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454洒脱

454洒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众人来到了堂屋,林净尘撩袍坐下,小丫鬟忙给众人上了酸梅汤。
  
      待姑娘们都坐定后,林净尘喝了一口酸梅汤,出声问道:“玥儿,你这方子可是想要用在军中?”
  
      林净尘此问并非是无的放矢,他在研究药方的过程中就意识到南宫玥的这张方子特意选用了几味在南疆最为便宜和常见的药草。很显然,她计划大量地、急迫地制造两种成药,当然解暑药也有可能是为了南疆各城施药,可解瘴药就不是太寻常会用的,想必十有**就是为了军需了!
  
      南宫玥本来就没打算瞒着林净尘,此刻屋子里人也都是她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因此她也没隐瞒什么,直率地说道:“是的,外祖父。”顿了一下后,她接着道:“我这几日都在找合适的药铺制作药丸,可惜,除了回春堂以外,还没其他合适的药铺。”
  
      之前百卉曾找了两家骆越城中口碑不错的药铺,可是朱兴调查了几日后,今早来回禀她说这两家药铺有些不太妥当:第一家陈家药铺,虽然大夫医术不错,却医德有亏,喜欢在开方子时故意选用相对昂贵的药物;而另一家同济堂因为老板苛刻,原来那位制药师傅回了老家,如今的新师傅制药的本事比起原来那位可差得远了。
  
      听朱兴这么一说,这两家药铺也都被南宫玥排除了。
  
      韩绮霞在一旁若有所思,迟疑了片刻,还是道:“玥妹妹,你可还记那利家药铺?也许你可以一试。”
  
      “利家药铺?”南宫玥自然还记得,虽然不过是两面之缘,她对那个利老板的印象还真是深刻,第一次,他趁火打劫想要坑那卖藿香的药农;第二次,他收下了韩绮霞炮制的半夏,让韩绮霞通过了外祖父的考验。
  
      回想起来,别的不说,此人倒是有几分眼光。
  
      韩绮霞继续道:“玥妹妹,这位利老板是有些贪小便宜,但为人其实还不错,最重要的是,那家药铺里有一个出色的制药师傅,据说但凡是他制作的成药,可以把药材的药效发挥**成……”制药师傅是药铺中负责采办诸药、调和制剂的师傅,一个好的制药师傅要懂各种药物配伍,将药材的药性发挥到极致,提升药效。
  
      “以前我听人说起时,还以为是夸大其词,上次我又去那家药铺卖药材,偶然遇到有人去那儿买八味丸,我当时闻到药香,就好奇地过去看了看,那八味丸确实制得极好,与外祖父的功力也相差无几了。”韩绮霞目露赞赏之色,“后来,我又找人问了问,才得知这利家药铺十几年前不过是一家小药铺,就是靠着这个制药师傅,成药的生意蒸蒸日上,才成为骆越城第二大的药铺。”
  
      这普通的百姓多是看不起大夫的,再加上不少人有些个讳疾忌医的心态,有了些风寒头疼嗓子哑的小毛病就会图方便去买些成药吃,一样的价钱买到一样的成药,哪个药效好、药效快,百姓自然就信赖这家药铺,所以利家药铺才能以此发家。
  
      南宫玥还是信得过韩绮霞所言的,不由得眉头一扬,对这个制药师傅生出了些兴趣来,道:“那我倒是要去会会这个制药师傅。”
  
      说着,她笑吟吟地看向了韩绮霞、萧霏和傅云雁:“霞姐姐,霏姐儿,六娘,不如你们跟我跑一趟如何?”
  
      姑娘们自然是应了,与林净尘告别后,就匆匆地赶往了城南的利家药铺。
  
      韩绮霞去那家药铺卖过好多次药了,如今已是熟门熟路了,伙计也认识她,一见面,便韩姑娘长韩姑娘短的,热情地招呼她们进了内堂。
  
      利老板就在里面,见到她们四人一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惊讶,自从韩绮霞在这里跟他做成第一笔生意后,就一直都是独自来此的。
  
      “韩姑娘,还有这位夫人,两位姑娘,都请坐。”利老板热络地招呼她们坐下,仿佛曾经的龃龉都是一场过眼云烟。
  
      待婆子上了茶后,韩绮霞与南宫玥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就单刀直入地对利老板道:“利老板,我们这次来是想见见胡师傅。”胡师傅就是那位制药师傅。
  
      利老板的眼珠滴溜溜一转,心思转的飞快。韩绮霞带人过来说是见胡师傅,总不会是为了挖他墙角的,那也就是说,有生意谈!?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与韩绮霞她们第一次见面时,这几个姑娘找药农买了不少藿香,当初他还以为她们是乍到骆越城的药商或药馆的人,可自从韩绮霞到他这里卖药后,他就意识到应该不是……
  
      今日再细看细思,瞧韩姑娘这三位朋友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的,莫不是什么她们几家需要给府里的下人买些成药?可瞧她们的打扮也不像是丫鬟什么的……
  
      无论究竟是为何,这似乎会是笔大生意。
  
      利老板心里很快有了决议,笑眯眯地说:“胡师傅今儿在,我这就派人去请他过来。”
  
      伙计听命而去,不一会儿就领来了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他看来头顶略秃,身材精瘦,虽然年纪不轻了,但一双眼睛仍旧明亮有神。
  
      那胡师傅抱了抱拳,简洁地问道:“主家,你可有什么吩咐?”
  
