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09反目

309反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外界对于和谈的种种争论丝毫没有影响到王都的镇南王府。
  
      因暑意渐浓,萧奕早早的就弄来了足够的冰,房间里每日都会摆上两盆冰盆,透出的丝丝凉意让南宫玥都不愿意出门了。
  
      美美的歇了个午觉,南宫玥刚起身,百合就抱着一大摞账册进了屋。
  
      “世子妃,朱管家把账册送过来了。”
  
      查账一般都在年底,可去年底的账目实在混乱不堪,这半年来,南宫玥也花费了一些心力整顿过一番,便寻思着在年中也应该再看一下账册。
  
      而且,萧奕养兵需要大笔的银子,她也得看看哪里可以挪出些银子来。
  
      “拿到我书房去吧。”
  
      南宫玥随口吩咐了一声,让百卉给自己挽了一个家常的发髻,只随意戴了几朵珠花,便去了小书房。
  
      南宫玥看着书案上的账册,随口问道:“只有这些吗?”
  
      百合回道:“朱管家说,还有一些没送到,新派的管事刚去,没来得及把旧账理清楚,待过些日子再送过来。”
  
      南宫玥点了点头,让她给自己准备茶水和点心,便细细地看起来。
  
      原先的那些账册,南宫玥作主全都焚了,所有的账目都重新开始记录,所以这账册每一本都只有薄薄几页,虽然少,但比原本的胡乱所记清楚了很多。
  
      只不过……
  
      “还是没钱啊。”南宫玥有些郁闷地感慨着。
  
      好不容易收回来的这些产业,光整顿就花了不少银子,至少要等到明年才能稍稍看到些赢利,这一年府里的花销恐怕就都得靠着江南的船厂和那个钱庄了。若单是养着府里上下,这些银子自然是绰绰有余的,可要养一支军队,那就远远不够了。
  
      而且上次萧奕还提起,南疆的府中和开连两座城市都已经被他从镇南王的手上强行占下。这两城在南蛮侵略时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萧奕做主免了两年的赋税。然而,城市重建需要银子,以镇南王的性情恐怕是不会为萧奕的城市提供一丁点银子。
  
      南宫玥有些头痛,这几个月,陆陆续续送去南疆的银子已经有七万两了,撑上几个月应该没问题,但……
  
      “不行……不给你看……”
  
      外面忽然传来轻脆的笑语声,在书房里伺候的百卉不禁皱了一下眉,正要出去提醒一下,南宫玥却干脆放下账册,扬声道:“你们进来。”
  
      书房的门开了,百合和鹊儿有些讪讪地走了进来。
  
      百卉瞪着百合,只是在南宫玥面前不太方便训斥,倒是南宫玥忽然注意到百合的脸颊微微泛红。
  
      百合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居然会脸红?
  
      南宫玥眉梢一挑,顿觉有趣地说道:“百合,拿出来我瞧瞧。”
  
      百合的面色一僵,转头去瞪鹊儿,然后还是磨磨蹭蹭地走到南宫玥面前,摊开了右手。只见她的掌心躺着一根木制的簪子。这簪子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倒看起来有些粗糙,像是制这个簪子的手艺人还是一个新手。
  
      再看看百合微红的俏脸,南宫玥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故意说道:“这簪子做工一般,实在戴不出去,我送你一根更好的,这个就不要了吧。”
  
      百合赶紧收回手,忙不迭地摇头道:“世子妃,我、我喜欢这个。”
  
      “是谁送的?”南宫玥突然其来的一句话,让百合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一下子脱口而出道,“是阿蓝。”她话音刚落,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用手捂着唇,眼巴巴地看着南宫玥。
  
      脾气直的人就是容易套话!不过,倒是没想到,百合居然会和阿蓝……明明他们俩的初识就弄得很不愉快,到后面百合更是哪哪都看阿蓝不顺眼,现在看来竟然是一对欢喜冤家。
  
      百卉也傻了眼,瞪大眼睛看向自己的表妹,心想:这小丫头,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瞒着自己?!
  
