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73示弱

273示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御书房里,听着王京的禀告后,皇帝的脸阴沉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久久没有说话。
  
      王京将所调查到的一切原原本本地禀报了皇帝,不止是那一日叶大娘状告开源当铺之事,还详细地讲述了这开源当铺原是老镇南王所有,又是在何时被变成了当铺,换了管事,这些年来放了多少印子钱,又害了多少人……这一桩桩、一件件,连王京自己都说得是心跳不已。
  
      王京暗暗地擦了把汗,并又补充道:“皇上,当日正逢镇南王世子妃的丫鬟前去巡查产业,这才发现了这等恶行,最后当铺的掌柜只得承认是奉了镇南王妃的话而行事的,这一切皆是镇南王妃所为。”
  
      说着,王京没有加上自己的揣测,而是躬身静待皇帝的指示。
  
      皇帝微微皱眉,问道:“你是说世子妃也曾命人去过淮元县?”
  
      “是的。皇上。”王京回答道,“若非如此,这淮元县上下谁也不会知道是镇南王妃暗夺了世子的产业。”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皇帝在御书房中来回走了好几圈,神色莫名,最后对刘公公道:“摆驾去凤鸾宫!”说着他便大步跨出了御书房。
  
      刘公公松了一口气,忙快步跟了上去。
  
      凤鸾宫中,皇后得知皇帝前来,亲自出殿把皇帝迎了进来,两人来到东暖阁,隔着案几在罗汉床上坐下。
  
      宫女给皇帝上了茶后,便恭敬地退到了一边,而皇帝则在喝了一茶后,说起了刚刚王京回禀之事,他越说越怒,最后更是怒不可遏道:“皇后,这若非朕亲自命人去查,阿奕怕是要白白担下这恶名了。说到底,镇南王妃简直无法无天,这天子脚下就敢公然谋夺阿奕的产业,败坏他的名声,这在南疆还不知道是怎么欺负阿奕的呢!”
  
      皇后亦是面沉如水,沉吟片刻后,柔声劝道:“皇上,请息怒。莫要为此等小人气坏了龙体。”顿了顿后,又道,“也幸亏这次让人给发现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不幸就是不幸,岂有大幸可言。”皇帝摇了摇头说道,“这镇南王实在是糊涂,阿奕可是他的嫡长子,王府的世子,他竟然由得镇南王妃如此作践!”
  
      这小方氏最无耻的是,不仅占了产业,得了银子,还要败坏萧奕的名声,简直做得不留余地!也因此让皇帝为之心惊。
  
      真是最毒妇人心!
  
      “幸好皇上您知道了,自然会为阿奕做主。”皇后又道,心里却有几分不以为然:民间的一句老话说的好,这有后娘就有后爹,小方氏日日吹枕头风,镇南王又不是只阿奕一个儿子……想着,皇后目中闪过一抹复杂,飞快地看了皇帝一眼,又面色如常。
  
      “此事确实可恨。”皇帝说道,“说到底,也不知道这小方氏究竟强占了阿奕多少产业,若只这开源当铺倒也罢了,若是……”他的话没有说完,反而沉吟一下,这才又意味深长地说道:“……再者,刚刚王京所禀的,朕还有些想不通透。”
  
      皇后怔了怔,不明所以地说道:“皇上的意思是?”
  
      皇帝考虑了片刻后,说道:“皇后,你让人去把玥丫头叫进宫来,有些事还是当面问问为好。”
  
      “是,皇上。”皇后没有多问,欠了欠身,给了李嬷嬷一个眼色,李嬷嬷便立刻领命而去。
  
      说完这些糟心事,皇帝的心又渐渐静了下来,含笑道:“皇后,昨日朕去上书房,正好柳太傅正在让小五,还有清哥儿、昕哥儿他们写策论呢,题目是‘何以治国’。”皇帝口中的清哥儿是蒋家的蒋明清,现在也是五皇子的伴读之一。
  
      看皇帝的表情轻松随意,皇后暗暗松了一口气,掩嘴笑道:“臣妾记得‘何以治国’是上次春闱的策论题目吧?”
  
