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497妄为

497妄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些日子的相处,南宫玥也看得出来,萧栾性子疏散,不会无缘无故地想到让翩翩出席镇南王的寿宴。所以,答案不言而喻,萧栾的宠爱终究让这个翩翩的心大了起来,开始有了一些不该奢望的念头……
  
      南宫玥微微眯眼,想起前几日镇南王找她过去,让她留意一下适龄的姑娘,好帮萧栾选一门亲事。以萧栾现在的情形来看,这合适的姑娘还真不好选。萧栾既然是个糊涂的,就得给他挑个识轻重的,否则以后他院子里岂不是要乱套了!
  
      南宫玥不由叹了口气,起身去了小书房。
  
      南宫玥在紫檀木书案后坐下,拿起了放在一边的一叠名册。鹊儿机灵地在一旁开始磨墨。
  
      南宫玥看着手中的花名册,这里面包含了南疆各府邸中的适龄的姑娘,是鹊儿和莺儿帮忙理出来的,包括排行、年龄、性情及家风等等。自古结亲讲究门当户对,但是在南疆,再尊贵也尊贵不过镇南王府,这名册上的姑娘多是二三品武将府邸的姑娘。两个丫鬟足足费了两日才算列了个大概。
  
      南宫玥大概看了一遍,目光更多的放在那些家风稳重的府邸。
  
      咦?
  
      南宫玥执笔的手微微一顿,看向了其中一个名字,问道:“定远将军府的大姑娘?”
  
      定远将军府姓周,他们府的大姑娘深居简出,南宫玥来了南疆这么久,倒从没有听闻过这位周大姑娘。
  
      鹊儿解释道:“定远将军肩挑两房,周大姑娘是长房的独女。”
  
      肩挑两房?
  
      南宫玥微一挑眉,肩挑两房其实并不合规矩,现在稍有身份的人家都很少会这么做了,没想到骆越城的定远将军府竟是肩挑两房。
  
      南宫玥问道:“定远将军是长房还是二房?”
  
      “是二房。”鹊儿早就去了解过了,“定远将军的嫡长兄在十六年前战死沙场了,当时周老太爷还在世,就让定远将军肩挑两房,分别娶了王氏和卢氏,王氏为长房媳妇,而卢氏则为二房媳妇。据奴婢所知,卢氏与定远将军青梅竹马,两人感情甚笃,二房现在有的两位姑娘和两位公子都是卢氏所出,而长房的王氏就只有周大姑娘一女。”
  
      南宫玥微微颌首,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是别人府里的事,她也管不着。
  
      她认真地看着花名册,时不时地鹊儿会来解释几句,而她也会在上面记上几笔。
  
      不多时就已经圈了几个姑娘的名字,打算趁着镇南王的寿宴再细细观察一下。
  
      而且就算是男方这边满意了,也要再瞧瞧女方的意思。结亲结的是两姓之好,萧栾虽然家世、身份高贵,但是一般而言,为表对女方的尊重,世家公子在婚前不得纳妾的,萧栾屋里却有个正经的妾室翩翩。纳妾这件事上很多男子不觉得是问题,但是女子的想法却不同……萧栾的婚事还是要徐徐图之。
  
      这时,挑帘声响起,百卉从外面走了进来,屈膝禀道:“世子妃,老太爷刚才派人过来说,他老人家得了一些上好的龙井,请您过去一起品茗。”
  
      南宫玥站起身来,拂了拂裙裾,对鹊儿道:“我记得今儿厨房做了些玫瑰米糕,甜香适度,你去取些来,我拿去给外祖父尝尝。”
  
      鹊儿领命而去,百卉稍稍帮南宫玥理了理鬓角,又压了压裙裾,压低声音道:“世子妃,公子也在听雨阁。”
  
      南宫玥眸光一闪,了然于心,应该是官语白有要事找自己,才会借方老太爷的名义相请。
  
      南宫玥带着百卉很快就到了听雨阁。
  
      听雨阁的小丫鬟领着她们去了后院的八角亭,微风送来一阵若有似无的茶香,清香馥郁。
  
      八角亭中,坐在轮椅上的方老太爷与官语白隔着石桌相对而坐,石桌上除了茶壶、茶盅,还放着一张榧木棋盘,棋盘上已经摆了些许黑白棋子。
  
      官语白着一袭月白色的直裰,一头乌发束起,修长的手指拈起一颗棋子落下,举止间带着一种云淡风轻的闲适。
  
      一老一少甚为悠闲自在,一边闲聊,一边对弈。
  
      小四就在一旁的大树上,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敏锐地发现有人来了,第一时间朝南宫玥她们看来,又立刻收回了视线,抬眼看着天空。
  
