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17荣宠

317荣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后在应兰行宫住得是越来越舒坦,每日一早,皇帝就会和她一同去散步,回来后,她就去小佛堂里念念经,到了下午便会把那些她喜欢的姑娘叫来长秋宫,一起抹叶子牌。
  
      听着那些姑娘们娇俏的欢声笑语,太后也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
  
      “百索。”
  
      南宫玥丢下一张牌后,接下来就是原玉怡了,可是她抓了张牌看着自己的几张牌,却是许久没有动静。
  
      她对面的傅云雁忍不住催促道:“怡表姐……”
  
      原玉怡咬了咬牙,终于把抓的牌丢了下去,谁知下一瞬,便见太后揭了张牌,然后眉开眼笑道:“哀家和了。”
  
      原玉怡和傅云雁的肩膀一起耷拉了下去。
  
      “不打了,不打了……”原玉怡娇嗔着把手中的叶子牌向桌上一丢,嘟着嘴耍赖道,“打了小半天,就见我老是输,外祖母,我那点脂粉钱都要输光了!”
  
      原玉怡是太后嫡亲的外孙女,也是唯一的外孙女,在场的几位姑娘大概也只有原玉怡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向太后耍赖、撒娇了。
  
      坐在她身旁的太后点了点她的额头,笑得眼角嘴角的笑纹都出来了,道:“瞧你这财迷样,拢共还没一百两银子。你娘才给你那么点脂粉钱?那外祖母倒是好好说说你娘去!”
  
      傅云雁笑眯眯地说道:“太后娘娘,这还不明白吗?怡表姐这是想赖账呢!”
  
      原玉怡吐了吐舌头,撒娇地摇了摇太后的胳膊,“外祖母,我可是您嫡嫡亲的外孙女,您可不能给我计较啊!”她一副“我就是打算要赖账”的无赖样。
  
      太后眉间眼稍都是笑意,又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丫头片子。”
  
      见状,傅云雁故意在一旁拆原玉怡的台,“怡表姐,你赖了太后娘娘这边的账,那阿玥这边可怎么办啊?”
  
      今日打了小半天的叶子牌,输的最惨的是原玉怡,其次就是傅云雁,太后是最大的赢家,而南宫玥也小赢了不少。
  
      唔……
  
      傅云雁若有所思地看着南宫玥赢的筹码,说实话,她怀疑阿玥应该是在让着太后!原来阿玥连打叶子牌也这么厉害啊。
  
      傅云雁这么一说,原玉怡可怜兮兮的目光立刻又看向了南宫玥。
  
      南宫玥失笑,原玉怡自然不可能缺这么点银子,只是在逗她们开心而已。她故意佯装思考了许久,正要开口就听“砰”的一声脆响声从碧纱橱的方向传来。
  
      原玉怡的鼻头动了动,道:“好香啊!这是什么味道?”
  
      不止是她,其他人也都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如天山流淌的甘泉清冽,如雪山白莲般清雅舒心。
  
      太后眉心微蹙,淡淡地道:“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宫女挽秋忙领命去了,不一会儿,她便又回来了,身后还多了两个姑娘,一高一矮,高的那个正是三公主,而矮的那个才五六岁,生的一张白皙圆润的苹果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脖子挂着一个福寿纹长命锁,她身上穿了一袭明亮的绣有荷纹的紫色裙衫,更是显得活泼俏丽,正是四公主。
  
      挽秋附耳在太后耳边说了一句,太后淡淡地扫视了三公主和四公主一眼。
  
      四公主神情不安地抬眼看了看太后,又把圆圆的苹果脸垂了下去,“皇祖母,是,是雾儿……不小心打坏了……”
  
      她紧张地跪了下去,等待着太后的斥责,谁知太后不以为意地笑道:“不过是摔坏一瓶香水,难不成皇祖母还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怪你不成!”说着给宫女使了个眼色,“还不快扶四公主起身,看看人有没有伤着。”
  
      宫女忙不迭去扶四公主。
  
      “雾儿谢过皇祖母。雾儿不曾伤着。”年幼的四公主奶声奶气地说道,在宫女的搀扶下灵活地站了起来。
  
      不止是四公主松了口气,三公主亦然。刚才太后与南宫玥她们打叶子牌,太后便随口吩咐三公主带着妹妹去玩,如今四公主闯祸,三公主也怕因此被太后迁怒,觉得她连四公主这个小娃娃也照顾不好。
  
