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85打脸

285打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发生在南宫府中韩凌赋和南宫穆之间的对话,此刻的白慕筱还一无所知。
  
      她早在抓周前就离开了南宫府,回了自己一万个不想回的白家。
  
      白慕筱下了马车,就带着碧痕朝位于西北角的院子走去待走到一个岔道口时,远远地就见四五个丫鬟婆子簇拥着二夫人俞氏走了过来。
  
      还真是冤家路窄。白慕筱眉头一动,但还是按着礼数上前向俞氏屈膝行礼:见过二婶。
  
      俞氏朝白慕筱来的方向看了一眼,皱了皱眉道:你这是刚从外面回来?筱姐儿,你也实在是太不懂事了,等三皇子开了府,你就要入皇子府为妾了,怎么还随意地四处走动呢?哎,你祖母一片慈爱之心,特意请了教养嬷嬷教你为妾之道,看来你根本就没上心,还是这样不懂规矩,若是让外人知道三皇子的妾总爱出去串门子,连带三皇子也要跟着没脸!
  
      俞氏讥讽地看着白慕筱,滔滔不绝地数落个没完没了,筱姐儿,二婶也是为你好,才与你说这么多,你既然要为妾,就该好好地遵循为妾之道,不要惹怒了三皇子与三皇子妃,害人害己!
  
      俞氏满口离开不一个妾字,显然是存心在讽刺白慕筱。
  
      白慕筱听得双拳不由得握紧,努力平息胸口的怒气,对着俞氏冷声道:二婶,侄女今日出门是为了去贺外甥南宫恒的抓周礼,事先请示过祖母的!若是二婶觉得这就算是不守规矩了,那侄女就去祖母那里问问以后到底是该听祖母的,还是听二婶您的?说完,白慕筱转身就向周氏的院子走去。
  
      俞氏脸色一僵,觉得自己太大意了。
  
      也是!若非是老夫人周氏应允,门房又如何敢放白慕筱出门!
  
      偏偏白慕筱有南宫府这个舅家,以致自己就算一时占了上风,偶尔还是会被白慕筱压了一头!
  
      俞氏心里不悦,但面上却只能做出笑脸,上前拦住了白慕筱,道:那自然是该听你祖母的。原来筱姐儿你出门是为了去南宫府贺抓周礼啊!筱姐儿怎么也不早说?俞氏面露尴尬之色,嗔怪道,若是你早说清楚了,二婶也不至于误会你了。
  
      白慕筱神情淡淡,道:二婶一见到筱儿就是一番指责,筱儿哪里有机会为自己辩解?顿了顿后,她斜眼瞥了俞氏一眼,又道,二婶,筱儿早就想说了,您只是筱儿隔房的婶娘而已,还轮不到您越过祖母教训侄女我。
  
      俞氏深吸一口气,咬牙赔笑嘴道:怪只怪二婶脾气急。
  
      白慕筱嘴角轻扬,嘲弄地看着俞氏道:二婶这不分青红皂白的急脾气是应该改一改了!说完,就甩袖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碧痕忙加快脚步紧随其后。
  
      俞氏神情阴鸷地看着白慕筱远去的背影,心里暗恨:可恶!这个白慕筱都要当妾了,气焰还如此嚣张,不识抬举!刚刚自己都已经放了软话,白慕筱居然还敢当面嘲讽自己!
  
      别以为这件事自己会就这么算了!
  
      俞氏阴险地勾起了嘴角,眼中闪过一抹狠毒的光芒。
  
      另一边,很快回到了自己屋中的白慕筱却是不知道俞氏的心思。
  
      她吩咐丫鬟服侍她沐浴更衣,
  
      然后坐在铜镜前,由着碧痕帮她慢慢绞干头发。
  
      正在这时,碧落步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屋里,福了福身后,从袖中掏出了一封信,压低声音道:姑娘,殿下刚刚命人送了信过来。
  
