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32论弩

232论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官语白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韩凌赋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差点就要翻脸。∈八∈八∈读∈书,.≦.o≧总算他记得自己一贯温和如玉的形象,硬是按捺住了。
  
      就连皇帝都是面色一沉,眼神晦暗莫测。
  
      周围的文武大臣都是噤若寒蝉,已经有大臣暗暗摇头,心里不知道是感慨,还是敬佩:谁都知道皇帝因这新弩,兴致正高,这若是普通人还不干脆就趁热打铁地哄皇帝开心,没准还能因此蹭一点恩宠,这安逸侯还真是与众不同。
  
      亦有人眼中闪过讽刺,心想:官语白这作风,说好听,便是耿直;说不好听,便是榆木脑袋,不会做人,也难怪官家会落得如此下场……
  
      大概也只要大皇子和二皇子面藏喜色,却又不敢表露得太过明显。
  
      “安逸侯,与朕细细道来。”皇帝沉声道。
  
      “回皇上,”官语白不紧不慢地回答道,“皇上,此弩虽一次能发十二矢,但这十二矢却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便是其准度。”他顿了顿后,解释道,“方才臣和威扬侯都各发了十二矢,然每一次打在箭靶上的却不足一半。”
  
      之前试弩时,那十二道铁矢“刷刷刷”就飞了出去,肉眼几乎无法捕捉,最后只注意到箭靶上插了数支铁矢,却不曾细数过到底靶上射中了多少支。
  
      官语白这么一说,众人细细一数,便发现的确如此。
  
      皇帝若有所思,没有立刻表态。
  
      韩凌赋则暗暗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官语白要说什么,如果是这个问题的话,他和崔威早就已经发现了。他心里讽刺地一笑,刚才官语白夸夸其谈地说什么“玩意儿”,分明就是在哗众取宠,此刻看来,这个曾经被人传得如此神乎的官小将军也不过如此。
  
      “父皇,”韩凌赋上前半步道,“请听儿臣一言。”
  
      众臣见他胸有成竹,知道今日怕是有好戏看了。
  
      “三皇儿,你说吧。”皇帝自然是应允了。
  
      韩凌赋抬头挺胸,说道:“父皇,其实准确度的问题儿臣也发现了,除此以外,儿臣还发现这十二箭连发,每一箭的间隔时间亦有些不均,时快时慢……”
  
      韩凌赋淡定地朝官语白看了看,那眼神仿佛在说,他便干脆把这弩的缺点都说出来,看你还有什么刺可以挑!
  
      官语白平静地回望,唇边依然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对于韩凌赋的挑衅丝毫不以为异。
  
      韩凌赋不禁一阵气闷,但还是继续说道:“父皇,依儿臣所见,这几个缺陷看着是问题,但实际上也不是什么问题,”他自信地侃侃而谈,“今日倘若是儿臣与安逸侯一对一,或者是数人对数人,那刚刚所说的问题也会成为胜败的关键,但是如今这弓弩是拿到战场上人手一把,让数千人,甚至数万人使用,届时几万支箭齐发,漫天的箭羽又有谁能躲过?”
  
      闻言,威扬侯亦是点头,“皇上,微臣以为三皇子殿下所言不差,密集战术确实可以掩盖弓弩准度不足的问题。”
  
      皇帝沉吟一下,又向官语白淡淡地问道,“安逸侯,除此以外,这弩可还有什么不妥之处?”
  
      官语白云淡风清地回答道:“准度的问题乃为其一,这其二便涉及军需。这弓弩以铁矢为箭,造价不菲,即便是不计成本,仍需大量铁矿为后备支持,想要几万支铁矢齐发,那便需备上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铁矢,如此大批量配给,怕是有些难度。”
  
      这常规的羽箭以铁为箭头,以木为箭身,造价自然要比纯粹的铁矢便宜了许多。
  
      众臣交头接耳,也觉得官语白说得甚是有理,按照韩凌赋的计划,这简直不是与长狄打仗,而是是烧钱啊!
  
      谁也没想到韩凌赋仍旧是面色如常,沉稳镇定。
  
      韩凌赋嘴角微勾,官语白提及的这些问题早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官语白一眼,这才道:“父皇,这铁矢大量制造确实价值不菲,故而儿臣愿将父皇拨于儿臣开府的二十万两白银上交朝廷以充军资,助我大裕大败长狄!”
  
