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288求旨

288求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凌赋深深地看着白慕筱。om
  
      他了解他的筱儿,知道对她而言,在这种情况下向父皇俯首,绝对违背了她的原则。她为什么会愿意这么做,原因不言而喻!
  
      韩凌赋心中涌现一股热流,感动不已地看着白慕筱,果然,他的筱儿心中,是有自己的!
  
      两人隔着几丈彼此凝视,那种眼中只有彼此的感觉看得崔燕燕一口气哽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
  
      崔燕燕手中的帕子几乎揉成了抹布,她原来觉得最好等她和三皇子圆房之后,感情稳定了,再纳侧妃纳妾室,可是现在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让这个白慕筱早点入门。
  
      只要白慕筱进了门,后宅之中,自己这个当家主母想要折腾一个妾,那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甚至于有些事根本就不用她出面,就有的是人想教训这个自以为是的贱人!
  
      皇帝冷眼看着白慕筱,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本来他招白慕筱来殿中一舞,也算是给她的脸面,谁知道这个小姑娘竟然当着文武百官和南蛮使臣的面扫自己这个皇帝的脸面!
  
      现在倒好,知道怕了,想要低头了?
  
      那也要看自己愿不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皇帝心中还是有一分犹豫,若是准了白慕筱一舞,自己心头之火难消;但若是不让白慕筱跳,那岂不是自认大裕人不敢与南蛮圣女一比?
  
      这时,圣女摆衣屈膝道:“大裕皇帝陛下,摆衣生于百越,长于百越,偏居一隅,今日有幸与白姑娘切磋一番,乃是摆衣之幸。”
  
      摆衣这句话也算是让皇帝有了台阶,皇帝面色一松,淡淡地对白慕筱道:“那你就先去准备一番吧。”
  
      皇帝这么一说,韩凌赋总算松了口气,飞快地看了摆衣一眼,不过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份情他记下了。
  
      白慕筱再次行礼后,就暂时与两名宫女一起退下准备去了。
  
      约莫一炷香后,她换了一身白色的舞裙,出现在太和殿中。
  
      这太和殿中的众人一见,却是觉得有几分失望。
  
      刚刚南蛮圣女便是一身白色的纱衣为舞裙,如今白慕筱的舞裙感觉与前者类似,却又无出挑之处,让人不由有些失望。
  
      从皇帝下令召白氏女,等了一个时辰,真可谓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却不想,等来的也不过如此。
  
      希望这白氏女今日不要在南蛮使臣团前丢了大裕的脸才好!
  
      韩凌赋环视四周,将那些或轻蔑或嗤笑或冷淡的脸映入眼中,心道:筱儿的本事他最清楚不过很快,他们就看到他的筱儿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才华横溢!
  
      这偌大的太和殿中,也就韩凌赋对白慕筱信心十足,至于南宫玥则丝毫不在意这一次的斗舞赢的是谁。
  
      白慕筱自然也感受到周围那一道道充满质疑的目光,但她并不在意,言语有时候无力,她的舞将会是最好的辩驳!
  
      她莲步轻移,站到殿中央,然后单膝跪地,双手在胸前交叠,右腿往后勾翘与上身后仰扭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这时,清冷的琴声在殿中响起,白慕筱随着琴声的节奏缓缓由地面站起,右手半掩脸庞,娇羞如同少女。
  
      琴声流畅,如同泉水缓流,溪水潺潺,令人只觉得一阵清凉。
  
      这殿中的百官多是通君子六艺,一听便知道这筝曲甚为新颖,难道说是这白慕筱所做?
  
