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425请罪

425请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内室里,窗户紧闭,光线阴暗,萧霏一进去,就感觉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面而来,屋子里的空气很是沉闷压抑,就像是夏日雷雨前的傍晚一般。
  
      小方氏戴着一个石榴红的抹额,病怏怏地靠在一个大迎枕上,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萧霏立刻敏锐地感觉到小方氏的脸色看来比昨天还要难看,有些担忧母亲是否身子不适。
  
      “母亲”
  
      萧霏才说了两个字,却被小方氏怒气冲冲地打断了:“你今儿跑哪儿去了?!一个姑娘家不好好呆在家里读读书、做做女红,成天往外跑成何体统!”小方氏越说越气,也不知道那个南宫玥到底对着女儿下了什么蛊,以致女儿天天往碧霄堂那里跑,今儿也不知道她们俩又出门跑哪儿去了!
  
      屋子里的丫鬟们都战战兢兢,本来以为把大姑娘叫来可以安抚一下夫人,没想到好像是下了一招臭棋,夫人的脾气更暴躁了
  
      萧霏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母亲,我今日偶然路过三舅舅家,看到四舅舅他们来了”
  
      小方氏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凝眉问道:“你四舅舅、四舅母还有宇表兄他们来了?”她微微眯眼,若有所思。
  
      沉吟片刻后,小方氏对一旁的丫鬟吩咐了一句:“雨儿,你去把二少爷给叫来。”
  
      “是,夫人。”丫鬟雨儿曲膝应道,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退下了。
  
      一炷香后,一身靛蓝色锦袍的萧栾便随雨儿进屋来了,他还是睡眼惺忪的样子,一进屋,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看得萧霏微微皱眉,而小方氏却是心疼不已。
  
      萧栾给小方氏行礼后,嬉皮笑脸地看向萧霏道:“妹妹,你也在啊!”
  
      “二哥。”萧霏向着萧栾福了福,忍住训斥他的冲动。
  
      小方氏放柔声音道:“栾哥儿,你读书也莫要太辛苦了,要注意劳逸结合。”
  
      萧栾随口应了一声,在一旁的交椅上坐下。
  
      小方氏就把方承令一家来骆越城投靠的事跟萧栾说了,然后道:“栾哥儿,你四舅舅虽说是有错,但也受到教训了。可怜你宇表兄和轩表弟受了你四舅舅的累,也被除族。我们两家总归是亲戚,你可切莫因此瞧不起你宇表兄和轩表弟,亲戚之间还是应当要彼此照应、守望相助才是。”
  
      “母亲说的是。”萧栾忙抱拳应道,“明日我就去探望宇表兄和轩表弟”萧栾心中暗喜:这下可好,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不用拘在家里读书了。明日他就带宇表兄和轩表弟在城里喝喝茶,听听曲,到处玩玩便是。
  
      想着,萧栾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小方氏含笑地看着萧栾,只觉得儿子与娘家亲近,甚好!
  
      可是萧霏却再也忍不下去了,霍地站起来身来,一鼓作气地说道:“母亲!四舅舅一家犯的可是谋害嗣父的大罪,您怎么可以如此轻描淡写地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小方氏被萧霏说得恼羞成怒,皱眉斥道:“霏姐儿,你四舅舅可是你嫡亲的舅舅,有你这么数落长辈的吗?”
  
      萧霏越发失望,她深吸一口气,一霎不霎地看着小方氏,缓缓地、艰难地问道:“母亲,您可否回答我,那件事到底和您有没有关系?”
  
      哪件事?!小方氏当然明白萧霏在问什么,气得双目怒睁,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吸一鼓一张。
  
      她浑身微颤地指着萧霏道:“你说什么?!你这个不孝女!你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不孝女萧霏瞳孔一缩,心口仿佛被挖了几个窟窿似的,寒风呼呼地吹过,心头一片冰凉。她闭了闭眼,一个残酷的答案已经浮现在了她心中。
  
      “母亲”萧栾也站起身来,一会儿看看小方氏,一会儿看看萧霏,有些不知所措,“妹妹”
  
      他话音还未落下,萧霏已经毅然地转身冲出了内室。
  
      “妹妹”
  
      萧栾急急地想要去追,却被小方氏怒声打断:“栾哥儿,让她走!如此不孝女要来有何用!”
  
      后方的萧栾又说了些什么,萧霏已经听不到了,她越跑越快,桃夭紧张地在后面追着她:“姑娘!姑娘”
  
      萧霏毫不停歇地一直从正院跑回了自己的月碧居柏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忙迎了上来:“姑娘”
  
      萧霏像一阵风似的在她身旁跑过,一路冲进了内室中。
  
      回到熟悉的环境中,萧霏再也按捺不住地啜泣起来,心头复杂极了,羞惭、愧疚、愤怒、悲伤这种种负面情绪将她整个覆盖,让她觉得好像沉浮在江河之中,一沉一浮,随时就要把自己吞没!
  
      母亲犯下了如此的大错,不管自己是施凉茶,还是做再多的善事,都无法弥补母亲的过错!
  
      父债子还,母罪女偿!
  
      自己到底要如何做,才能偿还母亲犯下的罪孽呢!
  
