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25争宠

325争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这么急地找本宫过来是有何要事?”
  
      临华宫的东暖阁中,韩凌赋撩起衣摆在上首的金丝楠木椅上坐下,温和却疏离地看着崔燕燕,语气和神色都是透着一丝冷淡。
  
      崔燕燕坐在下首的圈椅上,眸中闪过一抹愠色,却正好被上茶的宫女挡住了。
  
      待宫女退下后,她温柔地回道:“殿下,我们马上就要随皇上回宫了,妾身琢磨着筱儿妹妹和摆衣妹妹的住处也该事先安排一下,所以想同殿下商议一下安排在哪处妥当。”
  
      一听到回宫,韩凌赋便是面色一沉,耳边不由回荡起皇帝的话:“……等回了王都后,你就立刻出宫开府!”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
  
      崔燕燕自然是注意到了韩凌赋的异动,却是以为他又是为了白慕筱。
  
      白慕筱进门那日的事早就传入了崔燕燕的耳中,让崔燕燕的心中复杂极了。一方面她庆幸白慕筱够傻,竟然把三皇子给赶走了,另一方面她又对摆衣起了忌惮之心,可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最大的敌人是白慕筱,摆衣过门本就是她所愿的,原先她以为还需要再计划一二,如今倒是正好了。
  
      崔燕燕也想得明白,现在就干脆随着那两个人去斗,她只需坐收鱼翁之利就是。
  
      退一步来说,哪怕将来摆衣真得了宠,一个百越人,永远也都不可能越过自己。
  
      她最初也是为此才会选了摆衣。
  
      “殿下,”崔燕燕察言观色地继续道,“妾身想着筱儿妹妹和摆衣妹妹就先暂时委屈一下,住在左偏殿里,待日后开了府,妾身再为她们安排新的院子,殿下以为如何?”
  
      韩凌赋心不在焉地端起了青花瓷杯,呷了一口,心想:反正在宫里也呆不了几天了,住哪儿又有什么区别?
  
      他淡淡地说道:“就照你的安排来吧。”
  
      见韩凌赋难得赞同自己,崔燕燕心里暗喜,恭敬地应道:“是,殿下。”顿了顿后,她又道,“殿下,妾身还有一事禀告,今日皇后娘娘召见了妾身,赐了两个嬷嬷给筱儿妹妹和摆衣妹妹。皇后娘娘的意思是,两位妹妹最好在回宫前先学学宫里的规矩。”
  
      韩凌赋眉头微蹙,皇后的顾忌没错,宫里的规矩繁琐,若是出了差错,轻者不过是被那些奴婢轻视;重者那可能是掉脑袋的事。
  
      只是,以筱儿的性子……
  
      想着,韩凌赋突然觉得有点头疼,就怕筱儿心里有所抵触。
  
      “殿下,”崔燕燕见韩凌赋久久不语,又道,“若是殿下不喜,那妾身就把人退回去?”
  
      韩凌赋摇了摇头:“把人留下吧,这毕竟是皇后的一片好意。”皇后赐下的人哪是这么好退的,就是真要退,那也要等筱儿和摆衣先学好了规矩再说。
  
      “是,殿下。”崔燕燕欠了欠身应道,心下微松:这要是真要把人给退回去,那可就是自己白白得罪皇后而已。
  
      她绞了绞手中的帕子,还好韩凌赋还没被美色迷到昏头的地步。只要韩凌赋不在大事上犯糊涂,她总会有法子收拾那个白慕筱的。
  
      想着,她眼中就带了一丝笑意,却见韩凌赋霍地站起身来,弹了弹衣袍道:“若是无其他事,那本宫就先走了。”
  
      他这是一刻也不愿意在自己这里多留吗?崔燕燕的笑脸差点要僵掉,就在这时,一个宫女却进来禀报道:“殿下,白侧妃和摆衣侧妃来请安了。”
  
