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34折辱

334折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一月初八是云城长公主举办赏花宴的日子。小说し
  
      萧霏起了个大早,换上了南宫玥命人新做的那身紫色刻丝十样锦的袄裙,坐在梳妆台前由着桃夭给她梳头、打扮。
  
      蓝嬷嬷挑帘走进了内室,一见萧霏这一身新衣,眉头微蹙,却是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从首饰匣里取出一对白玉梅形珠花,一边帮着萧霏戴在发间,一边含笑道:“这个珠花好,素净清雅,衬大姑娘的气质。”
  
      桃夭有些迟疑地看了首饰匣里的紫水晶珠链一眼,本来萧霏这身新衣应该是搭配这紫水晶珠链的,是世子妃专门请人定制的。
  
      不过桃夭知道自家姑娘对穿着打扮一向不甚在意,犹豫了一下,终究没说什么。
  
      蓝嬷嬷帮萧霏理了理鬓发后,温和地问道:“大姑娘,您今日这身衣裳好生鲜亮,您不是一向不喜欢这么鲜亮的颜色吗?”
  
      萧霏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是不喜欢,只不过今日去云城大长公主府参加赏花宴,不好太素净了。”
  
      蓝嬷嬷怔了怔,感觉萧霏好像有些不同了,以前的萧霏可不会说这种话。
  
      她温声劝道:“大姑娘,您现在正是花骨朵的年纪,穿什么都好看,不用打扮得过于华贵,再则您毕竟是去人家府里做客的,抢了主人家的风头反而不美,倒让人觉得轻佻了。”
  
      “可是大嫂说,去参加云城长公主府的赏花宴,穿得太素净反而出格。”
  
      “大姑娘……”蓝嬷嬷神色严肃地劝诫道,“请恕奴婢直言,您可不能处处都听世子妃的。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世子妃表面看着对您照顾有加,可是这世上不乏面甜心恶,佛口蛇心之辈,您对世子妃知之甚少,还是应该防着点才是。”
  
      “奶娘,你太多心了。”萧霏认真地说道,“大嫂知书达理,深明大义,怎么可能会害我呢?”
  
      蓝嬷嬷眉宇紧锁,大姑娘的性子执拗,没想到这才到王都几天,居然就被世子妃哄得心服口服的,这可不是好现象。看来她得想个法子,快点把大姑娘带回南疆去才是,不然的话,说不得大姑娘最后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呢。
  
      对于蓝嬷嬷的心思,萧霏并没有注意到,她梳妆好后就带着两个丫鬟去了抚风院。
  
      南宫玥早已打扮妥当,只等着萧霏过来了。
  
      自打萧霏进来后,南宫玥的目光就落在了她鬓发间的白玉梅形珠花上,眉梢微微一挑。
  
      萧霏恭敬地请了安,南宫玥含笑的与她说了两句,话锋一转说道:“大妹妹,你这珠花倒是别致得很。”
  
      萧霏摸了摸珠花,并不在意地道:“这是奶娘帮我选的。大嫂若是喜欢……”
  
      “哪有嫂嫂找小姑子讨东西的。”南宫玥笑吟吟地打断了萧霏,“……我倒是想起我的首饰盒里有一件东西与你这珠花很是搭衬。”她低声对着百卉附耳说了一句,百卉便挑帘进了内室,不一会儿就捧来一个首饰匣。
  
      南宫玥从匣子里取出了一个白玉分心,只见那分心上以金丝缠绕成一朵朵金色的腊梅,精致典雅。
  
      “桃夭,”南宫玥笑着吩咐道,“给你家姑娘戴上试试。”
  
      桃夭接过分心,小心翼翼地替萧霏戴上,赞叹道:“大姑娘,这分心上的金梅与您裙子上绣的腊梅真是上下呼应。”
  
      萧霏怔了怔,下意识地朝裙裾上那一簇簇金灿灿的腊梅看去,心中似乎闪过了什么,若有所思扶了扶耳鬓的白玉梅形珠花,这珠花虽然雅致,却与今日这一身鲜亮不甚匹配,但是有了大嫂这白玉金梅分心,这一身装扮便像桃夭说的彼此呼应了起来。
  
