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35揭穿

335揭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慕筱下意识地抬眼看了前方的南宫玥一眼,她正与坐在身旁的原玉怡说笑,根本看也没看自己。----南宫玥已经不在把自己放在眼里吗?
  
      白慕筱半垂眼眸,眸中阴暗一片……
  
      这时,一个丫鬟走进厅内,俯身对着原大奶奶说了一句,原大奶奶朗声道:“各位夫人,姑娘,前面就是梅林了,若有兴赏梅,不如下船一游。”
  
      姑娘们互相看了看,云城长公主府上的梅林乃是王都一绝,虽还未到赏梅的最佳时节,但有机会走上一走,也是颇为让人期待的。
  
      云城转头对原玉怡道:“怡姐儿,我这里有你大嫂陪着,你也下船去梅林随意走走吧。”
  
      一看云城的眼神,原玉怡就知道母亲要玩什么花样了,有些意兴阑珊,却又不好当着众人的面扫云城的面子。
  
      原玉怡转头对南宫玥道:“玥儿,萧姑娘,不如你们俩也随我一起去走走吧。”
  
      南宫玥还没说话,云城已经迫不及待道:“也好,玥儿,你们一起去吧。”
  
      云城都这么说了,南宫玥和萧霏也笑着应了,三人戴上面纱,在梅林间散步赏花。
  
      外面虽然有些清冷,但是相比于炭火的闷热,空气却清新了不少,弥漫着腊梅的芳香。
  
      可惜,没一会儿,前方就出现了一道颀长熟悉的身形,是简昀宣。
  
      原玉怡心里叹息,苦笑着与南宫玥交换了一个眼神。
  
      简昀宣信步朝三人走来,一身月白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丰神俊朗。
  
      “见过世子妃,流霜县主,萧大姑娘!”简昀宣温文儒雅地向南宫玥等人作揖行礼,然后对原玉怡道,“县主,听闻这梅林的附近有一处小亭,名为梅亭,乃是此处最佳的赏梅之所,可惜鄙人找了半天,却不曾找到,不知道县主可否指点一二?”
  
      他一霎不霎地看着原玉怡,嘴角含笑,目光温润,若是普通的姑娘,这时就该含羞带怯地低下螓首。
  
      偏偏原玉怡毫不避讳地与他直视,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疏离地说道:“我寻一个丫鬟来领……”她正要打发了简昀宣,却感觉袖口一紧,原来是南宫玥悄悄地拉了拉她的衣袖。
  
      原玉怡疑惑地看向南宫玥,却见南宫玥对着她眨了两下眼。
  
      这是要自己答应简昀宣?原玉怡心中有些诧异,这实在不像是南宫玥的性子……
  
      虽然心里不解,但原玉怡还是顺了南宫玥的意,说道:“……也罢,来者是客,我领公子去吧。”
  
      在原玉怡的引领下,一行人信步往梅林的深处而去,不一会儿,迎面走来两位锦衣少年,其中一个远远地就喊着:“妹妹!大嫂!”正是原令柏,而他身旁的那个少年自然是在公主府暂住的屈修仪。
  
      众人见了礼后,南宫玥笑道:“阿柏,我们正好要去梅亭,不如你和屈公子也与我们一起吧。”
  
      原令柏闻弦知雅音,眼珠滴溜溜一转,笑道:“大嫂,梅亭有什么好玩的,看的还不都是腊梅,还不如去那边的白梅林呢。今年天冷,白梅开早了,不是有句诗说什么‘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吗?……屈兄,你说是不是?”
  
      屈修仪却是含笑道:“原兄,你问我就问错认了,我生平最讨厌梅花了。”
  
      他这么一说,倒是引来其他人好奇的目光,唯有简昀宣神色平淡。
  
      原令柏好奇地问:“世人皆爱梅,为何屈兄与众不同?”
  
