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20活该

320活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胡公公脸色大变,强自镇定地说道:“萧世子,您未得皇上传召,私闯福寿阁该当何……”
  
  “罪”字还没有出口,萧奕已是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那一掌含怒而出,丝毫不留情,胡公公一口鲜血喷出,“砰”的一声直梆梆地倒在了地上。
  
  那两个侍卫面面相觑,他们意识到事情已经不妙了,拼死一搏的提剑冲向萧奕。
  
  萧奕把南宫玥护在身后,抬臂挡格夺下了一人手中的剑,反手一剑,从另一个侍卫的胸口直透而入,跟着他手腕一转,剑尖在第一个侍卫的脖子上划过,赫然便是一道血线,那侍卫捂着脖子,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直接倒了下去。
  
  萧奕冷漠地从他们的尸身上跨过,走到了倒在一边的胡公公,见他尚留一丝气息,提剑便要落下……
  
  “等等,阿奕。”南宫玥拦住了他,说道,“留个活口。我想知道是谁干的。”
  
  萧奕克制着心中的戾气,随手扔下剑,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南宫玥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她把头靠在萧奕的胸口上,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细声细语地说道:“我们先回去再说。”说着,她有些苦恼地皱了一下眉,心想:这两具尸体该怎么办呢。
  
  这福寿阁好歹是皇帝的居所,莫名多了两具尸体出来恐怕不太好瞒混。
  
  “萧世子。”
  
  这时,几道黑影飞快掠过,小四带了两个人匆匆赶到,他看了看四周的情形,不禁松了一口气,说道:“公子让我过来的。”
  
  “先离开。”
  
  萧奕冷然的开口了,他的身上不见了一贯的肆意张扬,取而代之的是毫不掩饰的浓烈杀意。<>
  
  幸而小四带了两个人过来,两个侍卫的尸体和那个昏迷不醒的胡公公总算是不愁了。萧奕伴着南宫玥和两个丫鬟正大光明的走了出去,而小四他们则趁着侍卫巡逻的间隙,丝毫没有惊动任何人,无惊无险的就出了福寿阁。
  
  之后,小四他们带上那三个累赘回去向官语白复命了,而萧奕则牵着南宫玥直接回了静月斋。
  
  萧奕一直拉着南宫玥的手,一刻也不愿意放开,仿佛只要一放就会彻底失去她。
  
  南宫玥也是心有余悸,这次的局虽然算不上缜密,但却胜在了那个胡公公确实是皇帝身边的人,而把她带去的地方也确实是皇帝的所在……若非因着前世,她的警惕心比寻常人要高,恐怕多半就会中招。
  
  “阿奕……”
  
  “别怕,别怕……”萧奕像是在安慰她,但是南宫玥能够感觉到他握着自己的手正在微微颤抖着。
  
  从来胆大妄为,不知恐惧为何物的萧奕,正在后怕。
  
  南宫玥反握着他的手,温暖他冰冷的掌心,轻柔安抚道:“我没事的。阿奕……”她故意把萧奕的注意力引开,问道,“你可知到底是谁干的?”
  
  萧奕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只是官语白是在得知南蛮人给帝后送了七色鸟和香囊后才脸色大变,所以他想也不想的说道:“那些南蛮子!”
  
  “南蛮人?”南宫玥一讶,不解地说道,“可是,那胡公公确实是御书房里伺候的。南蛮人如何能收买到他?”
  
  萧奕剑眉微挑,冷笑着说道:“我一会儿去趟小白那里问问那姓胡的太监就知道了,可不能白留了他一条命。<>”
  
  因带着南宫玥行动不便,萧奕就让小四把胡公公带去官语白处。
  
  “世子爷,世子妃。”说话间,百合匆匆来报道,“公子来了。”
  
  百合口中的“公子”从来就只有一个——官语白。
  
  萧奕还想等一下再去找官语白,没想到他会先过来。
  
  萧奕牵着南宫玥一同走了出去。
  
  官语白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一派云淡风清,丝毫看不出先前的慌乱。
  
  “官公子。”
  
  南宫玥福了福身,萧奕则招呼着官语白坐了下来,百合热络地端上了茶水,又悄悄退了下去,关上了门。
  
  官语白开门见山地问道:“阿奕,事情已经问清楚了,我特来与你说一声。”
  
  军里的手段众多,审一个太监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少工夫。
  
  萧奕问道:“是南蛮人干的?”
  
  “指使胡公公的是三皇子。”官语白平静地说道,“胡公公是张嫔的人,当年胡公公进宫后不久,就被张嫔给收拢了。那个时候张嫔正得宠,便使了法子让他去了皇上身边伺候,这一待就已经有七、八年。他交代是遵了三皇子的吩咐假传皇上的口喻,把世子妃骗到福寿阁。”
  
  南宫玥惊讶地瞪大眼睛,“三皇子他……把我骗去那里做什么?”
  
