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13衷肠

313衷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埙声随着孤舟的靠近,越来越清晰,古朴幽怨,沧桑凄凉,透着浓浓的相思之苦,缠绵悱恻。
  
  这一曲《长相思》本是琴曲,但是此刻由埙吹来,显得更为哀伤凄苦,幽怨的乐声让听者的心为之一颤。
  
  不远处,湖畔的三位公子已经听得着了迷,如痴如醉,其中的蓝色锦袍的公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孤舟的女子,脱口道:“那一位莫不是……”
  
  “百越圣女摆衣姑娘!”友人想也不想地答道。
  
  “天籁啊!果然是天籁之音啊。”蓝袍公子用扇柄敲着掌心赞不绝口。
  
  三人都是痴迷的用目光追随着摆衣的身影……
  
  当那叶孤舟渐渐靠近月伴亭,埙声渐渐轻了下去,以一声悠长的叹息收尾,仿佛连四周的空气都为之一颤。
  
  摆衣放下手中的埙,朝月伴亭中看去。
  
  摆衣也是随着圣驾到应兰行宫的,因为和谈迟迟未有进展,奎琅还在大牢里,他们一行人也只能暂且留在大裕,归期难定。这次皇帝来应兰行宫避暑,就干脆把他们也带上了。
  
  此时因为吹埙,摆衣解开了脸上的面纱,绝美的五官暴露于空气中,蓝眸、秀鼻、樱唇,完美得几乎没有一点瑕疵。她自信绝大多数男人都会为这张绝世容颜而着迷……
  
  然而当她发现萧奕也在亭中时,脸色却突然僵住了。
  
  但很快,她就调整好了心态,若无其事地福了福身道:“摆衣见过侯爷、世……”
  
  她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萧奕漫不经心地打断了:“小白,这个女人是谁?难不成……”
  
  就算萧奕不通乐理,也能听出摆衣是以一曲《长相思》在述衷肠呢!
  
  萧奕用手撑着头,靠在石几上,一副坐没坐相的样子,满不在意地说道:“难不成你找来助兴的乐妓?”
  
  小四在一旁嘴角微勾,突然觉得萧世子又变得可爱了一点。<>
  
  而摆衣差点没撑住,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僵硬得仿佛戴了一张面具,蓝眸中除了怒火,还有难堪与憎恨。
  
  可恶!又是这个萧奕!
  
  他竟然把自己比作为乐妓!
  
  摆衣飞快地看了官语白一眼,眸中柔情脉脉,却发现对方正在悠然饮茶,根本就没看自己。
  
  难道说他对自己无意?……不会的!
  
  摆衣在心里坚定地对自己说,定了定神,重振旗鼓,只是娇媚的声音透着一丝僵硬:“摆衣见过萧世子,世子可真会开玩笑。”
  
  她想若无其事地带过这个话题,若是普通人也就顺势而为了,可偏偏她遇上的是萧奕。
  
  “原来是圣女啊。”萧奕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圣女姑娘每日蒙着面纱,本世子一时还真没认出来。”
  
  摆衣当然知道萧奕这是在胡说八道,自己曾经在宫宴上一展容颜,而且自己这一身打扮不同于大裕姑娘,萧奕又如何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分明就是在羞辱自己!
  
  摆衣忍着气,淡淡道:“世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也难怪啊。<>”萧奕瞥着摆衣几乎扭曲的脸,摇头道,“我大裕的乐妓一向知情识趣,这划酒拳的时候,自然是要弹唱些热闹的曲子,哪会如此扫兴,吹奏这般晦气的曲子!”
  
  一瞬间,摆衣的小脸涨得通红,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奕。
  
  他胆敢!竟胆敢说自己连大裕的乐妓都不如……
  
  摆衣平生还是第一次遭受如此的奇耻大辱,她不由再次看向官语白,希望他能斥责萧奕。
  
  谁知道官语白的表情仍是淡淡的,嘴角还是挂着那一贯的清浅笑容。
  
  曾经,这一抹清浅的笑容让摆衣心神荡漾,可是此刻却化成了一支利箭狠狠地刺进了她的心。他的心里没有她,不止是如此,连他的眼里也没看到她!
  
  后者比前者还要令摆衣觉得屈辱。
  
  这时,萧奕又懒洋洋地说道:“圣女姑娘若是想弹琴吹曲的,本世子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恩客,你瞧瞧那边正有人等着圣女姑娘呢。至于这里就不劳烦心了,划个酒拳听这种曲子实在太过晦气。”
  
  萧奕一边说一边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一副在打发下人的样子。
  
  摆衣掩在衣袖底下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死死地盯着他们二人。
  
  她以为被关进囚车带来王都已是她此身受过的最大的羞辱,但却也难与今日相比。
  
  萧奕,她不会原谅他的!
  
  还有官语白,她一定要让他正视她的存在!她一定要在他心中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她就不信,以自己的魅力会拿不下他!
  
  月伴亭里,萧奕与官语白自顾自的说说笑笑,直到她乘坐的小舟远去,也没有人分出心思看她一眼。<>
  
  月夜中,摆衣一双海蓝色的眼眸暗沉得可怕,彷如那暴风雨夜的波涛起伏的海面一般。
  
  直到回了专门为他们一行百越使臣安排的烟雨阁,摆衣的心境依然难以平复。
  
  “圣女殿下。”阿赤答见到她回来,下意识地往她身后看了一眼,有些疑惑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难道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是错的,官语白不在那里?”
  
