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56托孤

256托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捷报!捷报!南疆大捷!”
  
      一封三千里加急的捷报随着奔驰而过的俊马,响彻在王都的大街,随之传遍了整个王都,一直传到了御书房。%∷八%∷八%∷读%∷书,.≮.※o.
  
      “好!好!”
  
      皇帝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从他即位以来,大事小事不断,尤其是这两年来,更是战乱频频,难得有这样一件大喜事,实在让他欣喜若狂。
  
      南疆大捷!虽然南蛮还没有尽数撤退,但萧奕领兵一举拿下了被南蛮所占的两座城市,又断了他们的补给线,足以让南蛮军元气大伤。
  
      这可是大裕与南蛮交战后的第一次大捷。
  
      皇帝看着捷报越看越开心,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大喜过望地说道:“阿奕果真没有让朕失望,干得漂亮!真是干得太漂亮了!”
  
      刘公公在一旁凑趣地说道:“这还是多亏了皇上您识人有方,才会有这次的大捷!实属我大裕之福。”
  
      “哈哈哈。”皇帝大笑着说道,“就你会说话。”
  
      随着捷报一起递上来的,还有萧奕的一封折子,皇帝心情很好的打开,看了没几行,就被逗乐了。这折子带着萧奕一贯的风格,里面大肆显摆了自己是如何英明神武,力克南蛮。皇帝越看越乐呵,笑着向刘公公说道:“怀仁,你瞧瞧这小子,也不知道谦虚些。”
  
      刘公公装作低头看了,口中则附合着说道:“萧世子就是实诚。”
  
      “朕当初把他派往南疆的时候,还担心过,毕竟阿奕从小就没上过沙场,生怕这万一刀剑无眼,可怎么办才好……不过,阿奕还真是没有让朕失望。”皇帝欣慰地说道,“说到底,这南疆军也是老镇南王一手打造出来的,只不过因这镇南王糊涂,再加上他一人难以兼顾全局,才会任由那些蛮子嚣张进犯。这阿奕可是名正言顺的世子,这一回去,自然群龙有首。南蛮又有何惧。”
  
      若是萧奕在这折子上为众将士请功,或者谦虚地把所有的功劳都归给皇帝,皇帝难免会心生顾虑,觉得他出去一趟便多了几分心机。但是,萧奕却支字未提其他将士的功劳,虽是显摆自己,却又不是那种骄傲自满的口气,反而像是一个小辈在向长辈表示自己很是能干一样,这让皇帝很是欣喜。
  
      皇帝也不知不觉把自己代入到了长辈的身份里,只觉得萧奕不愧是自己教养出来的孩子,这才第一次出征就能立下大功。
  
      “赏!一定要大赏。”皇帝龙心大悦道,“唔……阿奕不在王都,那就赏玥丫头好了!怀仁,你也帮着朕想想,有什么可以赏的。朕记得早先刚进贡了几颗东珠,小姑娘家家的,应该会喜欢这种东西……”
  
      皇帝兴致一起,干脆让刘公公取来了私库的册子,亲自挑了好些东西,不止赏赐到了镇南王府,同时还有咏阳大长公主府。尽管萧奕的折子没有提,但送来的捷报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写了那些有功的将士,就连傅云鹤的名字也在上面。
  
      当满满当当的赏赐送到镇南王府的时候,南宫玥正要准备去前院的书房,闻言便先去接了旨。
  
      南疆大捷!
  