      萧霏感激地说道:“大嫂,你的分心就借我戴一日吧。”
  
      南宫玥笑意盈盈地说道:“这与妹妹正相配,就算我这个大嫂送与妹妹的。”她的心中则暗自思忖:萧霏这珠花与衣裳并不相配,也不知道蓝嬷嬷只是眼光不佳还是刻意为之,若是前者倒也罢了,也是后者的话……
  
      作为一府的嫡长姑娘,日后的当家主母,最忌就是任由下人摆步了,奴大欺主之事素来就并不少见。
  
      这白玉分心算不上什么,萧霏虽然性子单纯,人却不笨,若是能让她有所领会也就值了。至于蓝嬷嬷,南宫玥觉得还是应该再看看才行。
  
      这时,百合来禀报说早膳摆好了。
  
      两人一同用了早膳,待到了时辰后便坐着南宫玥的朱轮车去了云城长公主府。
  
      赏花宴说是邀请众人到公主府赏梅,但是实际上,这个时节还只开了腊梅,根本就不是赏梅的好季节,不过,王都的世家勋贵几乎谁都知道云城长公主素爱热闹,每年都爱变着法的办些宴会。更有心思活络的,不禁想到公主府的二公子和流霜县主年岁都已经不小了,也许云城长公主是想给儿女相看一下?
  
      无论怀着怎样的心思,云城长公主在王都地位超然,她的赏花宴邀请,几乎收到帖子的都会应邀而来。
  
      当镇南王府的朱轮车抵达公主府门口时,才不过辰时过半。
  
      其实帖子上写的时间是巳时,南宫玥知道等巳时的时候公主府宾客盈门,这才故意提早了半个时辰。
  
      南宫玥和萧霏在二门下了马车,得了消息的原玉怡在那里亲自相迎,带着二人去正厅拜见云城和原驸马。
  
      一进正厅,南宫玥才发现原来今日不止是他们早到了,正厅中除了几位主人外,还有三名客人,这三人还都是熟面孔,傅云鹤、傅云雁和简昀宣!
  
      简昀宣一身蓝色锦袍,嘴角带着优雅和煦的笑容,温文尔雅。
  
      南宫玥不露声色,与萧霏一起上前先给云城和原驸马行了礼。
  
      心情大好的云城笑着介绍简昀宣道:“怡姐儿,玥儿,这一位是章敬侯府的简三公子……你们都是年轻人,相互认识一下,别拘束了。”说到后来,云城的语气明显是意味深长。
  
      简昀宣站起身来,彬彬有礼地作揖道:“见过世子妃,见过流霜县主。”
  
      云城一直在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简昀宣的一举一动,只觉得这个少年文质彬彬,进退有礼,有种诗画般的静谧气质,而女儿巧笑倩兮,眉宇间透着朝露般的清澈明朗,男的俊,女的俏,两人站起一起,肯定是般配极了。
  
      一时间,云城还颇有一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的感觉,心里暗暗琢磨着这门亲事还是要早点定下才是……
  
      南宫玥微微一笑,对简昀宣道:“简三公子有礼了。”而原玉怡却是没说什么,双眸半垂,没有去看简昀宣。
  
      云城怔了怔,端详着原玉怡的神色。
  
      她自个儿也是从怀春少女的年纪过来的,心想自家女儿见如此翩翩公子总该有些羞赧吧,可现在不仅不见羞赧,反而还有些神色恹恹。
  
      她深知怡姐儿一向不是古板内敛的姑娘家,难道说是对简昀宣不满意?可是简昀宣年轻英俊,文武双全,性子也不错,女儿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云城眸色一沉,想起了柏哥儿对简昀宣的评价来,说什么这人无完人,简昀宣好得有些太过了,肯定有鬼,不是良配。
  
      云城心里虽不以为然,可怡姐儿和柏哥儿一向兄妹感情不错,怡姐儿该不会是因为他的评价而对简昀宣有了先入为主的不喜呢?
  
      想到这里,云城又不禁恼起了原令柏来,这从来只有嫌妹婿不够好的,哪有嫌弃人家太好的!
  
