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67遗物

267遗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刺客!”
  
      冯管事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失声惊叫起来:“快来人!快来人,有刺客!”
  
      冯管事心里一片冰凉,他根本不懂武功。世子妃身边就带了两个丫鬟和任子南这个缺了条胳膊的,这一次恐怕是不妙……
  
      四个蒙面人压低身子,猛地加速,如同一头头黑豹一般朝南宫玥逼近。
  
      百合一边上前,一边道:“表姐,你保护世子妃。”说着又是一鞭子抽了出去,如同灵蛇出洞一般,卷住一个蒙面人,然后大臂一挥,顺势将对方甩了出去。
  
      与此同时,如幽灵般的萧暗不知何时也出现在混局中,还没有挥剑,已经一脚踢翻了一个蒙面人。
  
      为首的蒙面人瞳孔一缩,高举手里的长剑,扬声下令道:“都给我上!谁杀了世子妃重重有赏!”
  
      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南宫玥神色一凛,心想:这些人到底会是谁派来的?最近她得罪的人应该也就是那么几个……
  
      “是,老大!”另外三个蒙面人齐声喝道。
  
      其中两个蒙面人朝萧暗夹击而去,而另一个抓着空隙往南宫玥冲来,一把把银剑如吐信的毒蛇般。
  
      “凭你?!”百合不屑地冷笑,又是一鞭挥出,准确地卷住了对方的脖子,她微微施力,猛地收紧。
  
      “嗖!”一支冷箭突然从一棵树上疾射而来,快若流星,目标正是百合。
  
      百卉一见,失声叫道:“百合,小心!”
  
      百合赶忙要躲,但是她的对手突然死死地拽住了她的鞭子,让她的动作停顿了一瞬……交手之时,只需那短短的一瞬,便是决定胜负与性命的关键……
  
      百卉吓得脸色一白,眼看着那支冷箭就要刺中,一道灰色的身影忽然大步上前抓住百合的胳膊一个扭身,只是这一寸的距离,那支冷箭便在百合的身旁险险地擦过,惊得百合都难免出了一头冷汗。
  
      她自觉这次丢脸丢大了,恼羞成怒地一个手刃劈在了那个蒙面人的后颈上,把对方打晕了过去。
  
      跟着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一个黑影从刚刚那颗大树上掉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面上。然后萧影轻盈地从树上跳了下来,拍了拍手,笑吟吟道:“百合,不用谢。”
  
      百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想:谁要谢你啊!
  
      与此同时,萧暗也解决了另外两个蒙面人,这里已经只剩下那个为首的蒙面人了。
  
      原来世子妃的身边居然有暗卫!一旁忐忑不安的冯管事总算是暗暗松了口气,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眼看着几个手下都被制服,为首的蒙面人瞳孔猛缩,黑色蒙面巾下的面色惨白如纸,他直觉地转身就要逃跑,可是萧影哪会允许,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说,你是谁派来的?”萧影笑眯眯地看着他,看来亲切地就像是相熟的故交一样,可是看在那蒙面人眼里,他却仿佛一头瞄准了猎物的秃鹰一般。
  
      蒙面人反射地后退了两步,却听到后方传来一阵不屑的冷哼声,萧暗不知何时出现在他后方。
  
      蒙面人又想往另一个方向躲,但是萧暗已经利落地劈出一掌将他打晕了。
  
      萧影没好气地抱怨道:“萧暗,你怎么把他打晕了,他还没出招……”
  
      他的话很快在萧暗冷冰冰的眼神中咽回了肚子,一起相处了十来年,就算萧暗不说,萧影也读懂了他的意思:暗卫的职责是保卫世子妃的安全,审问什么的,交给世子妃和朱兴他们便是。
  
      萧影无奈地俯身一一撕掉了那些蒙面人脸上的面巾,指了指那一张张平凡得混到人群中就记不住的脸问道:“世子妃,这些人您可认得?”萧影也就是这随口一问,以防万一而已,事实上,就算是南宫玥认得幕后的主谋,也不太可能认识这些杀手。
  
      南宫玥飞快地扫了一圈后,摇了摇头,“不认识。”
  
      跟着萧暗拱手请示道:“世子妃,这五个杀手死了三个,昏迷了两个,世子妃想要如何处理?”
  
