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04谋划

204谋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待到夕阳西下,萧奕得意洋洋的带着南宫玥满载而归,在他们的身后跟着无精打采,好像被雷劈过一样的众人。百发百中的箭术倒也不稀奇,稀奇的是百发百中之余,还每一次都能一箭双雕甚至三雕!
  
      这已经不能单单用箭术好就能够形容的了。
  
      先前,在萧奕和南宫玥赢了第一局之后,其他人不服气的要求再比,然而再比就没有那么容易,萧奕笑眯眯地挑唆着他们把身上最贵重的东西拿出来当作赌注,然后再次轻易的把他们杀得落花流水。
  
      不服再来……
  
      要不是到了快回猎台的时间,估计连他们的马都要被赢走了。
  
      萧奕把战利品一股脑儿全塞给南宫玥,然后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南宫玥笑盈盈地全收下了,很认真的夸了几句,夸得萧奕眉飞色舞,只差没摇尾巴。
  
      所有人都哀怨的看着他们,准确的说,是看着自己输掉的东西。
  
      “臭丫头。”萧奕策马靠在她身边,小小声地说道,“小鹤子那小子有一把上好的雪域藏刀,是当年咏阳祖母的战利品,下次我给你赢回来。你拿着一定会很好看的!”
  
      南宫玥眉眼弯弯地应道:“好啊!”
  
      她的笑容让萧奕得意极了,恨不得直接用抢的,现在就替他的臭丫头把藏刀抢过来。
  
      跟在他们后面的傅云鹤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很有危机感的退到原令柏的后面。
  
      “表哥。”正在这时,伴随着娇滴滴的呼唤声,一个穿着红色骑装的少女策马奔了过来,欢喜地说道,“表哥,我找你好久了,你们去玩怎么不叫我呢。”
  
      萧奕的好心情被打断了,一脸的不快,南宫玥向他微微一笑,两人的马径直与方紫藤擦身而过,谁也没看她一眼。
  
      方紫藤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自恃甚高,在南疆的闺秀中更是呼风唤雨的存在,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瞧不起过。她本来想得好好的,要是这南宫玥不识相的想要阻止她和表哥说话,她就有法子让南宫玥在表哥和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可是、可是……这南宫玥就跟没有看到自己一样!
  
      丢脸的是谁,显而易见!
  
      傅云鹤等人在她身边经过,依然像看不到有她这个人存在一样,唯独傅云傅发出了一声嗤笑,似乎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方紫藤暗恨地用力捏着缰绳,心想:南宫玥,我们走着瞧!
  
      一行人回到猎台的时候,大部分狩猎的人都已从猎场归来了,猎台上已经堆满了一座座小山似的猎物。
  
      因为皇帝今年的新规则,大部分猎物都是一箭毙命,反倒是因此少了不少血腥味。
  
      下了马,南宫玥远远的看到了南宫琤,向萧奕笑着说道:“我大姐姐在那里呢,我先过去了。”
  
      萧奕依依不舍的拉着她的衣袖摇了摇,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南宫玥不禁“噗哧”轻笑了起来。她在他的手掌上轻轻握了一下,还不等萧奕反应过来,便直接跑向了南宫琤,只留着萧奕呆站在原地望着她,眼中透着脉脉温情。
  
      “大姐姐。”
  
      南宫玥向着南宫琤福了福,见只有她一个人,便问道:“大姐姐,筱表妹呢?”
  
      南宫琤有些不赞同地蹙眉说道:“筱表妹她与三皇子去溜马了。”虽说在猎场,男女大防比不上在王都时这样严苛,可是,筱表妹一个女子与三皇子独自相处,总还是十分不妥的,南宫琤也劝过,偏偏白慕筱一副不以为然。
  
      南宫玥挑了挑眉,才不过见了这几面,这两人倒还挺熟稔的?
  
      避开了白慕筱的话题,南宫玥随意地问道:“大姐姐今日去学马了吗?”
  
      南宫琤笑了起来,“是啊,一开始我还有些怕,但慢慢的,觉着还挺有趣的,等到再过几日,我也能骑马去猎场了……”她目光清澈,再也没有了丝毫的阴霾,笑容竟是比晚霞还美了一分。
  
      两人随意的闲聊着,这时皇帝在一群臣子的簇拥下,大步走来。
  
      众人向皇帝行礼后,几个内侍将今日的狩猎结果禀告给了皇帝,皇帝连连点头,朗声问道:“今日狩猎的魁首是建安伯府世子裴元辰,不错!不错!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赏!”
  