      “原兄,这其中确实有一个故事,若是原兄、世子妃、县主不嫌弃,就听我慢慢道来。”屈修仪不紧不慢地娓娓道来,“我在山西的时候,有一户邻居姓席,那户人家祖上也称得上世家名门,可是后来就渐渐没落了。到了这一代,席老爷读了一辈子书也没考上举人,所幸一双儿女还算出色。那席公子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席姑娘生得端庄美丽,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和乐。直到有一日,席老爷被人劝去做海上生意,谁知翻了船,席家背上了巨债,债主纷纷上门。就在席家快要走投无路的时候,席公子的同窗梅公子好心借钱给他还债,还给席老爷谋了一份差事。席公子对梅公子感恩戴德,却不知道此人人面兽心,居心叵测。他博取了席家人的信任,哄得席姑娘对他倾心相许,私定终身,但最后却又被他始乱终弃……”说到这里,屈公子突然叹了口气。
  
      原玉怡听得倒吸一口冷气,不由追问道:“那席姑娘最后如何了?”
  
      “她死了。”屈修仪怅然地道,“而梅公子却依旧做着他的风流公子,听说马上要娶一户高门妻呢。”
  
      原玉怡愤愤道:“难道席家人就没为席姑娘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屈修仪蓦然看向了简昀宣,“简兄,你若是那梅公子,会如何对待席家人?”
  
      简昀宣神情淡淡,眼中闪过一抹异芒:“屈兄,我又不是那梅公子,如何会知道呢?”
  
      屈修仪颔首道:“简兄说的是,这恶人的想法真是我辈想也想不出来的。”顿了顿后,他继续道,“那梅公子的家里颇有权势,许诺给席老爷还清了欠债,又许了他一个芝麻小官,于是席老爷就给怀了身孕的女儿灌了一碗汤药……”
  
      原玉怡震惊地瞳孔一缩,不敢置信这世上竟有这样的父亲。
  
      原令柏叹息着摇了摇头,“那席姑娘真是可怜……”
  
      “与此等人家为邻,真是说出去也惭愧,古有‘孟母三迁’,知晓此事后,我娘当下就学了一次孟母,可怜我那宅子才不过住了三月。”屈修仪略带玩笑地说道。
  
      原令柏怒道:“那梅公子到底姓甚名谁,若是他有朝一日敢来王都,看我不好好教训他一顿!”
  
      “原兄果然是性情中人。”屈修仪抱拳道,“至于这梅公子的名讳……”
  
      简昀宣微微眯眼,额头青筋跳动了两下。
  
      “阿柏!屈兄!”
  
      就在这时,右前方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田连赫、傅云鹤等几个公子在不远处朝这边喊着。
  
      他们先是恭敬地向南宫玥拱手唤了一声“大嫂”,接着,田连赫便没好气地说道:“阿柏,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不说说好了去……赏梅的吗?”
  
      “来了来了!”原令柏忙应道,然后往左前方指了指,对南宫玥他们道,“白梅林就在那边,我们就先失陪了。”他抱了抱拳,就和屈修仪急匆匆地走了。
  
      简昀宣朝原令柏那边看了一眼,向原玉怡和南宫玥拱了拱手道:“世子妃,县主,在下想起还有一事要找屈公子商量,就先失陪了。”说着,他也不待南宫玥、原玉怡应声,脚步匆匆地向原令柏和屈公子追去。
  
      原玉怡一头雾水地看看简昀宣离去的背影,又看看南宫玥,问道:“你们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
  
      先是南宫玥故意拉住了她,跟着就遇上了原令柏和屈修仪,屈修仪又莫名其妙地说了个故事,这故事一说完,就把简昀宣给引走了。
  
      原玉怡再傻,也知道其中必有缘由。
  
      南宫玥却是笑得讳莫如深,说道:“怡姐姐莫急,我们还是先回船上去吧。”
  
      原玉怡眯眼看着南宫玥,只能点了点头。
  
      两人原路回到了湖边的游船上,正坐在云城身边陪她闲聊的大皇子妃一见她们俩回来,便是含笑道:“流霜回来了!这梅林的腊梅开得可好?”她意味深长地掩嘴笑了。
  
      云城早就从丫鬟口中得知原玉怡在梅林中见过简昀宣,不由目露期待。虽然云城对简昀宣各方面都很满意,可是这要嫁人的是原玉怡,自然是希望原玉怡中意了才好。
  
      若非这里还有外人在,云城都想直接问女儿到底觉得简昀宣如何了。
  
      原玉怡淡淡地笑了笑,一本正经地回道:“大表嫂,腊梅开得还不错。”
  
      云城细细端详着女儿,却还是没从她脸上看到一丝春心萌动的期待。
  
      云城心里暗暗叹气,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女儿!
  
