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22纳妾

322纳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圣女殿下,你和大裕三皇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答赤一回到烟雨阁,就满脸怒气地叫来了摆衣厉声质问道。
  
      一看阿答赤的表情,摆衣就猜到他应该是知晓了昨晚的事……虽然她早就明白他迟早是会知道的。
  
      “刚才大裕皇帝已经找过我了。”阿答赤冷冷地看着摆衣,“还请圣女殿下把昨晚的事同我好好说说吧。”他语气中透着明显的不悦。
  
      摆衣忍着屈辱把发生在流芳斋的事一一告诉了阿答赤,阿答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很显然,一切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算计大裕皇帝和镇南王世子妃的计划不知怎么失败了,反倒是摆衣自己栽了进去……
  
      “圣女殿下,”阿答赤蹙眉道,“如你所说,乃是镇南王世子算计了你和大裕三皇子?”
  
      摆衣自然听出阿答赤语气中的轻蔑,却只能认下:“不错。”
  
      阿答赤轻蔑地看了摆衣一眼:他们废了这么大一番功夫,却被这个女人坏了事。什么圣女殿下?如大皇子殿下所言,女子实在是无用!
  
      发生这样的事,她居然没第一时间通知他们,而是偷偷瞒了下来。直到今日大裕皇帝传唤了他,他才知道昨晚居然还出了这等事,这实在是把百越置于被动之地,当时他除了恳请和亲,连条件都没有资格提。
  
      “大裕皇帝已经允了和亲,你好好准备准备,一会儿就上轿子吧。”
  
      “今日?!”摆衣难以置信,她可是来和亲的啊,哪怕是侧妃,也不该如此草率。
  
      阿答赤厌恶地看着她,闷声道:“你已经失了贞,大裕皇帝不肯给脸面我又有什么办法?若是你自己检点一些,也不至于如此。”
  
      摆衣屈辱的咬住下唇。
  
      阿答赤冷冷地继续说道:“圣女殿下,我知道你对官语白有心,不过若是因为你的一己私心,坏了百越的大事,你该知道……”他没有再说下去,但语气中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摆衣不敢。”摆衣瞳孔一缩,恭声道。
  
      阿答赤淡淡道:“希望如此。圣女殿下,您可别再让大皇子殿下失望了!”
  
      听到大皇子,摆衣面纱的俏容有些发白,纤细的身体忍不住微微一颤。
  
      明明初秋的天气依然闷热,她却宛若身处在寒冰……
  
      而与此同时,福寿阁正殿的东暖阁,气氛同样寒冷若冰。
  
      皇帝沉着脸坐在御案后,下方一身紫色锦袍的三皇子韩凌赋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书房内当值的宫人都是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出。
  
      “小三,”皇帝冷淡地说道,“等回了王都后,你就立刻出宫开府。”
  
      什么!?韩凌赋不敢置信地差点就要抬眼去看皇帝,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虽然他要开府的事是早就定下来的,可是这历来皇子开府,那可不是普通人家分家,随随便便就把孩子打发出门了。皇子开府是成年的象征,代表他可以独当一面了。历朝历代,按照皇族传统,都是先由钦天监挑一个合适的日子时辰祭祀祖先,然后才能离宫搬入皇子府。
  
      现在钦天监早已经把日子给定好了,却让他提前出宫,如此仓促,恐怕届时任谁都能猜出他失了圣宠……
  
      韩凌赋心中沉郁,却只能俯首应道:“是,父皇。”
  
      皇帝面沉如水,从前这个儿子曾让他颇为得意,甚至也曾想过以他为储,而如今却是越看越心烦。
  
      他不耐地用食指点着御案,又道:“朕方才已经允了百越使臣的和亲,那个圣女就给你当侧妃好了。”
  
      韩凌赋不敢抬头。
  
      皇帝冷冷地看着他,继续说道:“还有那个白氏女……”说着,皇帝眉宇紧锁,只觉得这些个和韩凌赋扯上关系的姑娘都不是省心的,“择日不如撞日,依朕看,这两个人干脆今日就一并纳了,也省得又生出些事端来。”皇帝口中透出一丝讽刺的味道。
  
      韩凌赋再次恭敬地应了一声,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他本想待开府后,再精挑细选一个良辰吉日,让筱儿风风光光地入门,现在却不得不如此草率。
  
      虽然可以和筱儿正大光明的在一起是一桩喜事,可是,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而紧接着,他又迎来了更加残酷的现实。
  
      他不知道皇帝前面说了些什么,只听到了最重要的一句:“朕决定让安逸侯暂领了理藩院的事,你就不必再过去了。”
  
      韩凌赋心中一寒,呆若木鸡。
  
      父皇这是要夺了他在理藩院的差事吗?
  