      三公主心里释然,忙跟着认错道:“皇祖母,是我没看好四皇妹,这才不小心打翻了香水。”
  
      三公主俯首屈膝,没注意到太后看着她的眼眸中带着一丝不悦,心里觉得三公主这么大人的了,竟然还没四公主一个小孩子知道何为知错就改。
  
      南宫玥眉稍微动,眸光闪了闪,忽然笑吟吟地说道:“太后娘娘,这香水的味道很是别致,清幽淡雅,玥儿还是初次闻到这种香味。”
  
      太后含笑道:“玥儿,你的鼻子倒是灵巧,这香水乃是藩外进贡的,我大裕却是不曾有的。”
  
      一听说是香水竟然还如此稀罕,原玉怡不由也闻了闻,赞道:“外祖母,这香味虽淡,却持久留香,确是佳品。”
  
      太后大方地笑道:“喜欢的话,那就每人带一瓶回去。”说着,她就吩咐宫女取来了几瓶香水,在场的几位姑娘人手一瓶,其中也包括五岁的奶娃娃四公主。
  
      姑娘们都行礼谢过了太后,看着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在自己面前站成一排,太后笑得慈爱极了,整个人仿佛也年轻了好几岁。
  
      打了几圈叶子牌,姑娘们又在长秋宫陪着太后说了一会儿话,见太后面露疲态,这才一一告退。
  
      南宫玥与傅云雁她们分道扬镳后,便带着百卉回了静月斋。萧奕还未回来,屋子里静悄悄,空落落的,南宫玥走入内室中,让百卉把太后赏的香水交给了她。
  
      南宫玥打开香水瓶子后,倒了些许进一个白瓷茶杯,放在鼻端细细地嗅了一会儿,这才若有所思地抬起头来。
  
      就算百卉起初以为南宫玥只是喜欢这香水,现在也察觉到不对劲了,压低声音问道:“世子妃,这香水可是有什么不对?”
  
      她的心口漏了一拍,这可是太后御用之物啊。
  
      想到太后这段时间一直身子不适,皇帝更是频频招南宫玥为太后诊治,有些话虽然南宫玥不曾直言,百卉心里也隐隐有了揣测。
  
      想到不止是南宫玥得了这香水,百卉担忧地急急道:“世子妃,那傅六姑娘和流霜县主也……”
  
      “不碍事。”南宫玥眸光微冷,起身打开了一旁的窗户,“只用这香水的话……”
  
      百卉心中一凛,体会到了南宫玥的言下之意。
  
      这时,外面传来百合行礼的声音:“见过世子爷。”
  
      萧奕回来了!南宫玥面上一喜,百卉福了福身,也没说什么,立刻识趣地退了出去,与萧奕交错而过。
  
      “臭丫头,”萧奕笑眯眯地往南宫玥走来,正想问她今日如何,却见她面色凝重,知道必然是有什么事,语锋一转,“臭丫头,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玥便把今日四公主在太后的长秋宫里打翻香水的事说了一遍,最后缓缓道:“阿奕,我确信这香水里加了长生花。”
  
      之前南宫玥在太后用的头油里发现了莫罕草,莫罕草与长生花的共同特点是它们都带有一股清香,两者分开使用俱是无毒无害,可若是两者一起使用,就会产生一种轻微的毒素,偶尔闻上一两次无妨,可若是天长日久的使用,积累的毒素会足以致命。
  
      这种毒素会让人的身体渐渐虚弱,太后本就年纪大了,虚弱一些也不会太引人注目,直到步入死亡,恐怕也只会当作是年纪到了的缘故。
  
      莫罕草与长生花都非常见之物,若说是巧合,那恐怕连三岁小儿都不会相信。
  
      萧奕目光沉沉,但很快就把这些烦心事抛诸脑后,为这些事耽误了他和臭丫头的独处时间,那实在是得不偿失!
  
      他笑眯眯地对南宫玥道:“不说这些事了,臭丫头,你今日去太后那里呆了半天了吧?都干什么了?”
  
