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12狠辣

312狠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屋子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没过多久,就有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外面推开了窗子,然后鬼鬼崇崇地跳进了屋中,轻手轻脚地走到白慕筱的榻前。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了那道猥琐的身形上,勾勒出男子那张**熏心的丑陋嘴脸。
  
  他看着床榻上一头乌发、侧卧而睡的美人,咽了咽口水,只觉得自己真是艳福不浅啊。
  
  他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了一丝兴奋,迫不及待地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青色瓷瓶,然后从中取出一个药丸,嘴一咧,露出一口黄牙。
  
  嘿嘿,等服了这颗药,烈女也要变成荡女!
  
  他淫笑着往榻上探去,可是他的手才刚伸出,却忽然感到后颈一痛,跟着两眼一翻,“砰”地倒在了地上。
  
  他的身旁,一个白衣女子正傲然而立,冷冷地俯视着他。
  
  原本侧卧在榻上的女子利落地爬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方帕子掩着鼻子道:“姑娘,他晕过去了?”她小心翼翼地拿下帕子,露出俏丽的容颜,原来竟然是碧落。
  
  白衣女子,也就是白慕筱,狠狠地用脚踢了踢那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戾气,冷声道:“没事了。你去把碧痕弄醒吧。”
  
  碧落忙下了床榻,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到碧痕的鼻下,碧痕很快幽幽地醒了过来,一看碧落,便面露紧张之色。碧落忙道:“成了!”
  
  两个丫鬟走到白慕筱身旁,目光复杂地看着地上的男子。碧痕低声问道:“姑娘,接下来该怎么办?”
  
  白慕筱嘴角勾出了一个冷笑:“来而不往非礼也,二婶不是想坏我清白吗?那我就把这份‘大礼’送还给她好了!”
  
  碧痕瞳孔微微一缩,想到了什么,道:“姑娘,你是想……”
  
  白慕筱点了点头,黑宝石般晶莹的眼眸通透而明亮,其中像结了一层万年寒冰似的。<>
  
  两个丫鬟一左一右地拖着那男子一条胳膊,把他拉到了院子里。这个小小的院子中有两间屋子,一间住着白慕筱,而另一间则住着俞氏。
  
  此刻,俞氏的屋子静悄悄,一个矮胖的嬷嬷小心翼翼地开了门,一脸惶恐地看着白慕筱:“大姑娘,您真的要……”
  
  此人正是俞氏的亲信郭嬷嬷。
  
  “事到如今,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反悔吗?”白慕筱冷眼看着她。
  
  自从对白慕妍下了“饵”后,白慕筱就做好了俞氏可能会报复自己的心里准备。为了对付俞氏,她细细地调查了俞氏院子里的人,最后竟被她发现郭嬷嬷这些年来一直中饱私囊地贪了俞氏不少银子,还暗中在外头养了姘头。
  
  白慕筱抓了郭嬷嬷的把柄,郭嬷嬷自然只能为她所用,把俞氏的一举一动悄悄地都告诉了她。俞氏自以为计划周全,却不知道她身边的人早就背叛了她,而她的计划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自己一次次退让,一次次留有余地,奈何有人却是非要作死,屡次苦苦相逼……
  
  一瞬间,白慕筱的脑海中快速地闪过一段段羞辱的回忆,一张张高傲的面孔,南宫玥、南宫秦、二公主、苏氏、俞氏、周氏……摆衣,这些人都一次次地逼迫她,视她的退让为理所当然。
  
  她错了,一直都错了!
  
  在这个世界,唯有权利和地位才是一切。<>
  
  只要达到目的,不择手段那又如何!
  
  白慕筱的目光冰冷地落在了那个失去意识的男子身上,心道:既然俞氏要采取如此下作的手段污了自己的清白,那就休怪自己出手狠辣,一报还一报,让她尝尝自酿的苦果!
  
