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08愿嫁

208愿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宫玥站起身来,迎上建安伯和建安伯夫人希冀的眼神,艰难地说道:“伯爷,夫人,请随摇光到外室说话。∵八∵八∵读∵书,.↗.▲o”
  
      建安伯和建安伯夫人都是心中一沉,若是好消息,摇光郡主完全可以直说,也就是说……建安伯夫人的身子又晃了晃。
  
      “郡主,请在这里说吧!”裴元辰突然出声道,声音中掩不住的涩意,却又无比坚定,“我要知道我的病情。”
  
      南宫玥犹豫地看了看建安伯,建安伯揉了揉眉心道:“郡主,你就直说吧。”
  
      南宫玥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缓缓道:“伯爷,夫人,世子,张太医的诊断无误,裴世子现在的情况不太妙,虽然可以尝试医治,但是瘫痪的可能性有八成。”说话的同时,南宫玥心更沉重了。裴元辰正傎芳华,前途无量,这若是就此不良于行,不仅是对他何其残忍,恐怕也会成为南宫琤永远解不开的心结。
  
      就算是建安伯夫人早有了心理准备,如今再次听南宫玥也判了儿子的死刑,不免又受了一番打击,眼眶中又浮现一层薄雾,心中更是充斥着绝望。
  
      她几乎都要晕过去,但是想着儿子还是苦苦支撑着,如今最痛苦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儿子。
  
      “辰哥儿!”建安伯夫人紧张地看着裴元辰,他呆呆地躺在榻上,表情木然,眼中空洞,没有愤怒,没有嘶吼,没有泪水,却反而让她更为担心。
  
      “辰哥儿,你说话啊!”建安伯夫人拉着裴元辰的袖子又急又慌地说道,“别吓娘啊!你可不能憋着……”
  
      “娘,我想静一静。”裴元辰面无表情地低声道,“你们都出去吧。”
  
      “不行,辰哥儿!”建安伯夫人一口拒绝,心里惶恐不已。
  
      她的辰哥儿从小心高气傲,如今骤然摔至谷底,又如何能接受得了,万一……万一他一时想不开,那……
  
      裴元辰仿佛看出了建安伯夫人的心声,淡淡道:“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不会做傻事的。让我静一静。”
  
      建安伯夫人看了看建安伯,最后还是建安伯又劝了一句:“辰哥儿,两成希望也是一线生机。”比张太医说的半成已经是好太多了。
  
      裴元辰还是没说话,建安伯叹了口气,道:“我们都出去吧,让他静一静。”
  
      南宫玥心中无奈地叹息,随着一起退了出来,临走前,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神情呆滞的裴元辰一眼。
  
      曾经的他,光芒万丈,一帆风顺,却陡然遭遇挫折,如珍珠蒙尘,身体上的伤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性情,也不知道他最后会如何……
  
      到了厅堂,刚坐下,建安伯就忙不迭地问道:“郡主。不知郡主可否替小儿医治?”
  
      南宫玥没有推辞,说道:“自当全力。我需要三天的时间来调配一种膏药,今日就先为世子开张方子,用上三日试试。”
  
      建安伯感激的直道谢,而建安伯夫人则急忙让丫鬟准备笔墨。
  
      南宫玥在书案前斟酌了很久,写下了一张方子,递给了建安伯夫人,仔细叮嘱了用法,这才告辞。
  
      漆黑的夜,月亮高悬,百卉在前方提着灯笼引路,南宫玥心情沉重地回到了清夏斋。
  
      百合立刻迎上来,禀告道:“三姑娘,大姑娘正在屋里等你。”
  
      “三妹妹!”屋内的南宫琤早就翘首以盼,急急地从里面走出。
  
      “大姐姐……”南宫玥自然明白南宫琤找自己的用意,只是自己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南宫玥拉着南宫琤进了屋,坐下后,没等南宫琤发问,就主动放缓了声音说道:“大姐姐,裴世子的情况不太好,很可能会就此瘫痪。”
  
      瘫痪!?
  
