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37结盟

337结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青琳谢恩后退下,事情没有办妥,又惹了云城长公主不快,她的心里不禁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禀。
  
      云城随意的唤了一个嬷嬷,命她拿了自己的牌子去请太医院,便不再理会。
  
      女眷窃窃私语着,今日之事听着着实有些意思,先是三皇子险些落水,再是摆衣侧妃不顾自己怀有身孕,去救三皇子导致落水滑胎……
  
      公主府的前院有的是护卫,就算三皇子真落了水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这些夫人们都是从内宅出来的,内宅的争宠手段,她们实在不陌生,这会儿已经有些心思活络的夫人想到,该不会是那个南蛮侧妃故意用腹里的这块肉去救三皇子以换来怜惜?
  
      几位夫人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含笑不语。这南蛮子果然是愚蠢得紧,这男人哪有孩子可靠,竟用孩子去争宠。
  
      但也有人想得更深,压低声音对身旁的夫人说:“你说怎么落个水就能好巧不巧滑了胎呢?”
  
      “会不会是……”一位夫人悄悄比了个“三”。
  
      意思是,会不会是三皇子妃容不得庶长子出生,索性顺水推舟?
  
      “看来那一位也不简单啊。”不知道是谁意味深长地叹道。
  
      那几个夫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看来这三皇子府以后还有的闹腾。
  
      “晦气。”
  
      云城长公主的一声冷哼打断了底下一些夫人的窃窃私语。
  
      云城的脸色很是不耐,一个侧妃流了一个孩子算不上什么,在皇家生下来没站住的孩子就多着呢,更别说是没生下来的。只不过是腹中的一块肉,就连皇帝都不会记在心里。
  
      只是,她好好的一个赏花宴就这么被生生败坏了,真以为她的公主府是他们三皇子府的后院吗?一会儿争风吃醋,一会儿落水,一会儿又小产……他们一个个都是把她的公主府当什么地方了!
  
      云城虽说不在意摆衣的小产,可毕竟是见了血光的,这赏花宴再办下去反而不美,更何况她的兴致一再被破坏,也没有心思再继续下去了。
  
      夫人们都是有眼力劲儿的,也不等她开口,就纷纷主动提出了告辞。
  
      云城果然没有挽留,只拉着南宫玥多留了一会儿说说话,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让原玉怡亲自把她送到了二门。
  
      和原玉怡道别后,南宫玥和萧霏一起上了朱轮车。
  
      回府的路上,南宫玥一直沉默不语,心头一直萦绕着摆衣小产一事,眉头微蹙。
  
      摆衣会为了救韩凌赋而小产,到底是单纯的争宠手段,还是别有目的?
  
      摆衣会来大裕和亲,归根究底是因为和谈,一个背负着和谈使命而来的女子,真得会目光狭隘到只局泥于内宅争斗?以她这些时日对摆衣的了解,恐怕不会如此简单……
  
      “大嫂。”这时,萧霏开口了,她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迟疑,问道,“大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她在公主府的时候就纠结着想问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才终于问出口。
  
      南宫玥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望着她,不答反问道:“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萧霏思索了一下说道:“父王和母亲都说大哥性子顽劣,嚣张无度。府里的下人们说大哥傲慢任性、脾气暴躁,简直不堪为世子。而据我所知,母亲对大哥如同亲子……不,是比亲子还要好,我记得从前,大哥无论犯了什么错,母亲都不会责罚他,甚至还会劝着父王不要打骂他……可是现在,大哥非但不念母亲的养育之恩,还对她如此不孝。”
  
      萧霏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跟着说道:“可是,自打来了王都以后,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就好像她曾经认为正确的东西统统都是假的。
  
      南宫玥含笑着说道:“你大哥为人如何,你从前都只是听说……听你父王说,听你母亲说,听王府里的下人们说……其实依我之见,一切他人的言论,都远比不上你自己用眼睛去看,去体会。所以,等到你大哥回来后,你试着与他相处一阵子可好?这比单纯的听我说要好得多。”
  
      萧霏认真的想了想,轻轻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她又犹豫着问道:“那……大嫂,你喜欢大哥吗?”
  
