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72信服

272信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央营帐内,一干将领们因着萧奕的决定一个个热血沸腾。
  
      营帐外,小将莫修羽和习决则还犹豫地徘徊在附近,不肯离去。
  
      昨夜他们连夜随田禾一起从奉江城赶回岭川峡谷,田禾吩咐他们可以先回自己的营帐歇息半日养精蓄锐,可是两人只要一想到镇南王竟然不愿提供补给,就觉得心中愤恨难平。
  
      将军他们已经进去很久了,也不知道有了结果没……
  
      习决有些烦躁,黑着脸道:“阿羽,你觉得世子会怎么做?”
  
      莫修羽冷冷道:“还能怎么办?要么继续进攻?要么……”他的嘴唇成一条直线没有再说下去。
  
      “世子会退兵吗?”习决缓缓地把莫修羽没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理智告诉习决,世子应该退兵,如今粮草不继,箭矢缺乏,士兵们虽然因为连场胜利士气高昂,但几场仗打下来,毕竟是军力渐疲……若是此次镇南王同意派兵支援,那么还能争取速战速决,尽量减少伤亡,以最小的代价夺回府中城。可偏偏……
  
      莫修羽面色阴沉得可怕,好一会儿,才道:“如今南蛮子士气大损,若是不趁胜追击,给了他们修生养息、调遣援兵的机会,这场战役恐怕又要拖上好几个月……到时候,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说着,莫修羽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手背上青筋凸起。
  
      “阿羽……”习决担心地看着好友,“我们一定会给你爹报仇的!”
  
      莫修羽是南疆军中一位偏将莫理之子,数月前,南疆战事初起之时,莫偏将带领一支千人兵马与南蛮在封阴城外一战,最后莫偏将战死,那一千人马亦是全灭。莫偏将是莫修羽唯一的亲人,莫修羽急于为父报仇之心,习决亦可理解,可是军令如山。
  
      “咚!”
  
      莫修羽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重重地一拳锤击在旁边的木桩上,咬牙切齿地说道:“若是王爷肯提供支援……”
  
      “莫校尉,习校尉,你们回来了啊。”一个惊讶的声音突然从莫修羽身后传来,莫修羽和习决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盔甲的士兵正在不远处,大概二十来岁。
  
      “我们刚回来。”习决忙带开了话题,“王健,你怎么起这么早?”
  
      王健沉沉地看了二人一眼,干巴巴地说道:“我去看看我爹。”
  
      “王百户的伤势如何?”习决关心地说道。
  
      “我爹他好多了。”王健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馒头,说道,“莫校尉,习校尉,他等着我给他拿早膳过去,我先走了。”
  
      习决应了一声,王健便走了,留下莫修羽和习决复杂地对视了一眼,眼中有着同一个疑问:他们刚才的对话王健到底听到没?
  
      与莫、习二人告别后,王健魂不守舍地到了伤兵营。
  
      除了中央营帐外,这附近最大的营帐恐怕就是伤兵营了,一个营帐中便有十来个床位。王健熟门熟路地走向最里面的一个床位,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挣扎着起身,容貌与王健有四五成相似,显然是一对父子。
  
      “爹,您别乱动,我扶您……”王健忙把王百户给扶坐了起来。
  
      王百户不以为意地笑道:“我只是伤了腿,又不是残废了……”然后想到了什么,问道,“阿健,田将军从奉江城回来了吗?”
  
      王健眸光一暗,僵硬地点了点头,而王百户却是两眼放光,又道:“太好了!那我们岂不会很快就可以攻打府中城了?”
  
      王百户这句话一下子吸引了营帐中的几个伤兵,皆是目光灼灼地看着王健,可是王健的脸色却更难看了,面沉如水。
  
      “还打什么府中城!”王健突然冷声道:“爹,王爷根本就没派支援过来,粮草,箭矢,援军……一个没有!”他目露愤然,跟着面色一僵,目光落在伤兵营的入口处,莫修羽和习决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
  
      莫修羽和习决眼神中有一丝无奈,看来刚才王健还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幸好他们不放心,跟了过来。
  
      这时,王百户也看到了莫修羽和习决,问道:“莫校尉,习校尉,你们俩不是也随田将军去奉江城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帐中的其他几个伤兵都是面面相觑,跟着七嘴八舌地问道:“是啊,莫校尉,习校尉,到底怎么了?”
  
      “难道王爷真的不同意支援?”
  
      “可是为什么啊?只要我们拿下府中城和开连城,南蛮子就只能退出南疆了……”
  
      “……”
  
      众士兵议论纷纷,都觉得匪夷所思,围着莫修羽和习决追问起来。
  
      习决想了想,镇南王既然下了命令,那么就算他们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大家总会知道的。
  
      习决叹了口气,便把这次去奉江城的所见所闻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虽然他二人没能亲眼见到镇南王,但是田禾的一句“王爷许是有别的考量”已经足以众士兵浮想联翩了……
  
      镇南王真的不打算支援世子爷!
  
      这个认知把士兵们都震住了,疑惑与震惊之后,怒火如野草一般疯狂地滋生起来,这种情绪仿佛会传染一般,急速地蔓延开来。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说道:“王爷既然不肯支援,难不成是想让世子爷退兵不成?”
  
      “退兵”两个字就一支利箭般深深地刺痛了在场每一个士兵的心,战争,便是以命相搏,以血为代价,这几个月来,大家从来没睡过一个真正安稳的好觉,每一次上战场都是眼睁睁地看着身旁的同僚一个个地倒下,运气好的,保住一条命,运气差的,便再也没机会睁开眼睛……
  
      每个人最盼望的事就是早日打退南蛮,然后便可以回到自己的家园,与父母亲人团聚。
  
      可是现在镇南王居然想退兵?
  