      南宫玥弯起了唇角,她就知道阿奕是绝对不可能会败的。他前世可是一路从南疆打到了王都,掌控了整个大裕,又岂会输给这区区的南蛮。
  
      送走了刘公公后,南宫玥让百合把所有的赏赐登册入库,特意把那颗东珠取了出来,打算下次回南宫府的时候送给林氏。她心情甚好的打赏了所有的下人们每人一个银裸子,王府上上下下顿时喜出望外,只觉得这府里有了主母果真是不一样,又有新衣裳,又有赏赐,每个月还有两天休沐,这日子过得简直太好了。
  
      府里的下人们个个面带春风,就好像过年一样。
  
      南宫玥带着百合百卉到了外院书房,此时,朱兴早已候在了书房外面,见到她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南宫玥抬手免礼,自行进了书房,坐在了书案后面。
  
      她刚一坐定,朱兴就忙不迭地回禀道:“世子妃,已经查到了。继王妃的姨娘确实姓牛,牛家是方家的家生子,继王妃的姨娘原本是方家三老爷的丫鬟,后来开了脸作为了通房,待到生了一个庶子后才被抬为姨娘,随后又生了继王妃。这牛姨娘只生过他们兄妹俩,后来便不得宠了,直到继王妃嫁入王府为填房后,这才翻了身。”
  
      那天,从庄子上回来以后,南宫玥便让朱兴去查这件事了。
  
      虽然王都距离南疆千里迢迢,但这镇南王府里多少还是有些从南疆来的老人的,有些消息不难打听到。
  
      南宫玥微微颌首,问道:“这么说来,那牛管事还真就是继王妃的舅舅了?”
  
      “应该没错。”朱兴忙回答道:“……属下已经派人回了南疆,过些日子就会有确切的消息过来。”
  
      南宫玥思忖了一会儿,索性直截了当地问道:“当年,老王爷一共留下了多少人?我曾听世子爷提过,应该不止你们四个吧。”
  
      “不止。”朱兴的面上现出一抹哀伤,“老王爷一共给世子爷留下了十二个亲信。但最后只剩下我们四个活着见到了世子爷。”
  
      南宫玥继续追问道:“那可曾还有一个大管事?”
  
      “确有一个大管事,申大管事跟着老王爷二三十年了,一直都管着老王爷的产业。老王爷过世后,申大管事忠心殉了主……”
  
      “殉主?”南宫玥目光微凛,说道,“你好好说说。”
  
      朱兴努力回忆着说道:“……自从老王爷过世以后,申大管事就一直在为老王爷守陵,直到老王爷一周年的时候,一头撞死在了老王爷的墓前,殉了主。”
  
      南宫玥垂眸沉思,忽而出声道:“柳合庄的那婆子说,牛管事是在老王爷去了后一年到那里的,代替了原来的管事。”
  
      “是啊……”朱兴先是呆呆地点了点头,随即猛地反应了过来,脱口而出道,“世子妃,莫不是……”
  
      南宫玥淡淡地说道:“老王爷即已托孤,申大管事若是忠仆就该为世子爷好生打点好这些产业,毕竟那个时候,世子爷年纪尚幼。可是,他却置老王爷的遗命不顾,反而在事隔了一年后‘自杀殉主’,你不觉得这其中很有可疑吗?”
  
      朱兴满头大汗,回想起那个时候,他们都为了申大管事的殉主而悲痛,却并没有想过,这会是人为安排的……
  
      南宫玥长长叹了一口气,显然,自从申大管事过世后,便少了可以替萧奕打理产业的人。
  
      南宫玥在当初看账册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了,老王爷即然给萧奕留下了如此多的产业,为什么就没有留下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来为他打理呢。不然,也不会因为主家多年未曾过问,就奴大欺主至此。而事实上,老王爷果然是留了合适的人,只可惜,没能等到亲自把这些产业交到萧奕的手里,就被人害了性命。
  
      若是申大管事还在的话,现在应该不至于此。
  
      南宫玥沉思着问道:“老王爷托孤之事有多少人知道?”
  
      “老王爷生怕届时因这些产业而引来纠纷,便让萧家族中的五个族老做了中人。但王爷和继王妃应该不知。”朱兴说道,“老王爷曾有过叮嘱,直到世子爷成亲后,再把这些产业当着王爷和五个族老的面交还到世子爷的手里。”
  
      南宫玥又跟着问道:“这些房契地契这些年都是谁在保管?”
  
      “都放在大丰钱庄,我们来投奔世子爷的时候,这才取出。”
  
      “所以,这些年来从未有人过问?”
  
