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376敬茶

376敬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肩舆一路把南宫玥和萧霏抬到了福瑞堂前这才落轿。
  
      萧奕立刻殷勤地上前亲自扶南宫玥下了肩舆,一旁的罗嬷嬷和婆子们哪里见过世子爷如此怜香惜玉,只觉得匪夷所思。
  
      萧奕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样,亲热地拉着南宫玥的手就向正堂而去。
  
      而萧霏早就见怪不怪,神色淡淡地跟在他们的身后,心道:反正大哥也粘不了大嫂几日了,以后大哥想必是公务繁忙,那白天大嫂又能和她一块儿琴棋书画,谈古论今了!
  
      想着,萧霏终于又有了精神,步履也变得轻快了不少。
  
      正堂内,几乎是人满为患,一屋子的大小主子齐聚一堂。
  
      面对大门的正墙上悬着一幅三尺朝墨龙大画,下方是一张大紫檀雕螭案,两旁是紫檀木太师椅,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大理石的地面正中铺着红色的羊毛地毯。
  
      当萧奕与南宫玥走进福瑞堂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与萧奕并肩而行的自然就是圣旨册封的世子妃,她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穿着一件明紫色的羽纱对襟比甲,下系浅紫的月华百褶裙,头上挽了一个婉约的堕马髻,因还没有及笄,发上倒是没有簪子,而是带着几朵用拇指头大小的珍珠串成的珠花。
  
      她的脚步不急不缓,每一步的距离都似乎用尺子量过一样,举手投足间通体气派。
  
      南宫玥也同样打量着正堂里的人。
  
      据萧奕所说,老镇南王有三子两女,二子和三子都是庶子,二子体弱多病,早早的就没了,只留下了未亡人带着一双儿女生活,而三子萧澈素来胸无大志,只想依附王府安逸度日。因而虽说父母去世后按规矩是要分家的,二房守寡倒也罢了,三房却是能够分出去单过。但外面的日子哪里有王府舒坦,萧澈便去求了镇南王。镇南王懒得操闲心,反正王府也不少这几碗饭,弟弟既然不肯走,他也不在意。
  
      因而直到如今,二房和三房依然还生活在王府。
  
      二房的丘氏因守寡,南宫玥进门认亲的日子,为免晦气,她自然不能出现。
  
      此刻,坐在镇南王下首的便是三房的萧澈和萧辛氏。
  
      萧奕和南宫玥一同走到了主位的太师椅前,坐在主位上的自然就是镇南王。
  
      几年前,南宫玥只在宫宴上远远地见过镇南王一次,如此近距离见镇南王前世今生这还是第一次。镇南王看上去相貌堂堂,英武不凡,年纪约莫三十七八岁,许是久居南疆之故,他的肤色略嫌暗沉粗糙,嘴角透着一丝高傲。
  
      南宫玥细细打量了镇南王一番,可惜在他脸上找不到一丝萧奕的痕迹,反而萧奕同小方氏还有几分相似。看来萧奕显然是长相随生母了。
  
      小方氏就坐在镇南王旁边的太师椅上,一见萧霏,她不由就急急喊了一声:“霏姐儿。”
  
      萧霏见到双亲略微有些失仪,但她素来性子清冷,很快就又恢复如常,恭敬地福身行礼:“见过父王,母亲……”
  
      小方氏起身,一把拉过萧霏上前打量着道:“霏姐儿,你看着瘦了许多,可是在王都过得不习惯?”说着,她有意无意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话中更是意有所指。
  
      小方氏穿着一身大红十样锦妆花褙子,发髻上插着插着红宝石垂珠金簪,倒比南宫玥这个新妇还要喜庆。
  
      南宫玥但笑不语,目光在小方氏的腰肢上顿了一顿,她记得小方氏一向喜欢穿合身的衣裙,展示她纤细的柳腰,可是今天,小方氏的衣裙好像肥大了些,完全遮盖了她曼妙的身姿,莫不是……
  
      南宫玥心念一动,却是不露声色。
  
      “母亲放心,”一旁的萧霏一本正经地回小方氏,“有大嫂照顾着,女儿在王都过得很好。大概是这些天旅途劳顿,所以才瘦了些。”
  
      “是吗?”小方氏心里暗骂女儿不争气,嘴里却是柔声道,“霏姐儿,那你可该好好谢谢你大嫂了。”
  
      “母亲说的是!”萧霏认真地点了点头。
  
      小方氏心中暗恼,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直来直去的棒槌女儿!
  
      她正欲再开口,就听萧霏郑重其事地又道:“母亲,您若是还有什么话,我们待会再说吧。大嫂今日初来乍到,应该让大哥大嫂给父王和母亲先敬茶认亲才是。”
  
      小方氏的脸差点没黑掉,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女儿竟然帮着南宫玥说话?!
  
      镇南王板着一张脸,看着萧奕。
  
      他在三月底时接到圣旨,才知道萧奕要回来的事,当时他就惊了,不明白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萧奕是他的嫡长子,也是这镇南王府的世子,他回南疆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偏偏是百越向大裕宣战的时候?
  
      萧奕在王都为质六年,多半已经被皇帝给哄得服服帖帖的了,就连对他这个父亲也没有多少孝顺之心。这个心念一起,让镇南王越发不安起来,觉得皇帝是故意让萧奕回来牵制自己的……
  
      这样的不安,让镇南王直到萧奕进骆越城时,都没有派人去迎他,甚至都没有提前知会城门校尉一声。从心底里他是想给萧奕一个下马威,让萧奕明白,在南疆,他才是镇南王!他才是南疆的主宰!而萧奕不过是他的儿子的罢了!
  
      可没想到……
  
      田禾真是多管闲事。镇南王很是不耐,这些从前跟着父亲的老将们,自己待他们果然还是太宽和了,一个个都爬到他头上来了。
  
      还真当自己这个镇南王死了不成?!
  
      想到这里,镇南王的面色越来越沉,不冷不热地说道:“既然人都回来了,就先敬茶吧。”
  
      两个婆子忙把两个蒲团放在了镇南王面前,萧奕和南宫玥跪下给镇南王磕了头,立刻就有丫鬟把茶端了过来。
  
      镇南王先接过了萧奕敬的茶,抿了一口后就放到了一边,跟着目光落到了南宫玥的身上。
  
      这个皇帝钦赐的世子妃他还是第一次见。
  
      就见她低眉顺目,一脸乖顺地跪在萧奕的身边,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倒像是士林世家里出来的姑娘,只可惜人不可貌相……
  
      他还从没有听说过,有新媳妇会像她这样一进门就谋夺夫家产业,撺掇夫婿不孝顺父母的!
  
      也难怪萧奕现在是越发的忤逆不堪了!
  
      也是,皇帝一直都忌惮他们镇南王府,又岂会真把什么好姑娘许给萧奕,也就是萧奕这逆子被美色迷得昏头转向了而已。
  
      南宫玥接过丫鬟端来的茶,双手将茶盅高举,神色恭敬地说道:“请父王喝茶。”
  
      镇南王没有马上接过茶。
  
      他冷冷地盯着南宫玥看了一会儿,冷声训道:“南宫氏,你虽是皇上御封的从一品郡主,但出嫁从夫,你既然嫁入镇南王府,就要守我镇南王府的规矩,遵守三从四德,希望你牢守妇德,懂得‘贞静贤惠’四个字。”说完,他才慢吞吞地接过茶然后喝了一口,给了南宫玥一个封红。
  
      南宫玥双手接过封红,恭顺地应道:“儿媳谨遵父王教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