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21决裂

321决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清丽的嗓音突然在院中响起:“三皇子殿下。”
  
  韩凌赋循声看去,只见摆衣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子门口,她又穿上了那一身白色的纱裙,只是长长的乌发如瀑布般披散下来,衬得她肌肤如玉。
  
  看着摆衣,韩凌赋的眸色一沉,他知道不该怪摆衣,摆衣也是被陷害的,可是一想到因为她,他不仅是遭了父王嫌恶,连筱儿也……
  
  这时,摆衣已经从一炷香前的混乱中冷静了下来,她回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只记得是一个陌生的丫鬟说是来给白慕筱传信,她拿了那封信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刚刚醒来……
  
  她不傻,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一定是他们的计划被萧奕识破,反被算计了!
  
  事已至此,时光无法回溯,她必须为自己谋划才是。
  
  如果说她必然要嫁给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她就必须赢得他的喜爱、他的怜惜,只有这样她才能从夹缝中生存下来,才能替百越争取到休养生息的时间。
  
  她不像那个白慕筱,没有资格任性!
  
  话虽如此,摆衣心中难免一阵委曲,这样无能懦弱的韩凌赋哪里比得上如嫡仙一般清雅的官语白……
  
  摆衣按耐住心中的厌恶,缓步走向韩凌赋,故意装作没看到他眼中的异色,双目含泪道:“殿下……你不必太过介怀,我们只是遭了萧奕的算计……”她微微垂眸,咬了咬下唇,看来柔弱可怜,让韩凌赋心中一软。
  
  摆衣很快又勇敢地抬起头来,对上韩凌赋的眼,“殿下,白姑娘似乎对我们有所误会,要不要摆衣陪殿下去和白姑娘解释一下?摆衣相信白姑娘通情达理,一定会理解……今晚实非摆衣与殿下所愿……”
  
  韩凌赋深深地看着摆衣,道:“摆衣姑娘,不必了。<>”筱儿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要是他带摆衣过去解释,恐怕筱儿真的不会原谅他。
  
  哎,若是筱儿能像摆衣一样识大体,那该多好?
  
  这个念头在韩凌赋心中一闪而过,让他心中一痛。
  
  筱儿啊筱儿,也许她是他这一辈子的劫难吧。
  
  韩凌赋转过身,淡淡地丢下一句:“摆衣姑娘,你赶紧回去休息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出了流芳斋后,韩凌赋不由得越走越快,最后奔跑起来,一鼓作气地赶到了兰竹斋,却又下意识地放缓了步子……
  
  有些紧张,有些不安。
  
  近乡情怯,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庭院中,白慕筱的两个丫鬟碧痕和碧落正焦虑的在屋子前来回走动着,一看韩凌赋到来,忙上前屈膝行礼:“参见殿下。”
  
  此刻,疾步而来的三皇子殿下再也维持不住一贯的优雅,乌发略显凌乱,脸色绯红,气息紊乱,形容间掩不住的狼狈。
  
  “免礼。”韩凌赋的声音有些僵硬,问道,“你们姑娘呢?”
  
  碧落恭声答道:“回殿下,姑娘现在在屋里。”
  
  韩凌赋大步上前走到屋子的大门前,往里一推,门“吱”的一声打开了。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韩凌赋毫不迟疑地往前走着,挑开帘子进入内室,只见一个纤瘦的翠衣女子正倚靠在窗边,目光看着窗外,清冷的月光柔和地洒在她身上,给她平添一股忧郁悲伤的气息,那么惹人怜爱。<>
  
  韩凌赋觉得一阵心痛,好一会儿,他才喃喃地唤道:“筱儿……”
  
  窗边的白慕筱自然是知道有人进来了,只是凭借对方的脚步声,她就听出了来人是谁。
  
  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她不愿去看他,更不愿去想。
  
  只要想到刚才的那一幕幕,她就心痛得好像又死了一回……
  
  “筱儿,”韩凌赋深吸一口气,大步地走到白慕筱身前,他伸手想要去碰她,可是却又怕她拒绝,“你听我解释,我是被萧奕打晕的,是萧奕他故意要陷害我!”说着,他的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着。他真没想到萧奕的胆子竟然已经大到这个地步,胆敢光明正大的对自己下手!
  
  萧奕?
  
  白慕筱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说的是真的?
  
  他不是与摆衣苟合,而是被萧奕陷害的?
  
  “筱儿,你相信我。”韩凌赋真切地说道,“我和摆衣是不得已的……”
  
  他和摆衣?
  
  从他的口中说出“摆衣”这两个字,把他自己和摆衣放在一起,让白慕筱的心更痛了。
  
  “是真的,筱儿,我们的计划恐怕是让萧奕和南宫玥发现了,所以萧奕才会……”韩凌赋不住地解释道,“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她信……
  
  她相信他是被陷害了,可是,陷不陷害有区别吗?
  
  无论原因到底是什么,结果都无法改变,他与摆衣木已成舟!
  