      生气之余,云城的心中也不免有了一丝犹豫,这婚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自己这个当娘的满意简昀宣是不够的,日子将来是女儿过的,总要女儿喜欢才行。
  
      反正今日时间还长着,还是得寻个机会让怡姐儿和简昀宣相处一下才行。
  
      正想着,一个丫鬟前来禀告道:“殿下,驸马爷,二公子带着屈公子来了。”
  
      没一会儿,原令柏就带着一个俊秀的青袍公子进来了,正是屈修仪。
  
      两人给云城和原驸马行礼后,屈修仪便朝简昀宣作揖道:“简兄,好久不见!”
  
      简昀宣不禁一怔,一直温文儒雅的笑容也随之僵硬了几分,语气显得有些干巴巴的,还带着一种不易察觉的恐慌:“屈……兄,好久不见!”
  
      云城面露讶异地说道:“屈公子,你也认识简三公子?”
  
      “那是自然。”没等屈修仪回答,原令柏抢着说道,“屈兄的父亲如今是山西巡抚,但是那之前可是做过三年陕西巡抚的,简兄和屈兄又怎么会不认识呢?”
  
      屈修仪的父亲做过陕西巡抚……云城感觉有一丝怪异,这也太巧了。可是柏哥儿才出门几天,怎么也不可能跑了趟山西,还把人家山西巡抚家的公子给带来王都吧?
  
      屈修仪笑着又道:“当初在陕西时,我与简兄乃是书院里的同学,今日能在这千里之外的王都重逢,还真是他乡遇故知。”说着,他朝简昀宣看去,皱眉道,“简兄,你怎么这副表情,莫不是几年不见,就与我生疏了?”
  
      “怎么会。”简昀宣扯了扯唇角,状似无意地说道,“我只是太惊讶了,屈兄的变化真是不少。”
  
      “我确实长高了不少。”屈修仪爽朗地大笑,“简兄,我们几年不见,待会可得好好叙叙旧才是。”
  
      “屈……兄说得是。”简昀宣缓缓地点了点头,顿了顿后,又道,“没想到屈兄也认识原二公子,这大裕还真是小了。”
  
      原令柏笑嘻嘻地说道:“前几天我去平遥县会友,偶然认识屈兄,我们一见如故,尤其屈兄这酒量,千杯不醉,真是让我叹服啊。往日里,田连赫老说自己酒量有多好,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他自叹不如才行!”
  
      简昀宣努力维持着嘴角的笑意,心思早就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众人又客套地聊了几句后,又有丫鬟来报,说是齐王府、章大学士府的马车已经到了巷子口了。
  
      简昀宣知道云城他们要迎客,便识趣地先告退了。
  
      云城便吩咐原令柏领着几位公子去外院的碧霄阁赏梅,而南宫玥、傅云雁和萧霏则是由着原玉怡的贴身丫鬟寒梅领着去了月华阁小坐。
  
      月华阁是一个两层的水阁,一面靠湖,一面正好对着花园中的那片腊梅林,从月华阁凭栏往外看去,就可以看到一簇簇金黄色的腊梅已经在枝头盛开,在寒风中摇曳着散发出阵阵清香……
  
      南宫玥三人在一楼凭栏而坐,赏赏梅,聊聊天。
  
      一盏茶后,又有几人在丫鬟的指引下朝这边走来,南宫玥三人转头一看,原来是齐王妃、蒋逸希和韩绮霞来了。
  
      一看到齐王妃,那一日在齐王府发生的事又浮现在萧霏的脑海中,萧霏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虽然心中对齐王妃甚为不喜,但是这礼不可废,萧霏还是随南宫玥她们起身去给齐王妃行礼。
  
      齐王妃脸色难看极了,嫌恶地看着南宫玥她们,额头青筋乱跳。一声冷哼后,她一个甩袖,理也不理南宫玥她们,直接就蹬蹬蹬地上了二楼。
  
      韩绮霞歉然地说道:“六娘、玥儿、萧姑娘,我母亲这些天心情不好,你们别太在意了。”
  
      齐王妃为何心情不好,南宫玥再清楚不过。齐王府的家丑外扬,方紫藤肚子里的孩子,甚至于齐王妃被夺了执掌中馈的权力……这一桩桩一件件估计齐王妃半夜都会气得惊醒。以齐王妃的性子,刚才没有破口大骂那也算客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