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62讨好

362讨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一会儿,百合就满面红光地回来了,兴奋地说道:“世子爷,世子妃,大姑娘,那里在比赛蒙眼吃元宵,不对,应该说是蒙眼猜‘馅’!说是谁连着猜中十颗元宵的馅料,就可以赢走‘灯王’!”
  
      百合越说越激动,两眼放光:“奴婢去看过了,那个灯王真不愧是灯王啊,做得实在是太精致太好看太神奇……”词汇缺乏的百合实在说不下去了,只能以一句话总结,“总之不去看看,一定会后悔的!”
  
      百卉在一旁看着百合,心里感慨极了,她的小表妹还稚气未脱,居然过些日子就要出嫁了……真是让人操心死了!不过以后表妹就再也不是她的责任了……想着,百卉又觉得有些伤感,半垂眼帘,掩住眸中的异色。
  
      南宫h、萧奕和萧霏都被百合说得来了兴致,正打算上前看看,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自后方传来:
  
      “阿h!”
  
      “大哥!”
  
      南宫h三人循声看去,不远处,一群略显熟悉的面孔正朝这边走来,除了傅云鹤、傅云雁和文毓以外,连咏阳竟然也便衣出行了,此外,还有几位傅家的公子、姑娘,甚至是两位已经出嫁的傅家姑奶奶。
  
      既然大家都是便衣出行,也不方便行礼,因此南宫h他们也没太拘谨,上前简单地与咏阳和其他傅家人打了招呼。
  
      “阿h,这么巧,你和阿霏也来赏灯啊!”傅云雁笑吟吟地小跑到南宫h跟前,好奇地指了指那个擂台,“那边怎么那么多人,你知道在玩什么吗?”
  
      南宫h给了百合一个眼神,百合立刻绘声绘色地又解释了一番,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倒是挑得好几个姑娘露出几分兴味。
  
      九岁的傅七姑娘傅云鹦好奇地问道:“那个走马灯真的有那么好看?”
  
      “好看,真是好看极了!”百合用力地点了点头。
  
      文毓含笑地看着咏阳道:“外祖母,那不如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如何?看看外孙能否赢回那盏‘灯王’?”
  
      出来看灯会自然是为了看热闹凑热闹,既然外孙有兴致,咏阳又怎么会扫兴,立刻就同意了。
  
      于是,百卉、百合以及几个随行的婆子就在前面想办法开路,巧妙地拨开了人群,好不容易让一众人等挤到了人群的前方。
  
      高高的擂台上,五个蒙着眼睛的人正坐在上面,品尝汤圆,并一个个地报出馅料的食材:“猪油、芝麻、桂花、蜂蜜……”
  
      只要说错一种食材,就会被身穿锦袍的小胡子老板笑眯眯地请下了擂台。
  
      围观的人虽然多,
  
      但其实擂台边排队的人其实没那么多,根据一旁的一个大婶说,上台一次要十个铜板,十个铜板都够吃好几碗元宵了,因此普通的人也就随便试一次,然后就只是在那里围观而已。
  
      虽说这一颗元宵是小,但是其中的馅料却可以由数种食材混合而成,哪有那么容易猜中的。这一点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但还是有一些人不死心地愿意尝试数次那就是“灯王”的魅力了。
  
      就在擂台的后方,一个精致的宫灯形走马灯就挂在一颗大树的树枝上,只见那花灯的灯座上饰有金色的云纹,底部配金色的穗边和各色流苏,看来既喜庆又炫目。外侧的灯罩是一层薄薄的白纱,带着半透明的朦胧感,纱灯内的风盘上安置着白色的灯胆,在赤红的烛火映照中,灯胆不疾不徐地转动着,在白纱制的灯屏上投影出青山绿水,几个武将策马狂奔,你追我赶,散发出一种叱咤于天地之间的豪气,偶尔又见一只小小的蝴蝶在绿水上拍着蝉翼般的翅膀飞过,又多了几分柔情与细腻。
  
      一旁的文毓出声叹道:“古诗云:‘飙轮拥骑驾炎精,飞绕间不夜城,风鬣追星来有影,霜蹄逐电去无声。秦军夜溃咸阳火,吴炬霄驰赤壁兵;更忆雕鞍年少日,章台踏碎月华明’。说的正是走马灯!”
  
      “这盏灯不愧为灯王!”咏阳亦是赞道。
  
      那大婶虽然听不到文毓那文绉绉的诗句,却也知道定是在夸那盏“灯王”,她挺了挺丰腴的胸脯,骄傲地说道:“那是!这位原老板的父亲早年可是整个王都最有名的灯王,做花灯的手艺那是顶尖的,再没有比他更好的师傅了。只不过后来原老板做生意赚了大钱,原老师傅也就不出来给人做花灯了,今儿这盏‘灯王’一挂出来,就有人出了一千两银子,可是人家原老板楞是不卖,还放了话了这灯不卖,就是作为灯会的奖品让大伙儿乐一乐。”
  
      南宫h几人互相看了看,这个原老板倒是有点意思。
  
      那大婶压低声音,指了指擂台上一个身着华服的公子和一个中年商人道:“这位公子,还有那位大爷都对那盏‘灯王’虎视眈眈,他们俩都已经参加了好几轮了!”
  
      傅云雁咋舌道:“他们也不怕积食啊!”
  
      元宵主要还是糯米做的,吃多了,岂不就是会积食!
  