      现在成年的三位皇子都各自领了差事,唯有自己被父皇夺了差事,那么那些王公大臣会如何看自己?
  
      韩凌赋眸色暗沉,但是只能恭敬地俯首呈上了办事的腰牌。
  
      “是,父皇。”
  
      他咬了咬牙,不敢露出一丝不满,在心里对自己说,还没到最后,不能自乱阵脚。就像筱儿说的,父皇春秋正盛,多疑善变,争太子不在一时。只要他日后能立下功劳,父皇必然不会再计较他今日之失。
  
      即便他反复地试图说服自己,这些空洞无力的说辞也无法安抚他浮躁的心……
  
      他深深地意识到,那至尊之位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韩凌赋紧紧地握紧了拳头。
  
      “好了,你退下吧。”皇帝疲倦地揉了揉眉心,挥了挥手,把韩凌赋给打发了。
  
      韩凌赋出了福寿阁后,心情沉重地回了临华宫。
  
      这一步步,就好像脚上绑着一块重铅一样,举步艰难,他甚至都忘了使人去告诉白慕筱,她今日就要过门之事……
  
      于是,直到传旨的太监到了兰竹斋时,白慕筱才知道自己今日出阁。
  
      白慕筱只觉一阵屈辱,好不容易才佯装镇定的让碧痕给了一个银裸子把人给打发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白慕筱和碧落,白慕筱的脸色骤然间变了,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皇帝居然下令自己和摆衣今日一同过门!
  
      如此轻慢,如此随意,那是半点脸面也不给她留了。
  
      皇帝此人果然是反复无常,情义单薄得很。她不过是出了一些小小的差错,他就已经忘了她曾经在西戎和百越面前数次为大裕挣下了脸面。
  
      是啊,有道是:最是无情帝王家!
  
      “姑娘,你没事吧?”碧落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慕筱却是仿若未闻。
  
      没一会儿,碧痕又步履匆匆地跑了回来,喘着气道:“姑娘,姑娘,内务府派来的轿子来了,说是来抬姑娘过门的……”碧痕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内务府这个做派哪里是迎娶皇子侧妃,即便是小门小户抬个妾入门,也该好好挑个时辰吧,哪有说抬就抬的。
  
      白慕筱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而这时,就听到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自院子的方向传来:“白姑娘!白姑娘……”
  
      随着喊叫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
  
      碧痕和碧落面面相觑,眼中闪过愤然。没想到内务府派来的人竟然如此不懂礼数,不经传召,就这么自己进来了。
  
      很快,一个白胖的嬷嬷和一个四方脸的嬷嬷扭着腰肢走进了屋子里,身后还跟着两个粉衣宫女。
  
      一看到白慕筱,她们随意地福了福身,那白胖的嬷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位就是白姑娘吧?奴婢姓金,在宫里蒙大伙儿看得起,都叫奴婢一声金嬷嬷,”跟着,她又介绍身旁的那一位,“这位是季嬷嬷。今日奴婢俩是奉旨来为姑娘开脸,迎姑娘过门的。”
  
      那四方脸的季嬷嬷也福了一礼,道:“真是恭喜白姑娘了!等过了门,姑娘那可就是侧妃娘娘了。”
  
      季嬷嬷也听说过白慕筱的身份,不过是一个草民之女,本来能做三皇子侧妃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偏偏这姑娘人品有些问题,遭了皇帝的厌弃,恐怕以后日子也不会好过。
  
      白慕筱自然看出了这两个嬷嬷言行之间透出的那点轻慢与嘲讽,心中又气又恨,却又不屑与她们计较。
  
      她知道这还只是开始而已,等她过了门后,三皇子府中多的是逢高踩低的小人,还有那个嫉妒成性的崔燕燕,若她连这点小事都忍不下,又何谈将来!
  