  萧奕同样也是不解,方才时间紧迫,他根本来不及多问,但现在,他想弄得一清二楚。<>
  
  官语白微微垂眸,对于一个女子而言,接下来的话题可能会难以启齿。官语白本想让南宫玥暂且回避,可是,自打与她相识以来,官语白便知这不是一个会困在深闺之中的弱女子,此事既与她有关,还是应该让她知晓才是。
  
  想到这里,官语白启唇,轻声说道:“我曾在一本来自域外的博物志上看到过,百越之地有一种数量稀少的奇鸟……”
  
  南宫玥越听越是心惊,她的手心冷汗淋漓,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她不敢想象,若不是她素来谨慎,若不是萧奕得了官语白提醒匆匆赶来,她面临的将会是怎样的噩梦……这世间怎会有如此歹毒之人!
  
  死不过就是痛一痛罢了,可他们却是要让她堕入地狱,求死不能!
  
  南宫玥的小脸煞白,萧奕看着心痛不已,轻声细语地安慰着。
  
  南宫玥颤抖着声音问道:“三皇子……他为何要这样做?”
  
  “胡公公只是一个阉奴,自然不会知道太多。”官语白平静地说道,“据我猜测,应该是为了让阿奕你与皇帝决裂。”
  
  若真出了那样的事,君臣二人必不可能毫无嫌隙。
  
  官语白淡淡地说道:“如此一来,阿奕作为质子想在王都安然度日,就得有新的倚靠,到时候,三皇子便会趁机向你提出招揽。而若你再不识好歹,他也可以另找机会,撺掇皇上除掉已不得圣心的你,借此向南疆的二公子示好。”
  
  萧奕的眼中布满了血色的杀意,哪怕把韩凌赋千刀万剐也难解他心头之恨。
  
  还好他的臭丫头聪明机警。
  
  官语白望着萧奕,开口说道:“阿奕,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萧奕回答得毫不犹豫,“杀了他,还有那些南蛮子!”
  
  “你想要解一时的心头之恨,还是想让三皇子永世翻不了身?”官语白拿着杯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说道,“若是要解心头之恨倒也容易,以你的功夫必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届时再暗中布置一番,皇上只会当作是意外。若是想让他永世翻不了身,我们则需好好筹谋一下。至于那些百越人,不值一提。”
  
  死亡最多不过是一时间的恐惧,眼睛闭上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而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皇子来说,从高高在上被打落尘埃恐怕才是最痛苦的。
  
  三皇子既然如此用心歹毒,那他必要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萧奕看了一眼南宫玥,就见她向自己点了点头。
  
  官语白见状,也是了然了,说道:“那就不是一两天所能办到的……不过,暂且可以先让你与世子妃出了这口气。”
  
  “官公子。”南宫玥这时开口了,她的声音总算是平静了一些,不再那么颤抖,只是有些干涩,“此事只是三皇子一人所为吗?”
  
  南宫玥总觉得有一个人和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白慕筱!
  
  自从上次在大庭广众下揭穿她剽窃以来,她便在应兰行宫深居简出,几乎看不到踪影。以南宫玥对她的了解,白慕筱不是那种会隐忍之人,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设法翻身。
  
  如此歹毒的计划倒是有几分像是她的手笔。
  
  “我让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官语白的话音刚落,叩门声响起,外面是百合的声音:“公子,小四送了封信过来。”
  
  让她进来后,百合将一封火漆封好的信交给了官语白,随后就退了出去。
  
  官语白打开信封看了一眼,交给了萧奕,并说道:“世子妃猜对了。”
  
  信函里一一列了这些日子以来,摆衣和阿赤答曾去过的所有地方,见过的所有人,其中有一个名字赫然可见——白慕筱。
  
  南宫玥一字一顿道:“果然是她!”
  
  韩凌赋野心勃勃,对他来说最痛苦的绝对不是死亡,而是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远,以及与心爱的女人貌合神离。而白慕筱,她两世以来所仰仗的便是韩凌赋对她的一心一意了……
  
  ……
  
  白慕筱有些不安。
  
  两个时辰前,小励子递来话说,南宫玥已经去了福寿阁。
  
  都两个时辰过去了,该发生的事早就应该发生了,怎么韩凌赋还不命人来告诉自己好消息呢。
  
  她的计划很完美,不会有误的,谅南宫玥这一次运气再好也逃不过去。
  
  难道是皇帝碍于面子,想把事情遮掩过去,命人封了消息?
  
  应该是这样吧……
  
  想来再过不久,等得了机会后,韩凌赋便会派人过来的。
  
  白慕筱站了起来,在室内来回走动着,焦燥让她闷热难当。
  
  这时,叩门声响,碧痕走了进来,福身道:“姑娘,有您的一封信。”
  
  “信?”
  
  碧痕压低了声音说道:“是一个百越人送来的,说是要亲手交给您。”
  
  百越人?
  
  是摆衣派人送来的?
  
  白慕筱拆开了信,核对了一下信尾的印戳以及她与摆衣约定过的记号无误后,这才看了信,随后她冷笑一声,不屑道:“真没用。”
  
  碧痕犹豫着说道:“姑娘?”
  
  白慕筱沉吟了片刻后,说道:“你们随我出去一趟。”说着,她率先往外走去。
  
  摆衣来信说,事情出了些纰漏,想约她见面商议一下该如何弥补。
  
  白慕筱带着丫鬟来到了约定的地方,是位于烟雨阁后面的流芳斋。因烟雨阁被划拨给百越人居住,因而流芳斋也空了下来,一般不会有人去,因着僻静,白慕筱与摆衣也曾约在这里见过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