      南宫玥脸上的笑意又盛了一分,明亮的双眸如璀璨的星辰一般夺目,“当然。”两世以来,她唯一一次这样喜欢一个人。
  
      萧霏呆呆地望着她,心想:能让大嫂这样喜欢的大哥,一定不会坏到哪里去吧?
  
      一路缓行的朱轮车终于到了镇南王府,在二门处停了下来。
  
      萧霏先踏着脚凳下了车,又把南宫玥扶了下来。
  
      南宫玥笑着说道:“霏姐儿,天有些寒了,你随回我抚风院喝些甜汤暖暖身子再回去吧。”
  
      霏姐儿可比“大妹妹”要亲热多了!萧霏眼睛一亮,清冷的面上扬起了甜甜的笑容,说道:“是,大嫂。”
  
      婆子抬来了肩撵,两人坐上肩撵一同回了抚风院。
  
      萧霏刚坐定,甜汤才喝到一半,丫鬟来报说,蓝嬷嬷来了。
  
      这才一会儿就找上门来了?到底是担心主子呢,还是……南宫玥似笑非笑,没说什么,便让她进来了。
  
      蓝嬷嬷一进屋,目光就落在了萧霏头上的白玉金梅分心上,皱了皱眉。
  
      早上,是她亲手给萧霏戴上了珠花,又是她亲自送萧霏出了院子,她自然知道萧霏出门前头上是没有这分心的。这是在公主府由长公主所赐,亦或是……
  
      蓝嬷嬷不着痕迹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恭敬地给南宫玥和萧霏行了礼。
  
      待直起身子后,蓝嬷嬷露出一丝略显僵硬的笑意,赞道:“大姑娘,您头上这分心与您这一身倒是甚为搭配。”
  
      萧霏反射性地摸了摸头上的分心,答道:“这是大嫂送我的。”
  
      果然!蓝嬷嬷眸色一沉,面色不改地说道:“大姑娘,这分心太过珍贵,乃是出自江南的璃叶坊……”这璃叶坊只卖精品,看这玉质,恐怕没五百两拿不下来。
  
      蓝嬷嬷心中亦有些诧异,早知道这位世子妃出身南宫世家,看来这百年世家表面看着不如前朝时那般风光,但还是有些底蕴的。
  
      顿了顿后,蓝嬷嬷义正言辞地劝道:“大姑娘,您还是还给世子妃吧。”
  
      萧霏虽然对这些身外之物不甚在意,但毕竟是个姑娘家,还是听说过璃叶坊的,顿时也意识到这个分心价值不菲,表情一动。
  
      她正想附和,却听南宫玥含笑道:“长者赐,不可辞。霏姐儿你就收下了吧。”
  
      萧霏点了点头,欠身谢过:“多谢大嫂。”顿了顿后,又一本正经地补充了一句:“我会好好珍惜的。”
  
      蓝嬷嬷眼中闪过一抹不悦。长者赐,不可辞。这“长者”本来指的是长辈,可是长嫂如母,这话也不是说不过去。
  
      南宫玥飞快地睃了蓝嬷嬷一眼,虽然说璃叶坊的首饰都会在某个位置上刻上它独有的叶形标记,但是蓝嬷嬷既然能一眼看出这分心乃是璃叶坊所出,必然还是有些眼力的,这样的人怎么会在今日早上给萧霏搭配出这么一身不甚相配的衣裳和首饰?
  
      看来如同自己之前怀疑的,蓝嬷嬷此举恐怕是有几分刻意为之了!
  
      南宫玥眸色微沉。每个下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端看这尺度如何,以及主子如何恩威并施的御下之能。蓝嬷嬷是萧霏的奶娘,不同于普通的奴婢,这自小奶大的情分总是在的,因此对这蓝嬷嬷还需要更为慎重。
  
      干脆就趁着萧霏在王都的这段时间,多引导她一些内宅之事才行,若是萧霏能压得住蓝嬷嬷,那便是最好,毕竟将来萧霏出嫁后,总是需要值得信任的帮手;可若是反之,这意图摆布主子的嬷嬷怕是留不得了……
  
      这时,有小丫鬟进来禀道:“世子妃,管采买的黄嬷嬷来了!”
  