  她原本完美的爱情出现了瑕疵……
  
  她狠狠地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筱儿!”韩凌赋又朝白慕筱走近了半步,伸出手想要触摸她,却见她身子一缩,脱口而出地喊道:“别碰我!”
  
  韩凌赋仿佛被她吓住了一样呆站在了原地。
  
  明明已经解释清楚了,明明这不是他的错,为什么筱儿还是不理解?
  
  王都中的世家勋贵,哪个男人身边没有妾室通房的。他答应过她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一直都信守承诺,甚至都没有和崔燕燕圆房。只有这一次,他不得已的……可她为什么不能体谅一下他?
  
  他今日被算计,被父皇厌弃,他需要的是她的安慰,而不是这样漫无止尽的使小性子。
  
  韩凌赋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好一会儿,才叹息道:“筱儿,我走了。……你先冷静一下,等过几日我再来的你。”他有些精疲力尽,深深地看了白慕筱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他走了?
  
  白慕筱难以置信,直到身后关门的声音传来,她才意识到他真得走了。
  
  内室中,又变得静悄悄的。
  
  明明是他做错了事,倒是先发起脾气来了!
  
  白慕筱的羽睫微动,含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地自眼角淌落。
  
  “韩凌赋!韩凌赋……”
  
  白慕筱趴在窗橼上,呜咽的痛苦出声。
  
  她这么爱这个男人,为什么上天要如此的捉弄她?
  
  不、不是上天……是萧奕,是南宫玥,是他们在害她!
  
  他们先是伙同官语白在众目睽睽下设计她陷害她,让她丢尽了颜面;现在又设计了韩凌赋,试图破坏她的爱情!
  
  先是她的尊严,然后是爱情!
  
  白慕筱瞳孔猛地一缩,一簇火苗“滋”地在眸中点燃,心中的愤恨更是无法抑制。
  
  这一切都是因为萧奕!
  
  或者说,南宫玥!
  
  南宫玥,这一切都是南宫玥在背后害自己!
  
  白慕筱霍地从美人榻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
  
  屋外,碧痕和碧落正焦急地来回走动着,刚刚看到三皇子黯然离去,她们就知道姑娘一定是没有原谅三皇子。皇后已经下了懿旨立姑娘为三皇子侧妃,如果姑娘和三皇子一直不和好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姑娘!”碧痕一看白慕筱出来了,忙迎了上去,眼中一喜:姑娘肯出来,想必是想通了……
  
  谁知却听白慕筱道:“我要去一趟静月斋。”说着,她已经朝院外走去。
  
  静月斋?碧痕和碧落互相看了看,姑娘要去见镇南王世子妃?为什么?
  
  虽然心里疑惑不解,但两个丫鬟还是快速地跟了上去……
  
  白慕筱一路快步来到了静月斋,甩开拦在外面的两个丫鬟便要闯进去,就被似笑非笑的百合拦住了,百合使了个眼神,命一个二等丫鬟前去回禀。
  
  当得到禀报的时候,南宫玥和萧奕正在屋里品尝着南宫玥亲手泡制的桂花茶。
  
  这桂花虽还没有晾晒到最好的程度,可耐不住香气扑鼻,南宫玥便干脆先取了一些来过过嘴瘾。
  
  萧奕满是溢美之词,说着这小小的一杯桂花茶好似琼浆玉液似的,听得南宫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听到丫鬟禀报的时候,萧奕心底的戾气又腾腾地冒了起来,南宫玥见状,连忙拉住了他的手,好一顿安抚,这才说道:“我就去见她一面。很快就来。”也免得白慕筱以为自己不敢去见她,“这是静月斋,我哪里受得到什么委屈,而且有些话我也想与她当面说。”
  
  上次是因为去福寿阁才无法带着暗卫,而现在,在这静月斋,上上下下都是他们的人,何惧一个区区的白慕筱呢?
  
  萧奕眼巴巴地望着她,说道:“我同你一起去。”一副她不答应就不松手的样子。
  
  南宫玥不禁失笑,心里却是暖洋洋的,点头应了下来。
  
  萧奕为南宫玥裹上了一件薄薄的蓝色披风,两人携手一起去了院子。
  
  白慕筱正在院子里,立于金灿灿的桂花树下,凉风习习,衣袂翻飞,显示很是纤弱。
  
  萧奕放了手,目送着南宫玥走了过去。
  
  白慕筱仿佛察觉有人走近,回首的同时,利箭一般的眸光朝南宫玥射了过来,“玥表姐!”
  
  “筱表妹。”南宫玥淡淡道,算是打了招呼。
  
  白慕筱狠狠地看着她,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南宫玥相信自己已经是万箭穿心了。
  
  白慕筱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咬牙质问道:“南宫玥,我们怎么说也是表姐妹,就算是做不到互相扶持,那么至少也能井水不犯河水吧?……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次次地害我?”
  
  她质问的不止是这一次,还有过去南宫玥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她的好事,让她不能过继到南宫府,让她做不成三皇子妃,让她中秋夜时遭受众人鄙夷,一桩桩,一件件……
  
  一想到流芳斋的那一幕,白慕筱的心就像是针扎似的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