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66疑心

366疑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答赤的事暂时被搁下,明日就是百合的婚事,要忙的琐事还有不少……主仆一场,南宫玥也希望尽量把这场婚礼办得尽善wwδw.『kge『ge.la
  
  百合的婚礼让镇南王府很是热闹了一番,尤其新郎官是王府中的护卫,因此大部分人若非是要当值的,其他都去任子南那里讨了杯喜酒喝,热热闹闹地闹了大半夜。
  
  对于南宫玥而言,则有些不习惯,百合出嫁后,好像连她的抚风院都安静了许多。
  
  比南宫玥更不习惯的是百卉,次日一大早,她刚服侍南宫玥和萧奕用完早膳,习惯地想要招呼百合上茶,可是“百”字才出口,就怔住了。
  
  她的小表妹已经出嫁了呢!
  
  百卉眨了眨眼,眼睛有些湿润。
  
  就在这时,鹊儿进屋禀告道:“世子爷,世子妃,百越使臣阿答赤大人递了拜帖上门!”
  
  萧奕早就从南宫玥口中得知了阿答赤送来的厚礼,意味深长地笑了。
  
  人总算是来了!
  
  萧奕弹了弹衣袍,站起身来道:“请阿答赤大人到正厅小坐,我这就过去。”
  
  萧奕故意慢吞吞地先换了一身衣袍,这才慢吞吞地独自去了正厅。
  
  阿答赤一个人坐在正厅里,茶都喝上了两盅了,才见萧奕姗姗来迟地出现了。
  
  阿答赤当然知道萧奕是故意让自己等,心中恼怒不已。萧奕本就是他百越不共戴天的仇敌,阿答赤心中是巴不得啖其血食其肉,可是如今的形势却是令他和大皇子都不得不低头,是他们有求于人,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先帮助大皇子殿下回到百越,夺回王位,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可以以后再从长计议!
  
  本来阿答赤最担心的还是萧奕会不会因为南疆和百越的世代仇怨,以致不愿“变通”,才送出薄礼投石问路,幸好,这位萧世子为人倒是王都传闻的一样,还是挺“灵活”的。
  
  只要萧奕不似他祖父般铁石心肠,那一切便还有余地可以图之!
  
  只是一呼一吸间,阿答赤已经是心念百转。
  
  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笑容满面地对着萧奕作揖道:“阿答赤见过镇南王世子,多日不见,世子还是这般器宇轩昂,英明神武,风骨不凡!之前,吾与世子也许有些许误会,但那也是各为其主,如今你我两国已经重修旧好,往日的误会也该随风而逝。其实吾对世子一直甚为敬仰,世子文韬武略,乃举世无双的大好男儿,吾对世子的崇敬真是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萧奕似笑非笑地看着阿答赤,以一个百越人而言,阿答赤的大裕话说得还真是好,瞧瞧这献媚起来成语说得多溜啊。恐怕不少大裕人都要为之汗颜!
  
  “阿答赤大人真是有眼光!”萧奕坦然自若地都受下了,大马金刀地在前方的主人位上坐下,“不知道今日阿答赤大人来找本世子是有何指教啊?”
  
  阿答赤心中对萧奕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是面上却是一副热络的表情,好似两人从未有过任何龃龉似的,道:“萧世子,吾此次前来是想与世子说说和谈的事,吾已经与吾百越的大皇子殿下商议过了,无论大裕提出什么条件,吾都可以答应……”说着,他故意压低声音,“世子,若是和谈可成,吾百越一定不会亏待世子,愿以百越至宝传国宝珠清水珠赠于世子。”
  
  奎琅这次是下了血本了,传国宝珠清水珠乃是百越传承了近百年的至宝,价值连城,传说中将这清水珠置于浊水,便可使浊水澹然清莹。
  
  “此言当真?”萧奕挑了挑眉,露出一丝兴味。
  
  阿答赤一看有戏,忙附和道:“那是自然。吾百越的大皇子殿下一向是一言九鼎!”
  
  萧奕的脸上露出一丝松动,但很快又为难地叹了口气:“阿答赤大人,虽然本世子也想为大人,为贵国的大皇子殿下尽些绵薄之力,只可惜啊,大人来晚了一步……”
  
  阿答赤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萧奕这是在拿乔,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不知萧世子可否明言?”阿答赤一边小心翼翼地问,一边仔细地观察着萧奕的神色。
  
  萧奕迟疑了一瞬,跟着也压低了声音:“据本世子所知,皇上前几日似乎是收到了来自贵国的密报……本来皇上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打算快刀斩乱麻地了结此事,可是收了那封三千里加急的密报后,皇上好像突然又不急了。只可惜,连本世子都不曾看过这封密报……”
  
  当阿答赤听到皇帝收到了来自百越的密报时,整个人差点没跳了起来,背后出了一大片冷汗。
  
  来自百越的密报,还令大裕皇帝改变了对百越和谈的态度,那还能是什么?
  
