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15揭穿

315揭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慕筱看了一眼官语白,这位昔日威名赫赫的少年将军,一派清雅淡然地站在那里,唇边挂着一丝浅淡的笑容,周身上下不见丝毫锐气。
  
  若非早就知道他是官语白,她只会以为他是一介文人,自命清高。
  
  白慕筱放下心来,这安逸侯不过有着侯的虚爵罢了,他的满门都为皇帝所杀,无亲无故,无兵权,无政权,甚至还失去了武功。可即便是如此,皇帝还是提防着他,群臣不敢与之结交。
  
  官语白,现在能仰仗的也就是皇帝,只有讨好了皇帝,才能为他赢一个小小的立足之地。
  
  想着,白慕筱便镇定了下来,云淡风轻,如空谷幽兰。
  
  官语白含笑,声音如上好的温玉一般,清润无双,“臣知白姑娘作词亦是一绝,想请白姑娘以明月为题,《水调歌头》为词牌作词一首……”
  
  听到这里,白慕筱已经是心中一松,自古诗人词人爱颂月,如此类型的诗词她随口就是一大把。
  
  果然如她所料,官语白只是趁机想讨好皇上而已,传说中机智无双的官语白在强权面前,也不过是个趋炎附势之辈。
  
  白慕筱的唇角微微弯起,笑容中带着一丝张扬和得意,从前是她太过大意,从现在起她再也不会给任何人欺她辱她的机会。
  
  官语白温润的声音继续着,“……只是如此,似乎有些无趣。不如换种方式来加点趣味,把《菩萨蛮》和《水调歌头》揉和一下如何?”
  
  白慕筱的笑容僵在了她脸上。
  
  揉和?官语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安逸侯且与朕说说想如何揉和?”皇帝眼中也有了一丝兴味,两个词牌揉和,自然就不是固有的格式和平仄了,若是在今夜中秋佳节能新生一个词牌,倒也是一件美事。<>
  
  官语白的面上云淡风清,含笑着提议道:“正好这《菩萨蛮》的尾句与《水调歌头》上下阕的尾句字数一致,平仄音调也尚且和谐。不如就把《水调歌头》上下阕最后两句的平仄与《菩萨蛮》的尾句对换一下如何?”
  
  《水调歌头》上下阕尾句的平仄为:“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将其替换为《菩萨蛮》的尾句,那么新的尾句平仄就是:“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众人一听,也是饶有兴致,甚至有人已经吩咐宫人取来笔墨,把新的平仄给写了下来,揣摩哼唱着。
  
  白慕筱的心彻底凉了,心中波涛汹涌,惊疑不定。
  
  调换平仄?
  
  在南宫家上闺学的时候,她也学过韵书,对于平仄还是懂的,只是懂和用是两回事。最重要的是,调换了平仄了之后,那就不是她所知道的《水调歌头》了!
  
  她该怎么办?
  
  白慕筱的心中一片慌乱,她飞快地朝官语白看了一眼,这到底是偶尔,还是……
  
  不,这不可能!
  
  皇帝朝白慕筱看去,兴致颇高地问道:“白姑娘,可愿一试?”
  
  白慕筱的脸色僵硬极了,嘴唇微动,说不出话来。
  
  “白姑娘?”
  
  皇帝脸上的笑意微收,看起来已是有些不快了。<>
  
  白慕筱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绝不可能说一个“不”字,唯有……
  
  白慕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民女……遵命。”
  
  很快,就有宫人在一张书案上备好了笔墨纸砚,并给她磨好了墨,铺好白纸。
  
  白慕筱在书案后坐了下来,腰杆挺得笔直。
  
  时间在这个时刻变得尤为难熬……
  
  白慕筱紧紧地握着笔,饱含了墨汁的笔,却始终没有在纸上落下。
  
  白慕筱的大脑一片空白,手上的笔好像重若千钧。
  
  见她久久没有动笔,四周的人又开始骚动了起来,毕竟往日里白慕筱的才思敏捷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一贯从容自信,文思泉涌,可是这一次她却像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久久无法动笔。
  
  白慕筱的静默与僵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众人都是交头接耳,七嘴八舌地猜测着,连韩凌赋也目露担忧,心道:筱儿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身体不适?还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南宫玥的目光渐渐变得复杂起来,深深地看着白慕筱。众人还在一头雾水,可是这一刻南宫玥却已是确信无疑。
  
  前世,白慕筱作诗从来都是信手拈来,思考绝不超过一盏茶时间,仿佛她真的是文曲星下凡,天生为了作诗而生。
  
  这还是南宫玥第一次看到白慕筱为作诗作词所困扰……
  
  看来自己和官语白的猜测果然没错,白慕筱曾经的那些诗词都并非是她的作品!
  
  否则,能做出如此旷世之作的人岂会因这平仄与原词牌不和而难倒!
  