      原来已到了晨昏定省的时候。
  
      一听白慕筱来了,韩凌赋顿时露出迟疑之色,崔燕燕抓住机会赶忙道:“这倒巧了。殿下,不如和妾身还有两位妹妹一起用过晚膳再走……”
  
      想到自己在白慕筱过门后一直没机会和她好好说说话,韩凌赋终于点了点头。
  
      崔燕燕心中即喜且怒,但脸上只能笑道:“快请两位妹妹进来吧。”
  
      不一会儿,白慕筱和摆衣肩并肩地从屋外走了进来。
  
      “摆衣见过殿下、姐姐。”
  
      摆衣以无可挑剔的大裕礼仪向韩凌赋和崔燕燕屈膝行礼,而一旁的白慕筱却是一言不发,只是随着摆衣的动作福了福身。
  
      对此,崔燕燕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让她们起身落座。
  
      “两位妹妹来得正好,今日皇后娘娘赐了两个嬷嬷……”崔燕燕就把皇后赐下嬷嬷教导两人规矩一事又同摆衣和白慕筱说了一遍。
  
      一个丫鬟很快领着两位嬷嬷进了屋,两个嬷嬷左边那个较高,穿着一身湖色的素面褙子;右边那个脸颊圆润,穿了一身石青色的褙子。
  
      两人一进屋就是规规矩矩地行了礼:“奴婢见过殿下、皇子妃和两位侧妃。”
  
      崔燕燕让她们起身后,指着个子较高的嬷嬷道:“这是高嬷嬷。”然后指着脸颊圆润的嬷嬷道,“那是阮嬷嬷。”接着又含笑道,“既然是皇后娘娘赐下的嬷嬷,那想必都是好的。那阮嬷嬷就跟着筱儿妹妹,高嬷嬷就跟着摆衣妹妹吧。”
  
      “是,皇子妃。”阮、高两位嬷嬷连忙施礼,接着就分别走到白慕筱和摆衣跟前,行礼后各自站到了二人的身后。
  
      “殿下,”崔燕燕看向韩凌赋问道,“时辰不早了,可要摆膳?”
  
      韩凌赋颔首道:“传膳吧。”
  
      主子一发话,屋里服侍的奴婢立刻下去命人传膳。
  
      白慕筱脸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崔燕燕瞥了白慕筱一眼,故意大方地说道:“筱儿妹妹,还有摆衣妹妹也一起吧,大家一起用膳也热闹一点。”
  
      摆衣连忙屈膝谢过:“多谢殿下、姐姐恩典。”
  
      白慕筱在一旁冷眼旁观,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只不过留她们用膳而已,这个摆衣居然就把这当成了一份恩典,什么百越圣女,一旦与人为妾,居然就这么轻易地丢弃了曾经的身份和傲骨,自己以前真是高看她了!
  
      这时,一个小丫鬟进来禀告说晚膳已经备好了,众人便去了一旁的偏厅用膳。
  
      一桌热腾腾的十菜一汤已经上桌,这御厨出手,自然每一道菜肴都是精致美味。
  
      韩凌赋第一个撩袍坐下,这时,摆衣盈盈上前,主动请缨道:“今日就由摆衣为殿下和姐姐布菜吧。”
  
      按规矩,正室用膳时,妾是需要立规矩,一般也就是布个菜,端个茶,服侍漱口什么的。
  
      白慕筱也想到了这一点,眸光一冷,却没有任何动作。
  
      崔燕燕含笑地看着摆衣,亲热地说道:“摆衣妹妹,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见外,坐下和我们一起用膳吧。”她看来一派贤惠大度的正妃风范。
  
      白慕筱用一种近乎超脱的态度看着崔燕燕和摆衣在那里一唱一搭,心中既有轻蔑鄙夷也有苦涩。她算是看明白崔燕燕在玩什么花样了,崔燕燕恐怕是想借此告诫自己,自己永远只是一个侧室!
  
      南宫玥是堂堂的藩王世子妃,而自己永远只是个妾!
  