      至于这铁矿,官语白也许不知道,但是韩凌赋却知道大裕如今是不缺铁矿的,就在一月前,荆州刚刚又发现了两处新的铁矿,而这铁矿以及其他的矿权都必须收归国有,等于皇帝平白就有多了两处矿产。
  
      虽说这铁矢确实耗银两,但对付区区一个长狄,大裕还是耗得起的。
  
      韩凌赋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引来不少大臣赞同的目光,三皇子这真是为国为民,哪怕还未封王没有食邑,也不惜拿出自己的开府银子啊!
  
      而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心情几乎是随着官语白和韩凌赋的对话一时起一时落,此刻,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三皇子拿出二十万两白银是为国为父皇,那他们若是不做些什么,岂不是就代表心里没国没父皇?
  
      即便他们现在也提出愿意为军饷奉上白银,那也不过是被动式的响应,恐怕父皇也不会记得他们的好,等于这孝顺儿子都让三皇子做去了。
  
      皇帝满意地微微颔首,大笑道:“好!三皇儿,你有心了。”然后又赞了官语白一句,“安逸侯亦是考虑周到!”这行军作战最怕的便是军需供给不上。
  
      韩凌赋心里暗喜,面上诚恳地说道:“这是儿臣应该做的。”跟着笑吟吟地问官语白,语气温和而眼神中却掩不住挑衅的意味,“安逸侯,不知你可否还有其三?”
  
      他话里的火药味自然是瞒不过聪明人,只是谁也没想到官语白竟点了点头,温和地说道:“确有其三。”
  
      韩凌赋的面色几乎僵住了,但只能道:“还请安逸侯指教!”
  
      官语白比了一个手指,缓缓道:“请皇上给臣一炷香时间。”
  
      皇帝应了后,便有内侍去准备点香了。
  
      接着,官语白说道:“还请皇上安排一位御林军侍卫以一炷香为限,试验此弩。”
  
      官语白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韩凌赋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使了一个眼色,立刻就有一个大臣跳了出来,道:“安逸侯,皇上面前你还故弄玄虚做什么?”
  
      官语白不为所动地说道:“皇上,是否是故弄玄虚,只需给臣一炷香的时间,自可见分晓。”
  
      皇帝深深地看了官语白片刻,说道:“好,朕就相信你一回。”
  
      所有人都盯着官语白,不明白这一炷香的用意究竟何在。
  
      很快,一位御林军侍卫上前听命,便听官语白淡淡地吩咐他一刻不停地反复拿那张弩射箭,直到一炷香后方可停止。
  
      就这样!?
  
      不止是那位御林军侍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周围的其他人也震惊不已,面面相觑。
  
      御林军侍卫又跟官语白确认了一遍,便领命去试射了。
  
      “嗖!嗖!嗖……”
  
      铁矢一次次地射出,每一箭都迅如闪电,起初也许还有些新鲜感,但很快这种单调到近乎枯燥的场景就看得众人都有些疲了。
  
      刘公公轻声在皇帝耳边建议道:“皇上,不如到殿中去等吧?”
  
      皇帝的眉头动了动,还在迟疑,就见威扬侯拱手道:“还请皇上恩准微臣在此督查!”
  
      皇帝看了一眼那才烧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香,便颔首准了。
  
      既然皇帝进了太和殿,其他人自然也都浩浩荡荡地进殿去了,其中也包括官语白。
  
      眼看着官语白竟然完全没打算留在殿外等候试弩的结果,韩凌赋虽心中有些七上八下,也只好跟着众人进了太和殿。
  
      按照寿宴的流程,接下来就是五皇子、六皇子以及其他的宗室子弟继续为皇帝献寿礼,可是此刻皇帝显然心不在焉,说话都是淡淡的,看来根本没在意那些礼物。
  
      不止是皇帝,众人也都在想刚才发生的事,揣测着官语白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于是这接下来的时间,就见一道道目光时不时地朝官语白射去,反倒是官语白,竟是其中最淡定沉稳的一个,仿佛这事与他完全没有干系似的,举止优雅地品着美酒,吃着佳肴。
  
