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38野心

338野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凌赋定了定神,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他需要好好想想。し
  
      韩凌赋站起身来,向着摆衣说道:“你好生休息,本宫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
  
      “殿下。”摆衣依依不舍地拉住了他,含情脉脉地说道,“妾身想给母亲写一封信,告诉母亲,妾身嫁了一个好男儿,让她能够放心。”她刻意停顿了一下,说道,“过几天日就是十五了……”
  
      韩凌赋微微一怔,十五?
  
      他在理藩院也待了不少时间,自然知道皇帝允了使臣团每月初一、十五可以去牢里探望奎琅。他望着摆衣,立刻就反应过来,她是想以家书为名义,去向百越的使臣团提及这件事,并让他们在探望奎琅的时候与奎琅商议。
  
      摆衣实在为自己用心良苦,殚精竭虑。
  
      韩凌赋心生感动,相比之下,他不禁想到了白慕筱,原来的她也能为自己出谋划策,可是现在……韩凌赋暗暗叹息。
  
      韩凌赋向着摆衣微微点头,说道:“你今日还是先歇歇,过几日再写信吧。届时本宫会命人替你送去使臣那里的。”
  
      摆衣温婉一笑,“多谢殿下。”
  
      韩凌赋又坐下与她说了一会儿话,这才起身出去了。
  
      看着他消失在门外,摆衣脸上的厌恶终于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了出来。
  
      她的手不自觉的抚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小腹只剩下隐隐的疼痛感了,而身体的虚弱相信也能很快恢复过来。为了百越,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现在身处韩凌赋的内宅,能依靠的唯有韩凌赋。
  
      韩凌赋再落魄也是位皇子,也是有野心的,自然也是有人手可以用的,总比他们在王都行事更加方便。但韩凌赋不笨,想要随随便便的撺掇他也没有那么容易。摆衣与韩凌赋相处的时日并不算短,她知道这个男人颇为自负,只有让他相信自己是一心一意为了他,他才会上勾。
  
      至于白慕筱……若是韩凌赋的心里只有白慕筱,那自己又怎么能趁虚而入呢。
  
      怪只怪白慕筱太爱这个男人,否则也不会让自己轻易得手。
  
      一石双鸟。
  
      这个孩子也算是去的值得。
  
      韩凌赋并不知道摆衣对腹中的这个孩子丝毫没有怜惜,他出了水漓院后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前院书房。
  
      他在书房里冷静了许久,终于确认了摆衣的提议于他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
  
      此事若是成了,他在父皇的众皇子中将会有莫大的优势,而此事若是不成,对他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害。反正他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有这么好的机会搏上一搏也是理所当然的!
  
      更何况,他的手上正好有官语白的把柄
  
      说来还真是得感谢西戎。当年他为了让南宫玥代替二公主和亲,曾经用一张冶炼方子做了交易条件。后来西戎却没能把事情办妥。冶炼方子自然是退不了的,他们便送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消息……
  
      这件事一旦揭开,恐怕会影起朝堂动荡。
  
      当年官语白才回王都的时候,整日闭府不出,只当一个悠闲的侯爷,韩凌赋自然也无需理会他。至于现在……这底是一个天赐的机会。谁让他偏偏要阻了自己的路!
  
      他不能显得太急切,待十五那日,百越使臣见过奎琅再说。
  
      韩凌赋提笔、沾墨,在白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忍”字。
  
      务必要让百越来求他,而不是他去求百越,如此结盟对他才最有利……
  
      三皇子府内暗流涌动,各怀心思。
  
      而同在王都的镇南王府,则依然宁静如故。
  
      自从萧霏昨日得了那套《左传》后,就再度足不出户把窝在房间里看书,眼看着又有了一种废寝忘食的架式,南宫玥干脆在午膳后让人去把她叫了过来,打着的自然是想与她一起看书的名义。
  
      萧霏想到大哥出了远门,大嫂一个人在府里恐怕也闷得慌,于是也不顾蓝嬷嬷的反对,便立刻就过来了。
  
      南宫玥带着她进了小书房,由着她在这里看书,自己则看起了账册。
  
      临近年尾,这一年的账也该好好算算了。初步来看,这次能挪出不少银子送去南疆。
  
      两人各忙着各的事,房间里静悄悄的。
  
      不多时,百合端着一个红木托盘进来了,道:“世子妃,大姑娘,厨房送的燕窝到了。”
  
      这燕窝是南宫玥吩咐的,南宫玥放下了账册,对沉迷在书中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萧霏道:“霏姐儿,喝盅燕窝。”
  
      坐在窗边的萧霏依依不舍地从书卷中抬起头来,南宫玥看着心中有些好笑,让萧霏过来与她隔着书案坐下。
  
      南宫玥才刚舀起一勺,却是顿住了:“这不是血燕。”
  
      百合愣了愣,也凑过来看,眉头微皱:“世子妃,奴婢去交厨房的人过来问问。”明明世子妃要的是血燕,怎么就送了官燕过来呢。
  
      萧霏迟疑着说道:“这官燕血燕不是差不多吗?”反正燕窝的功效也就是润肺燥、滋肾阴、补虚损。
  
      一句话让南宫玥露出一丝赧然,百合笑眯眯地看了南宫玥一眼,道:“大姑娘,你这就不懂了,血燕还适合补血的。”
  
      萧霏还是一脸的茫然,而百合已经挑帘出去了。
  
      不一会儿,百合就带着一个中年妇人进来了,道:“世子妃,奴婢带厨房的张一亩家的来了!”
  