  摆衣一声不吭地走了进去。
  
  “圣女殿下?”
  
  摆衣咬牙切齿道:“那个萧奕坏了我的好事。”
  
  “又是萧奕?”
  
  若要问百越人最恨的是谁,毫无疑问,“萧奕”这个名字绝对放在第一位。他不仅毁了他们百越的大计,擒拿了大皇子殿下,更是在这次和谈中咄咄逼人,简直就是个无赖!
  
  摆衣轻咬朱唇,断定地说道:“若非那个萧奕从中作梗,我岂会失败。萧奕……”她缓缓地放开握紧的拳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饮下后才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说道,“上次我去见了殿下,殿下说萧奕阴狠狡诈,有他在,这次与大裕的和谈必会受阻。殿下让我们设法除掉他。”
  
  “除掉他谈何容易……在南疆时,我们几次设伏,也不过只是让他受了些不大不小的伤。”阿赤答冷然道:“这个人,父憎母亡,恐怕连他的亲身父亲都恨不得要除了他而后快,难怪脾气如此暴戾。”
  
  “人都是有弱点的。萧奕应该也不例外……”摆衣思吟着说道,“依我所见,他与他的世子妃感情倒甚是不错,同进同出,很是恩爱。”
  
  阿赤答眼睛微眯,道:“那个摇光郡主?”
  
  百越使臣到王都也小半年了,他们本就带着意图而来,自然也花费过心思对王都世家勋贵调查过一番,萧奕与他的世子妃是圣旨赐婚一事,并不是什么秘密,自然一打听就打到了。
  
  摆衣点点头说道:“不管萧奕和摇光郡主的恩爱是做给皇帝看得,还是确是如此,这是我们暂时唯一能够利用的。”
  
  “呵。”阿赤答冷笑了起来,“圣女殿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个摇光郡主屡次扫了你的脸面,你只不过是想借机报复罢了。”
  
  摆衣脸上一白,连忙道:“我只是……”
  
  “圣女殿下。请你记住我们这次来大裕的目的。你我的性命、脸面、尊严都不重要。”阿赤答冷冷地看着她,见她脸色越发青白,这才继续说道,“这一次就罢了,现在看来,摇光郡主或许是唯一的突破口……”
  
  摆衣轻呼了一口气,脸色依然有些难看。
  
  她在百越乃是高高在上的圣女,若不是大皇子殿下嫌自己在锦心会上办事不利,索性把和谈之事全权交给阿赫答,哪容得他如此羞辱自己!
  
  阿赤答心中暗自得意,面上却不露分毫,问道:“你可从大裕的三皇子那里探听到皇帝为何会突然来此避暑?”
  
  摆衣强行忍耐着说道:“三皇子只说是因太后中暑。”
  
  阿赤答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地说道:“总之,三皇子那里也不能断,我们在大裕势单力薄,三皇子虽然现在看起来并不得圣宠,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帮我们一把。”
  
  摆衣很想说,自己不是专门来魅惑男人的妓子,但想到大皇子的命令,只能闷闷地应了一声“是”。
  
  摆衣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说起三皇子,他那位红颜知己白大姑娘正是摇光郡主的表妹。而那表姐妹俩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那白大姑娘……”她回想起曾与白慕筱有过的几面之缘,说道,“不是个简单的人。我有一个主意,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一下……”
  
  ……
  
  百越使臣对于大裕而言,只是一个小小的蛮夷国。
  
  皇帝把他们留在大裕,盛情款待也只是为了昭显泱泱大国的风度,他们在行宫如何,不会有人去关注。皇帝亦然,自从太后被南宫玥确诊为是中毒后,所有的心思就全都放在了太后的身上。
  
  官语白曾替他分析过,最有可能给太后下毒的是他那三个儿子,皇帝闻言后连心都是凉的。
  
  皇帝牢记官语白曾对他说的,太后之毒中得隐秘,就算大张旗鼓的大肆搜查,也多半查不到真相,不如不动声色,让下毒之人放松了警惕,方能连根拔起。
  
  所以,他以避暑的名义带着太后来了这应兰行宫,还把那三个不省心的儿子也一起带上了。
  
  虽然太后近日身子已经转好,可皇帝的心中的烦躁依然难解。
  
  “皇上,镇南王世子妃来了。”
  
  这时,一个小太监前来禀报了一声,皇帝点了点头,南宫玥被迎了进来。
  
  书房里皇后也在,自从南宫玥出嫁后,皇帝一般都不会单独见她,若不方便有其他人在的话,就会特意把皇后叫过来,以示避嫌。
  
  南宫玥向帝后请了安,皇帝挥了挥手示意她起身,并说道:“玥丫头,你过来,你瞧瞧这些东西可有问题。”他话音刚落,刘公公立刻亲自捧出了一个托盘,在托盘上的有太后爱用的蜜饯,太后惯常用的香脂,太后宫里焚的香等等,零零种种的放了好些东西。
  
  这些都是皇帝借着太后来行宫整理东西的时候特意理出来的,就想着能让南宫玥辨别一下。
  
  “玥儿失礼了。”南宫玥上前,仔细的一一取了,看颜色、闻味道。
  
  皇帝紧张地看着,既希望她能够看到毒药,又不希望如此……其实他心里更希望这一切只是南宫玥的误诊,他的几个儿子没有这么胆大妄为,为了皇位连亲情都不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