      这时,擂台上又一轮结束了,除了那公子和商人,其他几人都意兴阑珊地下来了,有的干脆就走了,而有的还意犹未尽地留在那里继续围观。
  
      “表哥,我也跟你一起去玩玩。”傅云雁跃跃欲试道,“不过我娘常说我茹毛饮水,再好的东西到了我嘴里也就是好吃和不好吃的区别。”她语气中透着几分自嘲、几分豁达。
  
      “去吧去吧。想去的都上去玩玩吧。凑凑热闹也好。”咏阳笑着提议道。
  
      虽然咏阳这么说,但是除了傅云雁外,其他的姑娘家还是没有上台,毕竟台上又要蒙眼睛,又要吃汤圆,一不小心就会在大庭广众下失仪。
  
      傅云鹤随手把一个银锭丢给了一旁收钱的小二哥,众人鱼贯着上台了。
  
      蒙好眼睛后,第一轮的元宵便送入众人口中,原老板“好心”地提醒道:“这是由四种食材组成的。”
  
      “……”
  
      “豆沙、桂花、蜂蜜……”
  
      一个“白糖”成功地把萧奕从台上第一个刷了下来,萧霏默默地看了一眼乐呵呵的走回到南宫h身旁的萧奕,眼神中充满了鄙视。她觉得傅云雁那句“茹毛饮水”应该送给大哥才是!蜂蜜都能尝成了白糖!那些进了他嘴里的美食真是被浪费了……
  
      亏大嫂还总是辛苦下厨给他做好吃的呢!
  
      台上很快又过了两轮,第二轮的水果汤圆刷掉了傅云鹤和两位年轻公子,第三轮的猪肉汤圆又难倒了傅云雁。
  
      傅云雁沮丧地走下台来道:“阿h,可惜怡表姐不在,她要是在的话,没准能赢!”哎,难得祖母喜欢这盏灯,她本来还想赢了灯王送给祖母呢!可惜了……
  
      南宫h失笑着摇了摇头,只能安慰了一句:“六娘,还有你毓表哥呢。”
  
      傅云雁抬眼朝擂台上还蒙着眼的文毓看去,实在对表哥没什么信心……
  
      擂台上的游戏还在继续着……每经过一轮,这台上的人就要少几个,等到了最后一轮的时候,台上已经只剩下了文毓。
  
      傅云雁从中间的惊讶变成现在已经只剩下期待了,眼睛闪闪发光,握着南宫h的手道:“阿h,看来这灯王还合该是我们家的。”
  
      话语间,四周越发喧哗、热闹了,不少人听说“灯王”快要被人赢走了,都蜂拥过来这边看热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那位公子的舌头可真厉害啊!”
  
      “是啊是啊,居然撑到最后一轮了。”
  
      “我原来还以为原老板是存心在为难人呢,没想到还真有人能赢啊。”
  
      “……”
  
      谈论间,最后一轮结束了!
  
      原老板在擂台上朗声宣布:“今日谢谢各位的参与,这灯王就送于这位公子了!”
  
      在一片掌声和欢呼声中,文毓拎着那盏走马灯下了擂台,走到了咏阳跟前,含笑地将走马灯呈了过去,道:“外祖母,外孙想将这盏‘灯王’送于您,您可喜欢?”
  
      外孙一份孝心,咏阳如何不喜欢,笑得合不拢嘴,道:“毓哥儿,外祖母当然喜欢。”
  
      陪在咏阳身旁的傅三娘故意玩笑地说道:“毓表弟,我知道你孝敬祖母,可是也别忘了我们这些表姐妹啊!”
  
      文毓微微一笑,沉着地应道:“小弟如何敢忘记表姐……”说着,他往右前方指了指,只见那原老板朝这边走来,他身后跟着数个小二,每个手里都拿了几盏花灯。
  
      “我与文兄弟一见如故,”原老板笑眯眯地说道,“文兄弟,你也别跟我客气,这几盏花灯就送于文兄弟吧。”
  
      “多谢原老板。”文毓抱了抱拳谢过对方,跟着就把那些花灯一一分给了几位傅家姑娘,最后还多出两盏。
  
      “世子妃,萧大姑娘,”文毓含笑看着南宫h和萧霏,“这里还有两盏花灯,还请笑纳!”
  
      左右不过是两盏花灯,又是当着长辈的面送的,合乎规矩,南宫h和萧霏便却之不恭了。
  
      文毓把其中一盏梅花灯给了萧霏,把其中一盏玉兔灯则给了南宫h。
  
      “多谢文公子。”萧霏福身谢过,把手中玫红色的梅花灯提高了一些,烛光透过灯纱映在她的小脸上,让她的肌肤上仿佛泛着一层胭脂般的红晕。
  
      从头到尾,文毓的举止都是彬彬有礼,无可挑剔,可是南宫h却总觉得有一分不对劲……
  
      “姑娘,你这盏花灯的颜色和你的衣裳真般配。”桃夭在萧霏的身旁小声地赞道。
  
      一句话引来了南宫h的注意力,她若有所思地朝四周看了一圈,这细细地一观察,她便注意到萧霏手中这盏梅花灯是其中唯一的一盏,自己手中这玉兔灯,还有傅云雁手中的蘑菇灯都有重复的两三盏,会是自己太多心了吗?
  
      “阿h,阿奕,你们接下来打算去哪儿?”傅云雁提着圆滚滚的蘑菇灯走了过来,提议道,“不如我们一起吧?”
  
      她话音刚落,又听文毓在一旁说道:“萧世子,世子妃,听说今晚在三台寺会有不少信徒去那里放孔明灯,届时场面必定是非常壮观。”
  
      萧霏顿时两眼一亮,脱口而出道:“那岂不是‘百方孔明灯飞起,倍出高寿似圣贤’?大嫂……”萧霏期待地看向南宫h,乌黑发亮的眼眸如同掩映在流云里的月亮。
  
      南宫h本来还只是猜测,
  
      现在几乎是有**成的把握了,文毓应该是在讨好萧霏。她不禁回想起前几日暖炉会上的一幕幕,似乎就有这个兆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