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84抬举

284抬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次日一早,天刚亮,南宫h就起了,她下意识地透过琉璃隔扇看向宴息室那张空空荡荡的炕,心里有些患得患失,总觉着萧奕回来的事只是自己在做梦
  
      臭丫头,你醒啦!
  
      直到那充满朝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南宫h才恍然回过神,脸上洋溢起了甜甜地笑容。她转头看向了萧奕,只见他顶着一头泛着水汽的乌发走进了屋里,他一早起来已经练完了武,刚沐浴更衣完。
  
      南宫h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她没有唤丫鬟进来,自行避到了屏风后换好了衣裳。
  
      两人一起用了些早膳,带上备好的礼,就从镇南王府出发,不多时就抵达了南宫府。
  
      他俩来得早,这时是不过辰时,距离帖子上写的巳时尚有一个时辰,因此客人都还没到。
  
      萧奕昨日刚回来,回来后的第一次拜访岳家,自然要郑重一些。
  
      南宫穆林氏和南宫昕早早就得了消息知道南宫h他们今日会提早过来,因此一大早就早早地在荣安堂等着他们了。
  
      萧奕和南宫h一起恭敬地向苏氏行礼道:见过祖母。
  
      苏氏看着这一对璧人笑得是合不拢嘴,忙道:免礼!免礼!快坐下吧。
  
      苏氏以前就觉得萧奕这个出身高贵长相俊俏的孙女婿是各种好,这一次萧奕大败南蛮又大大地给南宫家也长了脸,如今看萧奕更喜爱了,一双浑浊的老眼笑得眯了起来。
  
      萧奕和南宫h跟着又一一给南宫穆他们见礼,众人眼里都是掩不住的喜意,尤其是林氏。自从萧奕去年离开王都后,林氏虽然在女儿面前努力表现正常,但心里却一直担心远赴战场的萧奕会有什么不测,又担心他会一去不回,留下女儿一个人在王都,现在总算可以放下心来。
  
      阿奕,你瘦了!林氏心疼地说道,h姐儿,你这段时间可要让阿奕好好调养滋补一下身子,他还是长身体的年纪呢。
  
      娘,您这是有了女婿,就不知道疼女儿了吗?南宫h撒娇着说道。
  
      你这孩子
  
      母女俩说着话,南宫昕也迫不及待地拉过萧奕,一双眼睛闪闪发亮:阿奕,你可要好好跟我说说你在南疆的事。
  
      萧奕与南宫昕在一旁坐下,笑道:阿昕,你改日来王府,我再与你好好说。今日的主角可是恒哥儿,我可不能喧宾夺主,抢了他的风头。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笑意盈盈。
  
      说话间,东次间外的丫鬟笑眯眯地来禀告说:老夫人,大少奶奶二姑娘,还有小少爷过来了!
  
      话音刚落,丫鬟挑起珠帘,柳青清第一个走了进来,她身后是南宫琰,走在最后的则是一个三十出头貌似奶娘的丰腴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娃娃,正是南宫恒。他穿了一身大红色五蝠捧云的蜀锦小袄,脖子上带着一个赤金的玉石璎珞项圈。
  
      恒哥儿在三月就已经过了周岁,
  
      不过因着是早产儿,他从小身子就比寻常的孩子弱一些,南宫晟和柳青清曾带着去找大师批过命,大师择了今日来办周岁礼。为了恒哥儿,两人自然念可信有也不可信其无,但让他们惊喜的是,待过了周岁后,恒哥儿倒是就越长越壮实,如今更是气色红润,精神奕奕,小胳膊小腿都藕节似的,倒像是个足月的孩子了。
  
      柳青清带着南宫恒一一跟众人见礼。恒哥儿还那么小,自然是不能跪下磕头,只能由奶娘抱着施礼。
  
      南宫h和萧奕自然是备了红包的,于是恒哥儿便一下子收了两个红包,他仿佛也知道自己得了礼物,笑着露出两颗小巧的乳牙,看来可爱极了,让南宫h的心都萌化了,一双乌瞳闪闪发亮。
  
