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447千金

447千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出发!”
  
      随着萧奕一声令下,士兵们翻身上马。首发哦亲
  
      哪怕周围有再多的人,萧奕依然一眼就看到了南宫玥,他动了动嘴唇,无声地向她说道:……我会平安回来的。
  
      没有绮旎,有的是承诺。
  
      萧奕一拉缰绳,率先纵马而去。
  
      马蹄阵阵,仿佛连整个军营似乎都震动了起来。
  
      南宫玥一直目送着他们出了营帐,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希望他们都能平安归来……
  
      直到再也看不到那些士兵的身影,南宫玥和傅云雁一行人才坐着来时的那一辆青篷马车回了碧霄堂。
  
      下了马车后,傅云雁忍不住又偷偷瞥了南宫玥,看傅云雁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南宫玥心中淌过一股暖流,有友如此,何其幸也!
  
      “六娘,我没事的!”她亲热地挽住了傅云雁的胳膊,对她盈盈一笑,然后仰首朝天空看去。
  
      傅云雁不由得顺着南宫玥的目光看去,脱口而出:“小灰!”
  
      只见前方的天空中徘徊着一只展翅的雄鹰,它似乎也注意到了南宫玥和傅云雁的目光,发出嘹亮的叫声,像是在和两个姑娘打招呼,它在她们头顶徘徊了一圈,然后又毫不留恋地飞远了。
  
      南宫玥遥望着小灰渐渐变成了一个黑点的身影,笑着出声道:“六娘,阿奕本就是雄鹰,我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是希望能做他的羽翼,让他能够尽情地翱翔于广阔的蓝天,而不是成为困住他的笼子!”
  
      傅云雁怔怔地看着南宫玥的侧颜,夕阳的余晖温柔的洒在了南宫玥的身上、脸上、眸中,那乌黑的眼睛仿佛是夜晚的天空,倒映着万千繁星。
  
      傅云雁一时有些看痴了,觉得阿玥真是美极了。
  
      她觉得南宫玥有一句说错了,阿玥不是阿奕的羽翼,而是阿奕的天空才是……
  
      阿奕这臭小子,还真是有福!
  
      傅云雁又笑开了。
  
      一回府,南宫玥立刻便去了听雨阁,向方老太爷禀明了萧奕率军出征一事。
  
      方老太爷闻言不禁有些怔住了,但想着南宫玥年纪小,恐怕会比自己更是担心,便不敢露出分毫,还安慰了她好一会儿,信誓旦旦的表示萧奕一定能够平安回来。
  
      南宫玥自然也是这般确信不疑!
  
      所以,她会等他回来的……
  
      出了听雨阁,南宫玥就去了咏阳住的云离院。
  
      咏阳此时已经听傅云雁说了经过。
  
      武将的使命就是时刻奔赴沙场,浴血杀敌。咏阳知道,也亲历过,甚至为此失去了很多。她懂这种滋味,所以更加心疼南宫玥。
  
      这还只是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小姑娘啊……
  
      咏阳招了招手,把南宫玥叫到跟前,细细地端详着。就见她双目有神,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意,神色间没有不快和一丝勉强。
  
      咏阳放下心来,只说了一句话,“玥儿,你很好。”
  
      南宫玥笑了,有些羞涩。
  
      一旁的傅云雁一头雾水,但也跟着笑了起来,原本有些凝重的气氛也被这笑容驱散了。
  
      离开了云离院后,她命让人把管事嬷嬷们全叫到了惊鸿厅,告知她们世子爷已率兵出征,并下令从今日起严守门户,不得有懈怠,更不准私下议论。
  
      打发走了管事嬷嬷们,南宫玥又去了前院的书房,把朱兴叫来嘱咐一二。
  
      待到一切都料理妥当,南凉偷袭,世子萧奕率兵出征一事已经传回了王府。
  
      一时间王府上下不禁都想起了前年与百越的那场大战,有些骚动不安起来,私下里更是议论纷纷,唯独碧霄堂安定如故。
  
      而此时,南宫玥已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还没来得及换身衣裳,画眉匆匆地过来回禀道:“世子妃,王爷请您过去一趟书房。”
  
      南宫玥有些意久的微微扬眉,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画眉欲言又止,心想:世子爷出征了,不知道王爷把世子妃叫去会不会有所为难。
  
      画眉这小心翼翼地目光让南宫玥不禁抿唇轻笑,她可以预料到自己接下来的好些日子,都要在她们的担忧中度过了。
  
      算了,反正过几日她们也就知道自己没事了。
  
      南宫玥整了整衣裳,便出了屋。
  
      经过一道垂花门,进了王府,穿过花园,走过抄手长廊,但是王府的正院,镇南王便是在正院的书房里等着她。
  
      南宫玥一进门,就对上了镇南王罕见软和的表情,见对方眼中透着一丝愧疚,她心里大致有数了。
  
      “父王。”南宫玥恭敬地与镇南王福了福身,道,“不知父王叫儿媳过来有何吩咐?”
  
