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86作戏

286作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待马车出城后,萧奕借口不想再应酬某些不识相的人,干脆厚脸皮地躲到了马车里。%d7%cf%d3%c4%b8%f3
  
      可怜的百卉、百合两姐妹自然被撵了出来,百合去骑了萧奕的那匹马,而百卉则干脆和车夫周大成肩并肩地坐在车厢前方。
  
      车厢里,南宫玥和萧奕坐在窗边的位置上,一边说着话,一边挑开窗帘看着郊外的风景。
  
      南宫玥眼中闪现着笑意,嘴角亦是翘得高高,萧奕当然也发现她心情不错,南宫玥真的开心时,眼神便会像现在这样闪闪发亮,灿若繁星。
  
      萧奕心里得意地想着:不会有人像自己这样了解他的臭丫头了吧?哪怕是臭丫头脸上有一点点细微的变化,他也能敏锐得察觉到她心情的细微变化!
  
      萧奕握着南宫玥的手,笑眯眯地道:“臭丫头,你若是喜欢出门,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可以常出来玩。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自他回来后,还没和原令柏他们聚过,也许过几日,可以约上傅云鹤兄妹、原令柏兄妹他们出来踏青,好好玩玩。
  
      南宫玥但笑不语,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眉眼弯弯地说道:“若是我想去西疆呢?我以前在大裕九州志看到过,听说西疆的西河高原风貌奇特,那里的百姓群居在窑洞之中,甚为壮观。你可愿意陪我去?”
  
      “你想去,当然没问题。”萧奕忙不迭地应了,“你想去哪儿我都带你去,我们可以一起走遍大裕的山山水水。无论是西边还是北边,我们可以去域外,去南洋,去许许多多的地方!”萧奕从来不觉得女子就只能待在内宅小小的四方天地中,他会带她离开王都这狭小的地方,海阔天空,任意驰骋。
  
      南宫玥脸上的笑意又盛了一分,不禁露出一丝向往。
  
      萧奕拉起南宫玥的手,一本正经道:“所以,臭丫头,你一定要把身子养得好好的!我们一起活到百岁!”说话的同时,他眼中透出一种埋藏在深处的恐惧,他的生母、他的祖父,爱他的人都早早地离他而去,那臭丫头呢?臭丫头会不会也
  
      南宫玥也感觉到他表情和语气的变化,轻笑着说道:“一百岁,我才不要当老妖怪呢!”她抬了抬小下巴,故作斟酌道,“八十岁好了,阿奕,我们一起活到八十岁吧!”
  
      萧奕一把将她揽在怀中,好一会儿,她头顶才传来一句有些含糊有些哽咽的话:“臭丫头,我会努力比你多活一天的。”
  
      “好。”
  
      车厢里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彼此依偎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百合欢喜的声音:“世子爷,世子妃,柳合庄到了。”
  
      跟着车速也渐渐地缓了下来,南宫玥撩开帘子往外看了看。
  
      她前两次来柳合庄已经是秋冬之季,还是第一次在春天万物复苏的时节来到这里,外面是绿意浓浓,鸟语花香,清澈的河水在暖暖的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看来仿佛是另一个迥然不同的地方。
  
      马车停下后,萧奕和南宫玥就一前一后地下了马车。随行的朱兴、任子南、楚大卫等人也纷纷下了马。
  
      冯管事已经带着不少庄子的下人,还有数十个残疾的老兵等在那里了,队伍看来甚为庞大,所有的目光都集中萧奕和南宫玥身上,当然更多的还是萧奕。那数十个老兵还是第一次见到萧奕,忍不住便去审视他甚至想从他身上找到老镇南王的影子。
  
      可惜,萧奕的长相与那个粗犷、黝黑的老镇南王迥然不同,甚至连一丝丝影子都找不到。
  
      冯管事正要上前行礼,却听后方传来一个孩子尖锐的叫声:“来了!世子爷、世子妃来了!”
  