      大嫂,我可以抱抱恒哥儿吗?南宫h问道。
  
      奶娘看了柳青清一眼,就把恒哥儿交给了南宫h,南宫h没有弟弟妹妹,自然从没有抱过小孩子,在奶娘的指导下,有些生疏的接过他,轻轻地颠了颠,逗弄着:恒哥儿,快叫三姑
  
      娘
  
      恒哥儿奶声奶气的一声叫唤让屋子里的众人都傻眼了,一旁的柳青清面露尴尬之色,解释道:三姑奶奶,恒哥儿还只会叫‘娘’所以他现在对着谁都是叫娘。
  
      众人不由都忍俊不禁,萧奕看着窝在南宫h怀中的小娃娃,想象着,再过几年,自己也会有一个小娃娃,长得既像自己又像臭丫头
  
      他越想越美,打算先过过瘾,便冲南宫h道:让我也抱抱。
  
      萧奕从南宫h臂弯里一把抱过了南宫恒,他的动作比南宫h还要僵硬,只觉怀里这小子软软的,也不敢用力,更不敢把他当兵器扛一时间,倒是有些手足无措地看向南宫h。
  
      南宫h赶忙扶着南宫恒的后背,笑盈盈地逗着他。
  
      南宫恒也不怕生,吸着自己白嫩的指头,瞪大了眼睛望着萧奕。
  
      萧奕逗了逗他,最后也得了小娃娃的一声娘,南宫h不禁抿唇笑了起来。
  
      萧奕自然是带了见面礼的,他是武将,给些书本字画什么的也不合适,于是昨日夜里,南宫h便与他一同在库房里选了一把未开刃的匕首,匕首上镶满了宝石,是从域外来的,那样式在大裕倒是少见的很。
  
      这匕首自然是不能给小孩子把玩,柳青清替南宫恒谢过萧奕后,便令丫鬟把匕首收了起来。
  
      气氛正欢乐着,却有丫鬟匆匆进来禀告说:老夫人,白表姑娘来了!
  
      这个消息出乎所有人意料,东次间内安静了一瞬,热闹的氛围一瞬间消散,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前来报讯的丫鬟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脸色僵硬,今日府里请了哪些人过来参加小少爷的抓周宴,这都是有名单的,这白慕筱绝对是不在名单中。
  
      也就是说,这白慕筱是不速之客,这若是普通的不速之客,要么劝要么撵,可白表姑娘偏偏是老夫人苏氏的嫡亲外孙女,如今白慕筱的母亲南宫还在府中住着呢。
  
      苏氏的脸色亦不太好看,今日的抓周礼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白慕筱一来,他们又该如何向宾客介绍她呢。
  
      心里虽然有些不悦,但苏氏还是沉声道:请表姑娘进来吧。
  
      丫鬟暗暗地松了口气,忙应声下去。
  
      不一会儿,白慕筱就在另一个丫鬟的引领下款款走了进来,以无可挑剔的礼仪给所有人一一行礼。
  
      其他人也就是例行的一句问候,等到了萧奕和南宫h面前时,她才多说了几句:三表姐夫你能平安归来,筱儿真是替h表姐感到高兴。说心里话,萧奕这个纨绔子弟能够活下来,甚至还挣下了一份军功,白慕筱不得不感慨他的运气确实是好。
  
      照她所听所闻,如今这个镇南王也是个不如父辈的,也幸而过世的老镇南王留下了这一大片的基业和人才,南疆的军心民心一致,所以才得以躲过这一劫。
  
      只是萧奕现在风光一时,却恐怕还没意识到他现在的军功越大,皇帝就会对他越戒备。
  
      现在他有多么圣宠无限,以后就会有多惨!
  
      白慕筱按耐着心中的冷笑,看向南宫h。这南宫h因为一己私心毁了自己的幸福和理想,现在就连老天也看不过眼。南宫h此时的荣耀和风光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她的运气是好,并嫡和阴婚皆都被她逃过,但这运气是不会好一辈子的,总有一日,她定会一无所有!
  