      南宫琤只觉得整个人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似的,脸色瞬间雪白如纸。
  
      “怎么会这样?”她全身都开始不住地发抖,自责、愧疚如同潮水似的席卷全身,“这都怪我,若不是为了救我,他何致于如此!”若不是为了救她,他现在一定还好好的,仍然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可是现在……想到这里,她的心揪成了一团,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着,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大姐姐,”南宫玥连忙为她顺气,并安慰道,“你别太过自责,更不能绝望。如今也只是’很可能’,并非绝对,每个人对药物和治疗的反应都不同,我先给他治疗一段时间看看,也许结果比我预想的要好也说不定……”当然痊愈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
  
      南宫琤抬起头来,明眸中似有水光涌动,哽咽道:“谢谢你,三妹妹,我没事,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南宫玥起身相送,劝慰道:“大姐姐,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一切会好起来的。”
  
      南宫琤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南宫玥留步,跟着便带着书香离去了。
  
      南宫玥看着她萧索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猎宫的光明殿内,皇帝也已经得知了疯马伤人一事,雷霆震怒,急招了大理寺卿彻查此事,限定七天内一定要给他一个结果。
  
      大理寺卿惶恐不已,但是只能唯唯应诺,领命退下,感觉自己真是飞来横祸,那匹该死的疯马竟然好死不死地把伤了那么多人,也不知道马房的人是怎么在做事的……
  
      这一晚有人悲有人怒有人苦,有人一夜辗转难眠,亦有人枯坐到天明。
  
      当南宫玥次日一早起来,听百合说南宫琤昨天夜里最后居然又去而复返,在外面坐了一夜之后,南宫玥震惊极了。她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并穿好衣裳,让百合请南宫琤进来。
  
      南宫琤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愁绪,不好意思地对南宫玥福了福身道:“是我打扰三妹妹休息了。”
  
      南宫玥连忙道:“大姐姐何须如此客气。”接着又问,“大姐姐一夜没睡,可是为了裴世子之事?”
  
      南宫琤点了点头,惨淡的樱唇有些哆嗦,“三妹妹,你告诉我,他是不是真的会瘫痪?”
  
      南宫玥心中叹气,委婉地换了一个角度答道:“大姐姐,还是有两成的希望的。”
  
      “只有两成吗?”南宫琤喃喃道,眸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仿佛做了某种决定,又道,“三妹妹,我想去看看裴世子。”
  
      “这个……”南宫玥有点为难,她与南宫琤都是未出阁的姑娘家,没有长辈陪同,这样贸然前去实在有些与礼不合。更何况这猎宫人多眼杂的……
  
      “我知道这事为难三妹妹了。”南宫琤也知道自己的要求让人为难,可是除了南宫玥,她也不知道找谁帮忙好。“可是我真的想亲眼看裴世子一眼。”她一脸祈求地看着南宫玥。
  
      南宫玥沉吟了一下,终于点头道:“不如这样,我把阿奕找来,让他陪我们一起去吧。”
  
      “多谢三妹妹。”南宫琤目露感激。
  
      南宫玥忙让百卉去寻萧奕,不一会儿,萧奕就亲自来清夏斋接她们姐妹俩,陪同着一起去了清风阁。
  
      萧奕被小厮引着去探望裴元庆,而南宫玥和南宫琤则被丫鬟带去花厅见了建安伯夫人。
  
      建安伯夫人目光复杂地在这对姐妹花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南宫玥身上,客气地问道:“不知郡主今日前来是……”昨日才说了要三日后才来治疗,今日却一早就过来,还带来了南宫琤,显然并非为了治疗之事。
  
      建安伯夫人故意无视南宫琤,已经明显地透露了她的不满,气氛一时就有些尴尬。
  
      南宫玥担心地看了南宫琤一眼,却见她面不改色,显然心里早有准备。
  
      “夫人。”南宫琤上前一步,神色恭敬地向建安伯夫人行了大礼,“裴世子是为了救琤而受伤,琤在此郑重谢过夫人和世子。”
  
      “南宫大姑娘不必如此多礼。”建安伯夫人冷淡地说道,“犬子救人是他自愿的,即便不是姑娘当时也会有其他阿猫阿狗。”她心里有几分不悦,他们建安伯府可不稀罕那一声无用的道谢。
  
      “夫人说的是。”南宫琤仍旧面色如常,点头道,“世子侠义,不管是谁,当时他都会救的。”
  
      建安伯夫人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心道:南宫琤这是什么意思,还真把自己的客气话当回事了!
  
