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21妄念

221妄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伯夫人猜到林氏另有要事,又说了两句,便识趣地告辞离去。
  
      玲珑这时又来禀报说,白老夫人周氏和白二夫人俞氏已经被引去了荣安堂。
  
      林氏急急地赶往了荣安堂,还没进门,就听里面传来了俞氏略显尖锐的声音:“亲家老夫人,我和母亲今日来是想见见筱姐儿。”
  
      周氏和俞氏怎么说也是白慕筱的亲人,这个要求也是合情合理,苏氏便应了:“冬儿,去把表姑娘唤来,让她给她祖母、二婶请个安,莫失了礼数。”
  
      林氏与传话的冬儿擦身而过,然后步入荣安堂的正堂,客套地说道:“刚刚有事担搁一下,真是怠慢白老夫人和二夫人了。”
  
      周氏、俞氏神色都有点不大自在,她们没有提前送上拜帖,就贸然前来,就算林氏不见她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几人僵硬地说了会儿话,白慕筱就随着冬儿来了,来的还不止是她,还有南宫雲。
  
      在南宫雲心中,这周氏和俞氏可是如吃人的老虎一般,上次吞了她一半的嫁妆,这一次也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鬼知道她们有什么企图,南宫雲又怎么放心让白慕筱一个人过来!
  
      双方见过礼后,俞氏就忍不住对着南宫雲发难道:“大嫂也真是的,筱姐儿怎么说也是白家的孩子,这离了白府后,就一去不复返了,也不来个只言片语的,教母亲这个做祖母的好生想念。”
  
      南宫雲锐利的目光朝俞氏看了过去,这个俞氏还真是没一句好话,话里话外都是说她的筱姐儿不孝。南宫雲按捺住心中的怒意,故意面露讶然道:“白二夫人你说什么?”南宫雲故意用称呼提醒俞氏自己如今已经大归,不再是白府的大夫人了。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俞氏,继续道:“难道逢年过节,白府没有收到筱姐儿派人送去的节礼?老夫人没有收到筱姐儿亲手做的鞋袜?”她眉头一皱,道,“白二夫人放心,我马上把人叫来问个清楚,若是胆敢私吞了筱姐儿送给老夫人的节礼,我定不饶他!每次送礼的礼单我这里也有一份,我们得仔细核对一番,定不让老夫人吃了这亏!”
  
      俞氏面露尴尬之色,南宫雲派人送来的节礼,白府自然是收到了,她之所以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着在孝道上先压南宫雲和白慕筱一头,好为接下来要说的事铺路而已,却不想被南宫雲当场反将了一军。
  
      俞氏只能僵硬地笑道:“筱姐儿送了节礼,我们当然是收到了,我刚刚那话的意思,只不过是因母亲思念筱姐儿大病了一场,有感而发,倒让你们误会了。”
  
      “怎么祖母病了一场吗?是什么时候的事?”白慕筱一脸忧心地看着周氏,皱着眉头向俞氏抱怨道,“二婶,祖母生病的事,您怎么也不与侄女说一声?祖母一向报喜不报忧,可是您也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是不是?”
  
      南宫雲一唱一和地颔首道:“白二夫人怎么也不派人过来通知一声?哎,就算是二夫人对我和筱姐儿再有怨言,也不该拿老夫人的身子开玩笑啊。”
  
      俞氏气了个倒仰,这是完全把周氏生病怪到自己的头上了啊!
  
      “大嫂,”俞氏装模作样地抹了抹眼角,“你这可真正是冤枉了我啊,母亲病了,我自然是紧着请来了好大夫,可是母亲那是心病,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说着俞氏看向了白慕筱,情真意切地说道,“筱姐儿,你祖母之所以会病完全是因为思念你,筱姐儿,你不如跟着我们回去吧?”
  
      白慕筱目光一冷,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周氏和俞氏这次来南宫府就是为了这个啊!
  
      南宫雲冷笑道:“老夫人有二夫人贴身服侍,妍姐儿几个在膝下承欢,居然还让老夫人因思成疾,哎,妍姐儿自小淘气,不会又惹老夫人生气了吧?”既然俞氏口口声声说周氏会病是因筱姐儿所致,那就不要怪她以牙还牙了!
  
