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18香囊

318香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应兰行宫,暗流涌动。
  
  然而对于皇帝来说,只要太后的身子能够康复就是万事大吉了。
  
  在行宫里远没有皇宫时那么多规矩,太后素来信佛,哪怕在宫里也时时会出宫礼佛。平日里,皇帝在王都公务繁忙,没有时间陪太后礼佛,现在难得在这行宫中避暑,过上几天相对悠闲逍遥的日子,皇帝便自动请缨陪太后去礼佛以表孝心。
  
  太后自然欣喜,亲自择了距离行宫三四里路的灵修寺。
  
  于是,这一日,灵修寺就被御林军封闭了起来,其他无关人等一概不准入寺。
  
  皇帝的御驾还未到,主持就已经率领几位僧人在寺门口亲自恭迎圣驾。
  
  这一次陪皇帝、太后来礼佛的足足有近百人,南宫玥和萧奕自然也是在随行之列。
  
  萧奕笑眯眯地扶南宫玥下了朱轮车,按理说,他应该赶紧到皇帝身旁伴驾,可是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他捏了捏南宫玥的掌心,用眼神示意南宫玥看向右前方。
  
  南宫玥顺着看了过去,只见在前方几丈外,傅云鹤正从一匹黑马上利落地跳了下来,他身旁有一个清瘦的蓝袍少年紧跟着也从一匹白马上跃下,看来身手矫健。
  
  这个少年模样有些陌生,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以南宫玥的角度和方向,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却也注意到他目如朗星,嘴角微微上扬,气质内敛带着一丝儒雅之风,看来像个文臣家的子弟。
  
  南宫玥对着萧奕眨了眨眼,意思是,这人就是章敬侯府的简三公子简昀宣?她心里不由暗赞:萧奕的手脚还真是够快,这么快就把人给弄到行宫来了。<>
  
  萧奕点了点头,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眼看着前方的皇帝下了御驾,萧奕只得依依不舍地暂时与南宫玥分开,随着众大臣簇拥到皇帝身后,而南宫玥也被傅云雁和原玉怡她们叫了过去,几个姑娘笑吟吟地陪同在太后、云城身边,逗得太后眉开眼笑。
  
  傅云雁显然是知道了些什么,一见面就对着南宫玥挤眉弄眼,用古怪的眼神往简昀宣的方向看着,弄得原玉怡羞赧不已,若非太后就在一边,这表姐妹俩怕是早就闹成一团了。
  
  主持大师带着一众僧人向帝后和太后行了佛礼,便迎着众人进了寺。
  
  寺内,幽静清雅、雄伟庄重,让人不自觉地肃然起敬。
  
  这近百人的队伍每人上一炷香,没一会儿,寺中便已经是香火袅袅,烟雾朦胧。
  
  在大殿拜完佛后,主持便带着众人在寺中闲逛,并顺便介绍这灵修寺的历史,这佛寺大同小异,皇帝兴致缺缺。
  
  一旁的宣平伯一向体察圣意,敏锐地感觉到皇帝有些意兴阑珊,便凑趣地开口道:“皇上,微臣听闻这灵修寺有三绝。”
  
  皇帝瞥了宣平伯一眼,知道他应该不是无的放矢,便道:“且说来朕听听。”
  
  而另一边的主持却是面色微微一变,表情略显僵硬。
  
  在在场随行的大臣、女眷大都是人精,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主持的异样,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三绝”中难不成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宣平伯若无其事地继续道:“回皇上,这第一绝乃是灵修寺中有七座塔,每座灵塔中分别供奉着一位高僧的舍利;第二绝是大雄宝殿后面山上绿树繁荫,但那大殿的屋顶之上却从没有一片树叶……”
  
  皇帝一听,果然生出了几位兴味,也包括太后与随行的其他人。<>
  
  众人都回首朝大殿的方向一看,果然那偌大的屋顶之上,一溜灰色的筒瓦,果然不见一片残叶。
  
  太后念了声佛号,面上越发虔诚。
  
  这随行的官员、女眷中也不少信佛的,神态中大都也多了几分肃穆。
  
  宣平伯顿了顿后,才缓缓地说道:“至于这第三绝,乃是一只红嘴绿鹦哥。”
  
  红嘴绿鹦哥既是菠菜的雅称,也可指红嘴绿羽的鹦鹉,既然宣平伯用了“一只”这个量词,那他说的当然是鹦鹉。
  
  皇帝挑了下眉头,其他人忍不住七嘴八舌地窃窃私语起来,一般来说,这最后一绝应该是用以压轴的,莫不是这“红嘴绿鹦哥”还有什么名堂不成?
  
  宣平伯笑容满面地看向主持,道:“主持大师,鄙人听闻贵寺这只红嘴绿鹦哥不止会说话,还会唱歌,念诗,念佛经,可是如此?”
  