      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子撒腿往村子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大喊着,眨眼就吸引了不少田里的农人、村子里的村人朝这边看了过来,其中有一些人更是迫不及待地跑来,想看看世子爷萧奕到底是如何模样。
  
      这一闹倒是把原本有些僵硬的气氛打破了。
  
      冯管事顿时面露尴尬,作揖道:“让世子爷、世子妃见笑了。”
  
      他身后的那些老兵齐齐地单膝下跪向萧奕行了军礼:“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虽然他们年纪大了,声音中已经掩不住嘶哑,但此刻当他们的声音如此整齐地重叠在一起,显得那么洪亮,那种身为军人的严谨、肃杀之气在一瞬间释放了出来,让看者都是心头一凛,不由也严肃了起来。
  
      由于之前牛管事的事,老兵们对于这位世子爷的感觉还是有些复杂的,但不管世子爷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至少这一次他率军一举将那可恶的南蛮子赶出了大裕境内,夺回了之前的失城,更为无数死在南蛮子手下的百姓报了仇这几点来看,世子爷无论如何是受的起他们这一礼的。
  
      “免礼。”萧奕上前几步,扶起一人,其他老兵这才纷纷起身,任子南则也跟着扶起了一位腿脚不便的老兵。
  
      “老楚!阿蓝!”
  
      老兵们看到久别重逢的楚大卫、任子南父子都很是亲热,围上去说起话来。
  
      就算是楚大卫和任子南什么也不说,他们都看出父子俩在王府应该是过得不错,不说衣裳打扮什么的比以前好了,光看他俩那精神奕奕的模样,尤其是任子南,以前在柳合庄时总觉得少了一分年轻人的生气,仿佛是提早跟着他们这群老家伙进入了老年期一样而现在的任子南才算是有了年轻人的精气神。
  
      这年轻人啊,果然还是不能成天跟他们这群老家伙在一起。
  
      看着现在的任子南,连一向严肃的老闵嘴角都隐隐勾起一抹笑意。
  
      “进去说话吧。”萧奕一句话,众人都簇拥着他和南宫玥进了庄子。
  
      待众人在冯管事的指引下进入正厅后,原本就不算大的正厅显得拥挤不堪,正厅里原本的圈椅根本就不够他们坐,冯管事就急急地命人搬来了不少凳子。
  
      他们在正厅中一一落座后,气氛就变得尴尬沉静起来,最后还是南宫玥笑吟吟地开口道:“这段时间我忙,一直没时间再过来看看,大家住的可还习惯?”
  
      “习惯!非常习惯!”一个高大的老兵粗声道,看他五十出头的样子,红光满面,若非缺了左手,看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庄稼汉。
  
      “他当然习惯了。”旁边的另一个老兵忍不住取笑,“他过了年刚娶了媳妇,如今是乐不思蜀了,现在就算送他回南疆,他也不要回去了。”
  
      一番话说得一屋子的老兵都哄堂大笑,却是每个人都喜气洋洋,显然都是真心为同袍而感到高兴。
  
      冯管事在一旁低声地解释了一遍,南宫玥才知道原来这个老兵叫叶石,去年旁边那个村子里的柳寡妇一家雇他帮忙盖房子,谁知一来一去,他就和那个柳寡妇看对眼。这柳寡妇儿子早已经成家,也不反对,因此过了年他们就成亲了。
  
      “这是喜事啊。”南宫玥笑眯了眼,“冯管事,你应该早点与我说才是,我也好送一份贺礼过来。”也为这个叫叶石的老兵感到高兴,他这样也算真的在柳合庄安了家,对于这些如浮萍般的残疾老兵而言,大概这已经是人生莫大的幸福了。
  
      “不,不必了”叶石慌忙地摆了摆手道,有些手足无措,“世子爷,世子妃,您二位为我们这些老家伙做的也够多了!”他们也都不是贪心的人,原本就只希望能安安稳稳地渡此余生,能在这柳合庄真正地安家落户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萧奕突然笑眯眯地插嘴道:“这么说来,我也算是媒人了!我该找你讨一份媒人礼才对!”
  
      厅中众人都没想到萧奕会说这么一句,厅堂中安静了一瞬,跟着叶石第一个大笑出来:“世子爷说的是,我那婆娘酿酒很有一套,待会我去取几坛过来,给世子爷尝尝。”
  
      另一个老兵大着胆子附和了一句:“这句话老叶说得不错。嫂子酿的酒确实妙!”
  