      “正是,皇后的记性不错。”皇帝颔首道,“朕还特意看了看,小五写的不错。”说着,皇帝的表情中露出一丝满意。五皇子在策论中条理分明地提出了八项治国方略:均田、择吏、去冗、省费以及辟土、薄征、通利、禁奢,虽然其中具体的想法尚且稚嫩,但也显示出他无论是读书还是体察民情,都甚为用心。
  
      皇帝继续道:“柳太傅还说小五他们如今已经在读《史记》的七十列传了,小五这个年纪也算是用功了。难怪这古有孟母三迁,小五、清哥儿和昕哥儿读书都甚为努力,可见朕这伴读确实没给小五挑错。”顿了顿后,皇帝又叮嘱了一句,“皇后,小五身子弱,你也要劝他注意劳逸结合,这书要读,但也莫要累病了。”
  
      皇帝能说出这番话已经是对五皇子最大的肯定了,皇后自然是喜气洋洋,含笑道:“皇上放心,臣妾会吩咐小五身边近身服侍的几个宫女好生注意着些的。皇上这么夸清哥儿,臣妾定要把这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大哥大嫂,省的他们成日里说清哥儿贪玩不爱读书,还说着要早点给他说门亲事,找个媳妇管管他。”
  
      皇帝也被说得眼中染上笑意,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来,意味深长道:“说来,应麟倒是很快要欠朕一杯媒人酒。”皇帝说的应麟就是皇后的哥哥,也就是恩国公世子。
  
      皇帝这句话把皇后也说懵了,难道皇帝要给蒋明清赐婚?
  
      皇帝看出皇后的疑惑,失笑道:“朕今日一大早就收到了来自北疆的军报……大半月前,君哥儿率领一支先锋队悄悄绕过长连山,一把火烧掉了长狄在长连山脚的一半粮仓,逼得长狄大军因着粮草不继被迫后退了两百里,这实在是大功一件!”说着他笑吟吟地看向了皇后,“皇后,看来你的娘家很快就要办喜事了!”
  
      皇后一听,自然是喜形于色,皇帝这句话不止是代表着他允了婚,也说明与长狄持续了半年多的战争终于接近尾声了,这实在是天大的喜事啊!
  
      帝后说笑了一会儿,又一同用了午膳后,南宫玥便奉了口喻进宫来了。
  
      皇帝沉吟片刻,避去了内室,皇后这才让人把南宫玥唤了进来。
  
      南宫玥仪态端方的随着宫人进来,以最标准的宫礼行了礼,皇后赐了座,挥退了大部分的宫人,很快就只剩下她们二人和李嬷嬷。
  
      待南宫玥玥一坐下,皇后就开门见山地说道:“玥丫头,你可知,阿奕近日被人弹劾了?”
  
      “弹劾?”南宫玥的脸色“刷”的一下显得无比苍白,双唇微颤着说道,“难道说是南疆起了什么变故?阿奕、阿奕他……”
  
      见她误会了,皇后忙安慰道:“玥丫头,你别急,不是南疆的事。”见她闻言松了一口气,皇后才又继续说道,“玥丫头,御史弹劾的是阿奕私放印子钱,逼迫百姓家破人亡。你知可有此事?”
  
      南宫玥目光微敛,以她所知,皇后素来不问朝政,现在会特意把她传来问及弹劾之事,只有一种可能。
  
      想来,皇帝令人调查的已经有了结果了。
  
      南宫玥思绪飞转,面上却是一脸忧色地微微一叹,说道:“……娘娘,玥儿不知该说什么好。”
  
      “也就是说,你是知道的?”
  
      皇后的表情不由严肃了起来,她还记得在午膳后皇帝向她提过,南宫玥曾派人去过淮元县。皇帝虽然没明说什么,但皇后与他夫妻多年,自然知道他这是对南宫玥起了疑心。
  
      “娘娘……”南宫玥垂下眼帘,无奈地说道,“阿奕离开王都以前,曾告诉过玥儿,祖父当年给他留下了一些产业,也就是一些庄子、铺子还有江南的田地,祖父过世时,阿奕年纪尚小,这些产业就一直是由管事们在管着,每年报一次账而已。玥儿便想着,在阿奕回来以前,把这些帐本都看看,把产业打理一下。可是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娘娘,您不知道,这账本简直错误百出,王都郊外的那柳合庄,这两年每年送上的银子只有两三百两,这怎么可能?”
  
      皇后的脸色平静,问道:“然后呢?”
  