      “阿玥!”方老太爷一见南宫玥来了,就笑眯眯地招呼道,“你快过来。安逸侯送了我一些上好的龙井,还是明前茶,你快过来也品评一下。”
  
      有道是:“雨前是上品,明前是珍品”。明前龙井茶一向是奇货可居,也有贵如金之说。
  
      “那我今日就沾外祖父的光了。”南宫玥含笑道。她给方老太爷和官语白都见了礼,然后在方老太爷身旁坐下。
  
      方老太爷知道官语白有要事要谈,早就把听雨阁的丫鬟婆子都遣开了,于是就由百卉接手给南宫玥沏茶。
  
      翠绿的茶叶在热水中缓缓舒展、游动、变幻,最后徐徐下沉,上好的白瓷茶杯恰好地衬托出茶汤的嫩绿明亮,茶香四溢。
  
      好天气加上一杯好茶,实在是人间一大雅事。
  
      三人一边品茗,一边聊茶,待到茶盅空了大半,这才说起正事来。
  
      “小四……”
  
      官语白叫了一声,小四立刻就如鬼魅般出现在八角亭里,从怀中掏出了两个布包,一青一灰,分别展开。
  
      其中青色帕子上放到的几株干掉的植物,另一方灰色帕子上则是一些干掉的泥巴。
  
      南宫玥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那方青色的帕子上,凝神看了看,道:“盐角草、银蛇根草、毒芹、乌脑草……”南宫玥连连道出好几种植物名,若有所思地半眯眼眸,“这些都是沼泽旁的植物吧?”她看向了那方灰色的帕子上,难道说……
  
      官语白点了点头,指着灰色帕子上的泥巴道:“世子妃,你猜得没错,这些泥巴取自一片沼泽之中。”说着,他修长的手指又移向了那几株干枯的植物,“而这几种植物就是从那片沼泽附近采摘的。”
  
      南宫玥前世曾陪着外祖父林净尘走遍大江南北,但是对于沼泽接触不多,只从书上知道沼泽的危险恐怖之处。她沉吟片刻后,又道:“银蛇根草、毒芹和乌脑草都是毒物……莫不是这片沼泽的瘴气有剧毒?”南宫玥一边揣测着,一边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官语白和小四。
  
      她会如此猜测的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早就从《南疆·地理志》上看到过南疆的沼泽多密布瘴气,所以,才会给军中送去大量的解瘴药。不过,有剧毒的瘴气和普通的瘴气又是两回事了。
  
      从官语白带来的这些植物来看,此片沼泽的瘴气恐怕很是凶猛。
  
      官语白唇角勾出一个清浅的笑容,缓缓地颔首道:“这片沼泽的瘴气的确剧毒无比,但万物相生相克,所以我想也许可以利用沼泽周边的植物来化解瘴气。世子妃,你觉得可否一试?”
  
      南宫玥又低首看向了那方青色帕子上那些干枯的植物,所谓瘴气就是动植物尸体在沼泽腐烂后生成的毒气,其本源也就是沼泽附近的动植物,官语白所说并非没有希望。
  
      南宫玥眉头微动,道:“官公子,我可以回去一试。只是若有新鲜的沼泥和植株,也许把握会更大一点。”
  
      官语白微微颌首,说道:“可惜了,那里距离骆越城有些远。……我再让人试试别的法子,尽量送些更新鲜的回来。”
  
      南宫玥虽然知道官语白不会做无意义的事,还是忍不住问道:“这解药很急着用吗?”
  
      官语白微微颌首,说道:“与接下来的战事有关,最好能尽快。”他顿了顿,说道,“若是可能的话,世子妃不如亲去一趟惠陵城。”
  
      去惠陵城……那岂不是可以见到阿奕了?
  
      南宫玥心中一动,但是立刻又打消了念头。
  
      她不着痕迹地看了方老太爷一眼,王府里还有方老太爷需要她照顾,阿奕临走前把外祖父托付给她,她又怎么能随意出远门……
  
      方老太爷没注意到南宫玥的神色变化,他被官语白的这个提议说得心动极了。外孙萧奕出征在外,眨眼就是数月过去,即便现在看着大局已定,但要把南凉彻底驱逐出去,指不定又要个一年半载的,如此下去,自己的曾外孙岂非是遥遥无期?!
  
      他曾听南洋过来的异族商人说过一句话: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外孙既然不能回来,那外孙媳妇去外孙那里,也不是一样的效果?!
  
      方老太爷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是不错,笑着眯起了双眼,心中暗暗琢磨着要怎么来说服外孙媳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