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485入瓮

485入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逸侯带来的那道圣旨让镇南王头痛了许久,短短五天,就连招心腹幕僚私议了好几回,最终商议的结果还是皇命不可违——说到底,只要镇南王不打算造反,就还是得听皇帝的。
  
  镇南王是真心不想再和百越打仗了,也打怕了,所幸唐青鸿体察入微,主动为镇南王出谋划策,建议他以南凉为切入点……
  
  镇南王听了唐青鸿的良策后,顿时精神一振,深以为然,赶紧请了官语白前来,义正言辞地解释了一番,比如前年百越之战后,南疆军折损了不少,至今还伤了元气;比如现在与南凉之战还在胶着,南疆兵力不够,实在无力再与百越开战;比如若是真的两头开战,一旦一边战局不利,将置南疆于无兵可调的境地……
  
  一句句言辞凿凿,其本质就是一个字——拖!
  
  说实话,镇南王心里实在是没把握,不知道官语白会不会趁机为难自己,上书皇帝,参自己一本。
  
  没想到的是——
  
  “王爷说的是。”官语白修长的手指抚了抚衣袖,含笑地看着镇南王道,“分散兵力绝非智者所为。”
  
  官语白的体谅让镇南王甚感欣慰,心道:官语白毕竟是将门子弟,上过战场的,不似那些个文臣,明明不懂打仗,还要在朝堂上指手画脚!
  
  镇南王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热情地说道:“侯爷安心在王府住下,随便住多久都行!”
  
  官语白欠身道:“多谢王爷。”顿了一下后,提出:“王爷,本侯此行带来的一千精兵正驻扎在南疆地界之外,不知道王爷可否准许他们来骆越城?”
  
  镇南王迟疑了一瞬,但想到那一千精兵毕竟是皇帝让官语白带来的,若是一直不让他们进南疆,恐怕皇帝那边也会有所疑虑……而且官语白自打来了骆越城后,所做之事件件都通情达理,自己也不该在此等小事上为难于他。
  
  不过是一千精兵,又能在南疆掀起什么风浪!
  
  镇南王心下有了决议,同意了。
  
  安逸侯从王都远道而来,并住在了镇南王府,很快就在骆越城里传开了,各府邸不由对他的来意纷纷猜测,甚至还有人提到说是为了镇南王的四十寿辰祝寿而来的。也有与碧霄堂亲近的府邸前来试探一二,依然一无所获,唯一知道的是世子妃准备去大佛寺为世子爷和东南边境的百姓祈福。
  
  祈福是好事!
  
  于是,那些夫人们一回府里就纷纷准备起来,也要去祈福。
  
  可想想,若是厚着脸皮硬是要跟世子妃一起去,或者当天特意跑去偶遇就太做作了,恐怕世子妃也瞧不上眼,所以,她们打算待世子妃回来后再去,以表达她们的诚意。
  
  不知不觉,骆越城的大小府邸都开始为了祈福忙了起来,作为带头的镇南王府更是如此。
  
  供养的五十套僧衣赶夜赶工完成了。
  
  放生的鲤鱼准备好了。
  
  布施用的素菜已经定好,正在采买。
  
  就连南宫玥让府里的姑娘和公子们抄写的《大藏经》也完成了七七八八,尤其是把抄书当作练字的萧霏更是第一个完成,迫不及待地带着抄完的《大藏经》来了。
  
  萧霏做事一向专注专心,心无旁骛,她的经书抄得自然是极为工整。
  
  “霏姐儿,你的小楷又进益了。”南宫玥由衷地赞道,“起笔时不露锋芒,灭迹隐端,藏锋敛锷;收笔锋藏画中,点画完满圆足,笔势灵活。”
  
  萧霏嘴角轻扬地笑了。为了抄好这份《地藏经》,她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萧霏又拿起另一本递给南宫玥道:“大嫂,这是二哥抄写的。”
  
  南宫玥随意地翻了一页,怔了怔,面露讶色道:“二叔的小楷写得很不错啊。”萧霏用的藏笔,萧栾用的是方笔,方笔有棱角,写得好,能给人雄强、劲迈、沉峭之感,萧栾当然还差得远,但是字形已经写得不错。
  
  萧霏喝了口热茶,抱怨道:“大嫂,那是你没看过二哥第一遍抄成了什么样子,我前几日特意去他书房看了,发现他写得歪歪扭扭,甚至还写错了字,我就让他重抄了一份……后来再去看,发现他竟然大有长进。一开始,二哥还神秘兮兮地不肯说,我再三追问,他才说是找安逸侯指点过了。”说着,萧霏的表情有些古怪,说实话,当她听到二哥这么说时,几乎没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偏偏二哥还振振有词,非说什么,他观安逸侯温尔文雅、气质卓绝,字必是写的极好,也不知道是什么歪理。
  
  不过,安逸侯还真不亏是安逸侯,即便是二哥这根朽木,也调教得来。
  
  南宫玥的脸上亦是掩不住惊讶,萧栾还真是……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画眉进屋禀说,二姑娘来了。
  
  不一会儿,一身四色浅单色柳枝纹褙子的萧容萱就在丫鬟指引下进屋来了,她的目光先是落在萧霏身上,又看到了放在案几上的两卷手抄经书,便是僵了一瞬,暗暗后悔自己来晚了一步,不过所幸……
  
  萧容萱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精光,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向南宫玥和萧霏福了一礼:“见过大嫂,大姐姐。”
  