      “玥儿本以为是奴大欺主,便带着人亲自去了一趟柳合庄,没想到……”南宫玥咬了咬下唇说道,“这柳合庄的管事不仅仅是眜下了银子,而且还私抬了租子,把祖父当年定下的两成五抬成了五成!玥儿虽不事农稼,可也是南宫府养出来的姑娘,当然知道这五成租子是会让人活不下去的,柳合庄的佃户们这些年来不但吃穿难继,就是卖儿卖女也不少见。”
  
      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绝不会只识风花雪月,尤其是嫡出的姑娘,自幼便会由母亲带在身边教导,打理家事和庶务,对于账本和类似庄子铺子这些产业每年能够产生的收益,收益会因为什么受到影响等等,全都是一清二楚的。越是世家的姑娘,对此越是了如指掌。
  
      高门大户不愿娶庶女,这也是原因之一,因为绝不会有嫡母愿意认真耐心的教导庶女,视如己出。
  
      皇后了然地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南宫玥的声音不禁有些愤慨,说道:“娘娘,如此奴大欺主,玥儿当时就急了,直接把管事绑了就卖了。又让我那陪嫁来代着管些日子,等阿奕回来之后再做定夺。虽然玥儿刚嫁就插手夫家产业是有些不妥,可阿奕远在南疆,若等他回来再理此事,柳合庄的佃户们就连这个年恐怕都过不好了。”
  
      作为一个当家主母,惩治刁奴自然没有做错。
  
      “当时那个被玥儿卖掉的管事就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奉了母妃之命,但玥儿根本就不信,他们能假借阿奕的名头来欺压佃户,自然也能假借母妃的名义来躲避惩罚!……玥儿本以为这件事这样就算是了了,可是前几日,玥儿再去柳合庄的时候,却被人刺杀了。”
  
      “刺杀?”皇后的声调微扬,而与此同时,南宫玥注意到内间发出一丝轻微的响动,她不动声色,只是面上露出一丝后怕说道,“……幸亏玥儿带着护卫才没出事,玥儿后来还专门派人去了衙门报备过。”
  
      “天子脚下,简直岂有此理!”皇后怒了。
  
      才不过片刻间,皇后的心里已经有了无数的揣测:南宫玥刚刚惩治了刁奴,转眼就被人行刺,这实在不能让人不去多想!
  
      “娘娘,玥儿只敢跟您说……玥儿其实也怀疑过,可不敢多想。”南宫玥苦笑着说道,“祖父留下的产业里,在王都附近的只有两个庄子和一家粮铺,因着柳合庄之事,玥儿便让丫鬟悄悄去瞧瞧开源粮铺,没想到居然又闹出了事端。那丫鬟回来告诉玥儿,她去到天源街上没找到粮铺,正要打听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位被逼迫着卖掉孙女的老妇。朗朗乾坤,天子脚下,怎能有如此蛮横之事发生,丫鬟自作主张的带着老妇去报官,万万没想到闹到后来,那管事居然说当铺是母妃拿阿奕的粮铺改的……若单单是柳合庄,玥儿真得相信是刁奴在胡乱攀扯,可就连这开源粮铺也是如此,岂能不让玥儿心慌,多加揣测。”
  
      南宫玥半真半假的说着,倒是让皇后深信不已,叹息着点点头道:“倒是委曲你了。”
  
      “娘娘。”南宫玥焦急地看着皇后,说道,“阿奕真得被御使弹劾放印子钱了吗?但这真不管阿奕的事啊,明明就是母妃她……”说到这里,南宫玥有些欲言又止,可最后还是咬了咬牙道,“娘娘,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玥儿不能指责母妃行事如何,可是,也不能白白的让阿奕去背上这样的恶名啊!玥儿不服!”
  
      皇后向她招了招手,把她唤到自己的身边,安慰着说道:“玥丫头,你别着急,虽有御使弹劾,但皇上一定会查清楚,不会平白的冤枉了阿奕。”
  
      南宫玥勉强笑了笑,说道:“谢谢娘娘!”
  
      这时,一个宫女从内间走了出来,附身在皇后耳边说了几句话,就见皇后微微颌首,问道:“你方才说王都这里有两个庄子,那另一个现在又如何呢?”
  
      “另一个名叫白林庄。”南宫玥苦笑着说道,“玥儿本打算年前去一趟,赏一些米粮肉之类的给佃户们过个好年,可是,现在却有些不太敢去了。若是再惹出些什么,母妃恐怕要怪罪玥儿不知分寸了……但是不去瞧瞧,玥儿的心里却是不安生。”
  
      “那就去吧。”
  
      “皇后?”南宫玥眨眨眼睛,看向她。
  
      皇后望着她说道:“本宫让闻嬷嬷随你一起去,为你做主。”
  
      南宫玥眼睛一亮,忙站了起来,“多谢娘娘。那玥儿明日就去!”
  
      又说了一些话,皇后便端了茶,南宫玥忙起身告退。
  
      皇帝从内室走了出来,方才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