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61暗亏

361暗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朝堂之上风云突变,没几日王都上下便已皆听闻了萧奕从江南带回来一个花魁,还养作了外室,甚至就连深在内宅的林氏也听闻了。紫you阁om
  
      林氏最初得知这件事的时候,着实慌了一阵子,后来想想以萧奕的人品应该也不至于如此。再者就连大伯南宫秦也嘱咐了南宫穆让她过来给女儿带句话,叫女儿不要着急,想来此事应该另有隐情。于是林氏就匆匆赶到了镇南王府,可到了以后才发现南宫玥的心情甚是不错,眉眼舒展,脸上挂着舒心的笑容,丝毫没有焦虑与气恼的样子。
  
      想来小夫妻俩并没有因为这个无端端的流言而有嫌隙。
  
      林氏不由松了一口气,便话锋一转,说起了另一件事,那倒是一件喜事
  
      “玥儿,我前日和公主府定下了你哥哥的婚期,八月二十二是个黄道吉日”
  
      提起南宫昕的婚事,林氏的脸上就露出了笑意,当初下了纳吉礼后,就与公主府约好等傅云雁及笄后再商议婚期。到今年三月,傅云雁就十五了,前几日,林氏便亲自去了一趟公主府,与傅大夫人把婚期定了下来。
  
      说实话,她到现在还觉得这一切有些像一场美梦,完美得不似真的。
  
      她曾经以为痴傻的儿子这辈子可能都无法成家立业,她曾经以为她必须照顾他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可是儿子不但渐渐地好了起来,还要成婚了!
  
      也就说,可能再过几年,她就可以抱孙子了!
  
      这件喜事让林氏的心情甚好,若不是王都里的那个传言,恐怕更是会高兴得连觉得都睡不着。
  
      可是现在
  
      南宫玥注意到林氏的眉眼间带着淡淡的忧色,立刻明白是为了什么,笑着坐到她跟前,挽着她的手撒娇着说道:“娘亲,哥哥的婚期定了,接下来您岂不是要开始忙了?要是有什么女儿可以帮忙的地方,您可千万别同我客气!”
  
      林氏被转移了注意力,拍了拍南宫玥的手,道:“你放心,你哥哥成亲后住的院子早已经收拾出来了,该翻新的翻新,聘礼我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上次女儿的婚事太急,以致准备得太过仓促,一直是林氏心中的遗憾。这一次儿子的婚礼,林氏可以说是谨慎再谨慎,宁可尽量地提前准备,以免又突然生出什么不可控的意外,因此自从两家定下亲事后,林氏就积极地开始准备相关事宜。
  
      现在几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总算“婚期”这道东风也吹来了!
  
      林氏脸上终于又露出了笑容,说道:“你大嫂也会帮我的,玥儿你啊,只要到了日子和阿奕一起过来喝喜酒就好!”
  
      这么说起来,六娘只比女儿大了三个月,女儿六月也要及笄了,她和阿奕也该圆房了。之前,因为女儿还小,所以在她成婚前,林氏既没有跟她说洞房那些事,也没把当初玥儿她外祖母给的压箱底的那本册子传给女儿
  
      看来,自己还是得找些时候跟女儿私下说说这事才是,免得这两个孩子糊里糊涂的。
  
      林氏越想越愁。
  
      一时间,倒把王都的流言淡忘了。
  
      南宫玥此刻的心情好极了,只是
  
      八月二十二,那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和萧奕远在南疆,也就是说,她不能亲眼看着哥哥成亲了
  
      南宫玥压抑着心底的不舍,微笑的看着林氏,至少自己走了,还有哥哥和六娘,说不定很快又会有小侄子,娘亲一定也能开开心心的。
  
      南宫玥飞快地调整着心态,脸上又是笑容满面,说道:“娘亲,你难得来了,不如和我一同用午膳吧?”
  
      林氏自然是欢喜地应下了,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阿奕出门了吗?”
  
      “是啊。”南宫玥笑着说道,“他去了五城兵马司”
  
      以萧奕有事没事就要赖着南宫玥的性子,他隔了这么久才回府,自然不会真的老老实实的去当差,其实是应了二皇子的约,去了归元阁。
  
      现在是冬末春初,天气还有些冷,归元阁的一楼烧了地龙,一进门,便令人觉得温暖如春,舒适极了。
  
      小二立刻殷勤地迎了上来,领着萧奕去了三楼的雅座——归元阁中,楼层越高,便代表身份越高,这三楼普通的官宦子弟是订不到位子的,看来这位二皇子还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萧奕嘴角微勾,漫不经心地随着小二上了三楼。
  
      小二叩响了雅座的房门,一推开门,便听到其中传来一阵铮铮的琵琶声,伴以婉转清亮的唱曲声,还有几人说笑的喧阗声。
  
      萧奕进了雅座后,绕过屏风,便见二皇子韩凌观坐在主人位上,下首两边分别坐着好几张熟悉的面孔。屏风的另一边则坐着一个抱着琵琶半遮面的粉裙女子,朱唇微启,素手拨动,弹唱着一曲琵琶行。
  
      “大哥!”程络霍地站起身来,与萧奕打招呼。
  
      萧奕微微点头,然后上前对着二皇子拱了拱手见礼:“见过二皇子殿下。”
  
      韩凌观随性地挥了挥手,“萧世子不必太多礼,今日以酒会友,不论君臣。”
  
      一句话引来在座数人一句接着一句的恭维声,气氛热络欢快。
  
      萧奕被韩凌观招呼地在他的右侧下首坐下,从这座位显然可以见二皇子对他的重视。
  
      一旁的婢女替萧奕满上酒后,萧奕便漫不经心地执起酒道:“殿下,今日臣到得最迟,自罚三杯!”说着,也不等韩凌观答应,便连饮了三杯,赞道,“好酒!”
  