      想到这里,白慕筱又是心中一阵抽痛,这一顿饭,她吃得食不知味……
  
      晚膳后,下人们以最快的速度撤下了残羹剩饭,然后又给主子们上了热茶点心。
  
      崔燕燕优雅地啜了一口热茶后,温柔地说道:“殿下,天色不早,今晚不如就由筱儿妹妹服侍殿下安寝,殿下以为如何?”
  
      韩凌赋的乌瞳顿时熠熠生辉,眉梢露出喜意,急切地朝白慕筱看去,只觉得崔燕燕总算是渐渐认清了她的地位,懂事识相多了。
  
      正妻安排妾室侍寝在大户人家是理所当然之事,然而白慕筱却是身子微微一颤,瞳孔猛地一缩。这个崔燕燕是什么意思?竟然连自己和韩凌赋的闺房之事也要插手!她这是把自己视为妓子吗?
  
      白慕筱心里既屈辱又愤怒,冷声道:“谢皇子妃一片好意,不过还是等筱儿学好了规矩,再服侍殿下不迟。”
  
      没先到筱儿还是不愿意原谅自己……韩凌赋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自己究竟要如何做,筱儿才能原谅他的无心之失呢。
  
      崔燕燕优雅地笑了,“妹妹说的是。”
  
      她心中讥诮地想着:真不明白这个白慕筱究竟是怎么想的,过门当夜不让韩凌赋入房,现在竟然又故技重施!就算是玩欲擒故纵的花样,那也实在是过了。
  
      不过,对于崔燕燕来说,白慕筱犯傻,那是最好不过。
  
      韩凌赋因为白慕筱的拒绝而心情烦躁,随意地说了一个借口就去了书房。
  
      既然韩凌赋走了,崔燕燕也没兴致与白慕筱、摆衣周旋,便打发她们回去了。
  
      白慕筱心情复杂地带着阮嬷嬷和丫鬟回了自己的屋子,谁想一进屋,原本看着如弥勒佛般的阮嬷嬷突然变脸了,倨傲地看着她训道:“白侧妃,奴婢是皇后娘娘赐下来教您规矩的,您可知道您刚才犯了几个错误?”
  
      白慕筱面色一冷,没有说话,而阮嬷嬷也没指望她说什么,滔滔不绝道:“白侧妃,您身为侧妃就理应给正妃布菜,刚才摆衣侧妃主动提出为皇子妃布菜时,您为何不应和?皇子妃大度让您和她还有殿下一起用膳,您为何不谢恩?还有,皇子妃让您侍寝,您既然身子没有不适,也不是小日子,怎可出言拒绝殿下?”她摇了摇头,厉声道,“看来不止是宫规,您的各种规矩都要从头学一学,免得给三皇子殿下和皇子妃丢人!……”
  
      白慕筱始终默不作声,心中讽刺:又是规矩!最终皇后也好,崔燕燕也罢,也就是学俞氏之流,试图用规矩来压自己!
  
      就在这时,碧痕来禀告道:“姑娘……”
  
      她才一出口,就被阮嬷嬷严厉地打断道:“应该叫侧妃娘娘!”
  
      碧痕缩了缩身子,忙改了口:“禀侧妃娘娘,摆衣侧妃来求见您。”
  
      摆衣?白慕筱双眸微眯,眸中闪过一抹嫌恶。
  
      可是……
  
      她看了阮嬷嬷一眼,颔首道:“我去见见她。”
  
      摆衣正在堂屋中候着,一见白慕筱进屋,便站起身来,优雅地福了福身,“筱儿妹妹,我虚长你几岁,就称呼你一声妹妹了!”
  
      她的一举一动让人挑不出错处,可是看在白慕筱眼里,却是虚伪做作。
  
      “谁是你妹妹!”白慕筱冷冷地看着摆衣,“你来做什么?”
  
      摆衣眼中露出一抹受伤,深吸一口气,又道:“筱……白侧妃,我来只是想来与你解释,那一日我和殿下真的是被萧奕陷害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