  待她在萧霏对面的圈椅上坐下后,就道:“大嫂,我今日是特意把抄好的经书送过来的。”说着,她便让贴身丫鬟呈上了两样的东西。
  
  与此同时,萧容萱继续道:“大嫂,我还画了一幅观音像,烦劳大嫂一同供奉。”
  
  南宫玥随意地翻了翻萧容萱抄的经书,且不说萧容萱品性如何,她一手簪花小楷确实写的不错。一整本经书抄得端正干净。
  
  还有她的观音像显然也是下过功夫的,画上观音慈眉善目,一手轻托玉瓶,一手轻拈杨柳,面容秀美细腻端庄,双眼低垂,嘴角微微上翘,噙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表情安然慈祥。
  
  只是,看起来似是有点面熟……
  
  南宫玥微微一笑,道:“二妹妹的观音像画得宝相庄严,一手簪花小楷娴雅婉丽,清婉灵动。字好,画也好。”
  
  “大嫂喜欢就好。”得了南宫玥的夸奖,萧容萱很是得意,论才学,自己也不会输给大姐姐的!
  
  萧容萱笑得灿若春花,又道:“大嫂,这观音像我是仿照母妃留在祠堂里的遗像所绘而成。”
  
  现在的镇南王府里能被尊称为一声“母妃”的也就已故的大方氏了。
  
  南宫玥怔了怔,她也看过大方氏的遗像,难怪在看到这张观音像的面孔时,才会觉得有些面熟,心里叹道:这个萧容萱心眼确实是多。
  
  “二妹妹有心了。”南宫玥淡淡道。
  
  “大嫂过奖了。”萧容萱面露喜色,觉得自己这一回投其所好定是能给大嫂留下不错的印象。
  
  她眼中闪过一抹羞赧,这几天有不少府邸的夫人来王府,一定是大嫂正在给大姐姐说亲相看,自己和大姐姐的年纪差不多,等大嫂给大姐姐说亲后也该轮到自己了。
  
  姨娘说的是,现在王府里,夫人已经不顶用了,就连向来故作清高的大姐姐为了前程都忙着讨好大嫂呢,自己可不能糊涂了!
  
  接下来的几日,其他人的经书也陆陆续续抄好了。
  
  南宫玥意外的是,三姑娘萧霓虽然年纪小,字迹却很是娟秀流畅,每一页上的经文都是一气呵成的,正所谓由字见人,想必二叔母丘氏对女儿萧霓的管教相当严厉。
  
  至于其他几本,也就是无功无过。
  
  八月三十一,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一大早,南宫玥就带上几个丫鬟和四五个王府护卫从东街大门出发了,随行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打算供养给僧人的僧衣、放生的鲤鱼等等,还是足足装了好几辆马车,
  
  大佛寺就在骆越城外七八里的骊潼山脚,是骆越城附近最大的一间佛寺。虽然南疆不少人都信妈祖,但是信佛的亦是不少,大佛寺每日都是香火不断。
  
  辰时,一行人就抵达了大佛寺。
  
  百卉扶着南宫玥下了一辆青篷马车,只见寺门口已经站了不少僧侣——为了供养僧衣,十日前南宫玥曾派了人以萧府的名义来大佛寺为僧人量体裁衣,因此主持早知道有一位萧夫人今日要来寺中祈福、布施、供养僧衣,一大早就亲自带僧人出寺相迎。
  
  主持穿了一件朱红底平金绣袈裟,一手拿着鎏金二股六环禅杖,一手捋着花白的胡须,走下阶梯,迎了上来。
  
  互相见了礼后,主持又亲自领着南宫玥一行人前往天王殿。
  
  大佛寺果然是大寺,一大早就有不少香客前来进香,里面香火缭绕,不时有香客、僧人上前给主持行礼。
  
  经三路三孔石桥一路向北,再绕过一座宏伟壮观的双龙照壁,就是天王殿。
  
  殿内正中供奉着一座巨大的鎏金青铜弥勒佛像,左右供奉着四大天王,一进殿,一种宝相庄严的气息就迎面而来。
  
  南宫玥随主持从大门左侧进入大殿,目不斜视,面露虔诚恭敬之色。她缓步走到一个蒲团前,先是三拜,然后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目祈愿。
  
  殿内静悄悄地,只有南宫玥和几个女香客虔诚地向佛祖祈愿……
  
  拜完佛,捐了香油钱,又向僧人供养了僧衣……
  
  这边的动静如此大,吸引了不少在寺中礼佛的人过来围观,议论纷纷。
  
  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妇叹道:“给僧人供养僧衣,功德无量。”
  
  “是啊是啊!”老妇身旁的一个中年妇人双掌合十,虔诚地说道,“供养僧衣,得色身庄严,色身坚固,色身清净报。来生必有福报。”说着,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两人正说着话,后方的一个男音好奇地插嘴问道:“这位大姐,你知道这是哪户人家吗?这么大的手笔,竟然给全寺的僧人都供养了僧衣!”
  
  中年妇人好奇地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高个子的青年,皮肤黝黑,面容不算俊朗,整个人看来还算精神。
  
  中年妇人平日里也是与人为善,和气地说道:“听寺里的僧人说,好似一户萧姓人家。”
  
  跟着,那老妇也道:“听说,他们家今日在寺里祈福,待会还要布施素斋。小兄弟,你若是得空,不如多留一会儿。大佛寺的素斋那也是出了名的,平日里想要吃素斋,还得捐香火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