴道:“希姐姐今天已经服过汤药,服药太多也伤身,麻烦雪琴姑娘寻些烈酒过来。”
  
      雪琴匆匆吩咐了下去,很快就有两个宫女抬来两坛子烈酒,南宫玥让雪琴用烈酒为蒋逸希擦试身体,一遍又一遍……到了下半夜的时候,原本因高热而昏迷的蒋逸希终于清醒了过来,她的眼神有些迷离,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南宫玥为她把了脉,笑着对一旁的雪琴道:“希姐姐虽然身体还有点虚弱,但只要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雪琴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
  
      “玥妹妹,这么晚了还要你过来,我真是过意不去。”蒋逸希勉强从床上半坐了起来,白色的中衣衬得巴掌大的小脸显得越发苍白。
  
      “希姐姐这就见外了。”南宫玥故意顽皮地笑了,“难道以后若是我有什么事,你就不会帮我了吗?”
  
      蒋逸希被逗得勾起了蜃角,忙道:“那当然不会了。”
  
      “这不就对了,”南宫玥笑盈盈地道,“我就等着我生病的时候,希姐姐来照顾我了!”
  
      “嗯。”蒋逸希眼睛微湿,又向雪琴道,“今日麻烦雪琴姑娘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同玥妹妹再说两句话。”
  
      雪琴是聪明人,自然看出蒋逸希有体己话与南宫玥说,便识趣地让其他的宫女一起退下了。
  
      待内殿无人,蒋逸希咬了咬下唇,迟疑对南宫玥道:“玥妹妹,我有事想要对你说……”
  
      “好,你说。”南宫玥说着,给了百合一个眼色。百合会意地退到了门口守着。
  
      内殿只剩下蒋逸希和南宫玥,一时寂静无声。
  
      好一会儿,蒋逸希才鼓起勇气地说道:“玥妹妹,我怀疑有人想要陷害我或者韩淮君!”
  
      果然如此!
  
      南宫玥复杂地看着蒋逸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蒋逸希的话也不过是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蒋逸希见南宫玥没说话,还以为她不相信,急急地解释道:“玥妹妹,你听说我。这些日子,我因为舟车劳顿有些体虚,便犯了晕车的毛病,韩淮君偶尔会命人给我送点解晕车的药茶或者熏香、精油什么的过来……”
  
      说到这里,蒋逸希眼中闪过一丝羞赧,“昨日刚到猎宫后,他就又让人送来了药茶,可是这一次,他约我去猎宫西门的小树林相会,私下见面着实有些不妥,我便没去……可谁知等我喝了他送来的药茶后,就,就……”想到自己之前的症状,蒋逸希满脸通红。
  
      她定了定神,又道:“韩淮君的人品我还是信的过的,我怀疑是有人想要陷害我们。”她蹙起了眉头,再回想整件事,若是自己真的前去赴约,那结果恐怕是不堪设想!
  
      问题是,这设局的人若是一计不成,会不会再施毒手呢?
  
      蒋逸希越想越担忧,又朝南宫玥看去,“玥妹妹,我觉得如今我既然被人盯上了,恐怕是不太方便去找韩淮君,所以才想请你帮……”说到这里,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南宫玥实在是沉默太久了。
  
      她细细地打量着南宫玥,见她面沉如水,却没有露出惊讶或者愤怒。蒋逸希怔了怔,蓦然间明白了什么,紧张地拉住南宫玥的袖子,问道:“玥妹妹,你莫不是知道什么?”
  
      南宫玥点了点头,既然齐王妃已经下手,哪怕他们暂时没有证据,也必须让韩淮君和蒋逸希有所防备才是。跟着南宫玥便从今日在凤麟宫遇上齐王妃说起,一直说到她和原玉怡的怀疑。
  
      蒋逸希凝神听着,心绪随着南宫玥的述说时惊时愤时恨……最后一切化为宁静。
  
      “齐王妃……”蒋逸希此刻竟出乎意料的平静,缓缓道,“玥妹妹,还请你帮我告诉韩淮君一声。”
  
      “希姐姐,你放心。”南宫玥自然是一口答应,她本来就已经给萧奕传了消息,只是没想到此事居然还牵扯到了蒋逸希……
  
      也不知道该说这齐王妃胆大包天,还是其心险恶!
  
      待南宫玥回到清夏斋时,初日虽然还没升起,但天已经蒙蒙亮了。
  
      南宫玥坐在书案前,提笔给萧奕写了一封信,用火漆封死,交给了百合:“百合,这封信事关重大,你务必要亲手交给萧世子,让他转交给韩淮君公子。”这事关蒋逸希的闺誉,可是一点也马虎疏漏不得。即便是这封信中,南宫玥也没提及蒋逸希和迷情药的事,只是含糊地说,韩淮君送来的药茶被人下了药,请他留心。
  
      百合也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郑重地应道:“三姑娘放心,这封信奴婢保证亲手送到三姑爷手中,连他那个小厮也不给!”
  
      百合急匆匆地去了,一炷香后,就回报说事情已经办妥。
  
      南宫玥微微颔首,自己能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韩淮君自己的了……
  
      南宫玥已是累极,卧到美人榻上,很快就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正午时分,睁开眼睛,还有些迷糊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那个正坐在榻边,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的少年,“臭丫头,你醒啦。”
  
      “你什么时候来的?”南宫玥打了个哈欠,坐起身来,睡意朦胧的揉了揉眼睛。
  
      萧奕倒了杯清水递到她的手里,说道:“信已经送过去了。小君那小子说昨日有人禀报说他骁骑营的一个下属在西门的小树林里摔伤了腿,他过去救人了。但去了之后,没有发现人,一来一回就回来晚了。”
  
      南宫玥心里“咯噔”了一下,幸亏蒋逸希没有去,不然的话……
  
      南宫玥昨日只让萧奕转告韩淮君要小心齐王妃,这时才把齐王妃藏着迷情药的事告诉了他,但隐去了有关蒋逸希的一部分。
  
      “难怪那小子今日有些怪怪的。”萧奕了然地说道,“看来他昨日在小树林里应该有所收获才是。不过,齐王妃也太小看小君了。”他轻笑一声说道,“好歹那小子也是习武之人,这种内宅手段害不了他的。他既有警惕,就更不用担心了。”
  
      南宫玥想想也是,对于这种下作的手段,一旦有所防备,自然不会这么容易着了道。
  
      萧奕目光灼灼的望着她,雀跃地说道:“臭丫头,我们出去逛逛吧。”
  
      南宫玥笑着说道:“我换件衣裳,一会儿我们在碧波亭见。”
  
      萧奕觉得自己的运气好极了,要是在王都的话,臭丫头多半不会答应和自己出去玩的,他心情愉悦的应了一声“好”,然后动作熟练的翻窗离开。
  
      南宫玥抿唇轻笑了起来,眸中透着的满满都是欢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