      “世子妃。”张一亩家的利索地行礼道,“厨房的库房里前两日进了老鼠,上好的血燕就生生地被糟蹋了,因此只就能先用这官燕替代了。这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王都里的燕窝这些天有些紧张,奴婢已经在金燕斋预定好了,约莫再过上三四天就可以到了。”
  
      厨房里除了总管事妈妈潘嬷嬷,还分设了好几个管事妈妈,这张一亩家的就是其中管着厨房采买的一个。
  
      南宫玥淡淡地看着她,道:“厨房的总管事是潘嬷嬷吧?她怎么不来与我说?”
  
      张一亩家的愣了一下,她是世子妃从娘家带来的陪房之一,对于世子妃的性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世子妃一向只管着大方向不出错,从不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平日里除非是世子爷在的时候,世子妃自己对吃食都是不甚在意,过得去便也就是了,所以厨房才自作主张地把血燕改用了官燕。
  
      张一亩家的咽了下口水,回道:“因为奴婢管着厨房的采买,所以……”她本来觉得这只是件小事,便过来禀告一声。
  
      南宫玥给了百卉一个眼色,百卉肃然道:“厨房的事世子妃既然交由了潘嬷嬷处理,如果有什么问题,便应该是潘嬷嬷来回报。”
  
      言下之意就是指责张一亩家的僭越了。
  
      张一亩家的哑然,只能行礼后,灰溜溜地走了。
  
      见她出去了,南宫玥看向对面的萧霏,见她若有所思,便说道:“霏姐,你可知这张一亩家的做错了什么?”
  
      萧霏想了想道:“那个潘嬷嬷是厨房的总管事,如果下头每个人学着她都越过潘嬷嬷来找大嫂,那大嫂你每天都忙着应付这些人,哪有时间看书啊。”
  
      她起初还说得像模像样,但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百合已经忍俊不禁:这个大姑娘啊,什么事都会想到看书上头去。
  
      说着,萧霏又看向了面前的血燕道:“还有,厨房里没了血燕,她应该提前来禀告一声,而不是擅做主张。”
  
      南宫玥含笑着点头。萧霏毕竟是王府的大姑娘,很多事其实都是看在眼里的,只是她脑袋里都装着书本,平时不愿意对这些琐事深思罢了,如今略加提点,她便也渐渐懂了。
  
      片刻后,着一身豆绿色宝瓶花的褙子的潘嬷嬷在画眉的引领下进来了。
  
      百卉在南宫玥的示意下,开门见山道:“潘嬷嬷,刚才厨房擅自把世子妃要的血燕换成了官燕,还说库房里的血燕被老鼠糟蹋了,一时又补不上新的……这件事,你可知道?”
  
      潘嬷嬷忙回道:“回世子妃,张一亩家的已经在金燕斋预定好了新的血燕,最快后日就可以到了。因为没血燕,所以才不得已换成了官燕。”
  
      南宫玥放下手中的茶盅,一霎不霎地看着她,又问了一次:“潘嬷嬷,你只需告诉我这件事你可知道?”
  
      虽然是寒冬,但是屋子里烧着银丝炭,因此暖烘烘的,可是潘嬷嬷却觉得浑身一寒,支吾着道:“奴婢是知道,但是……”
  
      南宫玥根本不想听她狡辩,冷声打断了她:“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订不上血燕的时候不来向我禀告一声?为何今日我要了血燕的时候,不来禀报一句?还令下面的二等管事僭越地来我这里知会一声,你便是如此御下的?”
  
      在南宫玥一句又一句的质问下,潘嬷嬷已经是满头大汗。
  
      她自从随世子妃陪嫁到王府后,便做着厨房的总管事,下面人人都敬着,上面又有世子妃的奶娘安娘顶着,因此事事顺遂,这还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挫折。
  
      其实,平日里世子妃不太吃燕窝,所以本来想着等后日燕窝到了,这事根本就不需要惊动世子妃,偏偏世子妃今日就点了血燕。
  
      等世子妃派人来质问时,潘嬷嬷便觉得不妙,知道这件事一开头已经办错了。当时张一亩家的想要讨好潘嬷嬷,就自告奋勇说来给世子妃解释一声,想着世子妃一向和气,应该也不会追究什么……毕竟谁也没想到老鼠竟然会咬破了库房的木门!
  
      没想到不知怎么地就惹怒了世子妃!
  
      潘嬷嬷扑通一声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告罪道:“世子妃,奴婢错了。奴婢一定好好训斥张一亩家的。”意思是犯错的是张一亩家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