      俞氏心中一寒:南宫雲好毒的心肠!居然敢坏她女儿的名声!
  
      周氏也气得不轻,觉得再跟南宫家耍嘴皮子也是浪费她们的时间,无论如何白慕筱是白府的子嗣,他们白府占一个理字,就算是闹到官府去,自己也不怕!
  
      周氏冷冷地说道:“筱姐儿,你若是还认我这个祖母,就跟我回去!”
  
      白慕筱还没说话,苏氏已经拉下了脸,不客气地说道:“亲家这是什么意思,当初那可是白纸黑字说得明明白白的,筱姐儿随母大归。亲家现在又想反悔不成?”
  
      “什么反悔不反悔的?”周氏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筱姐儿是我的孙女儿,我亲自带她回白家难道错了?还是……”她意味深长地看了苏氏一眼,咄咄逼人地斥道,“还是真像现在王都里所传言的那样,因着筱姐儿要做三皇子妃了,南宫府就要意图谋夺别人家的骨肉?!”
  
      这是怎么回事?!白慕筱心神一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事怎么会传到了府外头去了?明明她只是在南宫府里让人造势稍稍传了两句,但现在府里的传言还没达到她所期望的程度,府外竟然也人尽皆知了?
  
      白慕筱心底升起了一股冷意,觉得事情正在渐渐脱离她的掌控。
  
      苏氏皱了皱眉头,朝白慕筱和南宫玥看了看,心中闪过一丝不快。这两天她多少也听到了下人之间的一些传言,本来她想着过几日叫来南宫雲问上一问,可是没想到居然连周氏和俞氏都知道这事,甚至连外面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周氏见苏氏沉默,觉得对方是理亏了,越发得意,步步紧逼地又道:“亲家老夫人怎么不说话了!?莫不是真的让我说中了心思,所以无言以对了?哼,世人都说南宫府以诗书礼仪传家,我看根本就是徒有虚名!反正我今日是一定要带筱姐儿走!”
  
      “你!你……”苏氏被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脸色发白。
  
      “母亲,您可别吓我!”南宫雲紧张地看着苏氏,忙帮她抚着胸口,“您可别跟这种人较真啊!”
  
      苏氏深吸两口气,这白家也太不把他们南宫家当一回事了,不管这传言是真是假,她就偏不交出筱姐儿,看白家能怎么样!想到这里,她指着周氏和俞氏恨恨地道:“还不给我把她们两个给撵出去!”
  
      苏氏一句话,立刻有四五个膀大腰粗的婆子围了过来了,俞氏花容失色地挡在了周氏跟前,外强中干道:“你……你们敢对我们无礼?!”
  
      其中一个婆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白老夫人,白二夫人,我家老夫人有令,可别怪奴婢动粗!”
  
      周氏一看情况不妙,立刻话锋一转道:“老二媳妇,今天我们先回去。”跟着又向苏氏说道,“亲家老妇人,我劝你还是好好再想想,筱姐儿怎么说也姓白,就算令嫒已经大归,但是筱姐儿始终是上了宗谱的白氏女,是白家的子嗣,我要带她回去那也是合情合理!无论闹到哪里去,我们白家都是有礼的!”
  
      周氏知道今天想要带走白慕筱那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撂下狠话后,就和俞氏一起甩袖而去。
  
      周氏和俞氏走后,荣安堂中一片沉默,气氛有些压抑。
  
      白慕筱有些懵了,原本她是打算循序渐进,先让大舅父允了过继一事,再等过继那日正式告知白家,届时,自有南宫家替她摆平白家的障碍,可是没想到白家竟然这么快就得到消息?!白慕筱飞快地思索,虽然和预计的有所不同,但与其要时时防着白家从中做梗,不如现在就把过继一事提上明面!
  
      于是,白慕筱拉了拉南宫雲的手,使了个眼色,这才向恭敬地向苏氏告退。
  
      接着,林氏也被苏氏打发了下去。
  
      待她们离开后,南宫雲忙把下人打发了,还不等她开口,苏氏就一脸不快地质问道:“雲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家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母亲,”南宫雲亲热地坐到了苏氏身边,眼中露出喜意,“三皇子确是许了筱姐儿为正妃。”
  
      还真有其事?苏氏皱了下眉,虽有些不快被瞒在鼓里,但外孙女儿能许给三皇子还是让她十分喜悦的,连忙确认道:“雲儿,这事可不能乱说,你可确信?”
  