      白慕筱赶忙接过了信,知道韩凌赋来信必然是为了锦心会的事。
  
      她嘴角一勾,由韩凌赋堂堂皇子之尊出面,南宫穆就算再迂腐,也应该会给三皇子这个面子,毕竟对于他而言锦心帖不过是小事一桩,再加上今日自己特意给他们送了如此珍贵的礼物相信这件事必是十拿九稳。
  
      想着,她打开了信,取出其中的信纸,一目十行地往下看
  
      这一看,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心情跌至谷底。
  
      最后,她烦躁地把信纸揉成一团,狠狠地丢在了一旁。
  
      见状,一旁的碧痕碧落自然知道三皇子传来的怕不是什么好消息了,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白慕筱愤恨交加,只觉得南宫府真是一点也不念亲戚情分。
  
      她恨恨地咬牙,心道:南宫府莫不是以为只有他们才能弄到锦心会的帖子吗?只不过因为南宫府是眼前最方便的选择罢了
  
      没想到无论是南宫秦,还是南宫穆,都如此绝情!
  
      白慕筱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在心里对自己说:以后,她再也不会去求南宫府了;以后,南宫府最好也别求她!
  
      白慕筱心中怒浪翻滚,久久无法平静。
  
      这一日,对白慕筱而言,注定十分漫长临近傍晚的时候,波澜再生!
  
      当时,白慕筱正靠在窗边心不在焉地看着书,碧落忽然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大呼小叫着:姑娘,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白慕筱放下手中的书,微微皱眉,觉得碧落还是不够沉稳。
  
      碧落喘了口气,慌张地说道:姑娘,二夫人方才把碧痕招去说话,后来就说碧痕偷了她屋里的东西,现在说要杖责碧痕以儆效尤!
  
      碧落说着眼中已经盈满了泪珠,这杖责可是要在正对二门的院子里,拉下裤子杖打的,不止是内院的婆子丫鬟会来围观,恐怕连外院那些小厮都会到门口观望如此的话,以后碧痕还如何做人?!
  
      白慕筱瞳孔一缩,猛地站了起来。
  
      俞氏这哪里是在杖责碧痕,分明就是为了下自己的面子!
  
      今日自己在言语上稍微得罪了她几句,没想到她不敢对自己出手,竟然如此冤枉碧痕!
  
      白慕筱怒火中烧,忙道:随我去二门。
  
      她也顾不上整理衣裳,急切地往屋外冲去,到最后几乎是失态得小跑了起来。碧落也加快脚步紧跟在她身后。
  
      还没到二门,就已经听到那里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凄厉而尖锐。
  
      是碧痕!
  
      白慕筱狠狠地咬着下唇,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很快,便又听到一阵喧阗声,紧接着,是木棍一下又一下打在皮肉上发出的沉闷的响声,啪!啪!啪
  
      白慕筱捏紧拳头,一鼓作气地跑到了二门前的院子里,大叫着:住手!
  
      院子里围满了下人,而俞氏却是坐在正堂中,悠哉悠哉地喝着热茶,得意地心道:白慕筱总算是来了!
  
      那些下人一看白慕筱来了,自动地分开,站到两边。
  
      人群的中心,碧痕狼狈地趴在地上臀部已经被打得红肿一片,惨不忍睹
  
      白慕筱不敢置信地瞠大双目,几乎是急气攻心,对着持棍的婆子斥道:还不给我住手!
  
      婆子迟疑地停顿了一下,直觉地朝正堂内的俞氏看去。这府中的当家主母毕竟是二夫人俞氏。
  
      俞氏冷笑道:给本夫人接着打!
  
      你敢!白慕筱愤怒地与她对视,眼中燃烧起熊熊的怒火。
  
      俞氏却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不屑地想道:不过一个丫头片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她放下茶杯,指着白慕筱道:给本夫人拦住大姑娘然后,继续打!
  