      南宫玥沉吟一下,便吩咐冯管事把那三具尸体带去京兆衙门,说清楚事情经过,然后指着两个昏迷不醒的黑衣人道:“这两个人先带回柳合庄。”
  
      萧奕的身份多少有些尴尬,私下处置这些人虽无伤大雅,但日后若有万一难免成为把柄,还是走了明路会比较好。
  
      经过这个绝对称不上愉快的插曲,南宫玥自然是没心情去看后山那片荒地了,众人一起打道回府。
  
      南宫玥的身份着实太过醒目,没一会儿,世子妃遭人刺杀的事就如同野火一般传遍了柳合庄。
  
      南宫玥他们一回到柳合庄,朱兴和傅云雁就闻讯而来,傅云雁抢在朱兴前面飞快地冲到了南宫玥跟前,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着:“阿玥,你没事吧?”她自责地说道,“我该跟你在一起的。”
  
      朱兴见南宫玥安然无恙,总算也松了一口气,“世子妃,幸好您没事。”若是世子妃有个万一,他真是万死难辞其咎,更无法向远在南疆的世子爷交代!
  
      “我没事,倒是……”
  
      南宫玥几个字说得众人心中一紧,只见她看向了任子南,道:“百卉,取些金疮药给阿蓝。”
  
      金疮药?百合怔了怔,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任子南的左臂上有一条淡淡的血痕,双目微微一瞠。他受伤了?难道是那个时候……
  
      她不由想起了刚才若非任子南及时拉开了她,她这一次恐怕伤得不轻。可是,她却连对方受伤了也没有发现。
  
      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地垂眸,好吧,这一次,算她欠他一次!以后有机会一定还。
  
      百卉让人取来剪子,熟练地剪开任子南的袖子,替他上药包扎……就在这时,厅外远远地传来一片喧阗声和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没一会儿,楚大卫以及一干老兵步履匆匆地走进大厅来,神色中都掩不住焦急,尤其是楚大卫。
  
      直到看到任子南安然无恙地坐在圈椅上,楚大卫这才松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道:“阿蓝,我听说你受伤了?你没事吧?”楚大卫的表情中有一丝复杂,怎么也没想到任子南给南宫玥当护卫的第一天,南宫玥就遭到了刺杀……
  
      “爹,我没事。”任子南摸了摸刚包扎好的伤口,不在乎地说道,“只是一点擦伤罢了。”
  
      楚大卫释然的同时,不由朝身旁的老闵看了一眼。这次受伤让楚大卫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弄巧成拙了。也许自己不但没有缓和同伴对世子爷的忌惮,反而还……
  
      果然,老闵的面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楚大卫的心情不禁变得沉重了起来,欲言又止。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老闵的表情有些不对,老闵的目光看得是地上昏迷的其中一个黑衣人。
  
      楚大卫试探地问道:“老闵,有什么不对吗?”
  
      “我认得他……我认得他……”老闵喃喃地说着,身体激动得微微颤抖起来,忽然,他灼热的目光猛地看向楚大卫,指着地上那个留着短须的黑衣人,“老楚,你难道忘了他吗?”
  
      老闵的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南宫玥微扬眉梢,也顺着老闵的目光看了过去,这个黑衣人看来四十岁出头,黝黑的皮肤,鹰钩鼻,人中和下颚留着短须,身形倒是健壮得很。
  
      如果说老闵认识他的话,那么他应该是……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微微眯眼,吩咐道:“萧影,把他浇醒。”
  
      “是,世子妃。”萧影本来正觉得无趣,南宫玥一吩咐,顿时两眼一亮,精神了。
  
      现在是腊月,不愁弄不到“凉”水。
  
      “哗啦啦!”
  