      皇帝豪爽地赏了裴元辰一把大弓、一匹宝马,此举不止引来不少子弟艳羡的眼神,连不少贵女都将目光投注在裴元辰身上,觉得他果然是文武双全,名不虚传。
  
      南宫玥心里不由有些感慨,这位裴世子确实是不错,也难怪母亲林氏替南宫琤应下这门亲事,偏偏……算了,过去的事多思无益!
  
      裴元辰谢恩退下后,皇帝又赏赐了第二名和第三名,跟着好像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在某道颀长的身形上,问道:“君哥儿,你今日有何收获?”
  
      韩淮君忙出列,恭敬地作揖道:“回皇上,小侄今日毫无所获。”
  
      “君哥儿,怎么回事?”皇帝奇怪地问道,去年春猎,韩淮君可是第一日的魁首,可是今日竟一无所获?
  
      见此,人群中的齐王世子暗自冷笑,觉得自己这个庶兄今日可是在皇帝面前丢大脸了。
  
      韩淮君不慌不忙地答道:“回皇上,今日小侄与柏表弟和鹤表弟他们跑马去了,所以没有狩猎。”
  
      皇帝闻言倒是笑了,以长辈的口吻轻斥了一句:“你们这几个孩子啊,就是贪玩!”说着,他又看了一眼同样毫无收获的萧奕,了然地说道,“看来奕哥儿也和你们一起去跑马了。”
  
      “皇帝伯伯。”萧奕吊儿郎当地笑道,“侄儿还赢了不少彩头呢。”
  
      皇帝感兴趣地问道:“你的那些彩头拿过来给朕瞧瞧。”
  
      萧奕笑眯眯地说道:“全送给侄儿的媳妇了。”
  
      皇帝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啊你,还没成亲就懂先讨好媳妇了。”
  
      “那当然。”萧奕理所当然地说道,“侄儿的媳妇可是皇帝伯伯您亲自挑的。”
  
      皇帝笑得更加欢畅。
  
      周围的贵女们纷纷扭头羡慕的看向南宫玥,南宫玥抬头挺胸,目不斜视,但脸上已是飞霞一片。南宫琤拉着她的手,生怕她恼羞成怒,劝慰着说道:“三妹妹,世子这也是看重你,你可别恼了他。”
  
      南宫玥的眉眼皆是笑意,向着她说道:“大姐姐,我知道的。”
  
      皇帝心情甚好的又一一问了几个子侄今日的收获,只是在问到齐王世子的时候,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直到天色渐暗,这才收了兴致,摆驾回了猎宫,而猎台上的众人自然也散了。
  
      等南宫玥姐妹俩到清夏斋的时候,白慕筱已经回来了,相互见了礼之后,南宫玥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沐浴更衣。
  
      跑了一天的马,南宫玥有些怏怏的,百合的精神却好的不得了,笑眯眯地说着:“三姑娘,这秋猎真是太好玩了,明年您可要也带奴婢一起来!”
  
      南宫玥见百合兴致颇高,便笑道:“那我明日放你一天假,你自己去猎场玩玩如何?”
  
      “三姑娘,她哪里是喜欢狩猎!”百卉笑着拆百合的台,“她是到处听墙角才是!”
  
      “什么听墙角啊!”百合不依了,嘟着嘴嗔道,“我就是到处找人聊聊罢了。”说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闪闪发光,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三姑娘,你知不知道太常寺卿家的黄夫人其实是良妾扶正?”
  
      “听说齐王世子今天根本没猎到一只猎物,都是侍卫帮着猎的!”
  
      “听说车骑将军府的二公子今天从马上摔了下来,还死要面子地说是马腿软……哈哈,太好笑了。”
  
      “还有还有,奴婢听说……”
  
      “对了……”
  
      夜就在百合叽叽喳喳的声音中渐渐深了,万籁俱寂……
  
      ……
  
      秋猎眨眼间就进入了第三天,在早晨最后一次祭天仪式后,皇帝亲自点了三位皇子以及几位世家公子一起随驾进猎场狩猎。这皇帝出行自然是声势浩大,出行前,就先由一千多名御林军进入围场里布围,一时间,马蹄翻飞,黄土飞扬,连地面仿佛都微微震动了起来。
  