      琴声忽如风般悠扬,白慕筱便随之摇曳起来,身影流动,水袖舞动,一时含羞掩面于碧叶之中,一时翘首待放,一时婀娜多姿,尽情舒展;当琴声变快,激昂澎湃,白慕筱的舞姿也变得明快洒脱,旋转,甩袖,下摆,一气呵成,或迎风起舞,或卧于波光粼粼的水面,或卓然成长让众人仿佛看到了一朵高洁的白莲沐浴于清澈的月光之中,散发出袅袅清香,一阵晚风袭来,清香四溢开来。
  
      随着乐声渐渐接近尾声,殿中响起一个女子清冷悠扬的歌声:“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当着殿中皇帝和百官听到那句“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时,都是面露惊叹之色,原本只是单纯的在看舞,而现在,却因着这歌,让这舞显得很是不俗,对这殿中起舞的白慕筱有了几分另眼相看。
  
      无论是她这一舞,还是这诗文,“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还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妙啊!真是妙语连篇!
  
      众人稍一琢磨,便都明白了,白慕筱最初的起始动作代表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于波光潋滟中探出水面,芙蓉初出水,桃李忽无言显得意味深长。
  
      众人都体会出点趣味来,静下心观赏起来,此刻眼中少了几分轻慢,多了几分慎重。
  
      没想到这小小的弱女子竟然有这般的才华!
  
      在一道道赞叹的目光中,琴声与歌声越来越轻,白慕筱抖动玉臂,仿佛莲花抖落身上的露珠,亭亭玉立水中央,不怒不争,宁静而淡然。
  
      她又缓缓地单膝跪了下去,右腿往后勾翘,上身后仰,做出与开头一样的姿势,随着乐曲停止,她的动作也停顿在了那里,如同一朵白莲在幽静的湖面上静静地绽放,那般高贵典雅、不卑不亢、傲然独立,又超脱世俗之美,如同周敦颐笔下志行高洁的隐者。
  
      满堂都是静悄悄的,仿佛不忍去叨扰这朵高洁的白莲直到白慕筱自己动了,站起身来,对着皇帝施了一礼。
  
      “好!好!”齐王抚掌赞道,只觉得白慕筱这一舞真是旷古烁金,如此高洁之舞确实如她所说不应用来献媚。他不由艳羡地看了自己的三侄儿一眼,觉得对方实在是艳福不浅啊,能得此才艺双全的美人倾慕
  
      与此同时,满朝文武亦是交头接耳地讨论着刚刚那一舞,皆是赞不绝口,这个说此一舞品性高洁;那个说此舞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又一个赞说这舞透着“众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脱俗之美
  
      一时之间,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御座上的皇帝虽然没有表态,但是表情亦是有所松动,眼神若有所触。
  
      这满堂的赞美让韩凌赋亦是与有荣焉,恋慕朝白慕筱看去,白慕筱像是有所觉,微抬眼对上韩凌赋灼热明亮的眼神,两人的目光缱绻。
  
      此时,崔燕燕简直快气疯了,又妒又恨,又有一丝担忧。今日白慕筱在皇帝、百官和南蛮使臣团前长了脸,自己想要弄死她恐怕是没那么容易了,甚至弄不好,皇帝龙心大悦,想要赏赐她的话,那
  
      崔燕燕几乎不敢想下去,小心翼翼地朝皇帝看去。
  
      皇帝的心情显然不错,对着白慕筱问:“你这舞和这诗文可有名字?”
  
      “回皇上,这舞和这诗文名曰爱莲说!”白慕筱镇定自若地福身回道,这复杂的一舞跳下来,居然气息毫不紊乱。
  
      “爱莲说确是舞如其名,文如其名。”皇帝抚掌赞了一句,跟着朝使臣阿赤答看去,故意问道,“阿赤答,你觉得白姑娘适才那一舞如何?”
  
      刚刚白慕筱那一舞看得大裕官员精神一振,却看得阿赤答背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说不好,是睁眼说瞎话,得罪大裕皇帝和百官;他要是说好,那又至圣女于何地!圣女的高贵与尊严必须捍卫,否则和亲的事又该如何进行下去呢?
  