      萧霏越想越是恍然,泪如泉涌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桃夭挑起门帘,小心翼翼地禀告道:“大姑娘,夫人那边的明眸姑娘来了。”
  
      萧霏正要说不见,明眸已经走了进来,屈膝对着萧霏行礼:“大姑娘,夫人命奴婢过来是怕大姑娘想歪了。”明眸故意叹了一口气,“大姑娘,您刚才这么问,也太伤夫人的心了!夫人是您的母亲,您还不了解她吗?夫人她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
  
      明眸滔滔不绝地自说自话,而萧霏根本就不想再听下去。
  
      这一刻,萧霏的心如明镜,母亲派明眸过来不过是想哄着自己吧。
  
      母亲她竟以为如此就能把自己哄过去,自己在她心中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想起曾经的自己,萧霏几乎是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
  
      是她太傻了!
  
      只知道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以致这些年都活得好似睁眼瞎一般!
  
      自己到底该如何做呢?
  
      萧霏在心中问自己,答案很快浮现在她脑海中。
  
      这是连三岁稚童都知道的道理!
  
      这一晚,萧霏辗转难眠,几乎是睁眼到天明
  
      次日一大早,她起身后没有方氏那里请安,而是直接去了方老太爷暂住的听雨阁。
  
      然后——
  
      直接二话不说地跪在院子里。
  
      萧霏如此行径可把这一院子的奴婢给吓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赶忙去禀告方老太爷,有的则赶忙去禀告了世子妃南宫玥。
  
      短暂的错愕后,南宫玥微微叹息,霏姐儿实在是个单纯赤诚之人。
  
      知错,于是认错道歉,是萧霏对这件事做出的最直接的反应。
  
      南宫玥站起身来,对着那来报讯的小丫鬟道:“我随你去听雨阁。”
  
      小丫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世子妃愿意过去一趟便好。
  
      不管其中原因为何,大姑娘再这么跪下去,恐怕没一会儿就要传得整个王府都知道了。对于她们这些奴婢而言,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南宫玥整了整衣装后,便带着百卉一起去了听雨阁。
  
      此刻虽然才不过是辰时,但是旭日已经升起,那灼灼的阳光没一会儿便晒得人大汗淋漓,跪在庭院中的萧霏小脸早被晒得通红,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而她的腰杆如平日里一般挺得笔直,衬得她纤瘦的背影如此荏弱。
  
      “霏姐儿”
  
      南宫玥看得有些心疼,加快脚步走到萧霏身旁,喊道:“霏姐儿!”
  
      萧霏循声朝南宫玥看来,小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几乎无法直视南宫玥,讷讷道:“大嫂”
  
      “霏姐儿,起来吧。”南宫玥亲自俯身将萧霏搀扶起来,“我带你去见外祖父。”
  
      在硬邦邦的青石板地上跪了好一会儿,萧霏的膝盖都有些麻了,起身的时候身形有些踉跄,桃夭忙搀扶住了萧霏的另一只胳膊。
  
      “姑娘,你还好吧?”桃夭一脸心疼地问。
  
      萧霏淡淡道:“我没事”她不就跪了一会儿而已,能有什么事,比起方老太爷
  
      想着,萧霏的脸色更为黯淡。
  
      南宫玥挽着萧霏进了屋子里,方老太爷已经起身了,此刻正坐在轮椅上,倚靠在窗边。
  
      当听到屋里服侍的丫鬟一见南宫玥和萧霏进来,忙屈膝行礼:“见过世子妃,大姑娘。”
  
      “阿玥。”方老太爷一看到南宫玥,眼中便是掩不住的笑意,可是当目光落在萧霏身上时,神色就有些复杂了。
  
      刚才萧霏一跪下,丫鬟就把此事禀告给他了。方老太爷不用想也知道萧霏这是在为母赔罪,可是这事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方老太爷眼中闪过一抹冷芒,他不管萧霏是真心也罢,演戏也好,他都不可能因为萧霏这一跪,就把过去的账一笔勾销。
  
      再者,说到底,萧霏是小方氏的女儿!
  
      方老太爷又怎么可能对萧霏有好感,他没有下逐客令,已经是客气的了。
  
      萧霏虽然不算机敏,但是方老太爷并不掩饰的敌意,她还是感受到了,咬了咬下唇道:“外祖父,我”
  
      南宫玥心里暗暗叹息,突然道:“外祖父,我听阿奕说,您喜欢下棋,不如我和霏姐儿陪您下会棋如何?”萧霏为人一向不善言辞,再者,此事本来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隔阂不如让方老太爷慢慢地了解萧霏。反正他们的时间还多的是。
  
      方老太爷自然看的出南宫玥与萧霏处的不错,既然南宫玥为萧霏说话,他总要给外孙媳妇这个面子。下棋也好,反正他也不耐烦与萧霏说话,便点头应了。
  
      萧霏顿时面露喜色,给了南宫玥一个感激的眼神。
  
      一听主子们要下棋,丫鬟们立刻备好了棋盘和棋子。南宫玥在一旁活络气氛道:“外祖父,您可要小心。别看霏姐儿年纪小,棋艺却是比我强许多的。”
  
      “哦?”方老太爷漫不经心地看了萧霏一眼,面上还是淡淡的,心里却是不以为然。以镇南王和小方氏那样的德性,难道还能教出一个才女不成?
  
      萧霏主动执起白子以示谦让,而方老太爷也不与她客气,果断地落子。
  
      “啪!”
  
      清脆爽利,却又透着一丝不耐。
  
      方老太爷的情绪其实从他落子的态度中已经表现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