      这儿女果然是讨债的!
  
      当初自己相中了南宫玥做二儿媳,却被萧奕那臭小子给抢了;如今自己相中了简昀宣做女婿,偏偏自己的女儿却没瞧上。
  
      真真是让她这个做娘的伤透了脑筋。
  
      大皇子妃一看云城的脸色,就知道这次相看怕是失败了,很识时务地收住了话题。
  
      “长公主殿下,”这时,南宫玥笑着提议道,“这船里虽然暖和,但总有些闷,不如您也随我们一起下去赏赏梅吧?”
  
      大皇子妃闻言也跟着附和道:“世子妃说的是,皇姑母,不如我们也下去走动走动吧。”
  
      云城长公主想了想,觉得走走也不错便同意了,跟着,又有几位夫人也加入了她们,一行人一同下了船……
  
      夫人们在梅林中闲步赏梅的同时,简昀宣也追上了原令柏和屈修仪他们:“原兄,屈兄!”
  
      田连赫一看到简昀宣,便招呼道:“简兄,我们要去梅亭那边赏梅饮酒,你可要与我们一起?”
  
      简昀宣扫了这几个公子哥一圈,见他们几个都是王都中有名的纨绔子弟,便心知他们所谓的“赏梅饮酒”恐怕没那么单纯,但还是点了点头。
  
      等一行人来到梅亭后,简昀宣一眼便看到亭中放了十几个酒坛子,不由皱了皱眉。
  
      田连赫挑衅地对屈修仪道:“屈兄,我听阿柏说你是千杯不醉,不知今日可否赏脸和小弟比一比?”
  
      屈修仪却是摆了摆手道:“田兄,这赏梅可以,饮酒也可以,拼酒就免了吧?田兄,并非小弟不给你面子,而是小弟这不喝醉还好,一喝醉就控制不住嘴巴,爱说梦话,那是得罪了不少人。”说着,他故意看向了简昀宣,“这一点简兄最清楚不过了,不信你问简兄。”
  
      简昀宣瞳孔一缩,僵硬地说道:“没想到屈兄一喝醉就爱说梦话的毛病还在啊。”
  
      屈修仪叹了口气,又道:“田兄,你不知道,我上一次喝醉的时候,就把我一位世交养了外室的事给捅了出来,弄得他的夫人差点跟他和离,自此我那世交就与我绝交了。”说着,他拿起桌上的酒壶,“小弟扫了田兄的雅兴,自罚一壶!”
  
      他举起酒壶就豪迈地一口饮尽,看得周围的几个公子哥连声叫好。
  
      田连赫赞赏地拍了拍屈修仪的肩膀道:“我听阿柏说屈三公子温润儒雅,文武双全,没想到原来是‘我辈中人’。”
  
      另一个中等身量的公子哥也是挤眉弄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下次一起去归元阁喝个尽兴!”
  
      “小弟自当奉陪!”
  
      寥寥几句在场众公子哥们就与屈修仪熟络了起来,一个个称兄道弟,几个人一起没一会儿就喝掉了好几坛的酒,一旁的简昀宣也是硬被灌了几杯,脸上虽然带着笑,眼神却是晦暗不明。
  
      喝到兴头处,一个公子贼兮兮地笑着说道,“原兄,我最新得了个好东西……”他神秘兮兮地从怀里掏出本册子,几个公子眼睛一亮,顿时围了过去。
  
      见着众人没注意自己,简昀宣悄悄拉了拉屈修仪的袖子,然后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跟走。
  
      屈修仪嘴角一勾,笑眯眯地指了指后方:“简兄,我听说这后面有个池塘,其中的太湖奇石还是从前朝一位亲王府邸查抄出来的,甚为雅致,不如咱们一同去一观如何?”
  
      简昀宣眉头一蹙,敷衍道:“屈兄说的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