      “原来是阿蓝啊。”南宫玥故作沉思地点点头,就见百合一脸紧张地看着他,她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过几日,让阿蓝来提亲吧。”
  
      百合立刻眉开眼笑,欢喜地点头应了,丝毫不见扭捏,但是有几分江湖儿女的爽朗。
  
      虽说跟着女主人的大丫鬟,一般都会留到十八以后才配人,甚至还有到20几岁,但对于自己身边的几个丫鬟,南宫玥自然也是盼着她们好的,若是有了称心的人,早早的嫁了也没什么不好。
  
      只可惜了意梅……想到意梅,南宫玥的神色微微一暗,不过很快就打起了精神,调侃起了百合。
  
      说笑间,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随后萧奕推门走了进来,就南宫玥心情甚好的样子,便问道:“今日可有什么喜事不成?”
  
      南宫玥起身相迎,百合到底是个姑娘家,听到“喜事”二字,不由脸上一红,忙行了一礼,拉着自己的表姐和鹊儿匆匆避了出去。
  
      萧奕一头雾水,南宫玥笑着说道:“你没说错,我们家马上要办喜事了。”接着便把百合和阿蓝的事说了。
  
      萧奕听得一脸欢喜,说道:“阿蓝那小子的确不错,百合嫁给他也算相配。”
  
      南宫玥应声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蓝的性情与人品她是看在眼里的,也算是良配,这才答应了下来。
  
      萧奕拉着她一同坐到了美人榻上,经过书案上,注意到了摆放在上面的一摞账册,随口问道:“……这些是新送来的账册?”
  
      南宫玥点点头,掰着手指说道:“我大致算了一下,暂时还能再挪一万两银子出来。不过,单靠我们东挪西凑总不是办法。我想过了,还是得从小方氏的手里把银子弄出来才是,也不知道她把银子都弄到哪儿去了……过犹不及,只怕在这一次不能再靠皇上了。”
  
      萧奕一直在笑眯眯地听着,这时,他的眼中掠过一抹狡黠的光芒,说道:“说起来,上次父王让我把一半产业分给萧栾,我们分了就是。”
  
      “你是说……”南宫玥的脑海里灵光一闪,“这样好!”
  
      老王爷一共留下了多少产业,自然是萧奕说得算,小方氏即然敢说,这么些年来,萧奕的产业一共只赚了六千两银子,那么他们也可以说,老王爷仅仅就留下两个铺子。
  
      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
  
      小方氏想要给萧栾多一些产业,必然不会善罢干休,只要她敢闹,到时候,自有萧家宗族来出面。
  
      小方氏到底占了一个“母”的名份,世人皆看重孝道,对南宫玥而言,为了不让萧奕名声有碍,哪怕多费些功夫也是值得的。
  
      “算算时间,圣旨也该到南疆了吧……”南宫玥有些迫不及待了。
  
      说到南疆,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南疆,骆越城大营里,营中士兵们还在操练中。
  
      只听那演武场的方向不时传来士兵们的踏步声、呼喝声、兵器碰撞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在军营门口,两个高壮的士兵正守在入口两边,其中一个四方脸的见四周无人,便悄悄喊了一声“三树。”把同伴招了过来,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一句。
  
      “什么?!王妃她抢占了世子爷的产业?!钱大壮,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另一个黑脸汉子不敢置信地惊呼道,吓得钱大壮忙四下看了看,瞪了同伴一眼,示意他小声点。
  
      钱大壮继续道:“那还有假!昨儿我家婆娘来营里看我,告诉我现在外面早就传开了。你以为王妃怎么会被遣到明清寺里,还不是因为被皇上给罚了!”
  
      王妃到底因何去明清寺“祈福”,他们自然是不知的,但现在既然都在这么传,那肯定是真的!
  