      冰得刺骨的凉水一头浇在短须黑衣人的头上,他激烈地打了哆嗦,就猛地睁开了眼。他的眼神有些迷茫,仿佛还没搞清楚置身何处,但很快就瞳孔猛地一缩,正欲跳起来,却被萧影笑眯眯地一脚踩在了胸口上,故意往下使力。
  
      黑衣人痛得脸都扭曲了,高声道:“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小的也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
  
      “是吗?”南宫玥淡淡地说道,“可是我这里好像有人认得你呢。”
  
      黑衣人心里“咯噔”一下,这里见过他的人应该不多……下一刻,便见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映入他的眼帘,对方那双浑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眼中的恨意浓到几乎要溢出来了!
  
      怎么会是这个老东西!黑衣人暗道不妙,面如死灰。这一次恐怕是逃不过去了……
  
      老闵仿佛想吃了他似的,狠狠地说道:“我认识你,过去的一年你来见了牛管事两次!”每一次都是悄悄地在后山……
  
      “牛管事”这三个字如同是一滴水掉进了烧热的油锅中,这厅堂中、厅堂外的数十个老兵的情绪瞬间炸开了,跟着又有好几个老兵说道:
  
      “我想起来了!他确实来见过牛管事!”
  
      “好像是在后山……”
  
      “如今他又来暗杀世子妃……”
  
      “……”
  
      老兵们越说越激动,他们终于明白了,终于确信了,牛管事确实没有跟世子爷没有任何关系,世子爷是真的有心来给他们养老的!
  
      这一刻,老兵们的心情复杂极了,他们真的冤枉了世子爷!
  
      南宫玥心里也是有几分感慨,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想到那个牛管事想要除掉她,反而让她有了意外的收获。
  
      “是牛管事派你来杀世子妃的?”朱兴气得几乎是七窍生烟,心道:好大的胆子,真是好大的胆子,仗着有小方氏撑腰,他们这些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朱兴不由想起了当年他们还有钱墨阳一行人被小方氏千里追杀的事,当初若非他们运气好,怕也早就命丧小方氏之手,而同样被老王爷托付的同伴们却已经死了好几个。
  
      一想起死去的同伴们,朱兴的心恨得如同火烧一般。
  
      黑衣人冷哼一声,不理会朱兴,只是道:“既然被你们抓住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他心里很明白,要是他把牛管事给招出来,别说牛管事,恐怕是王妃小方氏就不可能绕过他!
  
      看着他如此硬气,萧影重重地鼓掌道:“佩服,佩服,真是汉子一条!”说着他笑眯眯地看向朱兴,“朱管家,我听说你们军中有不少让俘虏招供的手段,不如教教我,让我也长长见识?”
  
      朱兴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冷冷地勾了勾嘴角道:“说起酷刑,我们大裕军中最厉害的酷刑也不过是五马分尸或者腰斩什么的,这一点确实是比不上南蛮,听说南蛮有一种酷刑,叫做活剥人皮,方法就是把活生生地人埋在土里,只在外面露出一颗脑袋,然后在头顶用刀割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水银下去,水银不断往下掉,就会生生地把人的肉跟皮拉扯开来……据说埋在土里的人那时候会痛得生不如死,却又无法挣脱,最后身体会从头顶‘光溜溜’地爬出来,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我倒是没试过,要不今天试试?”
  
      那个黑衣人已经听得面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不住地颤抖着……
  
      “果然是条宁死不屈的汉子啊。”萧影一边说,一边抓起他的一条腿,可是下一刻就闻到了一股腥臭的尿骚味,这个黑衣人竟然吓得失禁了,惊慌失措地说道:“我招!我招,是牛管事不甘王妃霸占……不对,是拿回了柳合庄,又作践了他的侄子,便命小的们前来暗杀世子妃……世子妃饶命啊!”
  
      厅内的众人不由掩鼻,而朱兴虽已猜到原因,但听到他亲口这么说,依然觉得有一股怒火直冲头顶,真是恨不得把这个人千刀万剐。朱兴深吸一口气,努力镇定自己的情绪,看了看南宫玥,见南宫玥挥了挥手,便对萧影和萧暗道:“先把这两个人看管起来,随后带回王府关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