      南宫雲急忙颔首道:“是三皇子亲口向筱姐儿许婚的。”
  
      “雲儿,这事怎么不早告诉我!”苏氏有点埋怨地看着南宫雲,“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想着瞒我,还让白家先知道了!”
  
      “母亲。”南宫雲连忙赔笑道,“这毕竟还只是三皇子同筱姐儿之间的口头约定,事还没正式定下来之前,女儿哪里敢随意乱说?”
  
      说道这里,南宫雲眉头一皱,道:“也不知道白府是怎么得到的消息!?听她们的语气,竟像是整个王都都知道这件事了?”既然想不通,南宫雲也没太在意,话锋一转,怒道,“母亲,筱姐儿能被聘为三皇子妃本来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只要一想到那白家能因此成了皇亲国戚,女儿就不甘心啊!白府这样作践女儿和筱姐儿,凭什么让他们得了这天大的好处?!”
  
      说起这个,苏氏心里也觉得不舒服,白慕筱可是她的外孙女儿!但白慕筱毕竟是白家骨肉,于是,只能无可奈何地说道:“……那又能如何呢,周氏有一句话说得没错,筱姐儿哪怕现在住在南宫府,她也是上了宗谱的白氏女。”
  
      “母亲,女儿有一个主意。”南宫雲笑着压低声音说道,“反正女儿已经大归,女儿就想干脆让筱姐儿过继到南宫府,成为南宫家的女儿,那么到时候,与皇家联姻的就是南宫家了。母亲,你觉得如何?”
  
      过继筱姐儿!?苏氏震惊地看着南宫雲,继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确是个好主意……”苏氏心中开始打起了算盘,南宫秦不愿意南宫琤嫁入皇室,可若是过继白慕筱,通过白慕筱与皇家结亲,想来他应该不会拒绝吧?毕竟白慕筱只是南宫府的外甥女,并非亲女,而白慕筱又有着南宫家的血脉,想来以后她心里也定会向着南宫家的!最重要的是,三皇子也是属意白慕筱的!
  
      苏氏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妙极了。而且也不会白白便宜了白家!
  
      “母亲的意思是……”南宫雲激动又期待地看着苏氏。
  
      “等老大回来了,我就找他说去。”苏氏自信地笑道。
  
      南宫雲闻言喜上眉稍,这事若是由苏氏跟南宫秦提,事情定能顺利进行。
  
      母亲俩对视一眼,都是心情大好,说说笑笑,一直到太阳西下,南宫秦回府了。
  
      南宫秦一回府,便来荣安堂给苏氏请安,看见南宫雲亦在,不由眉头微蹙。白府今天来人的事,南宫秦已经听大管家说了。
  
      待南宫秦坐下后,苏氏就迫不及待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这是天大的好事,可不能就这样便宜了白家,想想当初那白家如此作践你妹妹和筱姐儿。现在她们眼看着筱姐儿有出息了,居然就厚颜地想着带筱姐儿回去!哎,以她们婆媳那贪婪的性子,谁知道将来筱姐儿会被拖累成什么样子!”
  
      南宫雲象征地抹了两把眼泪,泣道:“可怜筱姐儿小小年纪没了父亲,才被人欺负至此!”
  
      南宫秦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说道:“先把筱姐儿叫来吧。”
  
      苏氏和南宫雲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心中一喜。南宫秦既然没有当场否决,那就代表有戏,要不然叫白慕筱过来做什么?直接回绝不就是了。
  
      不光是苏氏和南宫雲这么想,就连闻讯而来的白慕筱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当白慕筱到了荣安堂,正准备向南宫秦行礼却是被南宫秦一句呵斥弄懵了。
  
      “筱姐儿,跪下!”
  
      苏氏和南宫雲一惊,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白慕筱却是心中疑惑:大舅父不是应该好言好语地与自己商量过继之事吗?怎么自己一来就让自己跪下?
  
      难道说是想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免得自己将来成为三皇子妃却不向着南宫家?
  
      白慕筱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中有几分不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