      利老板笑呵呵地说道:“老胡,这几位客人想与你说几句话。”
  
      胡师傅仿佛这才注意到南宫玥几人,看了过来,南宫玥闻了闻,突然说了五个字:“知柏地黄丸。”
  
      胡师傅眼睛一亮,目光集中到南宫玥身上,眼神中有一丝敬重,道:“夫人是医者,还是制药师傅?”他刚才确实是在知柏地黄丸,地黄丸分为数种,常见的就有六味地黄丸、杞菊地黄丸、知柏地黄丸等,杞菊地黄丸与六味地黄丸用药大致相同,只是多了知母和黄柏,这位夫人只是闻到自己身上沾染的些许药味,就能一语中的,似乎是个行家。
  
      此人目光纯净,虽然寥寥几语,南宫玥对他印象还不错,微微一笑,说道:“我是习医之人,对制药只是略懂些而已。”
  
      利老板是个眼尖的,感觉似乎是有戏,便示意婆子呈上了一匣子药丸,“这位夫人,我们胡师傅新制的知柏地黄丸,你且看看。”
  
      匣子还带着余热,那一匣子黑褐色的药丸,药香扑鼻,只是闻这药香,看这药丸的成色,南宫玥已经确定这位胡师傅制药的本事确实是顶尖的,也难怪助利家药铺蒸蒸日上。
  
      南宫玥沉吟一下,向一旁的画眉微微颌首,画眉立刻拿出了一张方子来。
  
      南宫玥道:“利老板,胡师傅,请依着这张方子制一千颗药丸,一百颗装一瓶,我三日后来取,可否?”这张解暑药的方子是南宫玥惯用的,新方子还在调整中,自然不能贸然制药。
  
      胡师傅从画眉手里接过了方子,飞快地浏览了一遍,心中已经有数了,对着利老板微微点头。利老板就爽利地拍桌应了道:“没问题。”
  
      交付了定金后,南宫玥她们也没久留,立即告辞了。
  
      她们走后,胡师傅又看起那张方子来喃喃道:“依这方子所制的应该是解暑药,也不知道是谁写的,实在是妙!比咱们寻常用的藿香正气丸减了些许半夏的分量,加大了紫苏叶和白芷,性温了许多,老人小孩体弱者也适宜。”顿了顿后,胡师傅道,“主家,不如等下回那位小夫人来了,我们问问她这方子能不能让我们用吧?”
  
      利老板在听到“解暑药”时就有些心不在焉了,想了又想忍不住道:“老胡啊,你说刚才那几位夫人和姑娘是什么人物啊?又不是开医馆的,却采购如此大量的解暑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霍地站起身来,连正在研究方子的胡师傅都杯惊动,狐疑地看了过去。
  
      利老板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缓缓地说道:“老胡啊,你听没听说前些日子城里都在传咱们王府的世子妃和大姑娘在北城门那里施茶又施药?……施的还正是解暑药。”利老板紧张地又咽了一下口水,刚才那位小夫人气度为不凡,不会就是世子妃吧?那还有两位姑娘中的一位岂不是王府的大姑娘?
  
      利老板腿一软,又坐回了后头的圈椅上,如今想起自己在第一次见到世子妃和萧大姑娘时竟然敢大放阙词,真是不要命了啊!
  
      “老胡啊,”利老板后怕地说道,“世子妃她们大人有大量,应该不会跟我这种小人物计较吧?”
  
      胡师傅一头雾水地看着自家老板,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在说什么,只听明白了刚才那位小夫人估计是世子妃。他心里有一丝讶异,没想到世子妃居然还精通医术!
  
      南宫玥也料到他们多半会猜到自己的身份,但并不在意,镇南王府之名本身就带着一种威慑,尤其在这南疆之地。
  
      出了药铺后,南宫玥打算先回趟林宅,一方面,她想与外祖父再商量一下那张新方子,另一方面,还也把韩绮霞送回去。
  
      没想到马车刚驰到中正街上,坐在车辕上的画眉突然欣喜地说道:“少夫人,大姑娘,奴婢看到傅三公子了。”
  
      她的声音传入车厢,让姑娘们都不禁一喜,她雀跃地凑到了窗边,挑开帘子往外看去,果然前方正有几人策马而来,领头的那个再熟悉不过,正是傅云鹤。
  
      傅云雁迫不及待地叫停了马车,挑帘下去,对着前方的傅云鹤大力地招了招手:“三哥!”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举止吸引了多少路人的目光。
  
      傅云鹤循声看了过来,清澈乌黑的眼眸在灼热的眼光下熠熠生辉,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靥。
  
      他对着身后随行的兵士说了几句,便往南宫玥她们的马车过来了。南宫玥几个都透过窗子跟他招了招手,算是打了招呼。
  
      傅云雁有好多问题想问傅云鹤,但此刻这人来人往的中正街显然不是什么合适的场所。
  
      傅云鹤笑了,率性地说道:“相逢不如偶遇,六娘,大嫂,霞表妹,还有霏妹妹,走,我请你们吃饭去!”
  
      傅云雁忙不迭抚掌道:“阿玥,霞表妹,阿霏,你们可别跟我三哥客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