      至于那些姑娘家,大都三三两两地自己玩去了。
  
      今日萧奕他们全都随驾去了,南宫玥便和傅云雁、原玉怡约了一起去附近跑马。
  
      三人带上几个身手尚可的丫鬟,绕着猎场的外围跑了一个时辰,原玉怡终于疲累地叫停:“玥儿,六娘,我们休息一会儿吧。”她的额头早已是香汗淋漓,脸上更是掩不住疲色。
  
      一身艳红骑装的傅云雁仍旧精神奕奕,故意用鄙视的眼神看了原玉怡一眼,亲昵地取笑道:“怡表姐,你真没用!才跑了这么一会儿就累了,应该让我祖母好好操练你一番才行。”
  
      “六娘,你就饶了我吧,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喜欢练武啊。”原玉怡转头向南宫玥寻求认可,“玥儿,你累不累?”
  
      南宫玥其实尚可,但还是配合地说道:“六娘,我也有些累了。我和怡姐姐就在这里休息片刻,你要是还想跑,就尽管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傅云雁本想下马与她们一起歇息,但突然想到了什么,碰了碰背在身后的弓道:“也好,阿玥,怡表姐,你们就在这里歇一会儿,我去给你们猎个山鸡回来。”说着,她也不等南宫玥她们答应,就夹了夹马腹,帅气地策马走了。
  
      南宫玥见叫不住傅云雁,干脆便给了百合一个眼色,让她跟上去。
  
      南宫玥和原玉怡下了马,随意地找了处草地,随行的丫鬟们利落地在草地上铺好了一块薄毯。两人就这样悠闲地席地而坐,吹吹风,看看景,好不悠哉。
  
      “可惜,希姐姐不能一起出来玩。”原玉怡有些婉惜地说道。
  
      秋猎这几日,蒋逸希因着“水土不服”,“病倒了”的缘故,一直没有出现,倒是她们几个每天都会过去瞧瞧她,与她说会儿话。
  
      “我们昨日去瞧她的时候,她的精神已经好了许多了。”南宫玥含笑道,“想必再过几日,就能与我们一起跑马玩耍了吧。”
  
      原玉怡想想也是,眉眼又舒展了开来,说道:“那等一会儿,我们再去瞧瞧她,她一个人待在猎宫也挺闷的。”
  
      南宫玥笑着应了。
  
      没多久,就听哒哒的马蹄从前方传来,很快那熟悉的黑马和熟悉的艳红身影就映入她俩眼帘,南宫玥和原玉怡互看了一眼,都是含笑。
  
      是傅云雁!
  
      傅云雁不止是自己回来了,还如她之前所言地带了一只硕大的山鸡回来。
  
      百合也跟着一起回来了,笑着赞道:“傅姑娘的箭术果然是厉害,奴婢都还没反应过来,傅姑娘的箭已经是一箭射穿了山鸡的眼珠!”
  
      “那是。”傅云雁利落地从马上跳下,“怡表姐,阿玥,我来烤山鸡给你们吃,我做得叫花鸡可好吃了!”
  
      “六娘这句话倒是不假。”原玉怡笑着点头道,“她也就这道菜拿得出手!”
  
      原玉怡本意是调侃傅云雁,可是傅云雁完全没觉得不好意思,还理直气壮地应了。
  
      三人其乐融融,气氛很是轻快,一直到吃了烤山鸡,又休息了半个时辰,这才再次上马原路返回。等回到猎宫,她们便一块儿去了蒋逸希那儿。
  
      从蒋逸希那儿出来时,已经快申时了。
  
      这时,不止是原玉怡,就连南宫玥都露出了疲态,傅云雁忙道:“阿玥,怡表姐,你们赶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说着,她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的体力还是太差,以后应该常到我家多练练才是……”
  
      三人又说了几句,便分道扬镳。
  
      回了清夏斋后,南宫玥沐浴更衣,之后便悠闲地半躺在美人榻上看书。
  
      “三姑娘,”等一本书看完一半,百卉苦笑着走进来了,禀告道,“方四姑娘来了,说是镇南王妃命她给您带一句话。奴婢说姑娘您睡着了,她就在外面等了足足一个时辰,看样子还会再等下去。”她心里不得不佩服方四姑娘的“耐心”,这几天几乎是天天来访,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拒绝的次数多了,今日倒知道拿镇南王妃作依仗了,而且还偏就待着不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