      一说到酒,这些人扯开嗓子说开了,到后来,每个人都说起自己的情况从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语中,南宫玥得知这些老兵现在过得充实极了,一会儿帮村里人盖房子;一会儿帮庄子修渠道;一会儿帮着村人春耕;一会儿又引河水灌溉后山的卤地
  
      卤地!南宫玥这才想起了村子后山那片盐碱地,脱口问道:“那片卤地已经灌溉好了?”
  
      冯管事忙禀告道:“是,世子妃。渠道上个月修好了,前些日子就引了前面的河水过来灌溉卤地。只可惜咱们北方一年一耕,今年的春耕是赶不上了。”
  
      叶石插嘴道:“虽然春耕是赶不上了,但是还是可以种点蔬菜什么的。”
  
      萧奕自然也曾听南宫玥提到过这卤地之事,此时倒是有了兴趣说道:“咱们一起去后山瞧瞧吧。”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响应,于是便一同向后山而去。
  
      他们这么多人去经过村子,自然是又吸引了不少村子的人也加入到队伍中,不过这些人自然不是为了看后山的地,而是为了围观萧奕和南宫玥。
  
      萧奕和南宫玥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两人都泰然自若,萧奕甚至当着众人的面握住了南宫玥的手,一起朝后山而去,时不时地咬着耳朵,相视而笑。
  
      一时间,这跟着后面的村妇和小姑娘们都是交头接耳,眼中喊着艳羡,这世子爷和世子妃不只长得好看得如同画中人,感情还这么好,简直就像一对神仙眷侣般。
  
      穿过村子,便是豁然开朗,一大片已经开垦过的田地映入他们的眼帘。
  
      这片曾经称之为“后山荒地”的地方,现在已经大不一样了,去年南宫玥最后一次来这里时,这片地才开垦了一半,上面覆盖着一片白花花的晶体,现在经过春天的河水灌溉后,已经现出了土壤本来的颜色。
  
      南宫玥几乎可以想象待到来年春天,这片土地插满秧苗,绿意浓浓在秋收时,化成一片金色的海洋。
  
      自后山回来以后,萧奕单独叫来了老闵,问了他关于信的事。
  
      “这是老王爷过世前三年交给我的,让我好好保管。”老闵回忆着说道,“从那时起,这封信一直都没有离开我的身边。”他顿了顿,有些为难地说道,“世子爷,前些年,听闻您纨绔无用,肆意妄为,我曾经以为老王爷的这封信再也不见天日了。只是没想到,原来您竟受过这么多的苦,若老王爷还在世,定然会心疼极了。”
  
      萧奕眸光微暗,但随后却洒脱地笑了,“若祖父在世,恐怕会气我太没用,居然被人随随便便就哄了,只留下了无数骂名。你们的事,是我失察了。”
  
      “世子爷。”老闵由衷地说道,“您有一个好媳妇。”
  
      若不是世子妃,恐怕他们到死都会记恨世子爷,错把继王妃当作好人。
  
      若不是世子妃,世子爷身上的恶名恐怕是洗不干净了。
  
      若不是世子妃,他们一众老兵也没有现在的好日子。
  
      萧奕得意了,理所当然地说道:“那当然!她比谁都好!”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老闵不禁感慨道:“老王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萧奕露出了一丝怀念之色。
  
      一直到六岁以前,萧奕都是跟着祖父一起生活的,学写字,学武艺,学兵法而听老闵所言,祖父在他三岁的时候,就将信交给了老闵保管,那些产业据说也是在那之后陆续过到了他的名下。
  
      萧奕暗暗有所疑惑,在他三岁时,究竟发生过什么,才会让祖父下了如此的决心
  
      在回王都路上,萧奕把和老闵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南宫玥,最后更是表功道:“臭丫头,其实就算老闵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最好的!我最最喜欢你了!”
  
      南宫玥倒底没有他的厚脸皮,被那句“最最喜欢”弄得面上一红,脸上的羞意惹得萧奕心中荡漾,忍不住飞快地偷亲了一下。
  
      与此同时,南蛮使臣进王都的消息也已经传开了,王都的上上下下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