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471擢秀

471擢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研好墨后,萧霏放下了墨锭,这时,乔若兰的丫鬟早已经研好了墨,杜心敏在一旁看萧霏慢慢吞吞的,心中有些不耐,不屑地撇了撇嘴,只觉得萧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一见萧霏收手,杜心敏便迫不及待地问道:“霏表姐,可以开始了吗?”
  
  萧霏淡淡地一笑,没有理会,朝乔若兰看去,道:“兰表姐,现在开始可好?”
  
  乔若兰应了,丫鬟们给她们铺好了纸,两人各拿起一支狼毫,沾了沾墨后,就分别动笔了。
  
  百寿图就是要写一百个不同形体的“寿”字,在大裕,百寿图常常被人用来当做恭贺长辈寿辰的贺礼,在场围观的不少姑娘也都曾写过百寿图,只不过,那并非是现在这般一鼓作气,可以缓缓地挑选合适的字体或者字帖慢慢临摹,为了把每一个寿字写得漂亮,常常需要花上好些时日。
  
  像此刻这样凭空就要写出一百个“寿”字,还是很有难度的,越到后面越难写。
  
  萧霏和乔若兰既然被称为南疆双姝,两人的书底都可称之为出类拔萃,落笔下去,就一气呵成地写了好几个“寿”字,最初的数个都是常见的字体,篆体、隶书、行书、草书……
  
  她俩写了十数个后,就开始出现一些相对少用的字体,如汉鼎文、小隶、古隶……
  
  围观的姑娘们越来越兴奋,开始指着某些字体点评起来,这个说萧霏的草书写得气势磅礴,那个说乔姑娘的小隶写得工整漂亮,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好不热闹。
  
  华惠语指着萧霏的书案对身旁的友人道:“这飞白书横竖笔画丝丝露白,飞笔断白,燥润相宜,似枯笔做成,妙啊!”
  
  话语间,就见萧霏收笔又去蘸了蘸墨,华惠语心里越发佩服,萧霏对于笔尖的残墨判断非常准确,所以才能把这飞白书写得这么漂亮。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两位姑娘已经各写了近三十个“寿”字,字字都笔势流畅、笔力自若,一旁的姑娘们看着心下都佩服不已,南疆双姝委实不是浪得虚名,无论是萧霏和乔若兰,光凭着三十来个“寿”字,恐怕在南疆也没几位姑娘能与之匹敌。
  
  姑娘们交头接耳,不少赞叹的目光都投向了萧霏。这里的大部分姑娘也不是傻子,乔若兰今天主动挑战世子妃,杜心敏又在一旁打边鼓,这两人显然是一唱一和,想打世子妃一个措手不及,谁知道萧霏竟然出来应战。
  
  乔若兰说是说和萧霏一样写一幅百寿图,但这挑战既然是乔若兰提出的,她肯定是胸有成竹,毕竟一百个字体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写得出来。相比之下,萧霏是在毫无准备之下动笔,能表现成这样,委实令人佩服!
  
  想通这一点后,不少姑娘都朝萧霏那边移步,渐渐地,乔若兰这边的人越来越少……
  
  乔若兰又如何没注意到这一点,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继续往下写。
  
  看别人写字的过程其实极为枯燥,待萧霏和乔若兰写到六七十个“寿”字,不少人已经觉得无趣,陆续地散去了,当然也还是有一些对书法感兴趣或者想借机讨好南宫玥和萧霏的姑娘留在这里。
  
  这场无声的比试还在继续进行着,随着字数的增多,两人落笔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
  
  鹊儿好像一只喜鹊一样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看看那边,时不时地悄声与南宫玥禀明两边的情况。虽然两人比的不是谁写的快,但是落笔的速度其实一定程度地显示了两位姑娘的状态,所以事先有所准备的乔若兰明显写得比萧霏要快上几个字,一度还曾领先萧霏十来字,但是萧霏一直稳扎稳打,不急不躁,渐渐地又把差距缩小到了四五字。
  
  南宫玥看着专注落笔的萧霏,面带笑意。
  
  又过了一盏茶,乔若兰第一个收笔了,她长舒了一口气,额角已经渗出了涔涔的汗水。虽说她胸有成竹,信心满满可以完成这一百个字体,但是完成一百个字体确实不容易,想要把这一百个字体写好,更不容易,每一种字体都有它自己独特的构造、风格和笔触,她必须全神贯注,一点也不敢轻怠。
  
  总算是完成了!乔若兰嘴角微勾,又将完成的百寿图粗粗地浏览了一遍。
  
  一旁的杜心敏一直在一旁数着数,数到“一百”时,兴奋不已,高呼道:“一百个‘寿’字!兰表姐完成了!”
  
  说着,杜心敏得意洋洋地朝萧霏看去,好似乔若兰这幅百寿图是她完成的一样!
  
  看着萧霏还在埋头苦书的样子,乔若兰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光芒,但是面上还是矜持优雅,看起来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
  
  她正打算去看看萧霏写了多少字了,下一瞬,就见萧霏也收笔了。乔若兰的目光停顿在萧霏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意上,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萧霏也完成了?……这怎么可能呢?!
  
  萧霏优雅地将手中的狼毫笔置于笔搁上,不疾不徐。那些围在萧霏身旁的姑娘显得比萧霏本人还要激动:
  
  “完成了!萧姑娘完成了!”
  