      蓝嬷嬷见状,忙对萧霏道:“大姑娘,世子妃还有事要处理,我们还是别打扰世子妃了,先回夏缘院吧。”
  
      南宫玥却是笑道:“都是一家人,哪里说得上打扰不打扰的。”顿了顿后,她又道,“霏姐儿,不如你也随我一起过去吧。这位黄嬷嬷虽然大字不识几个,可是算学却是极好。”
  
      “真的吗?”萧霏惊讶地看着南宫玥,一个识字不多的人竟然精通算学?
  
      “你随我去看看就知道了。”南宫玥笑意更深,带着萧霏去了偏厅。
  
      蓝嬷嬷在后方看着这姑嫂的背影,眸中幽暗一片。大姑娘已经被世子妃哄得连自己这个奶娘的话也听不进去了……而且大姑娘素来最厌烦的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中馈之事,这些日子世子妃到底做了什么?
  
      长此下去,哪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必须赶紧把大姑娘带回南疆去才行!
  
      南宫玥一直把萧霏留到用过晚膳,随后又带着她去了小书房,从书架上小心翼翼地捧出了一套泛黄的书卷,说道:“上次你与我一同回娘家时,我同母亲提起你颇为喜欢《春秋》,昨日母亲便让人送了一套《左传》过来。”她顿了顿,又笑盈盈地补充道,“这套《左传》是张鸿义大儒亲手所抄,其中有一些见解颇有深意,值得一读。”
  
      萧霏眼睛大亮,欢喜地说道:“谢谢大嫂!”
  
      南宫玥状似无意地说道:“依我所见,张鸿义大儒诠释的最好的便是隐公篇了。”
  
      尤其是那《郑伯克段于鄢》。
  
      萧霏用力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我一定会好好读的!”
  
      南宫玥含笑着点点头,说道:“天色不早了,赶紧回院子好生梳洗一下。这书你慢慢看,不用急着还我。”
  
      “是,大嫂。”
  
      萧霏起身,恭敬地福了福,捧着书退了出去。
  
      南宫玥微微垂下眼帘,萧霏并不笨,希望她能够看懂何为“捧杀”……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镇南王府一派安宁,而在云城长公主府里,用过汤药,情况稳定下来的摆衣也被婆子抱上了马车,三皇子府的一众人总算回了府。
  
      韩凌赋一回到府,就得知白慕筱早已经独自回来了。
  
      今日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在公主府的一幕幕在韩凌赋眼前飞快地闪过,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心里叹道:为何筱儿总是这么任性!今日若非自己去追筱儿,摆衣也不会……
  
      也罢。这个孩子终归有百越血统,即便出生,也难有大作为。就这样算了吧。
  
      小励子在一旁看着韩凌赋,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现在是去外书房,还是……”
  
      “去星辉院。”星辉院是白慕筱的院子。
  
      小励子应诺了一声,心里亦是暗叹:殿下的心头肉果然还是白侧妃。
  
      一主一仆便动身去了星辉院,碧痕、碧落一看到韩凌赋,便默默地退了下去,屋子里只剩下韩凌赋和白慕筱。
  
      “筱儿!”
  
      韩凌赋轻唤了一声,看着前方倚靠在窗边的白慕筱,心里再没有曾经的甜蜜,只剩下了疲倦。
  
      白慕筱神色冷淡,她已经回来很久了,可是直到天黑,韩凌赋才出现……也是,他已经有摆衣了,恐怕也想不起她来。
  
      她看也没看他一眼,冷冷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怎么不陪在你的摆衣身边?”
  
      韩凌赋闭了闭眼,耐着性子解释道:“筱儿,你相信我,今日真的只是个误会,是因为我有点醉了……”
  
      相信?听到这个词,白慕筱讽刺地笑了,她就是太“相信”他了!
  
      她冷冷地打断了他,替他往下说道:“所以摆衣想要扶你,结果自己没有站稳,扑进你怀里了?”她讥诮地勾了勾嘴角,“这可还真巧了!”说到底,一切不过是借口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