      白慕筱的冰冷的眼神让南宫h很是不快,她微挑眉梢,淡淡地说道:多谢筱表妹的关心。
  
      气氛僵硬了一瞬,这时,外面传来一片喧阗声。苏氏眉头一皱,呵斥几乎脱口而出,可是下一瞬就看到长女南宫心急慌忙地小跑着进了东次间。
  
      筱姐儿南宫一双凤眼中已经看不到别人,只看得到自己的女儿,两眼泛着泪光,筱姐儿,你瘦了,也憔悴了!他们白家是不是又在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法子折腾你了?南宫说着恨恨地咬牙,眼眶中的泪水几乎就要滑落。
  
      白慕筱急忙拿出一方帕子,眼明手快地替南宫拭去泪花,安抚道:娘,今日是恒哥儿的抓周宴,大好的日子,您怎么能哭呢。
  
      南宫接过帕子,给自己拭了拭,然后红着眼睛不好意思地说:倒让母亲二弟二弟妹你们见笑了。
  
      苏氏对着自己的女儿,毕竟是心疼,叹了口气,安慰了一番。
  
      白慕筱扶着南宫坐下后,缓步走到柳青清跟前,笑意盈盈地道:大表嫂,这是我送给恒哥儿的礼物,还请大表嫂不要嫌弃。说着,她身后的紫英打开了手中的布包,露出一本深蓝色封皮的书籍。白慕筱取过书籍,递向了柳青清。
  
      柳青清笑着接过,道:多谢筱表妹,你实在是太客气了。
  
      柳青清看了一眼,只见深蓝色的封面上书写着《千字文》三个大字,封皮的边缘有明显的磨损,其中的书页已经发黄了,书角翘起,看上去非常陈旧。
  
      柳青清随意地翻开一页,书页的内容由楷书书写,字迹端庄雄伟,气势开张,明显出自名家之手。
  
      苏氏虽然没有近观,但也看了出来,很是动容,脱口问道:这是本古藉吧?
  
      白慕筱但笑不语,柳青清不好意思地看向白慕筱,道:筱表妹,这本古籍实在是太过贵重了,恒哥儿还小
  
      白慕筱微笑着打断了柳青清:大表嫂,恒哥儿现在看着是还小,可是转眼就长大了,很快就会用的上了。
  
      这本《千字文》可是三皇子特意找来的古籍,由前朝文豪亲手抄写,可以说是千金难求。
  
      这抓周的时候,亲朋好友会送上各种礼物,若是这礼物比主人家自备的更珍贵,主人家就会把这个礼物也放入抓周的物品中。
  
      她送的这本《千字文》绝对是独一无二的,这么贵重的东西,柳青清是书香门第出身,想必也知道它的价值,她一定会摆放出来用来抓周的,也好给她自己的儿子长脸。
  
      白慕筱半垂眼帘,眸中闪过一抹自信的光芒,然后抬眼又道:大表嫂,待会的抓周礼,我恐怕是不太方便过去。她故意露出一抹苦笑,希望大表嫂别见怪!
  
      白慕筱此举乃是以进为退,在旁人眼里,她很快就要入三皇子府为妾,身份低微,那些名门夫人闺秀又如何愿意与她为伍。若是她真的前往抓周礼的现场,只会引来其他宾客的指指点点,反而令苏氏和柳青清不悦,还不如礼到人不到,让苏氏她们惦记着自己的好处。
  
      白慕筱心里是胸有成竹,但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一副识大体的模样。
  
      柳青清倒是面色如常,而苏氏已经如白慕筱所料般面上露出一丝心疼,觉得她这个外孙女还是识大体顾大局的,特意为南宫恒的抓周宴送来如此贵重的礼物只是命苦啊!
  
      筱姐儿,委屈你了。苏氏怜惜地叹道,却也没提出异议。
  
      白慕筱低眉顺眼,但心里却是丝毫没有动容。她这个外祖母也只会说些场面话而已,一旦涉及到南宫家的脸面,又何尝会想到自己这个外孙女!也罢,人还是要靠自己才是。今日若非是三皇子一定要她来这一趟,她也不想来此自取其辱!
  
      一旁一直悄无声息的南宫琰有些复杂地看了白慕筱一眼,眼神闪烁了两下,又把头半低了下路去。
  
      南宫h淡然的望着这一幕,她实在无法想象白慕筱这趟过来就是单纯为了送一本古籍莫非是有别的用意?
  
      萧奕哪有兴趣去理会旁人什么事,他见南宫h好半天都没理会自己了,有些委屈的悄悄拉住了她的手,在她的手心搔了一下。
  
      南宫h撇了他一眼,眼神勾得他心中一荡,只想把她抱在怀里。
  
      小两口自以为隐秘地又挤眉弄眼了一阵,看得一旁的林氏眼中含笑,欣慰不已,心想:虽然阿奕走了大半年,
  
      所幸他们小两口感情没有生疏,那就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