      官语白如此镇定,韩凌赋自然也不能输给他,努力谈笑风生,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这时间应该差不了吧……他不着痕迹地往殿外瞟了好几眼。
  
      这时,殿门口的方向传来一阵略显凌乱的脚步色,威扬侯大步走进殿来,一下子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只见他眉心微蹙,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一边走,一边朝官语白看了一眼,那一眼真是说不出的复杂,却令韩凌赋心中一沉。
  
      难道说……
  
      韩凌赋几乎不敢想下去,对自己说,不可能的!所有的问题他和崔威应该都考虑到了啊。
  
      “禀皇上,”威扬侯躬身行礼禀告道,“那把弩散了!”这若非他在现场亲眼所见,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那把弩竟然散架了!
  
      这一句话令得满堂震慑,面面相觑,悄无声息。
  
      韩凌赋失态地站了起来,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威扬侯脸色微微一变,心里对三皇子对他的质疑感到不悦。他既然身负皇命,督查试弩一事,自然是不敢有一丝懈怠,从头到尾,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甚至他到现在也还没想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刚刚试弩的御林军侍卫也匆匆进来了,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木质托盘,托盘上放的正是韩凌赋献上的那张弩,只是此刻它弩臂、弩弓和弩机已经散了开来,而那侍卫的脸上还有一道深深的红痕,似乎是被散架的部件击中的。
  
      韩凌赋的手在体侧握成拳头,微微颤抖着,心里被一个念头所盘踞: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他不由朝官语白看了过去,见对方嘴角微勾地饮着杯中之酒,仿佛这一切全在他预料之中。韩凌赋心中又惊又疑,官语白是真的有预见之能,还是他胆大包天敢在父皇的眼皮子底下动什么手脚?
  
      这时,内侍已经将托盘呈了给皇帝,皇帝凑近看了看后,脸色一沉,问道:“威扬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威扬侯忙回道:“回皇上,微臣亦百思不得其解,就在那柱香快要烧完时,那张弩突然就散了……”说着,他不禁又看了官语白一眼,“也许安逸侯可以为微臣解惑。”这个安逸侯真是可怕!他原本也曾听过其“算无遗策”的传闻,但也只不过当作是传闻付之一笑罢了,万万没想到这传闻竟还远远不如真人!
  
      皇帝的目光亦转到了官语白身上,目光审视地问道:“安逸侯,你早知道会如此吗?”
  
      这个问题大概也是殿中所有人心**同的疑问了。
  
      官语白站起来身来,平静地回答道:“回皇上,臣是凡人,自然无预知之能。只是以臣之经验,这把弩在弩臂和弩弓的设计上着实有些草率。虽可以勉强发射十二矢,但因为弩身结构不稳,以至于每发射一次,就会受到的一次冲击。方才臣在试射时,已隐约感觉到弩身受力过重,弩臂摇晃厉害,恐怕难以持久……”他唇角微扬,一派从容地说道,“此弩虽难以用于沙场,但它制作的确实有些意思,闲来无事间倒是可以拿来把玩一下。”
  
      皇帝本来因为这张弩被挑起满腔的热血,想着要给大裕的军队都装备上这种弓弩,以为这一次凭此就可以大胜长狄,甚至是以这个新型的武器对四方蛮夷起到震慑的作用。
  
      所以之前官语白说到此弩昂贵的时候,皇帝不以为意,贵有贵的好处,等于那些蛮夷即便拿到弩试图仿制,那也无法大批量给他们的士兵配备。
  
      却不想,这不过是一炷香的美梦而已!
  
      若不是官语白发现了这个致命缺陷,一旦耗费大笔军资把弩做了出来,送去沙场,这边厮杀方起,那边士兵们手上的弩就散了一地,这简直就变成一场天大的笑话了!
  
      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重”,皇帝心凉的同时,看向韩凌赋的眼神就变得冰冷起来,心里觉得这个三皇儿办事也太不牢靠,简直就是在他的寿宴上让满朝上下看笑话啊!
  
      “父皇……”韩凌赋知道这次他在皇帝心中恐怕是真的要一落千丈,心凉如冰,却只能强自镇定,道,“这弩才刚研制出来,还有些毛病,但是它的威力父皇也看到了,儿臣相信只要再改进一番,一定可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