  “动手吧。”
  
  白慕筱的三个字让郭嬷嬷只能屈服,艰难地点了点头。
  
  在郭嬷嬷的帮扶下,碧痕、碧落把那男子扛进了屋中,只见屋里两个丫鬟瘫倒在地上,都是一动不动,榻上的俞氏亦然。
  
  夜色已经深了,可是俞氏却是妆容完整,身上还穿着白天的衣裳。
  
  白慕筱讽刺地一笑,俞氏想必是等着自己那里事发吧?
  
  碧痕、碧落和郭嬷嬷把男子扛到了俞氏榻上后,又褪了他们的衣裳,然后白慕筱拿出一个小小的青色瓷瓶,正是之前男子从怀中掏出的那个。
  
  “给他们服下吧。”
  
  白慕筱将瓷瓶递给了郭嬷嬷,郭嬷嬷的手颤抖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喂俞氏和男子吞了下去,然后放下了床上的幔帐。
  
  很快,床榻上就传来俞氏不适的呻吟声,跟着一个男子的低吟声随之响起,两人的声音缠绵地交织在一起……
  
  一旁的碧痕垂眸咬牙,一方面觉得不忍入耳,而另一面也觉得快意:二夫人也有今天!只要过了今晚,俞氏就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可以随意摆布自己的白府二夫人了!
  
  三人退出屋子后,白慕筱淡淡提醒郭嬷嬷:“嬷嬷,您别忘了最后一步。<>”
  
  郭嬷嬷早已经是面无血色,僵硬地应了一声,拿出一盏油灯,开始对隔壁发出信号。
  
  一明一暗,一明一暗,然后隔壁也回了同样的信号,一明一暗……
  
  与此同时,白慕筱带着碧痕、碧落悄无声息地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们才刚关上门,就听隔壁的院子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跟着火光亮了起来。
  
  很快,一群人便提着灯笼行迹匆匆地朝这边而来,其中一个婆子紧张地问道:“容嬷嬷,那贼人可是去了那边?”
  
  “对,就是那边!”容嬷嬷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得快点抓住那贼人才行,万一冲撞了姑娘,那可就不好了。”
  
  一行人步履凌乱地冲进了院子,让原本寂静的庭院充斥着一片喧哗声。
  
  碧落若无其事地打开了门,抬眼看去,只见以容嬷嬷为首的一行人正闹哄哄地往这边走来。
  
  碧落出屋迎了上去,故作疑惑地问:“容嬷嬷,这大半夜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嬷嬷忙道:“有贼人!我看到有贼人往这边旁了!碧落,你可看到没?”
  
  “容嬷嬷,奴婢一直在屋里,没看到什么贼人啊!”碧落肯定地说道,“是不是往别处去了?”
  
  容嬷嬷迟疑了一瞬,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想到刚才看到的暗号,便上前一步,粗鲁地一把拨开了碧落,打算往屋里去,“碧落,我分明就看到有贼人潜到这边来了!”
  
  “容嬷嬷,想必是你看错了。姑娘刚才已经歇下了,还是……”
  
  碧落试图阻拦,可她越是拦着,容嬷嬷就越是觉得其中有鬼,“不行,我得亲自去看看才……”
  
  “容嬷嬷!”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屋里响起,跟着,屋里的烛火被点亮了,一道身披水蓝色披风的身形从里面走了出来,银色的月光柔和地洒在她身上,让她看来优雅出尘,仿佛月下仙子一般。她冷冷地打量着容嬷嬷,眸中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味道。
  
  看白慕筱衣衫完整、神情镇定,容嬷嬷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不对劲!这个时候白慕筱不是应该衣衫不整,狼狈地缩在屋里哭泣吗?还有……
  
  容嬷嬷下意识地朝俞氏的屋子看了一眼,二夫人为什么还没动静?二夫人现在不是应该闻声而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周氏严厉的声音忽然传来,众人循声一看,才发现周氏不知何时在三四个丫鬟的陪同下也出现在了院子里。
  
  容嬷嬷心里越发的七上八下。
  
  白慕筱暗暗冷笑,快步走到周氏跟前行了礼,然后又惊又慌地说道:“祖母,容嬷嬷说筱儿这院子里来了贼人?筱儿刚刚一直和丫鬟在屋里,什么也没看到啊。难道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朝俞氏的屋子看去,急声道,“大家都跟我来,赶紧去二婶的屋子看看!切不能让那贼人给逃了!”
  