      阿赤答正手足无措时,圣女摆衣上前一步,清冷的声音不卑不亢,道:“回大裕皇帝陛下,白姑娘那一舞高贵典雅,平博淡远,超脱世俗,摆衣自愧不如。”她的身形看着单薄,却挺拔如松柏。
  
      阿赤答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一抹愠色,暗道:这个摆衣实在是自作主张,大裕人还没说话表态,她却先自己示了弱。
  
      摆衣自然感受到阿赤答的不悦,但仍是镇定如斯。阿赤答虽然是使臣,却不如她了解大裕。
  
      大裕乃是礼仪之邦,刚刚自己说的那番话由阿赤答来说便是认输,但是由自己来说,便是自谦。
  
      况且,她承认这位白姑娘的舞艺确实是不凡,但自己与她也不过是平分秋色,大裕有一句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跳舞就似前者,当势均力敌时,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看法,这个时候,便是上位者说了算。
  
      现在就看这个大裕皇帝是不是如她所想的那般了
  
      摆衣的眸光闪了闪,待听到皇帝爽朗的大笑响起时,她便知道她赌对了,却仍是低眉顺目的样子。
  
      果然,皇帝朗声说道:“圣女过谦了,朕倒是觉得圣女与白姑娘是各有千秋,难分上下。”
  
      皇帝这么一说,立刻有大臣连声附和。
  
      几个使臣也松了口气,殿上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无论如何,今日这御前“斗舞”也算是双赢,无论是大裕,还是百越,都不算丢脸,甚至大裕还有隐隐压过百越的势头。
  
      皇帝心情大好,觉得这也算是此次和谈一个不错的开始,大方得对白慕筱道:“白姑娘,今日你这一舞甚为不错,若是有何所求,尽管与朕说?”皇帝似笑非笑,带着一种了然于胸的笑意。
  
      这一句说得韩凌赋心中一喜,崔燕燕却是心下一沉,飞快地瞟了身旁的韩凌赋一眼。
  
      这还是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若是皇帝真的给了白慕筱一个侧妃的名分,那就等于在白慕筱没进皇子府前,先助长了她的气焰,压了自己一头。
  
      而上了玉牒的侧妃和贱妾毕竟是不同的若是日后生了孩子,更是恐怕再无自己立足之地了!
  
      崔燕燕几乎不敢再想下去,只能死死地看着白慕筱,仿佛等着宣判的死囚一般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白慕筱压抑着心头的喜悦,面色如常地屈膝,不紧不慢地说道:“谢皇上,民女听闻锦心会在即,不胜心向往之,求皇上赐民女一个恩德,容许民女参加锦心会。”
  
      她这个请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包括皇帝,皇帝本来与崔燕燕想法类似,觉得白慕筱马上要给三皇子为妾,想必所求也必然是与此有关,却不想这个小姑娘倒是委实有点意思。
  
      也难怪能跳出爱莲说如此脱俗的舞蹈!
  
      若是“舞”如其人,这个白慕筱倒也绝非什么凡俗的女子,也难怪三皇儿对她有几分另眼相看。
  
      韩凌赋目光中露出一丝引以为傲,含笑地看着白慕筱,努力压抑心中的狂喜。父皇金口玉言,以他对父皇的了解,白慕筱的所求有九成几率可以成功。他的筱儿果然是如此不凡!哪怕明珠偶尔蒙尘,也终将释放出属于她的光辉。
  
      果然,皇帝沉吟片刻,就爽快地应道:“那朕就应你所求!”
  
      虽然白慕筱的出身确实是低了些,但是以她的才艺,今日百官都亲眼所见,她去参加锦心会也不算辱没了其他参赛的姑娘。
  
      皇帝一句话让殿中一时骚动了起来,尤其是那些诰命夫人都是交头接耳,皇帝亲口准许一个女子参加锦心会这在大裕朝建朝后还是有史以来第一回。
  
      只是刚才那一舞爱莲说还犹在眼前,那句句堪称经典的诗文恐怕这宫宴之后就会传遍王都,甚至于那些文人墨士都会传颂不已,因此那些往日里自视甚高的夫人虽然窃窃私语着,却是没一个出声反对。
  
      皇帝的恩准让崔燕燕暗暗松了口气,心里嗤笑:这白慕筱还真是自视清高,错过了这个大好机会,那就是有这次没下回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