      南宫玥从善如流,答道:“也就是打了会叶子牌。”
  
      叶子牌?萧奕眼睛一亮,饶有兴致地问道:“你赢了还是输了?”
  
      南宫玥含蓄地说道:“还好吧。怡姐姐和六娘输得比较多。”
  
      她这么一说,萧奕心里有数了。打叶子牌是四人一桌,既然原玉怡和傅云雁输得比较多,但也就说南宫玥和太后必然是赢家了。他的臭丫头素来不争强好胜,以她的性子必然不会特意去赢太后。
  
      萧奕毫不吝啬地夸奖道:“臭丫头,没想到你的叶子牌打得还不错嘛。”他心里还是有几分意外的,毕竟南宫家乃是诗书世家,叶子牌什么的实在好像跟南宫家扯不上边。
  
      南宫玥谦虚地拱了拱手道:“尚可尚可而已。”她想到了什么,掩嘴笑了,两眼弯如新月,“以前过节的时候,我和爹娘还有哥哥常常关起院门一起打叶子牌。”
  
      萧奕怔了怔,岳父大人一贯在他眼里都是风光霁月的读书人,实在不敢想象他打叶子牌的模样,眼中笑意更浓,又问:“那你们四人谁最厉害?”
  
      南宫玥神秘地笑了笑,说出一个让萧奕更意外的答案:“哥哥。”
  
      萧奕瞬间恍然大悟,岳父岳母哪里是喜欢打叶子牌,怕只是为了陪大舅子南宫昕打牌吧。也是,大舅子自五岁便智力受损,这些年来岳父岳母也委实不易,幸而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
  
      萧奕嘴角一勾,俯身凑近南宫玥,故意压低声音道:“臭丫头,想不想赢阿昕?”
  
      听出他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傲,南宫玥顺着他的话道:“当然想。”
  
      萧奕挺了挺胸道:“那还不赶紧拜我为师?”
  
      南宫玥故作迟疑,上下打量着他道:“想做我的师傅可没那么容易,你擅长什么?”
  
      萧奕得意洋洋的说道:“叶子牌、掷棋、牌九、樗蒲、马吊牌……只要你说的上来的,我无一不精,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否则那群纨绔公子如何会心甘情愿叫他大哥?……不过如果对上小白的话,恐怕还真有些不好说。
  
      他想到了什么,对南宫玥道:“臭丫头,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他也不给南宫玥说话的机会,右掌在窗框上一撑,便敏捷地跳了出去。
  
      南宫玥有些好笑地倚窗而坐,没一会儿,萧奕便像一阵风似的又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竹筒制的骰蛊。
  
      他另一只手一摊,便见手掌上有六粒白玉骰子,小巧精致,让人看着就想拿来把玩一番。
  
      萧奕利落地把六粒骰子丢入骰蛊中,然后右手便灵活地晃动起来,六粒骰子在骰蛊中相互碰撞着,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有声。
  
      萧奕耳朵微动,像是在倾听什么。
  
      他只是那么随意地摇了几下,就把骰蛊平放在案几上,眼尾一挑,妖艳魅惑,像是在说,打开看看吧。
  
      南宫玥乖乖地做了,一打开后,几乎是傻眼了。
  
      只见那六粒骰子竖直地叠在了一起,最上面那一粒上的那一点殷红似血。
  
      南宫玥张目结舌地看着,萧奕随手拨了拨散落在胸前的头发,又道:“把它们一粒粒地拿下俩看看。”
  
      南宫玥又乖乖照做了,这才发现这下面的五粒骰子竟然也都是同样地“一点”朝上。这一手也称得上神乎其技了,不愧是纨绔圈的老大啊。
  
      南宫玥难得眼中露出一丝敬意,萧奕顿时得意得尾巴都要翘了起来。
  
      “怎么样?够格当你师傅了吧?”
  
      南宫玥忙站起身来,弹了弹衣角,又拂了拂衣袖,然后优雅地学书生拜师道:“徒儿参见师傅。”
  
      萧奕眉头一挑,桃花眼熠熠生辉,干咳了一声道:“我说徒儿啊,为师也不是随便收徒的,这束脩可得好好谈一谈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