  “不对……这不是才九十九个‘寿’字吗?难道是我数错了?”
  
  一个姑娘立刻取笑道:“不是你数错了,是你一叶障目了!你再仔细看看?”
  
  “这九十九个‘寿’字又组成一个大大的‘寿’字……”那姑娘很快就恍然大悟,毕竟这也是百寿图常见的一种模式,只不过没想到萧霏会在比试的时候也如此胆大心细地落笔而已。
  
  闻言,乔若兰终于忍不住朝萧霏的书案看去。
  
  这时,所有人才注意到那九十九个小“寿”字中没有一个用得是最常见的正楷,但这些“寿”字拼在一块,组成的大“寿”字却是正楷,如此不但是写满了一百个“寿”字,而且没有一个字体是重复的,这委实要比乔若兰的百寿图更费功夫。
  
  这张百寿图就如同一百针刺在了乔若兰的眼中,她不由得瞳孔一缩。萧霏真的完成了!而且完成的比她更好。
  
  乔若兰的拳头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她原本想得好好的,这一场一定要赢得漂亮,才能勉回自己的颜面,没想到换来的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萧霏竟然真得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写出了一百个寿字……看来今日自己的运气委实有些不好。萧霏一定是最近才刚写过百寿图,所以今日才会一改往昔的作风,大胆应战。
  
  一定是这样的!
  
  乔若兰眼中闪过一抹阴鸷,这时,萧霏也朝乔若兰看了过来,两位姑娘四目对视,四周的众女仿佛能看到那目光交集之处火花四射。
  
  萧霏淡淡地一笑:“兰表姐,虽然这百寿图完成了,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过瘾,不如我们继续往下写如何?”
  
  萧霏说得云淡风轻,但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是在向乔若兰挑衅。
  
  看来这一次乔若兰是真的惹怒了萧霏。那些姑娘都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想到今日这场好戏还没完……
  
  乔若兰也有些意外萧霏的主动挑衅,但是接着往下写……她眼中闪过一抹迟疑。
  
  杜心敏却是两眼一亮,心道:萧霏竟傻得主动把机会送上门!
  
  杜心敏迫不及待地转头对乔若兰道:“兰表姐,难得的擢秀会,不如你和霏表姐就继续切磋一下吧?也好共同进益!”
  
  杜心敏说得是冠冕堂皇,乔若兰却气得面色微僵,心里暗暗埋怨对方。
  
  可是现在乔若兰已经是旗鼓难下,她只能矜持地笑道:“那就请霏表妹多指教了!”
  
  两个丫鬟又重新为她们铺纸,然后二女又再次执笔。
  
  众女都心知肚明,这一次,才算是真正的考验。一百个字体后,还能有多少个字体?
  
  蝌蚪文,易篆,古斗金文……
  
  只是这样凭空想想,姑娘们也觉得实在是想不出几个。
  
  然而这短短的时间,萧霏快速地又写了十来个,反观另一边,乔若兰已经满头大汗,迟疑的笔端在半空中停滞。她才写了六个“寿”字,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出别的字体了。
  
  杜心敏看起来比乔若兰还要着急,一方面压低声音让乔若兰好好想想,另一方面心里又暗骂乔若兰无用!
  
  乔若兰的笔终于落在了纸上,却是半天都没有动静,墨痕自她的笔端在纸上晕开,由内而外,由深到浅,越染越大,白纸衬着黑墨无比的刺眼……终于,乔若兰扔下了笔,飞溅出了一片墨迹。
  
  萧霏还在继续往下写,又写了七八个,她似乎才注意到乔若兰没有再继续了,意犹未尽的收了笔。
  
  谁胜谁负,谁强谁弱,早已经是一目了然。
  
  虽说有传言萧霏才学出众,可不少姑娘压根儿没见过萧霏,自然也不知她的真才实学,而乔若兰则不同,每每都能看到她与别的姑娘比试琴棋书画,才名享誉南疆。渐渐的,有些姑娘只当萧霏是因有着王府大姑娘之名,所以才能与乔若兰并为南疆双姝。
  
  没想到,萧霏唯一的一次出手,却是毫无悬念的把乔若兰的风头压了下去。
  
  不少姑娘嘴上不说,心里无疑是震惊的!
  
  乔若兰的脸色一片惨白,她知道,事到如今,今日之事必定很快就会传扬出去了,到时候,恐怕所有人都知道她乔若兰向世子妃挑战不成,反而惨败于萧霏的手里……
  
  南疆双姝……她本不喜这个名号,讨厌所有的人把她与萧霏相提并论,没想到自己今日却成了萧霏的手下败将。
  
  也许往后真不会有人再提“南疆双姝”了。
  
  乔若兰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后悔。她似乎看到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都在对她指指点点。她紧紧地咬着下唇,突然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厅堂。
  
  她已经没脸再留在这里了!
  
  杜心敏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出去了。
  
  不过此刻,已经没有人去在意她们了,所有人都围在萧霏的书案前,赞叹地看着那幅百寿图。
  
  华惠语犹为如此,她目不转睛地看了好一会儿,真诚地赞叹道:“萧姑娘,这幅百寿图委实是妙,有几种字体我以前都不曾见过。请恕我斗胆,可否借由我临摹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