      她站起身来,平静地说道:“有劳两位嬷嬷了,我这就去准备一下。”
  
      “白姑娘且留步。”金嬷嬷一边叫住白慕筱,一边做了个手势,她身后的粉衣宫女上前了一步,只见她手中捧的红木托盘上放着一身粉红衣裙。“白姑娘,这是皇上赐下的嫁衣,还请姑娘沐浴后就换上吧。三皇子殿下还在临华宫等着姑娘呢,可别让殿下等急了!”
  
      白慕筱死死地盯着那件粉红的衣裙,脸上的笑容几乎都要挂不住了。
  
      她乃是三皇子侧妃,因为不是正室,所以穿不得正红的嫁衣,可是即便如此,她总能穿海棠红、桃红之类与正红更为接近的颜色吧?这件粉红衣裙的颜色同那宫女身上的宫装如此接近,此举分明是在有意羞辱她!
  
      白慕筱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她就不信皇帝还管得到嫁衣的颜色上,定是有人在趁机给她下马威。偏偏这次对方是借了圣意,她也不能抗旨,只能屈辱地颔首应下,跟着便进内室沐浴梳妆去了。
  
      此仇此恨,她记下了。
  
      不到一个时辰后,一抬轿子就抬着白慕筱匆匆地进了临华宫,与此同时,另一抬轿子从烟雨阁而出,也入了临华宫。
  
      三皇子纳侧妃的事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韩凌赋知道皇帝对此事的不喜,也不敢命人办个小宴,于是,在这偌大的行宫里,几乎没有激起一点儿浪花。
  
      没有跨钱粮盆,没有拜堂,甚至没有新郎,白慕筱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被安置在了临华宫西侧的一间厢房中。
  
      原来正妃和侧妃的区别,便是天与地!
  
      白慕筱独自坐在床沿,突然伸手掀掉了头上的头盖。
  
      “姑娘!”碧痕不由惊呼出声,“这,这要等殿下来了才能……自揭盖头不吉利。”
  
      白慕筱表情淡淡,眼中却是闪过一抹讽刺,“碧痕,我只是被人抬进来的,可不是正经的嫁娶,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同我搭不上边。”
  
      “……”碧痕心里叹气:姑娘心高气傲,也难怪受不了这样的折辱……也是委屈姑娘了。
  
      “姑娘!”正在这时,碧落一脸喜气洋洋地走了进来,“殿下,殿下正朝着这边来了,就快到院门口了。”她一看白慕筱掀掉了盖头,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姑娘,您的盖头……快,快盖上!”说着她捡起盖头就想要帮白慕筱盖上。
  
      “不必了。”白慕筱却是站起身来,避了开去,“碧落,你去门口守着,别让殿下进来。”
  
      碧落和碧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互相看了看。碧落犹豫地说道:“姑娘,这不大好吧?”哪有新婚之夜将新郎拦在门外的道理!
  
      更何况,在三皇子府中,姑娘能依靠的也唯有三皇子殿下的疼爱,这样把殿下拒之门外,万一殿下生气的话……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白慕筱淡淡道,“你就跟殿下说,我需要冷静一下……”
  
      白慕筱微垂眼睑,眸光闪了闪。
  
      男人啊,若是太容易得到,便不会懂得珍惜了。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虽然他是被萧奕设计陷害,但是他毕竟是和摆衣做下那等错事,自己又怎么能轻飘飘地当做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必须让他牢记这个教训,让他明白哪怕她现在嫁给了他,她也不会因此折腰,对他摇尾乞怜,失了她自己的风骨!
  
      只有这样,他才会更加珍惜自己。
  
      见白慕筱的表情,碧落就知道主子主意已定,就算再劝也是无济于事。
  
      碧落无奈地行礼后,就轻手轻脚地退出了屋外,这时,韩凌赋已经走入了庭院中。碧落深吸一口气忙迎了上去,恭敬地屈膝行礼后,便委婉地转达了白慕筱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