      “世子妃先坐下吧。”镇南王的脸上透着一丝尴尬,他和这个儿媳也没说过几次话,却大都场面不甚愉快。
  
      他理了理思绪,说道:“世子妃,阿奕已经带兵前往惠陵城支援了……”
  
      南凉突袭,东南边境岌岌可危。
  
      镇南王当时也在军营,他虽然不喜妄动干戈,但南凉都打到眼皮底下了,也没有任他们打的道理。
  
      只是,前年与百越的一战让镇南王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前线需要押阵,萧奕自高奋勇领兵出征,他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
  
      可回来后,想想世子妃才刚来南疆不久,萧奕就要出征,至少数月不能归,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几分愧疚的,也担心她会因此心生怨艾,向咏阳抱怨什么。于是,便特意把她叫了来,想要安抚一二。
  
      南宫玥欠了欠身,回道:“回父王,儿媳已经得知了。”
  
      镇南王意外地看了南宫玥一眼,本以为她还不知道此事,所以才会如此冷静,没想到她已经知道了,却没有动不动就哭哭啼啼……
  
      从这点来看,倒是比小方氏好了不少。
  
      镇南王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父王的威仪,以训诫的口吻道:“我们镇南王府乃是武将门第,护我南疆安危乃是王府的本职,阿奕是世子,更应为众将之表率!”
  
      “父王说得是。”南宫玥一脸慎重地连连点头,道,“让儿媳深受教诲!世子出征在外,儿媳定会好好管好内宅,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镇南王没想到今日的对话进行得如此顺利,含笑地拿起茶盅,喝了口茶润润嗓子,心想:以前觉得这个儿媳花样甚多,怂恿儿子与自己作对,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也还不错,不愧是名门闺秀,还算识大体!他们王府的世子妃自该是如此!
  
      “只是,儿媳有一事想要禀明父王。”南宫玥恭顺地说道,“前几日,父王曾让世子和儿媳整理并核对祖父留下的那些产业账册,此事既是父王吩咐,自当尽快办妥。世子现在出征在外,儿媳便想着,可以先把历年的账目都算清楚,等到世子回来后,再禀明父王划分产业。只是,碧霄堂里并无精通算学之人,所以,父王可否允儿媳在骆越城招募一二?”
  
      镇南王微微颌首。
  
      世子妃所虑并没有错,萧奕那个小子不在,现在分产确实不合适,但提前把账算清楚倒是可行的。
  
      世子妃倒是不错,还知道来问自己这个父王的意见,不愧是士林世家教导出来的,比那逆子恭顺多了。镇南王觉得还是应该给她些脸面,反正不过是招一个账房先生罢了,便答应道:“就按你说的去做吧。”
  
      南宫玥福了福身,恭敬地说道:“多谢父王。”
  
      他挥了挥手,就让南宫玥退下了。
  
      出了书房,南宫玥的唇边添上了一抹笑意。
  
      招一个“账房”,是前两日就和萧奕商量好的,现在有了镇南王的允许,事情就更能“好好”去办了……
  
      早些把祖父给阿奕的产业理顺了,就能多凑出银子给阿奕打制更多的连弩,让他如虎添翼!
  
      南宫玥心情大好,连步履都轻快了不少。
  
      一回到碧霄堂的小书房后,她就吩咐百卉备好笔墨纸砚,由她口述,百卉手书,三两下就写好了一张招募账房的告示。
  
      一旁给百卉伺候笔墨的画眉饶有兴趣地把那告示给念了一遍,然后迫不及待地请缨道:“世子妃,奴婢待会儿拿去给朱管家,让他明儿一早就张贴出去。”
  
      这下可有的热闹了……
  
      明儿一早,自己也悄悄去北城门那边凑凑热闹吧。
  
      说起骆越城的北城门,那里有两个全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告示栏,左边那个是官府的告示栏只可以张贴官府公文,右边的那个是几十年前某个城门守正设的,允许百姓随意张贴,不过定期会被城门兵清理掉旧告示。
  
      这些年来,寻人的、寻物的、寻工的……各式各样的告示层出不穷,吸引的围观百姓也越来越多。
  
      这天上午,告示栏前同样很是热闹,不,或者说,人流比往日还要多了近一倍。
  
      一个头戴方巾的青袍书生看着拥挤的人群,微微皱眉,他很想转身离去,可想着如今家里马上就要揭不开锅,祖母和妹妹还等着他寻份工贴补家用,而且虽说他在书院里不用给束脩,但是想要买笔墨纸砚总是要银子的。
  
      他深吸一口气,打算等人群散去后,再去看告示栏。
  
      片刻后,他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从人群中挤了出来,那是一个中等身量、身穿灰色短打的青年,国字脸,皮肤黝黑。灰衣青年一见书生,就亲热地招呼道:“叶公子,你也来寻工啊。”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殷勤。
  
      青袍书生,也就是叶公子,不太自然地笑了笑。
  
      灰衣青年热情地又道:“叶公子,你来的正好,我刚刚看到今日告示栏上有一份活计很适合叶公子你!”
  
      叶公子总算稍微振作了一点精神,问道:“李兄弟,敢问是何活计?”
  
      “我记得李公子在书院里还要学算学的吧?”
  
      李姓青年这么一说,叶公子立刻失望得抿直了嘴唇,看来也就是什么铺子之类的寻账房吧。也是,这若是真有什么好的活计又怎么会贴到此处来!
  
      李姓青年没有察觉对方的意兴阑珊,继续道:“叶公子,是镇南王府……不,应该说是世子爷以千金聘账房先生呢!”顿了顿后,他压抑不住兴奋地说道,“虽然不过是账房先生,但以叶公子你的才学,一定能得到世子爷的赏识,以后岂不是平步青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