      “萧世子真是爽快!”坐在程络斜对面的一位年轻公子赞道,“让鄙人也是酒兴大发!”他说着也是连饮三杯。
  
      在座的不少人都不算熟,但是几杯酒下肚以后,便是头脑发热,话便多了起来,连气氛也因此热络了不少。
  
      这一位李公子问萧奕平日喜欢做什么,那一位王大人说他的侄子也在五城兵马司当差,以后可以多多亲近亲近,又一位陈大人说,他去年也刚去了一次江南,说那江南确实是风光美,尤其是那秦淮河上的夜景,令人必胜难忘
  
      这秦淮河上能有什么夜景,还不就是花船、花灯、花妓!
  
      一时间,在场的众位交换着眼神,心领神会地一笑。
  
      程络笑嘻嘻地问道:“陈大人,小弟还没机会去过江南,不知道这秦淮河上的佳人才貌双全,不知道是否言过其实啊?”
  
      那陈大人含蓄地笑了笑:“其实也不过如此”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
  
      王大人笑吟吟地接口道:“我看比起殿下府里的琴笙姑娘,那恐怕是差远了!”
  
      这时,那弹琵琶的粉裙女子正好弹完了琵琶行,她抱着琵琶欠了欠了身道:“琴笙多谢王大人谬赞。”她的声音如清泉般悦耳,柔情似水。跟着,她又继续弹起了一曲新的曲子,琵琶声清脆柔和,一缕一缕地飞入众人心田
  
      “陈兄,”一位刘大人突然笑着开口道,“秦淮河你也敢去了?不怕尊夫人”他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这位陈大人惧内的事也算是王都有名的了。
  
      其他人也都是心知肚明地笑了,韩凌观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向王大人使了一个手势。
  
      王大人微微点头,然后故作调侃地对陈大人说:“陈大人,照王某看,你就是太惯着尊夫人了。我们男人平常公务繁忙,也就想着每日回府后,能有些软玉温香的解语花解解乏。说到底,那些个美人不过是玩意,既非宠妾灭妻,又不会影响尊夫人的地位,哎,也不知道尊夫人为什么就想不开呢!动不动就无理取闹,这家哪里还有家的样子啊!”
  
      王大人说话的同时,萧奕又连灌了几杯酒,没一会儿,脸颊就攀上些许淡淡的红晕,显得酒意熏人。
  
      韩凌观若无其事地饮着酒,其实却是在暗暗地观察萧奕的神色。前几日二皇子妃去镇南王府找南宫玥的事当然是他示意的,如果他估计不错的话,南宫玥必然会因为外室的流言与萧奕吵闹不休,而萧奕无故被御史弹劾,本来就心情不好,再被南宫玥这样闹上一通,就一定会对她心生厌烦现在见萧奕蒙头豪饮的样子,显然是在借酒消愁。
  
      要拉拢像镇南王府这样的勋贵,许以滔天权势和荣华富贵其实并没有多大作用了,联姻结为两姓之好才是最好的保障。只可惜,父皇早早的就赐了婚。以正妻来联姻自然是无望了,而只要萧奕与他的世子妃离了心,那哪怕是侧妃,一样可以达到目的。
  
      一次的争吵或许还影响不了南宫玥的嫡妻地位,但可以慢慢来。
  
      夺嫡本就不是一朝一夕,他可不会像他那个愚蠢的三弟那样心急。
  
      想着,韩凌观抬高酒杯掩住他微勾的嘴角。
  
      陈大人面露尴尬之色,拿起酒杯道:“大家喝酒喝酒,说我的家事做什么”
  
      “陈大人,咱们是多年的朋友,我才跟你说,”王大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道,“其实啊,你就该再多纳几个美人,以振夫纲才是!你想想,就算你今日纳了十几个美人回去,尊夫人能把你怎么样?难不成还敢和离不成!”说着,他朝萧奕看了过去,故意问,“萧世子,你说是不是?”
  
      萧奕又是一杯酒下肚,轻佻地笑着说道:“王大人说得轻巧,怎就不见你多纳几个美人儿回去?”他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那抱着琵琶的琴笙,似随口一提般说道,“本世子瞧王大人对这美人儿倒是颇为喜爱,不若就让殿下割爱,把这美人儿赠你如何?”
  
      王大人面色一僵,这琴笙可是二皇子的爱姬,岂能
  
      韩凌观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说道:“宝剑赠英雄,这美人也要赠惜花之人,本宫就将琴笙赠于你。”
  
      “多谢殿下。”王大人忙起身作揖谢过了韩凌观,见他并没有不快,才隐隐松了一口气。
  
      “真是多谢王大人得一红粉佳人!”刘大人抚掌赞道,“我敬王大人一杯。”
  
      一时间,席间众人都敬了王大人一杯,酒过三巡,雅座中的气氛更为融洽了,韩凌观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