  “是,大姑娘!”
  
  碧痕迫不及待地应道,招呼着容嬷嬷身旁那些执棍的婆子往俞氏的屋子去了。
  
  这时,容嬷嬷若是还没发现不对,那就是傻了,可是形势比人强,有周氏在这里,就算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
  
  碧痕在门口叫了几声“二夫人”却没人应声,便令婆子们撞开了门,几人蜂拥进屋内……很快,就听一个婆子一声惊呼响起:“二……二夫人!……这、这是谁?”
  
  白慕筱似笑非笑地看了容嬷嬷一眼,当面对周氏时,又变得惶恐不安,颤声道:“祖母,看来是抓到贼人了,赶紧让人送官吧!”
  
  容嬷嬷直觉地想反对,但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一个婆子匆匆地从屋里出来了,悄声在周氏耳边说了一句,周氏脸色大变,急忙地朝俞氏的屋子快步走去。
  
  白慕筱嘴角一勾,也跟了上去。
  
  一进屋,一股**的麝香味便扑鼻而来,周氏眉宇紧锁。
  
  只见屋中,一男一女皆是衣衫不整,女的披着一件外袍,颤抖着缩在榻上,虽然披头散发,但一看就知道是俞氏。她身上披了一件薄薄的外袍,勉强掩住了她的身子,从宽松的领口能清晰地看到她白嫩的脖颈、颈窝上布满了红印,一看就知道刚刚经历了情事。
  
  而地上的男子看来三十出头,**着上身,相貌很是猥琐……
  
  最大的问题是,他绝对不是俞氏的夫君白二老爷!
  
  周氏一会儿看看榻上,一会看看榻下,看这两人的样子,她哪里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造孽!这真是造孽啊!”周氏一时只觉得气血翻腾,一口气差点就没接上来。
  
  “母亲!”俞氏一看到周氏,便哭着从榻上扑了下来,跪在周氏跟前,试图为自己辩解,“是这贼人,都是这贼人……”
  
  她已经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刚才,当几个婆子冲进来的时候,被春药所迷的俞氏才瞬间清醒了过来,这才发现她并非是在做春梦,而是真的和某一个男子……
  
  更令她心惊的是这个男子竟然……竟然是她给白慕筱准备的……
  
  俞氏几乎无法思考,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这样。
  
  “啪!”
  
  周氏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俞氏的脸上,冷声道:“别叫我母亲!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儿媳!”
  
  俞氏几乎被打懵了,脸上浮现一个又红又肿的掌印。
  
  这时,白慕筱在后方义愤填膺道:“祖母,这贼人胆大包天,竟敢潜入二婶屋中,还是赶紧送官吧?”
  
  “不行!”
  
  几个反对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几乎是同时响起。
  
  说话的却是周氏、俞氏和那个男子。
  
  周氏自然是不是怜惜俞氏或者这个可恨的贼人,她在意的是白府的名声,堂堂白府的二夫人被贼人给奸污了,传出去的话,白府的名声那可就是彻底地毁了。俞氏亦然。
  
  而那个男子却是怕了,他若是被当作采花贼送到官府,怕是要处以极刑!……这跟原先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说就算他污了白大姑娘的清白,为了她的名誉,白府也不敢声张吗?甚至还会给自己一笔遮羞费?
  
  可是事情怎么会这样呢?
  
  明明他之前进的是白府大姑娘房里,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跟白府的二夫人在榻上颠龙倒凤了?
  
  他越想越慌,越想越乱,急忙道:“我不是什么贼人,我,我……”他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我是二夫人的相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