      俞氏一声令下,立刻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上前,一左一右地钳制住了白慕筱。
  
      你们敢!白慕筱高声怒斥道,可是那两个婆子却是笑嘻嘻道:大姑娘,您莫让奴婢为难!手下的力道是一点也没放松。
  
      持棍的婆子见此,又高举木棍,一棒接着一棒地又落在了碧痕身上。
  
      啪!啪!啪
  
      明明这一棍棍是打在碧痕身上,可是白慕筱却觉得仿佛打在了她的心头,一下比一下疼。
  
      这俞氏打的哪里是碧痕,分明就是在当着众人甩自己的巴掌。
  
      白慕筱几乎不忍看下去,但她对自己说,她要看下去,睁着眼看清楚这些人欺软怕硬的丑陋嘴脸她一定要记住这一次的教训。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若非她一直不想惹事,步步退,次次忍,也不会渐渐助涨了白家人的气焰,尤其是俞氏,这个欺善怕恶恃强凌弱的小人。
  
      是她错了
  
      白慕筱一霎不霎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五指攥紧,指甲深深地陷进手心里。
  
      疼痛,难以言喻。
  
      但是她沉默地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持棍的婆子终于打完了最后一棍,围观的下人眼看着没戏可看了,都一哄而散,四周渐渐平静了下来。
  
      碧痕碧落哭着扑在碧痕的身上,哽咽着帮她提起裤子,又拉下裙子,盖住那惨不忍睹的伤处。
  
      此刻,碧落的心情也是复杂万分,今天是碧痕运气不好,二夫人拿碧痕撒气,而事实上,自己也完全有可能变成第二碧痕,一时间,碧落颇有一种兔死狐悲唇寒齿亡的悲凉感。
  
      碧痕一声不吭,曾经明亮的眼眸现在空荡荡的一片,整个人好像失魂落魄的。
  
      碧落紧张地看着碧痕,喊道:碧痕,你怎么了?你应我一声啊呜呜碧痕没哭,碧落自己已经陶陶大哭起来,心里只觉得二夫人实在是太狠了,以后让碧痕如何嫁人啊!
  
      白慕筱在碧痕身边蹲下,拉住了她的手,直视她的双眼道:碧痕,我保证,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顿了顿后,她坚定地缓缓地又道,昔日韩信受胯下之辱,勾践卧薪尝胆,待到你风光之时,又有谁敢不对弯腰屈膝!我,会替你报仇的!
  
      碧痕愣愣地看着白慕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哇地哭了出来,就像是一个委屈的大孩子。
  
      她的哭声回荡在院子里,连碧落都不由抹了把伤心泪,试图说服自己:一切都会好的,等姑娘进了三皇子府,一切都会好的!
  
      白府的风波不断暂且不提,而另一边,此刻的萧奕正到了安逸侯府。如往常一样,他自是翻墙跃入府内,直接来到侯府的外院书房。
  
      小白!
  
      书房里,小四面无表情地看着翻窗进来的萧奕,强忍着把他赶出去的冲动。
  
      萧奕丝毫不在意小四的冷脸,笑眯眯地向正在书案前练字的官语白打着招呼,然后很自然的在书房里找了把圈椅坐下。
  
      官语白头也不抬,气定神闲地继续着将最后一笔写完,这才搁下手中的狼毫笔,含笑道:阿奕,南疆如何?
  
      很顺利。萧奕爽朗地说道,跟你料的一样,经此一役,我父王既失了军心,亦失了民心。
  
      萧奕与官语白之间的联系从没有中断过,通过飞鸽传书往来于王都和南疆,
  
      官语白听他说着话,随手整理起书案上的笔墨纸砚,一举一动就好像一幅画一样,赏心悦目。
  
      书案很快就整齐如初,官白语给萧奕斟了一杯茶,坐下后说道:镇南王的态度如何?
  
      装了大半个月的病,然便便是庆幸我想不开自个儿跑回来当质子。萧奕一口饮尽,说道,我走了以后,他应该就要开始整顿军政了。只可惜来不及了。
  
      萧奕说着不禁笑道,我猜他很快就会上折子要撤我的世子位。不知会是以不孝为名,还是给我安上个通敌卖国的罪名来大义灭亲。此刻,再提及镇南王,萧奕已经不会再心痛和悲愤,而是格外的平静,就好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官语白声音温润地说道:这于你而言是一个好机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