  主持单掌行了个佛礼后,道:“这位施主所言不差,只是有一点错了,这只红嘴绿鹦哥并非本寺所有,乃是一位友人寄放在本寺的。”
  
  听到这里,大部分人又有些失望,这鹦鹉会说话又有何稀奇,会念一两句诗和佛经,也并非什么难事。
  
  宣平伯接着道:“鄙人还曾听闻安王爷曾经数次造访贵寺想让主持大师割爱,大师却不曾应允。”
  
  一听到安王爷,众人的兴致又来了,包括皇帝,都对这鹦鹉产生了几分兴趣。<>
  
  安王爷可是王都有名的“三痴”,一痴花二痴鸟三痴蟋蟀,说起养花遛鸟,安王认第二,别人就不敢自称第一。既然安王对这鹦鹉如此倾心,那这只鹦鹉的才艺应该不是普通的鹦鹉学嘴,必然是有其特别之处。
  
  而这位主持大师竟然连皇帝的皇叔安王都敢拒绝,倒是有几分清高。
  
  一时间,这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达官贵人看着主持的眼神多了几分敬重。
  
  主持单掌行了个佛礼后,对宣平伯道:“这位施主,安王爷确实数次莅临本寺,只是这‘割爱’两字却是不妥,这只红嘴绿鹦哥并非本寺所有,又何来‘割爱’一说呢?”
  
  主持反复强调那只鹦鹉并非是灵修寺所有,但宣平伯根本不以为意,难道说那只鹦鹉真的入了皇帝的眼,还有谁敢拒绝皇帝不成?
  
  就在这时,一个小内侍突然匆匆地跑了过来,行礼道:“参见皇上、皇后、太后,安王爷来了。”
  
  安王爷?!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没一会儿,就听到后方传来安王爷熟悉的声音:“释心!释心,我又找你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
  
  释心正是主持大师的法号。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只见一个六十来岁、一袭锦袍的清瘦老者快步朝这边跑来,老者看到皇帝他们有些惊讶,甚至没行礼,随口道:“皇帝侄儿,还有皇嫂,你们也在啊。”
  
  他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对着皇帝道:“皇帝侄儿,你不会也是来跟我抢小翠的吧?”
  
  虽然他说得没头没尾,但是在场的人都猜到“小翠”大概就是那只红嘴绿鹦哥,大概也只有一向闲云野鹤的安王敢用如此散漫的语气对皇帝说话了。
  
  皇帝脸上没有一丝愠色,倒是笑意更浓,道:“皇叔放心,朕不会与你抢小翠的。”
  
  安王显然松了口气,转头又对主持大师道:“释心,我已经是五顾茅庐了,诚意该够了吧。就算你不肯把小翠交给我,也别拦着我见小翠一面啊!你这分明是棒打鸳鸯,怕小翠心甘情愿跟我走是不是!”
  
  若非在众人都知道小翠是一只鹦鹉,而非一个女子,几乎要以为他们是在看一个戏本,安王与小翠乃是一对被主持强硬拆散的有情人。
  
  其他人都已经是忍俊不禁,南宫玥差点没笑出来,只能死死咬住下唇,忍着笑。安王爷还是那么有趣。
  
  傅云雁上前几步,笑眯眯地对安王爷道:“舅公,我听说你的小翠既会说话,又会唱歌,念诗,念佛经,那可这真厉害啊!”
  
  我的小翠……安王听傅云雁这么一说,真是觉得舒心极了,忙不迭颔首道:“六娘啊,那是,我的小翠可是一个大大的美人,我游走江湖多年,也算是见过不少美人,也唯有小翠让我一见钟情……”
  
  眼看着安王越说越不着调了,皇帝失笑道:“听皇叔这么一说,朕亦想一见小翠尊容了。主持大师,不知可否?”
  
  这天下都是皇帝的,皇帝开口要见一只鹦鹉,主持如何能拒绝。
  
  安王一见主持松口,双眼闪闪发光,投以皇帝感激的眼神,心道:他这个皇帝侄儿可真是好啊。
  
  之后,主持吩咐了一个小沙弥一句后,便带着皇帝等人去了偏殿旁的一个庭院。
  
  皇帝才刚在一张石桌旁坐下,小沙弥就拎着一个木质鸟架来了,这只绿鹦鹉可说是千呼万唤始出来,一时间倒是吸引了不少眼球。
  
  只见它鲜红的嘴交叉着,似红玉;一身绿羽油光发亮,如翡翠;乌黑的眼眸透亮,像黑珍珠,这只鹦鹉的品相确实是上品。
  
  安王迫不及待地从小沙弥手中接过鸟架,两眼灼灼地说道:“小翠,我可终于又见到你了。”
  
  鹦鹉拍了拍翅膀,在鸟架上动了动,发出清脆的声音:“我是叶子!我是叶子!”
  
  它的发音居然还挺标准的,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童子在说话。
  
  “叶子哪有小翠好听!”
  
  安王振振有词道,可是鹦鹉根本不理会他,径自念起佛经来:
  
  “佛曰: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佛曰:人有二十难:贫穷布施难,豪贵学道难。弃命必死难,得睹佛经难。生值佛世难,忍色忍欲难。见好不求难,被辱不瞋难。有劫不临难,触事无心难。广学博究难,除灭我慢难。不轻未学难,心行平等难……”
  
  念到后来,连太后都若有所动,这只鹦鹉竟然能把佛经如此完整地念出来,那倒委实是不易了。
  
  安王警觉地朝太后看了一眼,随性地对着皇帝挥了挥手道:“皇帝侄儿,反正你也见过小翠了,我先去和小翠叙旧,你们在这里慢慢逛吧……”
  
  话音未落,他已经拿着鸟架一溜烟地跑了,小沙弥忙叫着安王爷追了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