  只是,白慕筱又是如何得到那些风格各异的诗作,而且每一首都足以流芳百世……
  
  原玉怡拉了拉南宫玥的袖子,用眼神问:玥儿,你这个表妹今日是怎么了?她不是每次情况越紧迫就越是有惊人之作吗?
  
  南宫玥但笑不语。<>
  
  时间还在一点点地过去,白慕筱浑身僵硬得如同木偶一般,她知道她必须写点什么,否则只会更惹人疑心。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咬牙拿起了一边的狼毫笔,沾了沾墨动笔了。
  
  见她似乎思路已定,众人都是表情一松,心里觉得大概只是突然换了平仄,才让白慕筱一时转换不过弯来。
  
  白慕筱一笔一划地写着,从未觉得书写竟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
  
  书法乃是书者的心境和心语。
  
  她心中的烦躁在那一笔一划一撇一捺中表露了出来。
  
  待她费劲全力,终于收笔之后,一旁服侍的宫人立刻殷勤地帮她吹干了墨迹,然后执起白纸诵读了起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同于前面的《静夜思》开篇极为平淡,这两句却是令在场所有的人眼前一亮,“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把青天当做友人,把酒相问,实在是豪放不凡,这开篇已经是传世佳句,实在不像是一个纤弱的小女子所做。
  
  宫人继续念着:“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时,全场已经再次寂静无声,众人都沉浸其中,不少喜爱诗词的大臣已经陶醉地闭目,随着宫人的吟诵摇头晃脑起来。
  
  直到宫人念道:“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立刻有人露出了怪异之色,这两句还是佳句,只是好像有哪儿不对劲……
  
  这念词的宫人如何懂平仄之道,根本不明白哪里不对,继续朗朗诵读起下阙来:“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骚动又渐渐平息了,因为除却上阙尾句的平仄出了错,下阙又是绝妙无比。尤其是那三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令闻者都感同身受,仿佛想起与亲人友人的别离之痛,却又心生一丝希望,毕竟月有圆时,人也有相聚之时。
  
  就在众人的声声感慨中,宫人终于念完了最后两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满堂哗然!
  
  若这是一首《水调歌头》,绝对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佳作,从布局到设景到用词,优点数之不尽,全篇皆是佳句,随意挑出任何一句都让人觉得意味深长,情韵兼胜。
  
  可问题是——
  
  文不对题!
  
  白慕筱所做的词还是按照《水调歌头》原来的平仄,无论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还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依循的都是原本《水调歌头》的平仄:“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而非新的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如同做文章,哪怕文章再好,立意再高,词句再优美,一旦文不对题,便是下下等。
  
  白慕筱这一首格式平仄错了,若是考试或者比赛,便会率先被划去资格。
  
  皇帝的脸色不太好看,久久没有说话。本来中秋佳节中出这一首《明月几时有》乃是多好的一宗佳话,偏偏白慕筱却偏偏出了纰漏。
  
  这白慕筱怎么会连平仄都会搞错?
  
  陈大学士感慨地说道:“瑕不掩瑜。这一首《水调歌头》立意高远,构思新颖,意境清新如画。”
  
  “不错。”另一个大臣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若是为了平仄改了词句,恐怕未必有如此精妙。”大臣不由心想:莫非白慕筱之前久久不肯动笔,是为此纠结?
  
  “即便是佳作,可是这平仄错了就是大错特错!”又是一人出声道。这一人却是目露质疑地打量着白慕筱,这女子能写出如此一句句佳句,难道真的想不出别的诗句来应对新的平仄?
  
  总觉得有些怪异啊!
  
  众人各抒己见,讨论越来越激烈。
  
  后方的几位百越使臣之中,圣女摆衣若有所思地垂眸,虽然她不知道白慕筱为何会出了如此纰漏,在她看来,修改平仄并非难事,即便诗句会不如现在,但这整首词句句出色,哪怕有几句稍弱些也瑕不掩瑜,也不至于产生争议……
  
  若说白慕筱是大家倒也罢了,大家总有大家的心气。可她只是一区区民女,面对皇帝若真有如此傲气,也不至于曾经会沦落到只是一贱妾的地步。
  
  退一步来说,就算白慕筱真舍不得这两句佳句,也完全可以按原有平仄和新平仄写出两种不同的版本。而她却没有这么做,难道是因为……她做不到?
  
  或者说白慕筱虽然擅长作诗,但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不擅长平仄?
  
  摆衣微微眯眼,这个想法就让她自己都觉得可笑,韵书乃是基础中的基础,凡开蒙者必会学之。一个能够做出如此多杰作之人岂会连平仄都不擅长?
  
  摆衣意味深长地抬眼看着白慕筱,看着她那在众人的目光下,局促不安的眼神。
  
  这时,翰林院的李大人上前一步,出声提议道:“白姑娘,姑娘这首《明月几时有》确实是旷世之作,只是这‘文不对题’,总是让人觉得美中不足。不如这样,姑娘再将之修改一下?那岂不就是两全其美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