      朱兴羞愧的点点头,并说道:“到了王都交给了世子爷后,就由程昱在管着,后来又交到我手里了。”
  
      无论是程昱还是朱兴,他们都是从沙场之上下来的,若论行军打仗,他们不会输给别人,但说到打点庶务,清理账目,那就真得两眼一摸黑了。
  
      他们就等着有了世子妃后,世子妃可以接手这一切。
  
      “我明白了。”南宫玥了然点头,说道,“据我猜测,应该是有谁把托孤之事透露给了继王妃。”所以,继王妃才会仗着萧奕年纪尚小,插手到这些产业里。
  
      除了柳合庄外,也不知道她还知道多少,更不知道她还插手了多少。
  
      光是柳合庄每年都有这么多的收益进了小方氏的手,还给萧奕留下了洗不清的骂名!真是好算计啊!是想等到萧奕恶名昭彰时就能名正言顺的夺了他的世子位吧。
  
      可惜她的算盘打错了。
  
      南宫玥按耐住心中的恼怒,语气平静地问道:“牛管家和郑直可有消息了?”
  
      “已经派了人手去寻,从王都到南疆,这一路上都布下了人。只要他们敢回南疆,就不会逃出我们的手心。”
  
      南宫玥点点头,又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对了,申大管事可还有家人?”
  
      朱兴回道:“在申大管事去了后,就由王爷作主,放了他们全家的奴契。”
  
      “你安排人去寻一下。若是能找到申大管事的子侄,可以问问他愿不愿意来王都。”
  
      朱兴有些意外,问道:“世子妃是要用他们?”
  
      “我们府里现在缺一位打理庶务的大管事。老王爷既然如此信赖申大管事并托了孤,或许他的子侄也可一用。”在南宫玥看来,托孤往往只会选择那些真正忠心耿耿之人,不但是自己忠心,其家人也必要忠心,否则又怎么可能将爱孙托付呢。她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是不是要用,我还得亲自看看人才成。”
  
      朱兴躬身应了下来,“是。世子妃。”
  
      “就先这样吧。”
  
      南宫玥站起身来,回了抚风院。
  
      她还有不少账册要看呢。
  
      上次她就只顾着查账了,至于其他的比如柳合庄更换过管事之类的细节她都没有留意,现在还需要再好好看一遍,看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什么线索。
  
      小方氏既然敢把手伸这么长,自己若不想个法子跺了她的手,还真是说不过去!
  
      南宫玥振奋起精神,向着百卉吩咐道:“今儿让小厨房给我准备一个佛手金卷,一个芙蓉鱼骨,还要长春羹和翡翠银耳,其他的你们看着上。”不吃饱些,怎么有力气和他们斗呢!她想了一下又道,“今日大喜,府里上下每人都添一个肉菜,让大厨房来做。”
  
      “是,世子妃。”百卉笑吟吟地应了,“那些小丫鬟们一定会乐坏的。”
  
      自从南宫玥从柳合庄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小书房里大半天都没有出来,甚至就连晚膳也没用。那之后几日,她都有些心绪不佳,整日沉思着,让百卉实在有些担心,见她终于打起了精神,也不由松了一口气,赶紧吩咐了一个二等丫鬟去办了。
  
      阖府皆是大喜,一个个全都笑逐颜开,巴不得天天都有捷报传来。
  
      而这来自南疆的捷报,也影响了整个王都。
  
      本因着连番大战,虽然都远在边疆,但多少还是影响到了人心,这次的捷报一传来,本有些惶惶不安的人全都大松了一口,争先奔走相告,整个王都的氛围才不过一夜间就变得轻快起来。
  
      就连酒楼茶馆里谈论的也皆是关于大捷的话题。
  
      所有的人一个个全都自信满满地说着“大裕必胜”。
  
      而萧奕的信也在捷报传来后没几日,送到了王都。
  
      一得到信,百合欢天喜地就奔进了屋子,人未到,声先至,“世子妃,世子爷来信了。您快看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