      “还请夫人放心。”南宫琤似是没注意到建安伯夫人的脸色变化,若无其事地接着说道,“建安伯府同南宫府两家议亲之事,不会因裴世子受伤而中断。”
  
      南宫琤的话如同一道惊雷,让屋子里的众人心里起了惊涛骇浪,整个花厅寂静无声。
  
      建安伯夫人震惊地看着南宫琤,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南宫琤居然会说出这么番话来,几个月前两家的相看,自己本就不情愿,是看在吏部左侍郎夫人钟氏的面子上,勉强见上一见,谁知道最后搞成那样……
  
      过去的事且不提,儿子现在这种情况,南宫琤竟然还愿意嫁过来?建安伯夫人心情很是复杂,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连南宫玥一时都怔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南宫琤的意思是想嫁给裴元辰?这就是她昨晚一夜没睡得出的结果?
  
      南宫玥和建安伯夫人心中都久久无法平静,唯有南宫琤反倒是平静得很,她的目光清澈,神情坦然地面对二人。
  
      南宫玥不知道该说什么,南宫琤则镇定地说道,“不知我可否探望一下世子?”
  
      建安伯夫人好像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叫了一个嬷嬷过来领南宫玥和南宫琤过去见裴元辰。
  
      可是南宫琤终究是没见到裴元辰,一个丫鬟传裴元辰的话,把她拒在了门外。可就算是如此,南宫琤还是神色自若,让南宫玥不得不感慨她这个大姐姐真的不一样了。
  
      不多时,待萧奕出来后,三人便告辞出了清风阁。
  
      一直把南宫玥和南宫琤送到清夏斋前,萧奕这才依依不舍、三步一回头地走了,直到南宫玥回头向他笑着眨了眨眼睛,这才眉飞色舞的离开了。
  
      回到清夏斋,南宫玥拉着南宫琤急急地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才正色问道:“大姐姐,你刚刚对建安伯夫人所说的话,真的想明白了吗?”虽然裴世子的身份不低,但若是他真的瘫痪了,以后娶亲恐怕只能择小门小户,相比之下,南宫府已经是建安伯夫人能有的最好的选择了。
  
      南宫琤一霎不霎地看着南宫玥,坚定地说道:“三妹妹,我想得很清楚了,我要嫁给裴世子。”
  
      “大姐姐,裴世子对你救命之恩,我知道你心怀感激,可是这婚姻可是终身大事,不可一时意气……”南宫玥沉声道,“你可要考虑清楚,更何况,我看裴世子也未必会答应。”
  
      “三妹妹,我不必劝我了,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我要嫁给他。”南宫琤再次道,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十分果决,“无论今后如何,我都会陪他一生一世。”
  
      “大姐姐……”
  
      南宫琤目光镇定地说道:“先前与裴家议亲的时候,爹爹并没有反对。南宫家与裴家的联姻应该并没有问题。”
  
      南宫玥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裴世子极有可能会瘫痪,作为妹妹,她不愿意南宫琤的后半生就这样毁了。可是,裴世子是为了救南宫琤才会落到这个下场的话,从这一点来说,南宫琤的选择没有错。
  
      “三妹妹。”南宫琤坚定地说道,“这一次我是真的认认真真的考虑好了,也想过我嫁过去后可能会遇到的任何问题,但是,我不会后悔的。”
  
      南宫玥定定地看着她,叹了口气说道:“大姐姐,这是你的选择,我也不好多嘴,但是婚姻之事,还是不能单单由我们两人来决定,等回了王都问过大伯父再说吧。”
  
      南宫琤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三妹妹,我就先告辞了。”
  
      南宫琤的那一句不止是在南宫玥心中掀起一片涟漪,此刻,建安伯夫人心头萦绕不去的,也是此事。
  
      “刘嬷嬷,”建安伯夫人呆坐了好一会儿,突然说道,“你说,那南宫大姑娘是真心的吗?”
  
      刘嬷嬷迟疑一下,道:“应该是真心的吧,婚姻之事又怎能随便说。”
  
      建安伯夫人迟疑地说道:“可是我若真上门去提亲,别人会不会认为我们建安伯府挟恩以报?”
  
      “这哪会呢!”刘嬷嬷忙安慰道,“两家之前本就在议亲,现在也只是继续而已。”
  
      建安伯夫人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南宫大姑娘能亲自来一趟,说出这一番话来,若是真心的,倒算是桩好姻缘了。”最起码南宫琤是心甘情愿的,以后必能好好过日子。这若是另选她人,身份上先不说,很可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那可真要苦了辰哥儿一辈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