      不是因为战败而退兵,打了胜仗,却要退兵?
  
      这是何道理!
  
      “不能退兵!”一个缺了左胳膊的伤兵愤愤地挥着右拳道,“那可恨的南蛮子所到之处烧杀掳掠,还生生地屠了几城……我的全家老少就是……”他双目血红,几乎说不下去。
  
      四周的士兵都知道这个伤兵家本在封阴城,南蛮子破城之时,同时亦屠了城,他的全家全都死了,只剩他在军中服役反而捡回一条命,却是生不如死!他在战场上杀起南蛮子来简直是不要命,口口声声地说用他一条贱命无论杀几个南蛮子都是赚的!
  
      事实上,这军中孤家寡人的又何止是这一个,在这几个月的战争中,数不清的士兵都失去了亲人、朋友、同僚……每个人的心中都因此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窟窿,此刻那刺骨的冷风仿佛正呼呼地穿过那些窟窿,吹得他们心口发疼、发紧、发冷……
  
      “没错,不能退兵!”王百户坚定地附和道,“世子爷好不容易带领我们走到这一步……”
  
      “只差一步,我们就可以把南蛮子打退了,怎么可以退兵?”
  
      “难道王爷要把府中城和开连城拱手相让南蛮?”
  
      “……”
  
      士兵们你一言我一语,情绪越来越激动,就像那沸腾的热水般,有什么东西仿佛要从他们的胸腔里奔腾出来。
  
      伤兵营中的骚动吸引不少外面的士兵也围了过来,一群又一群,最后连伤兵营都呆不下,围堵到了伤兵营外,而四周还有越来越多的士兵听说了这边的动静,都闻讯而来,人越来越多,这一带就像是暴风雨夜海上的怒浪一般,汹涌澎湃。
  
      一直没有说话的莫修羽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坚定的光芒,握了握拳,大声道:“兄弟们,我们去找世子爷请命!决不能退兵!”
  
      他的一声高呼立刻引来周围士兵的响应,此起彼伏的呼声海浪般一声比一声高昂:
  
      “没错,不能退兵!”
  
      “我们去找世子爷请命!”
  
      “不打退南蛮子,决不退兵!”
  
      “……”
  
      士兵们群情激奋,以莫修羽为首朝中央营帐蜂拥了过去。
  
      外面的喧哗自然也惊动了中央营帐中的诸将领,他们簇拥着萧奕走出了营帐。
  
      一看到萧奕出帐,莫修羽第一个取下头盔,然后单膝跪下,恭敬地行军礼,紧接着,他身后的士兵也都取下了头盔,齐齐地单膝跪了下去……一眼看去,映入萧奕眼眸的都是黑压压的头颅,几乎遍布整片军营,气氛凝重而压抑。
  
      “世子爷……”莫修羽想说什么,却被萧奕一个抬手阻止了。
  
      萧奕的眼神果决而明亮,让莫修羽不自觉地信服了。
  
      萧奕环视了众士兵一圈,坚定地朗声下令:“众将士听令,明日拔营,进军府中。”
  
      不过是短短的一句话,众将士心中就感觉仿佛有什么被点燃了,一道道燃着希望火苗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萧奕的身上,这军中上上下下的心在这一刻同步了,所有人心中都有着同一个目标:
  
      誓死追随世子爷!
  
      杀退南蛮子!
  
      保我南疆安定!
  
      ……
  
      萧奕带兵强攻府中城的消息在第三日正午就传到了镇南王的耳中。
  
      “这个逆子,真是急功近利,有勇无谋!”镇南王看着手中的军报,忍不住拍了案桌,怒斥道,“断粮缺矢居然不撤兵,还想强行拿的下府中城,这分明就是在找死!”
  
      “王爷,要不要属下即刻带援军过去?”前来送军报的王孝杰试探地问。
  
      “不必了!”镇南王气得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但话出口后又后悔了,心中有些复杂,一方面他对自己说,得让那个逆子受点教训,但另一方面也担心如果不派援军过去,说不定真会出事……
  
      这萧奕再不孝,也是他的嫡长子……
  
      他正在犹豫着,门外就传来了一道禀报声:“王爷,王妃求见。”
  
      镇南王面色一缓,随后把军报放在了一边,道:“请王妃进来吧。”
  
      不一会儿,小方氏就拎着一个食盒腰肢款款地走了进来,只见她穿了一件淡烟青色织金带团蝠纹对襟褙子,白色绣团蝠纹的马面裙,五黑的青丝挽了个坠马髻,发髻上只斜斜插了一只白玉蝠纹如意簪,看起来风姿绰约。
  
      王孝杰一见小方氏来了,便拱手作揖道:“王爷,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镇南王挥了挥手,示意他去吧。
  
      王孝杰心里叹了一口气,又对小方氏行了礼,这才退出了书房,表情有些复杂地回头看了一眼。
  
      “妾身见过王爷。”小方氏仪态万千地向镇南王行礼,小心地掩住嘴角的笑,心里乐开了花。
  
      刚刚她在书房门口都听到了,镇南王不同意派援军过去支援萧奕,这实在是太好了,最好萧奕就此战死沙场,也省了她费心想法子除掉他给她的栾哥儿让位!
  
      “王妃,你怎么过来了?”镇南王让小方氏起了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