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418自乱

418自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宇哥儿,你这是怎么了?”
  
      方世宇的身后传来了小方氏的声音,带着一丝担忧,还有一点隐隐的不快。
  
      方世宇僵硬地眨了眨眼,就见镇南王眉心微蹙,目光中透着一丝疑虑,而萧奕也似乎正在打量着自己。
  
      方世宇心里咯噔一下,现在可不能自乱阵脚啊!
  
      他定了定神,状似无意地说道:“姑母,我没事。只是这些天为了照顾父亲,好几夜都没睡好,刚才只是站着,竟然就有些恍神了”他羞赧地抱了抱拳,“倒是让姑父姑母,还有表兄表嫂见笑了。”
  
      小方氏慈爱地一笑:“宇哥儿,姑母知道你孝顺,现在家里你祖父和父亲都病着,你既要读书,又要侍疾,可要顾着你自己的身子,千万不可累倒了!”小方氏含糊地说着,好像方世宇同时在为祖父和父亲一起侍疾般,引来了镇南王赞赏的眼神。
  
      方世宇受教地再次抱拳:“姑母教训的是。”跟着,他用袖口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心头还有些发慌,心跳突突地加快,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刚才的一切应该只是梦吧?!
  
      萧奕怎么可能会知道蚀心草的事呢!?
  
      一定是他太累了,所以才会站着就恍然间入梦了!
  
      他不停地自我安慰着,完全没注意到萧奕和南宫玥暗暗地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都是嘴角微微地翘起,神韵出奇的一致!
  
      小方氏叹了口气,宽慰着道:“宇哥儿,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好好养养神!”
  
      方世宇也觉得浑身不适,忙点头道:“祖父、姑父、姑母、奕表兄,还有表嫂,那就请恕我先告辞了。”
  
      方世宇行礼后,就退下了。
  
      但镇南王却没有离开,他坐在方老太爷的榻前嘘寒问暖,极为细心和关切。
  
      萧奕站在一旁,担心外祖父会不会累着。
  
      “岳父,小婿其实该向您赔罪的。”说着说着,镇南王长叹了一声说道,“也怪小婿教子无方,阿奕太不懂事了,这才过来几日就气病了舅兄,也给岳父添了不少麻烦。阿奕!”他看向萧奕,严厉地说道,“还不快来向你外祖父陪罪。”
  
      这寥寥数语,说得方老太爷的心顿时就冷了。
  
      方老太爷其实并不知道萧奕这些年来是怎么过的,他才不过苏醒两日,萧奕自然不会与他说这些不快的事情。他本来以为镇南王好歹也是萧奕的亲生父亲,对这个失母的孩子总有一两分骨肉亲情,可是,镇南王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他对自己的儿子就连半分信任也没有?!
  
      这样的父亲,自己还能指望他对阿奕会有父亲的慈爱吗?
  
      方老太爷看向了萧奕,就见他漫不经心地听着镇南王的一声声责备,没多久目光就去找近在咫尺的南宫玥了。两人相视一笑后,萧奕开口了,懒洋洋地说道:“父王,舅舅病了您说是我气的。外祖父病了这么久,莫非是舅舅和宇表弟气得不成这还真是有趣了呢?我也许改天该去问问宇表弟,您看如何?”
  
      镇南王还没怎么样,小方氏却是脸色一白,总觉得他的话中是意有所指,连忙道:“王爷您息怒四哥,哎,只是意外罢了。”
  
      “你啊。”镇南王无奈地说道,“每次都护着他,偏生他根本就不领你的情,这又是何苦呢。”
  
      小方氏看了一眼方老太爷,微微垂眸,一副委屈的样子,“阿奕是长姐的亲生骨肉,我自然要疼他。”
  
      这副惺惺作态,萧奕已是习以为常,南宫玥却是不快地蹙起眉来,为了方老太爷的身心健康,她笑着打断了小方氏的话,说道:“父王,母亲,外祖父该休息了外祖父知道父王与母亲孝顺,但来日方长,如今还是外祖父的身子最要紧。”
  
      小方氏也觉着和方老太爷待在一块儿有些惨得慌,忙道:“是啊,王爷,让大伯父好生休息吧。”
  
      镇南王终于起身了,说道:“岳父,那小婿就先告辞了,明日再来向您请安。”
  
      方老太爷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镇南王与小方氏一同走出了屋子,小方氏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南宫玥。
  
      当初在王都的时候,小方氏就听闻南宫玥是因为治好了皇帝而得封为郡主,自己当时还以为这南宫玥只是运气罢了,如今看来,莫非她真得医术高明?小方氏琢磨着,改日得想个法子请王爷出面,让南宫玥给四哥治治。
  
      老太爷看起来并不知道蚀心草的事,他年事已高,这长房日后还是四哥的!宇哥儿这孩子,也是太经不住事了,才这么点小事就慌乱成了这样,也不知道四哥四嫂平日里是怎么教!
  
      此时,正被小方氏念叨着的方世宇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他觉得自己很累,可是等到躺上榻以后,整个人却又精神得不得了,好像吃多了补品似的,亢奋得没有一点睡意。
  
      他直愣愣地看着蓝色的床帐顶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朦朦胧胧地睡去直到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凌乱地步履声和急促的喊声:“大少爷!大少爷,不好了!”
  
      方世宇猛地坐了起来,只见一个青衣小厮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屋子里,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大少爷,快!快点逃命吧!”小厮拉起方世宇的手,就想拖着他往外跑。
  
      方世宇眉心一蹙,沉声道:“怎么回事?咋咋呼呼的?”
  
      小厮忙道:“刚刚老太爷突然跟王爷说,是老爷给他下了蚀心草,才让他病了十几年!世子爷气坏了,当下就拎起一把剑冲到正院去,就要杀老爷,夫人想阻止世子爷,结果也被世子爷给杀了!大少爷,您快逃吧!世子爷说了,这事您也一定脱不开关系,正提着剑往这边来呢!”
  
      什么?!爹死了?!娘也死了?!方世宇不敢置信地愣在了原地,耳边嗡嗡作响。
  
      “大少爷!”
  
      小厮又叫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姑母,对!我要去找姑母!”
  
      方世宇一边说,一边就急匆匆地往屋外而去,可是才一出屋,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身穿紫袍的青年正大步朝他走来,青年形容昳丽,身形颀长,本是一个翩翩公子,偏偏此刻他俊美的五官上溅满了鲜红的血渍,眼神眼神阴鸷如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