      陈三树听得几乎是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啧啧”叹道:“王妃的胆子也太大了,喂,你说会不会其实是……”说着,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挤眉弄眼,用手指在半空中写了一个快速的“王”字。
  
      钱大壮立刻领会,小声道:“听我婆娘说现在好多人都是这么说的,说什么了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世子爷真是可怜啊……”
  
      陈三树的突然面色一变,硬声道:“老钱,你既然受了风寒,还是跟百夫长去说一声吧……”
  
      钱大壮被他说得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眼看着同伴一直对他使眼色,他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不对,僵硬地转过身去,只见一个身穿盔甲的中年男子正在不远处看着她们,目光凌厉。
  
      两个士兵忙单膝下跪行了军礼:“见过宋将军!”糟糕!刚才他们说的也不知道宋将军听到了多少。
  
      宋孝杰大步走到两个士兵跟前,冷冷地丢下了一句:“好好办差,不许闲聊!”然后便大步出了大营。
  
      两个士兵吓得两腿战战,本以为这次免不了三十军棍的责罚,却没想到宋将军竟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过了他们。两人互看了一眼,长舒了一口气。
  
      宋孝杰出了大营后,立刻跃上一匹黑马,然后一路向着骆越城疾驰而去。
  
      他双眸微沉,心事重重,刚刚那两个士兵所言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如今军中将领以及南疆百姓对于镇南王的看法,那才是最让他忧心的!
  
      再这样下去,必然会军心、民心不稳。
  
      看来还是要提点一下王爷才是……宋孝杰心里暗道。
  
      来到位于骆越城的镇南王府后,宋孝杰先向镇南王禀报了军情。处理完正事后,他才欲言又止地说道:“王爷,末将有一事不知道当不当提?”
  
      镇南王面色一正,沉声道:“孝杰,你我之间又有何不能说的?”
  
      宋孝杰理了理思绪,开口道:“王爷,您可知道最近城中最红火的一出新戏?”
  
      镇南王怔了怔,一头雾水。
  
      昔日王妃小方氏喜欢看戏,府里时不时会响起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可自打小方氏去了清明寺,府里就安静多了,怎么宋孝杰又突然提起唱戏来,莫不是想给小方氏说情?
  
      到底也是十几年的夫妻了,要是宋孝杰真是来说情的话,自己干脆也顺着台阶下了吧……
  
      镇南王正想着,就听宋孝杰继续道:“几日前,城中的戏班子新上了一出戏,名叫《施姑娘教夫》。这出戏说的是前朝某位姓施的大将军,常年征战在外,家中交给续娶的继室王氏打点,王氏对待原配留下的长女视如己出,爱若珍宝,只可惜那施姑娘却是娇纵任性,对继母大为不敬。日积月累下来,施大将军对长女很是不喜,相反,对继室所出的子女疼爱有加。等施姑娘年纪到了,施大将军就匆匆为她选了门亲事嫁了。施姑娘恶名在外,所嫁男方的名声自然也不大好听,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施姑娘以恶制恶,居然把纨绔夫君调教成器,夫君在几年后考上了进士。之后,城里渐渐有了传言,说是继母不慈,施姑娘为了自保才自污名声,而那王氏其心险恶,不止故意捧杀施姑娘,还夺了原配留下的嫁妆……”
  
      “荒唐!实在是荒唐!”听到这里,镇南王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慨,打断了他。
  
      什么施大将军?什么王氏?
  
      这出戏分明是在影射自己这个镇南王和王妃小方氏!
  
      这些刁民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镇南王面色一团漆黑,怒道:“是哪个戏班子敢如此大胆?”居然敢如此非议王府!
  
      宋孝杰心里为镇南王的关注点而叹气,一瞬间,脑海中闪过了许许多多画面,现在南疆诸城、军中都已经传开了,大概也唯有王爷这个局中人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咬了咬牙,干脆把话挑明了:“王爷,不止是那些戏班子,现在南疆的百姓都在传王妃霸占世子的产业不还……”
  
      镇南王面色更为难看,差点没拍案而起,“这事怎么传出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