  阿答赤越想越是心惊,大裕皇帝必然是知道了,知道了百越国内乱,知道了四皇子努哈尔已登基的事。情况已经到了最坏的地步了!
  
  难道说他们已经走到了绝路上?
  
  阿答赤的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萧奕明知道他在想什么,却故意问道:“不知道阿答赤大人是否心中有数?”
  
  阿答赤心中乱成一团,一时束手无策,只能含糊地说道:“萧世子,吾离开百越已经一年多了,又怎么会知道呢。”
  
  萧奕故作体谅地笑了:“阿答赤大人心有顾忌,本世子也可以理解。今日既然大人推心置腹地来找本世子,那本世子也就投桃报李,送大人两句话……”
  
  他故意顿了一顿,先伸出一根食指道:“借力打力。”跟着又加了一根中指,“只要有共同的敌人,那便是朋友!”他意味深长地抿嘴笑了。
  
  阿答赤的心口猛地跳了两下,若有所思。是啊,并非只有百越国内的力量才是大皇子殿下可以利用的力量,眼下,他们还有更强大、更可以依靠的力量——
  
  大裕!
  
  只需要大皇子殿下忍一时之辱,先赶紧夺回王位才是最紧要的事。
  
  阿答赤再也呆不下去了,他急忙站起身来,抱拳道:“今日多谢萧世子提点,吾突然想起还有急事,就先告辞了!”
  
  萧奕也没打算留他,吩咐竹子送客,自己则赶不及地回抚风院去了。
  
  臭丫头今日要和萧霏那家伙去那家瑾什么铺子里看首饰,他得跟着才行!
  
  可是,萧奕再怎么步履匆匆,还是晚了一步,等他回到抚风院的时候,南宫玥已经带着萧霏出了门。
  
  萧奕一脸懊恼,阿答赤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而这时,南宫玥和萧霏所坐的青篷马车已经到了南大街。
  
  见萧霏饶有兴致的挑帘看着窗外的街道,南宫玥不由嘴角微勾,觉得今天带萧霏出来走走是正确的决定。
  
  上次南宫玥让瑾瑜阁给她和萧霏都打了一套首饰,做得确实是不错,不止款式是江南最新的,手艺也非常精细,在王都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本来南宫玥是可以把瑾瑜阁的师傅叫到王府里看首饰样子的,可是想着萧霏来了王都这么久,除了前些日子的元宵夜,自己也没好好带她出去逛逛过,就干脆拉着她轻装简行地出门了。
  
  马车的速度很快缓了下来,鹊儿挑帘往外看了一眼道:“世子妃,大姑娘,拐过这个弯,就是瑾瑜阁了。”
  
  她才说完,外面的马儿突然发出一声焦躁的嘶鸣声,跟着是车夫安抚马儿的声音,马车很快停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
  
  百卉和鹊儿互相看了看,这时,车夫客气的声音自车外传来:“这位老哥,还请让一让,让我们先过去可好?”
  
  “凭什么要我让?”一个粗嘎的男音没好气地吼道,“这条路又不是你们家修的?就因为你有几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车夫耐着性子道:“这位老哥,我这条路窄,实在不太方便让马车掉头,还请老哥帮忙退一步……”
  
  “我就不退,你想怎么着?……”
  
  对方明显是胡搅蛮缠了起来,百卉眉头一皱,对南宫玥请命道:“世子妃,奴婢出去看看。”
  
  百卉挑帘出去看个究竟,却不想,没听到她的声音,却听到了另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响起:“百卉姑娘,原来是你啊,这倒是巧了。”顿了顿后,他又道,“这位老大哥,我刚才去前边的书铺买书的时候,就看到你在这里,这都半个时辰过去了,你还在这里,莫不是想要讹人?……百卉姑娘,这人可有找你的麻烦,可需要报官?你放心,我可以帮你作证的。”
  
  那粗嘎的声音顿时变得气虚起来:“小兄弟,何必报官呢?不就是让个路吗?我这就走,这就走……”
  
  那人的声音转瞬就远了……
  
  马车继续转弯,在瑾瑜阁的门口停下,南宫玥和萧霏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